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无上大宗师

作品:《诸天集邮狂

    然而杨殊没有想到的,不待他去攻打那些藏在深山里的原始居民,那些人倒来攻打他了。,23

    杨殊见此自是一笑,来到校场之上,轻声对着众人说道“眼下有人来挑衅我等军威,尔等敢应战否”

    众军士纷纷怒吼道“敢为效死”

    杨殊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大声喊道“全军休整,一刻钟后出发”

    转瞬间整个营盘便运转起来,这便是杨殊整军的效率,无论怎么样的局势,他都能很快抖擞士卒的气势,使之以着最强的态势去应战来敌。

    此战,杨殊要将这朝鲜境内的原始人尽都荡平,为以后地统治,奠定更加完美的计划。

    出了营盘,杨殊看了看众军的气势,丝毫不觉得有任何问题。看着自己创立的骑兵,杨殊怒喝一声“行军”

    众军纷纷向前行军起来,一列列的队伍如同长龙一般,排成两行向前走去。

    朝鲜地势复杂,那些原始居民总是大批出来掠夺一番,又匆匆跑回山中,使得军队无可奈何。

    而杨殊此番设下计谋,以着粮队运输的幌子,来诱使那些原住民来劫掠,倒也是一个极为简单的方法。

    以利益诱使之,这是极为简单的方法。不论如何,世间总以贪欲为大,一旦贪欲达到顶峰,自然不攻自破了。

    杨殊心中所想,不是一般所有的东西,但也不是玄乎极其的东西,很多事物不过是超脱于平凡,但又属于平凡,只是抓住了人性最简单的东西,并加以利用,以此达到最高目的。

    杨殊设伏之处乃是一处平原,其地域远离深山,这样一来,就能够彻底劫杀那群原始居民,免得他们跑入深山,又难以再搜寻了。

    而且军中士卒,进了深山之后远不如那群原始居民厉害,对于各方的地势把握,可以说如同瞎子一般。

    而那些原始山林之内,往往是极为危险的,一旦遇到某些事端,届时全军覆没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粮队顺着一条小河向前行驶,而杨殊早已带领兵马在四周埋伏起来,他将兵马四散开来,形成合围之势,以此来彻底剪断那群原始居民的退路。

    杨殊静静坐在一处山丘的后面,细细看着前方缓缓前行的粮队,手中拿着一道道草根,轻轻用手在旁边编制着。

    不时拿着些许鲜花在上面点缀,看他的架势,却是要编些许花环了。

    直到将最后一根绿草编入花环,一顶小小地花环终于编制而成,杨殊看着自己努力了许久得出来的成功,轻松地笑了起来。

    随即前方的声响也开始动弹起来,杨殊将编好的花环轻轻放下,然后慢慢起身向前看去。

    却见缓慢运行的粮队已然被那群原始居民给切断了,不过运粮之人都得了杨殊的示意,早就迅速离开了。

    整个粮队很快就只剩下那些繁重的粮车以及那些原始居民了。,

    杨殊见此,脸上微微一笑,随即对着众人喊道“弓箭手准备,三段射,骑兵上马,准备冲锋”

    埋伏在两侧的弓箭手很快就探出头来,一个个将弓挽成满月状,随着杨殊一声令下,箭矢犹如大雨倾盆般向着两侧之下的原始居民射去。

    三段射最大的好处就是连贯,而非一发之后就不能再射了。杨殊看着弓手此起彼伏地射击,山下的原始居民死的死,伤的伤,很快就损失惨重了。

    杨殊眼见时机已到,猛然上马,对着众人喊道“全军出击”

    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好的骑兵如离弦之箭一般,径直冲了下去。个个手持弯刀,向着那群原始居民砍去。

    事实证明,这群武器装备低劣,没有什么战阵经验的原始居民,根本不是杨殊率领的百战之军的对手,很快就被杀的溃不成军,直至杨殊擒到对面的部落首领,方才结束战斗。

    “尔等可愿臣服于我”杨殊对着那个首领喊道。

    两旁懂得土语的人已然将杨殊的话翻译过去,那首领早已被杨殊杀破胆,当即跪下向着杨殊磕头道“愿世代臣服于将军麾下”

    杨殊点了点头,示意士卒去打扫战场,并委派军士随之前往部落,彻底将那群原始居民带出来,以此达到彻底安定的目的。

    而杨殊,看着这些运来的粮食,指挥着之前安排的运输人员,再次将之输送到朝鲜国都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