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尘埃落定

作品:《诸天集邮狂

    虽然如此,但是对于杨殊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有些时候沉沦或许比醒悟更加难受逃避也并非不是一种坚强。八八读书,o他当即整了整身形,拿出一块人皮面具,立即装到自己脸上,然后对着灰衣男子说道“你现在的仪容,之前那些人可还认识你”

    灰衣男子闻此,却是苦笑一声道“我虽然被逐出监狱去,流落江湖,但再也怎么不至于毁容,那些人自然。”话音未落,杨殊已然再次掏出了一块人皮面具丢向灰衣男子,“那就换上,免得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发生”说完也不管男子脸色如何,径直向前走去

    男子见此,心中无奈,但还是接过面具,不情不愿地戴在了脸上,然后跟上杨殊的脚步,径直往里走去

    杨殊一边走去,一边瞬间变化着仪容。那一袭黑袍已然不见,化作一身黑灰布衣,肩背一把镔铁长剑,头扎布巾的朴素模样,大步走了进去。

    灰衣男子见此,也是心中感慨,对于杨殊愈发地佩服起来。来剑域不过他随口一提,杨殊却能迅速做好计划和准备,浑然一副有备而来的样子

    杨殊变了模样,自身的气势也随之收敛起来,脸上的威严随之不见,取之而来的却是一脸稚气,犹如初出江湖的新手剑客,无意中来到此处一样。

    若不是灰衣男子见过杨殊之前杀伐果断和冷酷无情的样子,或许还真以为这是一个初出江湖,怀着一颗善良初心的剑客

    二人来到剑域之中,透过了那间强大的能力罩,置身于剑域之内。杨殊寻了一处方向径直朝那处走了过去

    “不是那一处方向啊”男子见杨殊不问他,颇为着急地说道。

    杨殊没有搭理他,反而问道“你是打算直接回去不做任何准备吗你现在知道他在何处吗,他的实力如何有多少筹码,这一切你都了解吗”

    一连串的问题,却让男子哑口无言,只好默默低下了头颅。没错,他的性子太急,浑然就是一副热心肠,对于很多事情,都不能很好的做成功。若非杨殊,他这辈子都无法回来,更不要谈拿回那一切了

    杨殊经历的事情越多,对于这些事情就越了解,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没有十足的把握,光凭一腔热血,是很难成事的。当初的他,也就是那样被余归碾压在地,毫无还手之力

    有时候,光凭那颗无惧天下的剑心是毫无作用的,人生在世,自然需要权衡利弊,计较得失。并非重权谋之人就不能顿悟武学真谛,有的只是各人的性格而已。只要初心未变,就能拥有一切

    杨殊寻了一处居处,和灰衣男子就地住下,然后并未提起任何要帮助男子的话语,只是每日出去吃几餐饭,喝点小酒,听一些江湖事件,过着平淡而单一的生活

    灰衣男子见此,知道杨殊在私下里谋划,也不抱怨,只是默默过着自己的日子。八八读书,o看着剑域的一切,他恍若昨日,有些日子会在半夜里对月独饮,然后怅然若失,最后归于寂寥。

    这一切杨殊都看在眼里,却没有阻止,他知道,有些事情,或许更要凭借个人的能力走出阴影,他人的帮助只能收效甚微,起不到大的作用

    杨殊每日里虽说是随意打发时间,却也绝不是混日子,他从那些混迹酒馆的江湖人士口中探听到了许多隐秘,甚至于一些寻常人所难知的机密。至于灰衣男子口中所说的那个人,杨殊已然了读于心。

    但是杨殊却发现了这剑域绝非表面之上这么简单,许多隐秘之事都是他难以察觉的。至少从境界和修为这一方面来说,杨殊还未见过比他更加厉害的人,然而在这极西之地,是绝对不可能的

    杨殊虽然通过天梯的试炼,但是毕竟最后一关还未过,自己的剑道也没有形成修为更是不高,自然不可能达到一个顶峰

    这一日,杨殊来到一处宅院门口观察,看了许久没有结果,他刚想离去,回首之间却发现灰衣男子站在对面的一处角落里看着。他当即隐匿了身形,然后轻轻转换身形,绕了一圈来到男子后侧,看着男子行动。

    却见那处宅院不久之后大门正开,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男子从中走了出来,手中牵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二人走在路上,却是有说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