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众人的梦魇

作品:《诸天集邮狂

    看到杨殊的作为,林纤心中没有任何波动,这世界之上本就是弱肉强食,杨殊如果不是有能力,早就被这群人给撕碎了。

    更不要说占着道理的一方了。“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这句话说得却是不虚。

    众甲士见领头的“晋王”已死,纷纷大惊,回头看见恍若天人的杨殊,纷纷不敢上前。

    杨殊顺着众甲士后退的道路,向前慢步走去。他每走一步,那些甲士就后退一步,一步一步之下,竟然逼到了大殿外。

    杨殊看着众军后退的样子,轻声叹息道“将士惜命,头领昏庸,这大周算是到了尽头了”

    二人依旧向前走去,一路之上慢慢向前,终于快到了那大殿之前了。那群甲士也退到了大殿门前,一个个尽都惧怕不已,只是杨殊两人,在众人眼中却好似十万雄兵一般

    众人静静看着杨殊二人,随着大殿内的一阵喧闹,一个黄袍男子猛然踏出,杨殊定睛一看,早已不是原先的皇帝,也不是所谓的太子,反而是云诺的那个远房表哥。

    杨殊心中已然明了,却是一叹道“诺儿呢”

    “你以为你来到我宫前,就可以肆无忌惮吗”黄袍男子没有别的表现,反而厉声喝道。

    杨殊意外的没有说话,停顿了许久,方才淡声道“说完了吗”在男子错愕的眼神中,杨殊再次说道“诺儿呢”

    “哈哈,你不把朕看在眼里,还来朕面前耍威风”男子一阵长笑,随即脸色迅速阴沉下去,重声叱道“你休想再见到她”

    杨殊闻此,没有多言,轻轻对着林纤说道“纤儿,你走开些,我来做些事情”言毕,萃血寒心qg已然横空出现,握于杨殊手中。

    杨殊向前一扫,一道劲气透过qg尖,激射而出,瞬间就将面前几个甲士打翻在地。

    “我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话音刚落,杨殊整个人瞬间蹬向空中,手中长qg一折,一股难以企及的力量迸发而出,如万千铁骑冲锋一般,秋风扫落叶之势向前冲去。

    悬于空中,杨殊却如一颗璀璨的恒星,将四周的范围照亮,彻底吸引着众人。

    qg尖已然变成残影,众人早已不知杨殊刺了多少qg,只知道漫天的qg花铺面而来,如同一道极为绚丽的色彩,四射开去。

    这注定是杨殊的战场,这注定是一个碾压的存在,他的攻势,势如破竹,瞬间刺向面前的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滞顿,有的,只是无尽的杀戮。

    然而,qg尖到了黄袍男子面前,却硬生生地停下了,一个身影持剑挡在了杨殊面前,使得杨殊瞬间收干所有力气。

    萃血寒心qg顿在空中,使得空中的水汽瞬间结冰,结成丝丝冰沙坠落下来,落在寒qg之上,更添别色。

    “诺儿,是你吗”杨殊轻声问道。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杨殊许久不见的云诺。因此杨殊才会硬生生收住攻势,止住步伐。

    “阁下是谁,为什么要杀我皇”却见云诺用着生硬敌意的语气,冷淡的问道。

    这句话却让杨殊如遭雷击,只是转瞬间,杨殊心中就已然想到了几百种云诺被欺负的遭遇,心中的火气瞬间大了起来。

    萃血寒心qg瞬间后转,杨殊看着云诺身后冷笑的黄袍男子,心中瞬间怒气冲天,一股冲天战意瞬间向外激射而出。

    这是战神图录里的最后一招,战神再临,这股气势散发而出,四周所有的人都被杨殊摄住,不能动弹,也包括站在杨殊面前的云诺。

    杨殊单手触碰了一下云诺的手心,握住她的脉象,随即猛地拉断云诺的衣袖,方才露出上面的一块记号。

    他心中更是生气,斜的将之往身旁一拉,萃血寒心qg却如一道闪电般,瞬间扎进黄袍男子胸前,刺骨的寒气瞬间将所有血液冰封,以至于看不到一滴血液地流下,只听到一具尸体重重倒下,眼神之中充满了不甘,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么轻易地死于杨殊手中。

    杨殊还是那个杨殊,不过已然杀伐果断,军中行事,早已使他不计个人感情,先行了大事再说,此番杀了男子,却没有计较别的。

    直至男子倒下,杨殊的战意方才消逝,四周的人也才堪堪动弹一下,然后纷纷倒地,尽皆被杨殊的大势压制于此,可见杨殊气势之强。

    “诺儿妹妹,我终于见到你了”林纤见杨殊战意已收,一切大局落定,方才走到杨殊身旁,对着云诺说道。

    杨殊刚想说话,却见已经苏醒的云诺瞬间一bishou刺来,直接刺入了杨殊的胸前,使得杨殊身形一震,狠狠退后几步。

    看着胸前的bishou,杨殊重重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我欠你的”随即瞬间运起真气,立即将之拔出,一股鲜血瞬间洒出。

    杨殊运转内力,止住血势,然后凌空一踏,一指将云诺点晕,然后抱在身旁,对着四周说道“既然设下此局,还请出来吧”

    “哈哈哈哈”随着一声长笑,一个精干的背影从宫门之外走进,他身着墨色织锦绸衫栗色荔枝纹腰带,暗黑色的长发荡于身后,双目炯炯有神,身材高挑秀雅,玉树临风,品貌非凡。这却是杨殊那日见过的云诺二弟,云襄了。

    “你的眼界真的不错,几言片语之中,你就能推测出云琛乃是受人控制,并非自己本意,不过我姐姐这一关,你可挡的住”云襄说着极为得意,到最后尽是些奸计得逞之意。

    杨殊问成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正色道“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我只知道,任何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过是一张废纸,而且强者,又怎会用自己的亲人作筹码,你不过是个内心阴暗的杂鱼罢了”

    杨殊的言语趋于自然,随即叹了口气,“这大周,也被你玩坏了,云家王朝,又能再存在多久”

    云襄听了杨殊的话,言语之中彻底透出一股不自然,只是说道“哼,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想在此笑我,今天就让你和我姐一样,尽为我的傀儡”说到后面,他的脸色出现一丝狂热,随后便被一种阴暗的颜色所笼罩,紧接着便是一阵红光悸动,彻底四散开来。

    杨殊见此,轻轻平复了一下自身气息,然后双眼目视前方,轻轻对着林纤打着手势,慢慢将云诺交到她的手上,另一手唤出萃血寒心qg,慢慢向着云襄走去。

    “哼,你中了我的催心匕之毒,还想着能够与我对敌吗当真是笑话”云襄不屑道。

    杨殊静静迈着步伐,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他只是走着他的路,手上的长qg轻轻拖动,没有任何别的痕迹。

    “我看你能够装到几时”云襄冷哼一声,手中也瞬间出现一把长剑,通体漆黑,几丝紫色的气息在上面环绕,仿佛蕴含着奇异的力量。

    “魔云剑吗”杨殊轻声一句,然后淡声道“你居然入了魔,为魔所控制”

    “哼,何为魔,不过是一种悟道罢了,尔等自诩正道,不一样作着男盗女娼之事吗”云襄不屑一顾,手中的魔云剑愈发闪烁。

    “行了,莫再言谈,手底下见真章吧”云襄颇为不耐烦地摆手道,手中的魔云剑猛然削出一道剑气,破空之声瞬间传来。

    杨殊面色颇为凝重,那催心匕的毒,确实让他很不好受,甚至那圆润无比的灵力,也是有些松散了,如果他现在运转灵力,恐怕会瞬间控制不住,中了bishou之毒。

    瞬间之下,他却有了决断,浑身的灵力瞬间封禁起来,一股无与伦比的气势瞬间迸发开来,这股气势,由小变大,最后如狂奔的骏马,彻底冲锋起来。

    云襄的魔云剑也是横空一斩,一股带有强烈的魔意气息,瞬间狂涌而来,撕碎了大片的空气,最终如涓涓细流般,无孔不入地流进杨殊身旁。

    杨殊不曾动弹,周身看不到一丝灵气的涌动,只是默默握紧手中长qg,待到魔云剑气彻底荡到他的身旁之时,他终于动了。

    他动的并不迅疾,落在众人眼中,只是轻轻闪过,但是那道剑气,却碰不到他身体的一丝一毫。

    剑气被躲开,他瞬间好似变了一个人,整个人的身体瞬间笼罩了一层强大的战意,如金色战甲一般,在他身上穿着起来。

    这层战甲,好似天上的战神下凡,又如千军万马的绝世统帅,有着无上威势。

    这便是战神图录的第八式战魂在身,这一招本就是以着无上的战神之魂,彻底笼罩自身,使得自己发出最强大的力量,以此来击败对手。

    那层战甲着身之后的杨殊,再也不复之前中了催心匕之毒的模样,反而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这股气势如同奔涌的浪潮一般,浩浩荡荡地向着四周冲去,不带丝毫滞顿,只有一往无前

    云襄却没想到杨殊中了催心bishou的毒,还能够振奋起来,不受影响,不由得大惊起来,当即叹声道“你竟然有这般本事”

    杨殊没有答话,却见云襄再次祭起魔云剑,一手大暗黑天瞬间使将出来,一股极为吞噬的能量彻底涌动而来,似乎要把杨殊搅碎一般。

    看着云襄的攻势,杨殊心中一叹,若是将那镇妖剑带来,却是不会打得如此艰难,单凭那份镇妖斩邪的属性,就能将云襄打得落花流水

    “只有这些吗”杨殊淡声道,“那还不够”

    杨殊收起长qg,整个人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右手迅速握拳,向着云襄击去。

    这一招定江山不仅融汇了些许儒家至理,乃是包含了对于此生抱负地实现,还有一丝战神图录的精粹。

    乃是以战止战,安定天下之意,乃是挟天下大势,彻底荡清一切的含义。

    云襄见了此招,心中一急,迅速使出最强绝技,魔域再临,这一招瞬间就将四周笼罩在一片黑雾之中,很快就出现一些不利的场景。

    但是杨殊那道光芒闪烁之下,却又犹如暴风里的灯塔,虽然闪烁,却不曾被击溃,依旧矗立。

    二人对垒良久,云襄终于按耐不住,所有的黑气都向杨殊冲去,似乎要把杨殊赶尽杀绝一般。

    杨殊默默叹息一声,随即猛地横住手心,当即一道闪光越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气势彻底散开,使得四周尽是些难以为继的气息,丝毫不能再和他比试

    战神无双的功法终究使出,这股难以言表的气势彻底四落开去,化成片片云烟,归于寂寥。

    云襄终究不敢相信自己败了,败得那么彻底,没有一丝颜面可言,只是有如天边的焰火,摧残一瞬间,又化归于无

    海上的烟火如此,世间万物依旧如是,这是一个与世不同的世界,这是一个单凭实力为尊的世界,一切落在众人眼里,有的只是寂寥。

    看着云襄倒下的身影,杨殊终于踏了下去,刚一落地,杨殊便觉得胸口的戾气再次喷涌上来,他强行压下这股气势,却是仔细思量许久,再次叹息几声,以着一种别样的感觉,继续看了下去。

    魔云剑似乎知道主人不在,还在闪烁着紫色的光芒,那一寸寸带有气息的世界里,杨殊恍然再次看到一枚碎片。

    这是诛仙古剑的残片之一,却是剑柄的握把,杨殊看着这块墨黑的碎片,心中想到近乎二十年前的那些事情,心中却如过眼烟云一般,一切往事,俱都回想起来。

    想着昔日之事,心中蓦然一疼,才发现那bishou之毒并未解开。当即快步走到云诺和林纤身旁,对着林纤说道“纤儿,你且为我护法,我先逼一下体内毒气,若有要事,迅速带上诺儿离开,莫管我”

    林纤闻此,眼中一红,当即要说什么,却被杨殊打断,迅速疗起伤来。

    杨殊默默看着自己,轻轻将手中的真气注入胸前,他却是要配合灵气和内力的综合作用,彻底将这毒气逼出。

    时间转眼即过,杨殊再一睁眼,已是白天了,却见林纤颇为疲惫的站在一旁,不禁心疼道“纤儿,辛苦你了”

    “殊哥哥,你好了”林纤见杨殊精神回复,不禁有些激动道。

    “嗯,我已然运转功力将之逼出,此番之后,却可以做些事情了”杨殊轻声答道。

    随即看了看躺在一旁的云诺,心中已然有了打算,当即说道“纤儿,你先暂且回中州侠义盟总舵,自己照料好自己,届时我自会找你”

    林纤看着杨殊那颇为坚定的神色,只好暂且舍下心中的不舍,对着杨殊说道“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杨殊点了点头,轻轻拉了拉林纤的手,然后放下,低声在她耳边耳语几句,就抱起地上的云诺,和她作别了。

    几刻之后,二人却是分别,杨殊抱着云诺继续在这皇城之内搜寻起来,林纤却是出了皇城,径直向着侠义盟在中州的总舵而去。

    杨殊看着怀中沉睡的佳人,心中有些感慨,但是还是收起了那份惆怅,继续在这皇宫之内看了起来。

    自从云襄被他打败之后,杨殊就看不到别的什么人物了,偌大一个皇城之内,除去一些妃子宫女太监之流,却找不到一个正主,至于之前的周王去哪了,倒是一个谜团。

    “将近二十年没来,这都城之内,倒是又一番风起云涌啊”杨殊叹息道。

    紧接着杨殊便在宫内行走,路过一处宫殿之事,猛然觉得心中有些感应,当即快步走了进去,却见其中有着些许宫女,尽都神色憔悴地在地上劳作,或是烧火做饭,或是洗衣晾晒,尽都是罪人之事。

    杨殊把目光一瞥,却看到一个弱小的身影,他当即向那里走去,却见那人正是当年云诺的侍女琴儿。

    他不由得走上前去,对着她问道“琴儿,你怎会在这里”

    琴儿看着杨殊身上背着昏迷的云诺,以及一身挺拔的背影,终于痛苦起来,对着他说道“杨大侠,你终于回来救公主了,已经二十年了啊”言语之中,却尽是悲恸之声,听得杨殊心中也是寂寥。

    杨殊看了看四周的景象,直到众人是被他的气势所摄,不敢说话,方才拉过琴儿,对她说道“离开此间再说”却是瞬间背起云诺,拉着琴儿的手,瞬间离开此地

    几息之后,杨殊来到皇城之外的一处酒馆之中,对着受尽委屈的琴儿说道“琴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琴儿看着杨殊身旁昏迷的云诺,心中有些担忧,问道“公主如何了”

    “诺儿没事,只是好像迷了心智,被人控制了一样,我将她弄的昏睡,免得受了伤害”杨殊解释道。

    琴儿见此,方才抹了抹眼泪,对着杨殊解释起了经过缘由。原来自从杨殊离开之后,云诺就回了中州皇城,安心等待杨殊再来。

    周王见此,也不好强求,不曾干预过太多有关云诺之事,只是任由他去。

    后来云诺到了万剑宗中,见着了新的宗主剑正,详述了些许事端,好似达成了某种协议。

    云诺后来就在中州苍山的山下,寻了一处风景极佳的地方,搭了一个茅草屋,于内住下,每日里也是修炼武功,其中却是拿着一块玉佩,整日里思考着一些事情,日子也就慢慢过去。

    后来云襄也曾去找过云诺,只是云诺安心在此修行,倒也没有多说,只是叮嘱云襄好好锻炼自己,不曾说些别的。

    后来苍山崩过一次,上面裂出过几个大的口子,云诺在山下觅得些许猫腻,便上山寻觅了。

    却在苍山之巅寻到了些许碎片,其中一块就是云襄后来得到的诛仙古剑残片。云诺得到这些碎片之后,每日里都在端详这些事物,想要寻求其中的奥秘。

    直到十多天后,方才发现手中的玉佩和其中一块极为洁净的碎片发生了共鸣,那块碎片瞬间闪耀出极为靓丽的色彩,并且最终和那块玉佩合二为一,彻底合在一起了。

    后来的事情则有些戏剧性,云襄来看云诺之时,无意中看到那块诛仙古剑残片,被其吸引,便要云诺将之送给自己。

    云诺见碎片没多大用处,便将其送给了云襄。云襄得了这块碎片之后,本来没什么事情,可是后来却无意中发现其中的奥妙,便开始运用起来。

    只是诛仙古剑残片的这一块,正好是剑柄,不仅有着无上的神威,还沾染了所谓的邪气。后来无意中竟然让他入魔,成了彻底的魔道中人。

    正是由于其兄长为太子,各项比较之下,才会让他内心变得阴暗起来,以至于引发一系列的事情。

    至于周王何在,却是已然于几年前驾崩而去。临终之前本想传位太子,只是各项大权尽为云襄所控,最后只能含恨而终。

    “所以,诺儿也是中了云襄的控制,才会变得如此”杨殊颇为不解道,以着杨殊的理解,魔道方面除了精修数百年的老魔,绝不会轻易就把分神境界的云诺控制,使其来杀自己。

    就算是以着诛仙古剑残片的能力,也是难以企及,丝毫不能够将云诺给掌控住。

    杨殊知晓云诺的个性,知晓她是极为坚定的人物,绝非会是那般容易迷了心智,此番事情,必定有着不一样渊源隐秘,使得他不得不如此

    听得琴儿详细说了事情,杨殊知晓了大概,也轻声叹息一语,对着她淡声道“既然如此,我只有想别的方法了,只是今后,你打算怎么办”

    琴儿闻此,心中一动,当即说道“我想去万剑宗”

    杨殊笑了笑,心中知晓了她的想法,当即说道“你去中州侠义盟的总舵,寻那里的人,他们自会安排”

    琴儿点了点头,却是露出了感激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