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夺取崆峒印

作品:《诸天集邮狂

    “你竟然瞬间就能突破分神期,你应该是早有积淀了吧”老者说到后面,依旧是一脸的惊叹。

    “可以这么说吧”杨殊叹然一声,轻轻站了起来,握紧手中的长剑,猛然一剑向着那道铁门刺去,浑身的灵气彻底震动起来,铁门在杨殊的攻击下不觉抖动起来。

    随着杨殊一声怒喝,那道铁门应声而开,一种无上的气势扑面而来。杨殊彻底感觉到了分神期的力量,和之前的感觉简直是天差地别。

    “江湖日远,已然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了,老夫却也只好在此了结此生了,只是这奕剑术能够传承下去,倒也不枉此生了”说完,老者轻声一笑,继续摆弄起棋局来。

    杨殊看着老者那洒脱的背影,心中颇为感慨,随即手中的长剑轻动,对着“另一个杨殊”比了一个手势,就走出大门而去,继续向着下一个关卡而去。

    “另一个杨殊”却是已然拿着奕剑术,带着杨殊的指令,原路返回而去。这注定是一场风云的开始

    铁门大开之后,前面是一些亮光,杨殊手中的镇妖剑瞬间发出一阵青光,随即又消逝了下去。杨殊默默观察了一会,轻轻踏出了步子,按照亮光照亮的方向,静静走了过去。

    老者坐卧在台上,看着杨殊离去的方向,默默叹息一声,随即轻点一指,那扇门再次封闭起来,只留下老者深深的叹息“这条路,走就不要再回头了,或许你真是他选中的人也不一定”

    杨殊刚离开那间密室,瞬间看到身后封闭的铁门,心中颇有些疑惑,随即依旧感觉到了“另一个杨殊”的存在,也就没有惊讶,依旧慢慢走去。

    杨殊行了不过几刻钟,来到了一座巨大的石门之前,其上威武地镌刻着三个大字剑穴殿。石门之上却是有一把长剑将之锁住,剑桥位于一块石门,剑刃又在另一处石门。二者交汇之下,一种无边的威势扑面而来。

    杨殊默默走至面前,看着上面的字迹余在此间数十年,得天外残片一枚,以此参悟武学,终得造化,留此遗迹,以待后人

    看到末尾,杨殊发现了一个类似于剑鞘般的插口,只是没有剑刃插入其中。杨殊当即伸出手中的镇妖剑,猛地大力插了下去。

    一阵轰鸣之声,那道石门迅速升起,随着外面的光亮透进去,阳光下显现出些许尘埃,映在那些地方显得格外突兀。杨殊轻轻拔起镇妖剑,然后慢慢走了进去,每走一步,都会环视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陷阱之类。一时间虽然在慢慢推进,却也十分缓慢。

    前方却是一个巨大的祭坛,四周的横栏上面有着各种雕文巧饰,其上又有一些古代的凶手,在几个护栏中间显得颇为奇特。

    杨殊轻轻走了几步,然后看到前面的样子,轻声说道“或许此处是个禁地”

    随着杨殊步伐的推进,一种压迫的感觉渐渐浮上他的心头,似乎前面有着一种奇异的能力在做着什么。

    杨殊轻声笑了笑,随即手中的长剑默然运起,一道咒语自口中念出,长剑迅速飞至另一侧,一种无上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镇妖剑飞跃祭坛的时候,一股巨力猛然传来,一种阻碍的力量迅速从地底下冲起,彻底按耐住了镇妖剑的走势,杨殊变得被动起来。

    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住了杨殊,似乎有某个极其厉害的人物,在暗中窥视着杨殊,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手中的长剑轻轻抖动起来,杨殊的心里忽然沉重起来,如今他连自己的对手都不知道是谁,对方似乎在暗中窥视着他。一旦某个时机,便会出手将之湮灭,不留半点踹息。但是杨殊连对方的气息都感觉不到,这是最让杨殊感到痛苦的。

    祭坛之中,是一块巨大的巨石,杨殊手中的长剑轻轻抖动,似乎上面有着某个人一样,他的强大可以引起镇妖剑的共鸣,这是杨殊所无法理解的。

    终于,良久之后,杨殊轻轻运转灵气,直接手持镇妖长剑,飞速向着那一处冲去,一股无上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出现,却是用尽了所有的灵气,蕴含着一股无上的剑意,瞬间朝着那处巨石之上而去。

    杨殊的攻势很急,似乎转瞬之间便能将之碾碎,手中的长剑不断凝聚出更大的气势,一种无上的气势瞬间四射开来。

    然而让杨殊没有想到的是,那块巨石之后没有任何人,他的剑招扑了个空,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让杨殊很意外。

    杨殊来到巨石之上,环顾四下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只得轻身落下,继续踩在祭坛之上。

    “难道此间没有任何挑战吗”杨殊喃喃道,“此间的秘宝又是什么”

    想到这里,杨殊看向了祭坛的正中央,那是一块巨大的血石,其中似乎蕴含着一股煞气,这是杨殊所熟悉的。

    他悄然踏起脚步,慢慢走到那里,看着上面散发着道道红光的血石,轻轻说道“这到底是什么”

    回答杨殊的是寂寥无声的沉寂,四下祭坛里没有任何生机,杨殊感慨万分,似乎他又陷入了一个迷局。

    “或许如此吧”杨殊叹道,“但是不管如何,我都一定要探清此间奥秘,不管是神迹也好,还是平凡的一间密室,我都要弄懂它的真谛”

    想到这里,杨殊猛然把手触向了那块血石,直接下定决心探一探其间的根源。杨殊得手触到那块血石的一瞬间,突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光芒,这股光芒使得杨殊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这是杨殊之前所遇到的那把血煞龙纹剑所难以蕴涵的

    就在杨殊惊叹之际,一道幻影突然透过那块血石,径直从中投射出来,杨殊看到了一副非常奇妙的东西

    一道幻影凌空投现在杨殊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不待杨殊答话,他已然说道“此间已有近百年无人踏足,你倒是第一个”

    杨殊听到那道幻影所说的话,默然一笑,随即说道“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杨殊的话颇为戏谑,但是他依旧说道“不管你有何作为或者能力,你既然来到了剑域最为根本的地方,你就有几个打算可以继续”说完,轻轻凝视着杨殊,没有半点犹豫。

    杨殊被他看的颇为不自然,当即把手中的镇妖剑一扬,叹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吧”

    那道幻影听闻杨殊此话,本想直接说出口,结果看见了杨殊手中的长剑,不由得讶异一声,随即说道“此剑是你偶然之间得来的吧”

    “那又如何”杨殊反问道。

    “此剑的威力你发挥不出来,此剑乃是宿主越强则越强,你如今的修为,却也只是辱没了它”幻影见此,颇为如实地说道。

    “那又如何”杨殊反问道,“我有何想法,与你又有何干,这把剑既然已经认我为主,自然不会更改,你又能如何”杨殊对于那道幻影所言不甚舒服,自己的东西岂容他人言语,自己就算再废,再没用,也只是自己的原因,与他人何干

    那人默默笑了一下,随即把手中的的一块玉石猛然露了出来,对着杨殊说道“此乃血玉石,其中蕴含了当初剑域开创之时的百万冤魂,可以说是极难驾驭,你只要把这块血石给驾驭了,就能继续下一关了”言毕,一块血石瞬间凌空出现在杨殊面前,凌空悬浮着。

    “你只需紧握此石,便可吸取其中的精魄,但是一旦无法掌控其中力量,便会被反噬而死”那道幻影继续说道。

    杨殊坦然一笑,直接伸手握住了那块血石,一股能力瞬间从中涌入杨殊心头。杨殊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煞气拼命涌入,他的身体不住地震动起来。随着那股煞气的涌动,杨殊的脑海里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下的一切,以及百万生灵的呐喊。

    他心中有些震颤,但还是默然闭上了双眼,轻轻把思绪理回了正轨。他不由得想起当年在系统试炼之时,统帅数十万军队北征匈奴的感觉。手中翻手便是数十万人的大战,将士们的呐喊,以及草原民族的血泪,再次回响在了他的心头,不由得慢慢平静下来。

    那股煞气随着杨殊情绪的涌动,慢慢也开始导入他的气海,被他本身所有的根源收纳,不再掀起风浪。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容纳这股煞气,并将之吸纳到自己的气海之中,化为己用,真是没想到啊”说到这里,那道幻影叹了口气,“或许时代已然变了,世上只有今人胜古人吧”言毕,一道蓝光瞬间从幻影之中出现,洒落向杨殊的身上。

    杨殊没有说什么,就瞬间离开此处,到一个新的空间之内去了。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幻影再次出现在杨殊面前。再睁眼时杨殊已然看到了另一种画面,这里不再是漆黑一片的祭坛,反倒是一片奇异的场景。四周带着无尽荒凉的死气,杨殊纵然是煞气在心,但还是感觉十分刺骨,不由得四下打量起来。

    却见四周荒草丛生,没有了任何人烟。放眼望去,前方却有几个村庄矗立在前,杨殊径直朝着那里走去,手中却也没有停下来,默默打理着衣襟和衣袖,换了一种气度上前。

    然而注定是要杨殊失望的,此间并没有太多的东西,包括人。村庄之中,遍地尽是杂草与破旧的房屋,一看便是早已没了人烟。

    杨殊默默叹息一声,寻了一间稍微好点的房屋,走了进去,细细打扫了一番,方才坐了下来。

    他开始想着自己来此的目的以及今后的打算,心中不由得叹息起来,“或许又是一番磨难了”杨殊叹道,默然拍了拍膝盖,转身走出了村庄。

    村外亦是一片荒野,似乎这个世界都是一片荒野,杨殊轻轻走在这片世界之中,只觉四下都是无尽的萧瑟,整个人的情绪也开始变得低沉起来。

    猛然前面出现一道光辉,杨殊大步走上前去,却见一道光辉从天往下直射,映在一块玉牌之上。杨殊轻轻将之拾起,上面刻着三道纹路,每一道纹路之中都有十二道小痕,这些小痕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片新的场景。

    突然杨殊耳边出现了一行话语,“死境历练,于三年之内使这块玉牌之上三十六道痕迹全部点燃,直到玉牌焕发新的光亮之时,方才历练完成”

    杨殊没有犹豫,只是轻声问道“那如何填满这些痕迹呢”

    “每一道痕迹都是这片死境里面的一个城主,你只需打败这三十六位城主,便可使之填满”那道声音回复了杨殊,随即瞬间消失不见,天地之中,只余杨殊一人。

    “又是历练吗”杨殊自言自语地轻声说道,随即把手中的那块玉牌轻轻放到怀中,然后回首看了看四下的场景,默然叹息一声“不管如何,先走出这片荒漠再说”

    镇妖剑凌空而出,杨殊默默催动御剑术,御着镇妖剑向前飞去。长剑凌空,杨殊看到的是黄沙千里荒无人烟的大地之上,很难见到半片绿色。

    “这或许是沙的国度吧”杨殊想道,继续催动着镇妖剑,凌空直射之下,无尽的风沙朝着杨殊袭来。杨殊凛然不惧,默默聚集灵气,凝结了一个小护盾,然后继续前行。

    镇妖剑载着杨殊飞行了数十里,方才看到了一座庞大的城池,以及一些人烟。杨殊默念剑诀,轻轻在城门口落下,镇妖剑凌空飞起,回到了系统空间之内。

    杨殊仰首观看,却见“黄沙城”三个大字镌刻于城门之上,门口有着几个悍卒持qg守卫,来往的行人看着却是极其疲倦,没有太多生机,浑然一片死气沉沉的模样。

    杨殊没有管他,径直往这“黄沙城”中踏去,他要前往这黄沙城的第一站,也就是寻此地的城主比试,完成那第一道刻痕

    黄沙城虽然处于荒漠之中,却也不影响其中的繁华。此间行人虽然面露疲倦,一股死气,城中的达官贵人却是有着各种各样的享受。城中的各种娱乐场所倒是不少,这让杨殊十分感慨“各种地方都有它的颓废之地”

    杨殊走在街头之上,看着四下吆喝的百姓,仿佛置身于一块异域,那死气沉沉的叫卖声,以及若有若无的叹息,都让杨殊感到感伤。

    “此间的人应该都不幸福吧”杨殊想道,随即他就寻了一处客栈,准备休憩一下。

    小二要死不活地走到杨殊面前,用那种极度颓废的语气说道“客官,要点些什么”

    “三斤牛肉,两瓶美酒”杨殊说完这些,不待他离去,立即拉着他的手说道,“你先不要离去,你给我讲讲这黄沙城里的事情吧”

    小二本来想要迅速离去,结果被杨殊一问,那无精打采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神采,他轻声说道“客官是第一次来黄沙城吗”

    “差不多吧”杨殊答道。

    “原来如此”道,“那你就不知道了,黄沙城地处荒野,此间资源极少,因此大多数财富垄断于几个高手手里,他们纵享着这方圆数十里的财富和资源,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百姓却是过的十分艰难”说到这里,小二的脸上终于变了起来,“你这些事不要在外面说,否则一旦被那些人知道了,怕是没有什么好下场”

    杨殊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小二离去,随即轻轻敲起桌面来。

    “或许这死境之地,尽是这些欺压良善的武者,他们占据资源,只顾享乐,导致此间百姓生不如死,最后此间的百姓尽皆成了这般模样”杨殊想道,“这三十六道剑痕,或许就是我打败他们,拯救这片世界的最好目的吧”思绪到此,杨殊忽然觉得有些振奋起来,一个清晰的目标出现在他的面前。

    杨殊手中握着一根筷子,心中想的却是如何寻找这黄沙城的城主比斗,达到自己的目的

    直到小二端上那些菜食,杨殊方才把思绪弄了回来。轻轻饮了一口美酒,杨殊夹了几块牛肉,倒也驱散了近些时日的雾霾。

    “想不到这杯酒在手,有肉下肚的时光竟然如此难得,自从我来到仙界之后,也只有在那个山谷之中才潇洒快意过”说到这里,杨殊想起了那个蜀山大弟子叶梓,那个豪迈的使刀大汉,一身修为接近分神后期,倒也让杨殊颇为敬佩。

    “哎,那边风云虽然不能由我掌控,但是我的分身却也可以让那平静的仙界再搅动一番了”杨殊说着想起了之前分神之后的分身,立即便用神识感受了一下那个分身的存在,发现他已然出了剑域,直往仙界西部而去。

    “或许吧,我杨殊会提前回去,至少仙界我不会让他平静太久”杨殊笑道,轻轻放下碗筷,拿起一壶美酒,扔下几块银饼,杨殊大步出了酒馆,朝着城主府而去。他的目标,就是那里,他却要让这黄沙城换一个新的天下

    踉跄地在街上漫步,杨殊看着颇为陈旧的街道,心中也是一股气势涌上。凌空唤出镇妖剑,默念剑诀拖动自己的身躯前行,他却只手拿着酒壶,往着自己嘴中倾泻,浑然一副醉鬼模样。

    但是这剑拖人行,四下踉跄之下,却又显出杨殊的不凡,至少街上的人群,很多都看向了杨殊,把他们那面如死灰的脸色,增添了一抹色彩

    杨殊不顾他人眼光,只是怎么快意怎么来,几下之后,已然来到了城主府门口。看着门口几个卫兵,杨殊方才踉跄地站起。不待那几名卫兵口中的“闲杂人等莫在此间逗留,否则杀无赦”说出口,杨殊已然踉跄地出剑,几人的脖颈之间出现一条血线,尽都倒在了地上。

    “剑客杨殊,特来领教黄沙城城主的高招,还望赐教”杨殊轻声一笑,一句话语长啸出口,通过灵气传至府门之中,带起阵阵共鸣。

    “那个猖狂之徒赶在城主府门口撒野”一道男声蓦然出口,瞬间三道掌力打向杨殊。

    杨殊没有躲闪,只是轻轻运起长剑,斜着一挑,来者的手筋已然被他斩断,捂着手臂在地上嚎叫不已

    “你是城主吗”杨殊醉眼朦胧的问道,步履愈发蹒跚,时刻都会跌倒一般,口中已然没有停下酒杯的倾泻。

    杨殊没有答话,只是继续用着灵气啸出那句“城主何在”的话语,却是丝毫没有将此人看在眼里

    此人似乎受了极大的屈辱,当即运转灵气于百会穴之上,冲破穴道吐血而亡,地上迅速多了一副尸体。

    杨殊等了几刻钟,城主府内一阵掌力翻飞,两个男子已然大步踏出,紧接着一名男子来到二人中间。只见他身着金甲,手臂上绑着两副镔铁臂铠,头戴紫金冠,却是威武霸气,看的杨殊都不住惊叹起来“这副扮相真不错”

    男子轻踏一步,看着地上的死尸,大声怒喝道“你是何人,敢杀我手下,怕是活得不耐烦了吧”说着手中的动作也不停下,双臂汇于一处,一股凌厉的气势猛地直冲杨殊而来,似乎要把杨殊碾为齑粉。

    杨殊只是一笑,“还不到火候呢”手中长剑猛地飞出,然后凝出一道剑指,凌空点向男子。

    飞剑剑势不断,手中的剑指也瞬间击出一道剑气,二者交加之下,却被男子一掌劈开,随后第二掌继续跟来。三掌相接,四掌五掌接憧而来,似乎没有穷尽一般

    杨殊见此,身形一闪,手中剑指轻出,周身煞气透过剑指而来,一股寒煞之气迅速涌出,这是比之前的寒煞之气还要凶猛的存在,毕竟杨殊已然吸取了那块红色水晶中所有的煞气,此番自然不可同年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