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借力登仙

作品:《诸天集邮狂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已过了数月,杨殊在此间也确实立下了根基,不论是军营的训练还是各方的交际,都能很好应付,于众人之中,也稍微树立了一些威信

    这一日,军营擂鼓声响,杨殊还未思考发生了什么事,霍益三人就拉着他说道“什长,集合了”

    他见此也不犹豫,立即着甲佩剑,和三人一同往擂鼓处前去,站到那里之时,却见秦少游早已在那里呆着了,当即寻到自己位置,站下听令。

    魏宗几刻之后站上了校场点将台之上,对着众人说道“我一字营一直以来都是大燕西塞营的精锐,如今探子来报,匈奴人派出斥候刺探我大燕军情,我们要出征将之击溃,尔等有无信心”

    “有”众人大声呼喊道。

    “听不见,大声点”魏宗面无表情道。

    “有、有、有”众人连呼三声,一声比一声强烈,一时之间,校场之上尽是众人的呼喊之声。

    “好,既然如此,众兵士听令”魏宗沉声道,“一字营北营往北而去,其余三营往东而去,务必击溃敌军斥候,夺回军情”

    “诺”众人大喝道,随即纷纷整军回营,收拾好装备就要出征。

    “这是要出征了吗”杨殊看着身旁的霍益三人道。

    “嗯,此番匈奴斥候刺探机密,必然是我等出战,一字营一直以来都是最精锐的存在”霍益解释道。

    “原来如此”杨殊明白道,他是觉得奇怪,整个西塞营只有一字营的人马出动,原来是类似于侦查部队之类的存在,只在小规模战争中大肆出动。

    “什长也不必担心,以你的武艺此次出征,我等都要仰仗你才是”霍益以为杨殊担忧,帮他舒缓道。

    “我不是担心,只是这第一次出征,颇为不适罢了”杨殊虽然如此说,但心中却没有什么感觉,毕竟之前在系统之内他也是领兵数十万进行征战,自不会对这疆场有陌生之感。

    旦日杨殊等人从军出征,杨殊这一什乃是东营之内的一个小什,自然随军往东而去,只是在后面的探查之中,却会以三什为单位,进行探查,像杨殊这样的什长,还是要听命于伍长。

    但是杨殊这一什却并非如此,其中四人尽是最近崛起之人物,很大程度上有了说话的权利,伍长也不能独断

    如今的燕国,在一代君主燕昭王的带领下,奋发图强,可以说迅速超越了周边的一些国家,声望直追齐国。

    杨殊来此投军也是有所打算的,而此番出征,从西塞营云中郡附近,数人直插西境边界,往赵国边界而去。

    放在以前,燕国是绝对不敢如此在西境摩擦的,毕竟当时弱小,军力不足,只能在众国中寻夹缝生存

    如今燕昭王继位,在国内设黄金台招揽贤才,以一身君王之气,吸引了不少贤才来此,以至于燕国的一切,都走上了正轨。

    此番探查,虽说是截取匈奴人的情报,不若说是在赵国边界扬一下大燕国威,在众国之中树立一下威望。

    杨殊一行人纵马出了边塞,径直往塞外而去。一行十数人,人人双马并行,一者载军备一者载人,倒是行进颇快。

    这也是北边国家的好处,有着充足的马源,基本上人人都是骑兵,极其英武。像霍益这样的军士,军中虽然不多,但是却能带领同行的军士士气,使之发挥更大的力量

    线报上所言的是匈奴人在一处水边驻扎,杨殊等人便越过大漠,径直往那处绿洲而去。

    直至第三日,众人才在几块沙丘之处发现了熄灭的火堆,以及几块掩埋的马粪,其中火堆的摆法,明显就是匈奴人的方式,这使得一行人顿时戒备起来。

    “看来匈奴探子就在不远之前,依着这些马粪和火堆来看,敌军和我们人数相当,此番追击,必要将之截杀,以扬我大燕军威”伍长对着众人激励道。

    众人纷纷呼喊,一时间士气大震。只有杨殊和霍益没有顺着众人呼喊,反而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杨殊见众人士气正盛,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按耐住了心中的想法,只是低头皱眉沉思。霍益见此,也是闭上了嘴巴,没有说什么。

    直至当夜休息之时,霍益方才靠近了杨殊所烤的火堆,低声说道“什长白日里似乎有话要说”他的声音很低,只有二人才能听见

    杨殊闻此,默默看了看四周,发现同行的军士都在烤火,一副困顿的神情,方才低声说道“大漠之中风沙迅速,很快就会掩埋一切,我等怎会如此轻易发现那些火堆,岂不是太巧了吗”说到这里,杨殊也止住不言,静静地烤着火堆。

    当夜,杨殊几人和衣而睡,却是连甲胄都没有卸掉,直至天亮。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杨殊眼角,他便清醒过来,没有立即起身,反而平视端详了许久,方才站起。同时叫醒了霍益等人,示意天亮了。

    直至几人生起了火堆,余下的众人方才起身,他们见杨殊几人已经正好了火,不由得疑惑起来,“平时最懒的杨殊一行人,怎么今日起的如此之早”

    埋锅造饭,一行人吃过早饭,方才掩埋痕迹,向着大漠西处而去。今天他们一定要出了这大漠,寻找到那些匈奴人的踪迹。

    黄沙滚滚之下,众人的速度也被减缓,直至午后几个时辰,一行人方才出了大漠,来到接近绿洲的边缘。

    伍长看了看前面的树林,看见其上飞鸟盘旋,其间似有涌动之势,不由得止住了马匹,对着众人道“前方鸟高飞而不入林,必有埋伏,我等迂回而过吧”

    说着率先向着侧面过去,几名兵士见此,也都纷纷跟上,只有杨殊这一什没有动弹,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杨殊。

    “越营”杨殊只是说了两个字,却让几人一震。霍益当即不解道“我等只有五人,其中还半数有伤,如何越营”

    “从容越营”杨殊轻声道,手中长剑轻轻激射而出,猛地站起了身姿,然后大步朝着营门而去,他要好好会一会这赵军的将军

    镇妖剑已然从系统之内落入杨殊手中,单手舞了一个剑花,大步踏进赵军的视野之中。

    霍益见此,想要叫出声,却又止住了话语,只是默默叹息一声,然后凝视着杨殊的身影。

    杨殊只是一个人,面前有一座营盘,没有半点害怕的感觉,只是一人一剑,独往其中。

    剑客,讲的是情怀剑心,讲的是剑魂杨殊剑心已在,剑魂亦在

    门口的守卫已然喝出声音,“来者何人”

    杨殊没有回答,默默提着长剑前行,纵身一提,已然落入了营中,只是一声轻叱,快步往着帅帐之中而去。一种豪气,默默营造在他的心头,随着越来越多的气概,杨殊的双眼之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帅帐。

    一个将军猛地解开帐帘,然后探头出来,突见杨殊的身影,轻声叹息了一句,“你又是哪里来的人物,要闯我的军营”话音刚落,一柄凤尾金qg已然落入手中,信手舞了几个qg花,挥手示意士卒莫动,轻轻走了上去。

    “大燕杨殊,请赐教”言毕杨殊已然一剑刺来,这是何等惊艳的一剑,剑未至,剑光已动,一种莫名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随着那道剑光而至的,是一股无上的剑意。

    天光闪烁,道道寒意四射开来。若干道剑光化作云天一致,猛地击下

    只见那个将军“咦”了一声,一杆龙qg瞬间顶了过来,杨殊放眼望去,却是一股无上的气势这杆qg杀的人不比杨殊少,至少在数量上不少,其中所带来的尸山血海的气概,让杨殊的心中有了一丝轻颤,随即又划归于无

    “好qg法”杨殊轻声夸耀一句,随即剑光如云天般划过天空,有着无上风采,有如谪仙降临一般。这道剑光已过,无上的气势已然散发出来,浓重的杀气使得将军的心魂意为之一震

    恍如九幽地狱一般的召唤,将军的心魂彻底被震慑住,数万道冤魂犹如在呐喊一般,围绕在他的心中,使之震颤不已

    一声叱咤之声传来,“贼人莫要猖狂,将军岂是你能蛊惑的的”一个身着素白衣衫,头戴文士冠,手执折扇的男子默默站了出来。

    他言语清澈自然,一腔正气凝结在心中,杨殊的漫天杀气在他心中,似乎根本就不存在,只留一腔正气横贯世间

    这是儒门心法,养浩然之气的承诺,一腔正气凌霄汉的气概只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加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追寻,才能如此般的正气,凝聚不散

    杨殊轻轻放下镇妖剑,默默平视前方,眼光却在男子的身前慢慢打着转

    “阁下是何人”杨殊轻声问道,“一身正气的心法倒是让我等汗颜”

    “你杀意过盛,心中似乎有着尸山血海一般,这让他人如何看你”男子轻声道,随即话锋一变,猛然喝道“你究竟屠戮了多少人,才能有如此的杀气”

    杨殊闻此,默默一笑,“英雄大多屠狗辈,手持三尺青锋,自当扫尽世间不平路,就算多了一些杀戮,又能如何”

    男子显然没有想到杨殊的言语,脸上出现一抹怒色,当即讥讽道“谁又知道你究竟是扫尽这世间的不平路,还是滥杀无辜,多造杀孽”

    “哈哈”杨殊大笑道,“我自出道以来,其间不知斩杀多少人,期间或许有些不该杀之人,但似乎也从未杀过一个无辜百姓,尔等征战沙场,又有何面目笑我”

    这一番言语,杨殊明里是讽刺男子娇柔做作,暗里却是大骂对方杀戮过重,没有资格讽刺自己。

    男子养气功夫明显不错,面对杨殊的明嘲暗讽,神情竟然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轻轻说道“你若只有这点嘴上功夫,就不要在我面前说那些话,否则只是自讨苦吃罢了”

    杨殊闻此,神情一变,这已然是多久没有人威胁他了,自从当日屠戮了青云宗满门,他的性情已然大变,那是来自于强者的自信,以及他自身的桀骜

    随即他轻声说道“那就手上见功夫吧”手中长剑轻轻递出,随着一道剑光闪动,杨殊轻声道“来吧,你若能胜过我,我就信服了你们儒门但是你若不能胜我,那儒门在我眼里,就要一落千丈了”

    男子闻此,心中稍稍一愠怒,随即不屑道“你有何本事,来评定我儒门的高低”

    “是有是无,一见便知分晓”杨殊反驳道。

    ”那就来吧“男子一笑之后,静静叹息道。

    风声如此,天地之间落下几缕淡黄的落叶,静静飘零在大地之上此地乃是军营,本不该有落叶,但是在这肃杀的场景之下偏偏有了这一幕。杨殊此刻所做的,只是一条路罢了,他想要把自己的路继续延长下去。诱使对手出招只是要做的第一步罢了

    杨殊的剑已经动了,剑如奔雷,势如泰山,压的文士似乎喘不过气来,只能摇头叹息一身儒门心法默默显现,一股正气在心的感觉瞬间扩散开来儒家本就讲的是一腔正气,正气在心,自然可以御万物,不论是杨殊的的剑法再厉害,然而没有丝毫内力剑招,落在了对方眼里,是那么的无意义

    一阵强大的反震之力,瞬间将杨殊击飞,取而代之的是白衣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杨殊。

    “你有何话说”男子淡声道,一股儒门的压迫之气瞬间涌上杨殊心头,使之身形一震

    杨殊杨殊用力地抬起了身躯,轻轻看向男子,然后笑道“我若是有一丝内力,你岂会活到现在”

    这句话落在了众人耳中,不异于一句深水zhàdàn,使得本来正色的众人,纷纷诧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