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会见大宗师

作品:《诸天集邮狂

    黄沙城虽然处于荒漠之中,却也不影响其中的繁华。此间行人虽然面露疲倦,一股死气,城中的达官贵人却是有着各种各样的享受。城中的各种娱乐场所倒是不少,这让杨殊十分感慨“各种地方都有它的颓废之地”

    杨殊走在街头之上,看着四下吆喝的百姓,仿佛置身于一块异域,那死气沉沉的叫卖声,以及若有若无的叹息,都让杨殊感到感伤。

    “此间的人应该都不幸福吧”杨殊想道,随即他就寻了一处客栈,准备休憩一下。

    小二要死不活地走到杨殊面前,用那种极度颓废的语气说道“客官,要点些什么”

    “三斤牛肉,两瓶美酒”杨殊说完这些,不待他离去,立即拉着他的手说道,“你先不要离去,你给我讲讲这黄沙城里的事情吧”

    小二本来想要迅速离去,结果被杨殊一问,那无精打采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神采,他轻声说道“客官是第一次来黄沙城吗”

    “差不多吧”杨殊答道。

    “原来如此”道,“那你就不知道了,黄沙城地处荒野,此间资源极少,因此大多数财富垄断于几个高手手里,他们纵享着这方圆数十里的财富和资源,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百姓却是过的十分艰难”说到这里,小二的脸上终于变了起来,“你这些事不要在外面说,否则一旦被那些人知道了,怕是没有什么好下场”

    杨殊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小二离去,随即轻轻敲起桌面来。

    “或许这死境之地,尽是这些欺压良善的武者,他们占据资源,只顾享乐,导致此间百姓生不如死,最后此间的百姓尽皆成了这般模样”杨殊想道,“这三十六道剑痕,或许就是我打败他们,拯救这片世界的最好目的吧”思绪到此,杨殊忽然觉得有些振奋起来,一个清晰的目标出现在他的面前。

    杨殊手中握着一根筷子,心中想的却是如何寻找这黄沙城的城主比斗,达到自己的目的

    直到小二端上那些菜食,杨殊方才把思绪弄了回来。轻轻饮了一口美酒,杨殊夹了几块牛肉,倒也驱散了近些时日的雾霾。

    “想不到这杯酒在手,有肉下肚的时光竟然如此难得,自从我来到仙界之后,也只有在那个山谷之中才潇洒快意过”说到这里,杨殊想起了那个蜀山大弟子叶梓,那个豪迈的使刀大汉,一身修为接近分神后期,倒也让杨殊颇为敬佩。

    “哎,那边风云虽然不能由我掌控,但是我的分身却也可以让那平静的仙界再搅动一番了”杨殊说着想起了之前分神之后的分身,立即便用神识感受了一下那个分身的存在,发现他已然出了剑域,直往仙界西部而去。

    “或许吧,我杨殊会提前回去,至少仙界我不会让他平静太久”杨殊笑道,轻轻放下碗筷,拿起一壶美酒,扔下几块银饼,杨殊大步出了酒馆,朝着城主府而去。他的目标,就是那里,他却要让这黄沙城换一个新的天下

    踉跄地在街上漫步,杨殊看着颇为陈旧的街道,心中也是一股气势涌上。凌空唤出镇妖剑,默念剑诀拖动自己的身躯前行,他却只手拿着酒壶,往着自己嘴中倾泻,浑然一副醉鬼模样。

    但是这剑拖人行,四下踉跄之下,却又显出杨殊的不凡,至少街上的人群,很多都看向了杨殊,把他们那面如死灰的脸色,增添了一抹色彩

    杨殊不顾他人眼光,只是怎么快意怎么来,几下之后,已然来到了城主府门口。看着门口几个卫兵,杨殊方才踉跄地站起。不待那几名卫兵口中的“闲杂人等莫在此间逗留,否则杀无赦”说出口,杨殊已然踉跄地出剑,几人的脖颈之间出现一条血线,尽都倒在了地上。

    “剑客杨殊,特来领教黄沙城城主的高招,还望赐教”杨殊轻声一笑,一句话语长啸出口,通过灵气传至府门之中,带起阵阵共鸣。

    “那个猖狂之徒赶在城主府门口撒野”一道男声蓦然出口,瞬间三道掌力打向杨殊。

    杨殊没有躲闪,只是轻轻运起长剑,斜着一挑,来者的手筋已然被他斩断,捂着手臂在地上嚎叫不已

    “你是城主吗”杨殊醉眼朦胧的问道,步履愈发蹒跚,时刻都会跌倒一般,口中已然没有停下酒杯的倾泻。

    “你是谁竟然能够破了我修炼多年的铁砂掌”男子明显痛苦不已,但还是用尽剩余的力气嘶喊出这一句。

    杨殊没有答话,只是继续用着灵气啸出那句“城主何在”的话语,却是丝毫没有将此人看在眼里

    此人似乎受了极大的屈辱,当即运转灵气于百会穴之上,冲破穴道吐血而亡,地上迅速多了一副尸体。

    杨殊等了几刻钟,城主府内一阵掌力翻飞,两个男子已然大步踏出,紧接着一名男子来到二人中间。只见他身着金甲,手臂上绑着两副镔铁臂铠,头戴紫金冠,却是威武霸气,看的杨殊都不住惊叹起来“这副扮相真不错”

    男子轻踏一步,看着地上的死尸,大声怒喝道“你是何人,敢杀我手下,怕是活得不耐烦了吧”说着手中的动作也不停下,双臂汇于一处,一股凌厉的气势猛地直冲杨殊而来,似乎要把杨殊碾为齑粉。

    杨殊只是一笑,“还不到火候呢”手中长剑猛地飞出,然后凝出一道剑指,凌空点向男子。

    飞剑剑势不断,手中的剑指也瞬间击出一道剑气,二者交加之下,却被男子一掌劈开,随后第二掌继续跟来。三掌相接,四掌五掌接憧而来,似乎没有穷尽一般

    杨殊见此,身形一闪,手中剑指轻出,周身煞气透过剑指而来,一股寒煞之气迅速涌出,这是比之前的寒煞之气还要凶猛的存在,毕竟杨殊已然吸取了那块红色水晶中所有的煞气,此番自然不可同年而语

    “既然你敢承认了,那就受死吧”老者说完瞬间祭起长剑,猛然划破长空,一剑直刺杨殊而来。剩余的老者也按耐不住,纷纷群攻而来。

    一旁的赵桀见此,大骂了一声无耻,随即只手持枪,猛地跃出,一手“夜吟枪法”横立于前,枪尖如电,瞬间点破来者的攻势,随即大骂道“一群老狗,只知仗着人多,可还要点脸面”

    “赵桀”其中一个老者见此,蓦然说道,“你要管此事吗”

    赵桀没有做声,良久方才答道“我若不出,你们是否又要像当年对我一样对他”话语之中透出浓浓的不屑,似乎打心眼里看不起老者数人。

    老者沉默许久,刚想要说话就被杨殊打断,“既然他们是冲我来的,我自然不用你来帮忙”说着持剑向前走去。

    “你虽然有着合体后期实力,但是这与渡劫还是有些差距的啊”赵桀好心提醒道。

    杨殊闻此,只是说道“你的心意我领了,只是他们不是问何人灭了通天峰吗今天我就告诉你,是什么灭了通天峰”言毕杨殊一个箭步跃向控制器,手中的长剑迅速舞动,朵朵“莲花”瞬间洞开。

    杨殊不断更变着身形,剑法越来越快,随着几道剑气闪动,杨殊一声怒喝,手中长剑顿时凝聚出了一朵巨大莲花,从上而下坠落。

    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这朵莲花越来越大,直至到了极限,猛然砸下。那几个老者见此,立即调动周身灵气抵挡,那朵莲花似乎开始被消磨。

    随着其中一个老者怒喝一声,那朵莲花瞬间破碎,杨殊受了巨大的反震之力,瞬间跌落在地,吐出了三口鲜血。

    “殊哥哥”林纤立即惊叫道,随即瞬间越到杨殊身旁,抱紧杨殊查看着他的伤势。

    “女娃,你不要在此了,他已然是我仙武宗的必杀之人,不要牵连于你”老者说道。

    “纤儿,快走”林尘父子也是匆忙喊道,似乎人人都在劝她离开。

    只见她蓦然停住身形,说道“五年前我离开他,五年之后,我就算死也不再和他分开了”说完,眼角滴落了几滴泪花。

    杨殊见林纤如此,心中一痛,随即抬起颤抖的手,慢慢抹去林纤眼角的泪水,轻声说道“傻瓜,哭什么,今天你哭了多少次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殊哥哥,我不想再离开你了”林纤说到这里,扑进了杨殊的怀中。

    杨殊胸口一痛,随即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道“那就不离开”说着他又笑道“那让我先把他们打发了好不好”

    “殊哥哥,你。”林纤话还未说完,顿时感到一股极强的气势冲起,四周的灵气快速向着身下的杨殊而去,随着杨殊最后一声怒喝,他猛然站起了身。

    “今天,我就要试一试,你仙武宗到底是如何的经年不败”杨殊大喝道,慢慢从林纤身旁站起,杨殊握住那把镇妖剑,猛地踏起几个罡步,随即一剑而上。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老者冷哼一声,几人瞬间聚力,猛地击向杨殊。

    几人的攻击十分迅疾,杨殊似乎看不到攻势,气劲已然到了面前。他依旧不慌不忙,手中长剑都懂我,身化残影而出,几朵青莲绽放而开。

    “青莲剑歌”杨殊嘴中传来四字,身形似乎已然不见,那道劲气瞬间被闪避而过,杨殊化作六道剑影,纷纷冲向老者一行人,六道剑影随即化作三十六道剑气而出,道道尽是无上的威势,几人难以应付,瞬间被逼的连退几步。

    “你又突破了”赵桀不可置信地说道。

    “渡劫之后,剑意于胸,非是我突破了,而是我入道了”杨殊轻声说道,随即镇妖剑刺破常客,化作数十道剑影,纷纷刺向老者一行人。

    那个青年在杨殊的剑势之下,瞬间被划破咽喉,倒地而亡。余下的几个老者也是死的死,伤的伤,很难有几个可以阻挡杨殊。

    “杨殊,点到为止了”赵桀提醒道。

    “我这里,只有生死,没有点到为止”杨殊没有停住势头,反而一剑贯穿老者胸膛,随着最后一人倒下,杨殊一人立于封顶,彻底胜了。

    “此战之后,你必定扬名天下”赵桀叹息道,“这仙界不过近千年,英才倒是辈出我原以为我已是极其了不得的人物,如今看来你更胜于我”赵桀叹道。

    “莫忘了我们的约定我,我先我帮你挡些时日,届时断魂崖上,切莫不来”赵桀说完,主动离去了。

    杨殊看着几人倒在地上的模样,顺手一剑结果了剩下二人,然后来到林纤身旁,叹声道“纤儿,让你担忧了”

    “没有,我为殊哥哥骄傲”林纤感动的说道,对于杨殊发生的一切转变,她是既心疼也心伤。心疼杨殊吃过的苦头,心伤自己当年不该离开他,以至于如今才能重逢。

    杨殊摸了摸林纤的发梢,轻轻叹息道“纤儿,不管在何时何地,我的心中自不会忘了你,只是这世界,或许会有更多的事在等着我去做,我的路,还未结束”

    “殊哥哥又要离开吗”林纤像是明白了什么,轻声说道。

    “嗯,几日之后我便会离去,不管以后如何,你一定要对自己好些,莫要再哭了”杨殊叹息一声,答道。

    “当年余归辱我之仇已然报了,此后的事,我已然难以明白,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吧”话音落下,杨殊转身便要离去去,却没有和众人说上一句话。

    仙界之中的仙武宗,自然不会放过他屠戮弟子之事,他只有不断继续追寻实力的突破,才能在这世界上慢慢强大起来,不管前路如何艰险,他都必须为之一搏。

    时空门开启之日,便是他离开之时,只是届时若再分别,已无意义,不若仗剑去,也好。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