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两个神农鼎

作品:《诸天集邮狂

    “分身期居然有如此剑意,倒也真是奇怪,一个淫贼岂能有此顿悟”男子似乎觉得不可能,十分讶异道。八八读书

    杨殊冷笑一声,轻声说道“就你这样的货色,爷爷我能屠一排。早年听人说过你的事迹,十六岁被人收养,十八岁废人经脉,断人修为,夺人地位,淫人女儿,实乃恩将仇报之白眼狼而已,如今竟敢再此猖狂,本尊刚才不过试探你,你倒摆出一副正义凛然之样,却也不怕羞愧,实乃无脸之人”这一番话语,杨殊却将男子骂得狗血淋头,句句直至要害

    男子闻此,心中怒气积攒,但是却是轻轻说道“你血口喷人,可有证据吗”

    杨殊见此,当即大笑道“此时还需要证据,你淫人女儿,还想她给你生下一二班女,实乃无耻之极不料她心中暗恨,表面附和,暗地里给你下了断根粉,你如今却早已是了一个太监,就算再勤于房事,又怎能得子”说到这里,杨殊再次大笑起来,似乎在嘲笑男子的无知

    男子闻此,心中一惊,随即将目光看向女子,却见她一脸决绝值得我,心中已然明白几分,当即大喝一声“贱人”,随即瞬间击出那道剑刃,径直刺向女子

    女子没有躲避,反而直接迎了上去,随即手中握着一块玉石,猛地将之捏碎,一道刺眼的光芒射出,女子顿时觉得身形极为轻快,直接来到男子身旁,抱住了他

    那道剑刃顺着女子的身体直接扎入了男子体内,使得男子一口鲜血吐出,然后立即挣开女子,大骂一句“贱人”随即倒下扶住胸口,不住颤抖起来。

    女子看着男子的模样,脸上露出快乐的颜色,高声说道“父亲,女儿没有给你丢脸”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然倒下,双眼却还是睁开的模样。

    杨殊见此,对着男子说道“得到了她的人,也得不到她的心,你也不过如此”说到这里,杨殊重重地叹息一声,“本以为你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话音一落,软剑瞬间击出数十道寒芒,道道击向男子胸口,一丝鲜血涌出,男子已然倒在了地上

    杨殊来到女子身旁,轻轻帮她闭上双眼,随即说道“好好睡吧,或许你很累了”随即从怀中拿出一块缩小的水晶棺,将之迅速放大,然后把女子放到其中,再缩小放入怀中,看着天地间的一切,心中感慨不已,然后向着原路回去

    行过一处井水之旁,却听到道道叽咕之声不断发出,杨殊心中好奇,不由得看了几眼,却见井水中似乎有着一种阵法一样,有着极为玄妙的感觉。他当即放出煞气往下探去,却见下面空间似乎很远,不由得思考了起来。

    杨殊停顿许久,突然在四处搜寻起来,却在水井旁边的一处放屋里找到了机关。看到一个固定的瓷器,杨殊心中一笑,默默将之转了一个方向,随着一道机械运转的吱呀声,一道墙壁轰然而开,一扇机关门出现在杨殊眼里。3八3八3读3书,o

    “有趣”杨殊笑了一句,随即轻轻走了下去。

    下面是一道蜿蜒的小道,其中四壁极其潮湿,上面不时布满了青苔。杨殊看了几眼,却见上面有许多凹槽,其中明显有点过火把的痕迹,心中不由得动了起来。

    杨殊思绪片刻,继续向前走去。越往里走,阳光越来越少,最后几乎已然是一片黑漆漆的模样。杨殊从系统中点了个火把,然后继续前行,前方的道路越来越崎岖不平,杨殊却行进得更加迅速,不一会已然来到深处

    看见前面的亮光,杨殊知道该做些事了,他迅速灭掉了火把,然后抽出腰间的长剑,径直往里走去。

    一道石门出现在杨殊面前,上面铭刻着许多古朴的纹路,其中一些好像一些剑法招式一般。杨殊顺着那些纹路,看到了一个凹槽,随即心中便有了一丝想法,立即运起纹路上的招式,最后一击正好朝着那处凹槽刺去,一阵剑气轰鸣之声响起,那道凹槽依旧平静

    杨殊没有慌乱,依旧站在平地等待,却见那块古朴的的石门开始震动起来,随着一道隆隆的声音,那道石门轰然洞开。一丝极强的亮光出现在杨殊面前,好似白昼照亮黑夜一般。

    杨殊直接大步走了进去,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象,却见四下十分空荡,只有上面有着一个祭坛一样的东西,杨殊没有思量,直接走了上去。

    祭坛十分宽广,和外面的羊肠小道完全不同,杨殊倒很好奇到底是谁建造了这个地方,有着如此大的魄力营造了这样的建筑,又有什么原因

    杨殊估量,纵使是这间屋子原来的主人灰衣男子都不太懂这处地方去,否则他绝不会轻易被人击败。至于那个男子,能被那女子蒙骗多年,却也不是什么英明人物

    “但是这冥冥之中必定有什么东西存在,否则此处绝不会成为整个剑域最为风起云涌的地方”杨殊想道,随即再次大量起四周,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正待杨殊打算放弃搜寻之时,系统的提示终于传来杨殊耳畔,“叮,宿主开启任务,斩灭魔根,斩杀三道魔根,达到仗剑除魔的境界,完成奖励正气诀一部,可吸纳天地间正气为己用,提升自己的修为失败降低修为,回归元婴期”

    “魔根”杨殊颇有些不解道,随即转身之后看见一道闪光在祭坛最高之处,他当即轻身跃起,来到祭坛顶端,看着那道闪光出神

    杨殊凝视许久,终于将之捡起,却见是一块残片,其中仿佛蕴含着古朴的力量。

    “叮,宿主发现诛仙古剑残片,是否获取”系统再次提示道。

    “获取”杨殊二话不说地点头道,他没有想到竟然能够碰见诛仙古剑残片,这已经是自从上次来,第一次碰到残片了,却是十分激动

    “叮,宿主获得诛仙古剑残片,奖励剑神点五百点,诛仙古剑收集度已达百分之七十五,请宿主继续努力”系统说完这句话,就没了生息

    杨殊见此,轻身一动,然后迅速调转方向,向着前方大步疾奔而去,三四个健步,杨殊已然落在了树林之外,看着身后的密林,杨殊嘴角轻笑了一下

    紧接着,地底下出现一阵颤动,随着一声刺裂的声音,一枝树根从地下猛地刺出,向着杨殊之间刺来,丝毫没有半点的滞顿

    杨殊见此,立即轻身跃起,然后横拉长剑,猛地以剑尖刺向树枝根部,一道铿锵之声,镇妖剑的剑芒迅速将之击碎,带起道道血雾弥漫空中,没有一丝美感,只有一些恐惧

    撑起长剑之后,杨殊轻身落地,横剑胸前,看着前方这片密林心中有了一些想法。随着一道剑气争鸣之声,大地猛地颤抖起来。四周的数目迅速开始倒下,一道道从地底冲出,形成一个极大的牢笼,猛地罩向杨殊。

    杨殊眼见树根刺向自己,闪身而过,想要躲避开来,轻身一个纵越,却被树根给缠住了脚,四下慌忙之下,杨殊颇有些心急。当即持剑劈砍起来,但是树根极其扎实,镇妖剑的攻击好似对它毫无作用,树根逐渐增多,开始向着杨殊四肢蔓延而去

    杨殊心中有些担忧,手中的长剑却猛地脱手而出,掉下到地上,随着各种树根不断紧缩,杨殊被捆住四肢,凌空束缚在空中无法行动,似乎极其困险

    空中的树根越来越多,一根根涌向杨殊,将他不住的缠绕起来,各种各样的束缚使得他难以动弹。随着树枝的束缚,不断地紧缩之下,杨殊已然被勒得青筋暴起,四肢也开始挣扎起来。但在这些树枝眼中,显得极其徒劳,似乎没有任何作用

    随着最后一根树枝冲出,迅速将杨殊绑住,随后七八道身影从地底钻出,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杨殊面前。杨殊用着迷离的眼神看去,却是一个极为恐怖的身影,那棵已然成精的大树从密林之中冲出,将杨殊束缚在此

    “凡人,你注定会为你的愚蠢买单”那只树精怒喝道,“渺小的人类,早晚被淘汰”

    杨殊双眼迷离,似乎已然没了意识,随后嘴角似乎在念叨着什么东西,随着一声咒语的念出,镇妖剑猛然升起,然后直接刺向大地,一股奇异的光芒从剑身而出,把大地封印起来。

    这道光芒越来越大,最后直接将整片大地全部刺破,只留下一片燎原的场景,横在杨殊面前,不知道是美丽,更不知道是毁灭

    随着那只树精的一声惨叫,大地突然沉寂下去,四下的树木开始衰竭,那片密林迅速荒芜,最后演变成为一片荒野,缠绕着杨殊的树根也松弛下来,杨殊轻而易举地挣脱了束缚,一个闪身,来到镇妖剑旁

    随着那只树精惨叫过后,越来越大的抖动从大地上开始,各种各样的气息开始散发出来。最后所有的气息与灵气开始汇聚直至那只已然失去大多颜色的树精身旁

    杨殊默默看着这一切,最后轻轻跃起,提剑向着那只树精冲去

    一道惨叫过后,伴随的是一声长吟,杨殊没有体会到什么,那只树精反而怒喝起来,“可恶的人类,今天你必然要死在这里”看着自身流失的精华,树精内心在颤抖,杨殊刚才念叨的咒语,催动镇妖剑的一击,封印了他大多数修为,使得他难以继续突破,还将它重创,对它而言,实在是罪大恶极

    杨殊心中没有多说,只是提剑迎了上去我,镇妖剑上泛起道道青光,各种各样的气息开始凝聚。杨殊催动周身灵气,和着手中的长剑,努力催发那股镇压之气,试图以镇妖剑的浩然正气,彻底将这只树精给碾碎

    镇妖剑化作一道青芒,杨殊的身影已然不断闪动,随着一声长啸,杨殊大步踏起,直接一声长吟将其碾碎,镇妖剑划破空中的天色,凝成一股无上的气势,将之镇压下去

    另一方面,杨殊迅速凝聚双指,二十四节剑指的大寒已然射出,配合着那股滔天的煞气,混着杨殊的侠客行身法,杨殊翩然于树根之间每一道剑指出售我,总能打到一块树根,数百下之后,杨殊停下来脚步,默默独立在树根之前

    天上的镇妖剑还在空中,似乎悬挂着一切的未知,杨殊不知道所有的路在何方,只知道那把剑已然划破夜空,凝聚起最后一丝剑芒,将之斩出

    无上的镇压之力在四方溢出,配合着那股青正之气,带起道道寒光,这是浩然之气与血煞之气的共击,是无法与之较量的必然

    杨殊心中所求的不是偶然,他早已确定好计划,无论是逃离密林还是在其松懈之时迅速招出镇妖剑镇压而去隔绝它的灵气共鸣,都是杨殊一环又一环的计谋,直到最后一刻,方才打出最后一击,这是杨殊的智慧,也是杨殊的方法,更是杨殊击败树精的必要之路

    两股力量不断击出,最后汇聚成了一种别样的感觉,彻底将之镇压,形成一种难以撼动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树精永远无法体会到的

    树精的主干已然被镇妖剑给划碎,剩余的一些根部,依旧矗立在地上,只留下个别残余的树枝,散落在地上

    那道树精的灵气根源,却似乎找不到方向一般,杨殊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灵气波动,甚至感觉不到任何的气息共鸣只有杨殊自己在空中散发出的威势,是这片天地唯一的感觉

    杨殊双眼微闭,没有走动寻找,只是用心感应着四周的气场,默默探寻和停顿着他不急也不燥,不慌也不忙完,只是静立空中,寻找最后那一丝感觉

    不过也是好笑,这些手段落在杨殊眼里,或许只是一些小玩意罢了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