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剑痴痴傻

作品:《诸天集邮狂

    可我不怎么相信你所说的是真的,如果太多假话,有几句是真的呢万事万物皆有它的道理,你骗别人,能落到多少好处呢

    杨殊轻轻将小异儿放到了肩上,然后拉着姬蘅的手轻声道“以后我就归隐一方吧,再也不去理会那些俗世之事,和你们安稳的过日子吧”

    “你真的打算这样做吗”姬蘅并没有喜笑颜开,反而轻声问道。

    “嗯,我早已不想再管那些破事,自从擒到了那医家之女之后,我本以为可以了却此间事情,谁料少游一改常态,投奔了你弟弟,看来日后的燕国之地,又要再起风云了”杨殊叹息道。

    “我听说他还娶了那医家圣女方璎珞,彻底揽下了剩下医家众人的心”姬蘅微微吐出一言。

    “也罢,当年我带他走入这大燕朝局,如今之后之事,我已不想再管,剩下的事情,也和我无关,只有异儿和你,才是我此生之重”杨殊说到这里,颇为深情地看着姬蘅。

    “蘅儿,你后悔嫁给我吗”杨殊面带郑重地看着杨殊。

    “自然不后悔,自从跟了殊哥之后,我早已放下了所有,只希望此生能够永远和殊哥在一起”姬蘅脸上一红,却是坚定说道。

    杨殊见此,不由得想起来当年那个心机深沉,却又爱慕英雄的古怪少女,心中也是一暖,当下说道“不管如何,异儿和你,都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人”

    小异儿听到杨殊的话语,也是嗤嗤地笑了起来,他拉着杨殊的脖颈,奶声奶气地说道“爹爹,你给异儿带的是什么礼物啊”

    杨殊闻此,自是一笑,随即从怀中轻轻拿出一枚事物,将之放在了小异儿的眼前,轻声问道“喜欢吗”

    “哇,是小小人”小异儿惊喜地叫了起来,自从上次杨殊带她出去玩之后,她一直念念不忘那个金色小人,杨殊对此,也是铭记于心,这一次离开之时,正好经过了一处山涧,其中寻到了一块玉石,正好将之雕刻而成,倒也正好做了小异儿的礼物。

    “爹爹你真好,异儿最喜欢爹爹了”小异儿见此,自是毫不在意自己的赞美,对着杨殊的夸奖,瞬间就到杨殊耳边去了。

    杨殊听闻女儿夸奖,当下也是喜笑颜开,不由得将眼神看了看姬蘅,却见他眼神颇为嫉妒,却是的轻声笑道“爹爹,娘可是要生气的哦”

    小异儿也是个鬼灵精,一得到杨殊提醒,当即也是说道“娘也是一样,爹和娘都是异儿最爱的人了”

    就这样,一家人却在此间的场景之中其乐融融起来,却是个个都欢乐异常。

    只是于此同时,世间的风云并不因为杨殊的离去而休止下来,许许多多的事情,都不是因为一个人或某一事件而化成的。

    秦少游府上,秦少游正看着初为人妇的方璎珞,他轻声道“夫人,眼下你的医家早已没有当初的地位,我们行事,还需要下点功夫啊”

    方璎珞点了点头,随即想到自己被杨殊押解进京,交给了身前的男人,最后借着此人狼心狗肺,竟然侥幸活了下来,只是却失去了清白。

    “或许我可以靠他来复仇吧”方璎珞喃昵道。

    “你说什么”秦少游见此,颇为讶异道,只是心中却又是另一种想法了。

    “没什么,我只是在筹划如何使得太子彻底信任夫君”方璎珞轻声说道,随即眼神闪烁,似乎还有话说。

    “或许可以借那杨殊之手,彻底掌握镇北军”方璎珞出谋划策道。

    “恐怕很难啊”秦少游想了想,当即摇了摇头。

    “镇北军不同于一般的军队,那是杨殊一手打造起来的劲旅,其间的将士无一不对杨殊信服,绝非寻常手段所能控制,就算是大王的命令,镇北军都能不听,何况。”

    说到这里,秦少游却又停了下来,悄声说道“什么,你想靠着杨殊的手段,那怎么可能,你怕是忘了他的手段”话音到了后面,却显得有些慌张。

    “呵呵,夫君既然有胆娶我,又怎会真的在意那杨殊,夫君是做大事的人,岂能和杨殊这种人为伍,夫君当以其为阶梯,彻底登上那个让人仰望的地方”方璎珞循循善诱地全说道。

    “当今天下,燕王老迈,而且已然病重,太子虽然摄政,却身边没什么得力之人,尤其是疆场之上,不过寥寥几人。”方璎珞一字一句地分析道。

    “可是夫君不一样”方璎珞顿了顿,“夫君乃是掌握一方军权节制之人,而且还在边军之中有着大的名声,太子没有理由不招揽夫君”

    “夫君只需要接住太子的大势,势必可以成为大燕国最有权势之人”方璎珞笑着说出了最后的目的。

    秦少游闻此,眼神一动,浑然一副为其所动的样子,不一会又想了想,轻声说道“此法不错,不过言语之中,却也需要运作一番啊”

    “这些小事,我自可以替夫君安排好,夫君只需表态就好”方璎珞顺势说道。

    秦少游再次犹豫了片刻,方才说道“既然如此,那这些事情,就拜托夫人了”

    “定不负夫君之托”方璎珞笑颜如花道,心中却是直直冷笑,“杨殊啊杨殊,你的眼光也不过如此,看得也不尽完全,还不是带出了这样的手下”

    正在逗弄小异儿的杨殊却是不由得打了个喷嚏,当即就擦了擦面庞,喃喃道“谁在念叨我”

    “这世上念叨殊哥的人多了去了,那殊哥岂不是天天都要打喷嚏,我看殊哥是被你的宝贝小异儿给弄成这样的”姬蘅在旁笑言道。

    “哈哈,那可不是,我的小异儿可是最聪明的,他若要我打喷嚏,我还真不敢不打啊”说着杨殊又拉了拉小异儿的小手,继续和她玩耍起来。

    这世间的万事尽皆都能运行着,只是杨殊依旧做着自己想做的事,谁都阻拦不住

    杨殊自从修习战神图录之后,整个人的气质已然发生改变,平时虽然能够将之收敛起来,可是一旦碰到战斗,那浑身的气势就会瞬间喷发而出,绝非一般人所能够挡住的。

    这天下之大,人物众多,或许很多人不希望杨殊归隐,但那更多的,却是希望杨殊早日归隐离去的,毕竟杨殊横空出世,夺去了太多人的名利,使得很多人失去了原有的一切,只要杨殊不死,他们就难以翻身。

    眼下杨殊突然退隐,倒让许多犹豫不决的人再次变得果敢起来,似乎之前的扭捏,都化成了一腔热血,中原大地,也再次dongàn起来。

    杨殊不想理会太多事情,然而世事也不是不找他的。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杨殊既然踏入过这江湖之中,自然理解此间规则,退隐,就得做好被人劫杀的准备。

    不过杨殊却非凡人,更不会简单就给人挑了全家,那样他又何能混到当今的名声。

    他早已按照八卦的阵型,在四周聚拢了一个小型地阵仗,其中用着些许乱石,正好形成一种大势的力量,以此阻拦一些宵小进入。

    至于那些有着大能力之人,自不会在意杨殊所设下的法阵,更不会在意杨殊那点名声了。

    不过这样的人,再这世间已然不多,仅存的几人,却又是绝不会轻易出山的人物,因此,杨殊却也乐得在家逗弄女儿,不再管其他的事情。

    此战之后,杨殊知道白起将彻底走上扬名天下之路,而这本就动荡不安的中原大地之上,也将更加混乱。

    燕昭王得到这个消息,却是长叹一声,想到燕军主力还在和齐国交战,历经十几年还拿不下齐国,使得燕国国力凭空耗损,他轻声说道“或许寡人是大燕的罪人罢了”

    几日之后,燕昭王重病,已然不能理政,太子彻底监国,行大已然代替燕昭王了。

    只是燕昭王还在,太子做事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只能私下进行,其间也给杨殊送来了几次招揽之信,其中无非是些恩威并用的手段,想要使得杨殊屈从。

    杨殊看完信后,悄然一笑,将信给碾碎,然后让使者带回两个字归隐便不再说什么了。

    太子见杨殊的回应,也是冷笑一声,轻声喃喃道“我看你到底是真归隐还是假归隐”

    杨殊的作为落在众人眼中,却成了和太子对抗的象征,许多人都在猜想,这杨殊究竟想要如何,究竟要行何事

    只有杨殊自己知道,无论是朝中的大小之事,早已不能再触动杨殊了,杨殊唯一想做的,不过是继续自己的风雨罢了

    杨殊的不慌不忙,与朝中官员忙碌运作相比,倒显得格外不同。而远离朝中的乐毅,却也收到了杨殊的告知。

    “君远离朝政,今燕王之事,每况愈下,不知何日驾崩,昔日太子登位,君将思虑己身,切莫效比干之举,殊不值得”

    杨殊这封信落在乐毅眼中,却使得他苦笑一番,当今太子与自己不和,乃是早已成舟之事。

    “哎,攻齐十数年,还是难以破敌,如今大王若去,倒也是功亏一篑了,真乃憾事啊”乐毅沉重叹息一声,随后提笔书信一封,让人送给了杨殊,却是已然做好了打算。

    数日之后,杨殊手书传来,只有几字君之所去,唯有赵国,日后风云再起,必无君之事迹

    乐毅收到此书,却是慨然长叹一声“半生之功,尽化灰烬”

    再看乐毅对于国内之事,却是再也不管了,只是一心在齐国推行自己的政策,没有丝毫顾虑,对于各方压力和舆论,他也毫不在意。

    杨殊看到这些,却也笑了起来,随即将来信震碎,然后走到园中,看着小异儿在花园中追逐着蝴蝶,两只小手不断地伸直,脸上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容。

    姬蘅在一旁闲坐,也是注视着小异儿,猛地看到杨殊出来,不由得站起对他说道“夫君有事吗”

    “无事”杨殊直接说道,随即又补上一句,“蘅儿,燕国之事,日后你就别管了,我等离开这里吧”

    “离开这里,去哪”姬蘅脸色本能一变,轻声问道。

    依我看,燕国以东,他日必可为我安身之地,日后也可为小异儿,谋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啊。

    “殊哥想要远走海外”姬蘅会意,当即说道。

    “有此想法,中原之事,我早已不想在参与了,日后风云再起,却也管不到我杨殊,只有离开此处,方能避祸趋吉”杨殊叹了口气。

    姬蘅见此叹息一声,随即把目光投向了远处的道“殊哥,希望异儿能够快乐成长吧”

    “自会如此”杨殊轻轻搂着姬蘅的肩膀,对着她安慰道,“这世间若有伤害异儿和你的人,我必穷尽此生之力,让其化为齑粉”

    “不过这一天不会到来,小异儿和你,更不会受到伤害”杨殊展颜一笑,慢慢搂着姬蘅向着小异儿的方向走去。

    “爹爹,你来了”小异儿猛地看到杨殊,又放弃了那只追逐的蝴蝶,迅速地跑来。

    杨殊笑着看着小异儿跑来,一个躬身将小异儿抱到了怀中,轻轻用下巴碰了碰小异儿的脸颊,轻声问道“小异儿,开心吗”

    “只要爹爹陪我,我就开心”道。

    “当然,爹爹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直到你长大那一天”杨殊坚定道。

    此后的日子,白日里杨殊也就是修练武学,陪陪小异儿,处理一下各方传来的情报,却也真的足不出户了,整日里在其乐融融的生活中度过着。

    四方的事情很多,但也没有真正值得杨殊关怀的大事。其中无非就是这个门派某人突破天阶,那个人击败了天榜之上的某某,成为天榜第几。

    江湖风云多变,当年笑傲江湖的无数宗门,此时已有许多一蹶不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