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月河城斗剑

作品:《诸天集邮狂

    第二日一早,两军便埋锅造饭,准备大战了。

    乐毅可以说是一宿未睡,整夜沉思战略之事,没有半点的放松。虽说此战已在他的心中演算千遍,但是一旦到了真正的关头,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犯错误。

    再说各种状况也会打破之前的构想,这是十分正常的。乐毅知道自己的劣势,也知晓许多齐军的优势。他要做的,只能是扬长避短,打赢这场大战

    乐毅对于自己还是认识十分深刻的,当下的各种关系也都十分明了,未来的路究竟如何,他也不敢妄下结论。

    天色大白之时,乐毅已然领兵和齐军对垒于济西了。而齐军,也已然在此严整以对了。

    正当二者在比较气势之时,齐王猛然站出来了,到阵前喝道“无耻燕贼,当年若不是我放你们一马,此刻还有你燕国之存在,眼下居然敢来攻打我,怕是活的不耐烦了”

    乐毅闻此,对着手下的一员大将说道“持长弓,射杀齐王”

    那员大将领命,当即寻了一处暗地,蓄势待发,猛然一箭射向齐王,箭出弦上之后,不减半点力量,直接刺向齐王。

    一个齐将听到弓弦之声响起,当即喊道“大王小心”言毕瞬间冲出,手中长刀横在齐王面前,瞬间挡住了这一箭

    不待齐王高兴,又一箭已然射来,带着破弦之声的羽箭,丝毫没有半点的阻碍,直入齐王面前。

    齐王不敢抵挡,当即闪身躲避,却从马上坠落而下,躲过了这一击

    乐毅见此,知道机会来了,当即命令士兵发起进攻,然后在口中高呼道“齐王已死,此战必胜”

    话落,燕军瞬间发动猛烈的进攻。

    齐军将士本来看到面前的齐王忽然坠落,再加上乐毅一呼喊,不由得信了几分,当即士气坠落了一大半,有些兵士甚至已然做好了逃跑的打算

    反观燕军,在乐毅那声激励之下,却是不住的向前猛攻,士气大震之下,燕军势如破竹,战场之上瞬间呼喊起来。

    几息之后,两军将士已然拼杀在了一起,齐军的兵力虽然比燕军多,但是士气已然去了大半,再加上各方势力的错综复杂,兵家和儒家统帅的制度不和,加上齐王之前没有好好布局,已然升起了混乱之色。

    只是几个兵家子弟还在苦苦支撑力求不败然而战场之上,又岂是个人力量所能扭转的

    乐毅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的石头算是稍微落了地,看着面前的人马,乐毅终于下了最后一道命令中军出击

    中军本就是燕军的精锐,此战之时,乐毅本来是想要到了僵持的时候,再发动中军做这扭转乾坤的一用,没想到此刻已然大胜,自然没了之前的必要。

    帅旗呼啸,乐毅的命令迅速下发而去,各方的将士尽都向前杀去。那些盟军中的赵韩军队,也都纷纷随着攻势,杀将过去。

    而齐军,却是真正的兵败如山倒,所有的人马,已然没有了后路,全部都被乐毅打败,尽都夺路而逃

    而齐王,早已经迅速的向着后面逃去,儒家和兵家的高手,都已经早早的护卫着他,向着战场之外逃去。

    军中将士,却也是见了主帅逃窜,纷纷丢下兵器,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跑不过别人。

    乐毅见此,自然知晓乘胜追击的道理,当即下令全军追击,不放弃扩大战果的机会

    燕军早已然学习匈奴的策略,有了骑兵。再说当年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之事,虽然在当时没多大成效,但是后来却掀起了不小的反应。

    至少在现在的时代,车战已然不再是重要的一点,骑兵基本上已然将之代替,高效的行动力是骑兵战胜车兵的最大砝码

    因此可以看到一幕,浩荡的原野之上,所有的齐国兵马都四散地跑开,无论是所谓的将军,还是督战的将官,在此刻都只有一个念头我,那就是逃跑。

    燕军的骑兵犹如幽灵一般在后面不断收割着齐军士兵的性命,似乎不给他们半点活路

    齐将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逃跑的格外卖力,再加上齐将有马,寻常的士兵自然落在后面,成了燕军的靶子。

    而齐将有了士兵的拖延,自然而然的就能迅速逃遁开去。早晨的战事,却是到了黄昏方才落下帷幕,一些燕军骑兵继续追击齐军,更多的却是在齐国的城池之内驻扎了起来。

    齐军被打败之后,守城的齐军便投了降,所有的人马也都停了下来,在城内驻扎起来。

    乐毅倒是知道一些策略,进城之时对于百姓却是秋毫无犯,那些贵族,却是都遭了难,在盟军将士的吞噬之下,尽都被抄家杀头。男丁可以说是半个不留,女子也都被充入军中,沦为军妓

    乐毅看了,也没有阻止,军队打了胜仗,自然要有所庆祝,齐国国土被打了下来,那些百姓不可以动,毕竟民心重要。但是那些贵族就不一样了,之前他们吃的是齐国的俸禄,自然要为齐国尽忠,也就成了盟军的发泄对象。

    乐毅没办法管这些,也懒得管这些,他所关心的,只是军队如何继续下去将齐国灭掉了

    此番首战告捷,齐军大败,这一番作为之下,却是乐毅野望萌发的地方。他想要真正大败齐国,乃至于灭掉齐国,使得燕国真正吞并齐国的土地,成为天下之主

    这个想法一旦拥有,便如同钉子一样订在他的脑海之中,难以移动,当夜乐毅便再次召集众将议事

    “诸位将军此番我等大败齐军,应该抓紧机会继续乘胜追击,不可以放弃这些大好机会啊”乐毅率先开言道。

    这句话说出口,燕军将军没有说什么,别的国家的将军却是似乎有了某些言语,却见秦将率先说道“主帅,此次虽说大败齐国,但是齐国的军队依旧庞大,其主力未灭,还是不应当急促”

    赵军主帅闻此,也是附和到位“却是如此啊”

    一时之间,其余数国的将帅,尽皆都对乐毅进军的建议不赞同,对于决议推诿起来

    燕昭王二十八年,拜乐毅为上将军,联合秦、韩、赵、魏四国共同伐齐,激战于济西。

    自从燕昭王想要夺回自己对于齐国的颜面之后,便不断准备着讨伐齐国。

    齐国虽然君王如此,但也并非衰弱无比,相较于燕赵等国,其国力依旧是位居天下第一的位置,绕是此时的秦国,也不是对手。

    燕昭王让杨殊在北境发展,北击匈奴数百里,如今国内各方鼎盛,他自然想要攻打齐国,一雪当年耻辱。

    乐毅给燕昭王提了几个建议,燕昭王也纷纷采纳了,不论是说服其他国家联合还是各种策略,都做的不错

    杨殊默默看了看眼前的众人,不由得叹息一声,然后率领着麾下的将士撤军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发动攻势,自从匈奴一些人北撤之后燕昭王已然没了当初的雄心他自然不好继续前进。

    此番回朝,也是他杨殊完成使命之时,至于燕昭王会不会收了他的兵权,他已然不在乎,来到这个世界他本来就是想钻研武学,如今得到儒门传承的他,以及那天下奇书战神图录的卷轴,他早就无所谓了。

    只是对于姬蘅,他的心里总有一点不自在的感觉。姬蘅的心意他已然知晓,只是此间的阻碍,他倒也知晓。

    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他自己的内心,却是难以克服

    且不说杨殊这边的事,乐毅自从被燕昭王委任伐齐之后便不曾有过一日休息,整日里在军营之内思考战事,却不曾想到盟军已然和齐国交手了

    未有丝毫进军打算的乐毅,所有的算盘都被秦军主将所打破,他率性之下,攻下了齐军的九座城池,使得乐毅的想法,彻底没了。

    乐毅见此,只得指挥盟军东进,直接与齐国在济西发动决战。

    此战齐军君主亲临战场,数十万大军在各个方面,尽都是你追我赶,上演了一出真正的大战。

    乐毅此方虽说是几国联军,然而却人心不齐。自从儒家南宗在齐国站住了脚跟之后,基本上所有的儒门力量,尽都涌向齐国。而兵家的力量,却在齐国没有丝毫削弱,此时齐国,坐拥两大宗门的协助,在战场上,可以说是占了上风。

    乐毅所率领的联军,除了近些年燕昭王所招募的天下贤士之外还有一些各方的散落人才其中纵横一脉,却也不少。

    当今天下,不过几大宗门,每一个宗门之中,都有着极大的力量,大国之间的博弈,都有着宗门势力的推动。

    齐国商业发达,农家可以说极其憎恨它,然而实力不足,难以为继,此次乐毅伐齐,倒是不少农家子弟甘愿参军,来协同攻打齐国。

    农家本就人多,在战争之时,心又齐可以说是仅次于兵家的战场利器。乐毅指挥联军,在交战之处扎下营盘,二军对垒的局面终于开始。

    乐毅的统军之道,不可以说不强,放眼当世,也没有几个人能够超过他。盟军虽然松散,但是在乐毅的率领之下,却不显得有半点颓势。

    却说燕军的营盘之内有的各方势力云集,而齐军的营盘之内,却也不怎么太平。齐王虽然手下人马颇多,在各种战事之下,也淬炼得不错了,但是其人的目中无人,骄横自大,却是使得齐军胜算颇微。

    直至决战前夕,齐王依旧在营中饮酒作乐,可以说没有半点的惊慌。但他手下的大将和谋士却急的团团转,期间觐见之人不绝如缕,但是都被他给回绝了,大厅之内依旧歌舞升平,没有半点大战的气息。

    反观乐毅营中,却是各种来往商议战事的人络绎不绝,各国的人才尽皆聚集于帅帐之内,每个人都要做些什么

    乐毅却在大帐之内果断地下着调令,“明日燕军居中军,作各军的主力”乐毅说完这句话后,果断将桌上的令箭扔下,说道“秦方,明日你帅南营将士在我麾下听令,只受我的调遣”

    “是,末将得令”一员燕将大步走出,单膝跪下接令道。

    “好,姜烈何在”乐毅再次说道。

    “末将在”一员燕将再次闪身站出,一袭战袍刺刺直响,浑身透出一股征伐之气

    “你东营将士为主力,给我踏平齐军”乐毅说道。

    “是”姜烈得了令箭,当即走了下去,在一旁听候。

    “姬铁何在”乐毅再次说道。

    “末将在”一员威猛大将猛地战了出来,话语铿锵有力,却是西营主将,也就是杨殊之前的统帅。

    此次大战,除了北营将士留下来戍守国都以外,其余的将士都已然出征伐齐了,燕昭王此次下了血本,可以说是要拼尽全力来讨伐齐国,大有雪耻到底的气势

    乐毅得了重任,是丝毫不敢怠慢的,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拼尽全力地去讨伐齐国。

    此番大战,乐毅已然想好了所有的结果,不论是战败还是得胜,他都有了后续的打算

    燕国的士兵,已然被乐毅差遣到位剩下几国的军士,也就是盟军剩下的人马,乐毅却没有说半句话。

    此次大战乐毅虽然是明面上的主帅,几国的盟军虽说以燕国为尊,但是此间的战斗,还是以燕国为主,其余盟军的力量,并不能作什么重要依仗

    乐毅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才那么果断地发动进攻。一旦日后局势发生变化,到时候更难以进行安排,更不要说有些战略的实施了。

    乐毅对于各国的人马,也都抱有了一定的保留态度,在战斗过程之中,也都不敢用尽所有的力量。

    然而到了真正的战场之上,乐毅也保不齐自己会做出什么来,到时候的事情,也未尝可知

    当夜,两国将士可以说是已然入眠了,但是统帅他们的将帅,却是思绪万千,尽都在思考着明日的决战

    不过如此一来,倒是落了下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