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论战群雄

作品:《诸天集邮狂

    客气人对于有些人来讲,确实是太过客气了

    秦少游的眼神里透出了一丝决然,他轻轻走上前一步,对着面前的几人说道“你们几人要怎样,今日我既然站在这,就不会让你们得逞”这句话言语之中透露着一点肃然,瞬间便让他的气势上了一个台阶。

    杨殊见此,心中一叹,对于秦少游的作为,确实有了一些了解,平时在军队之中,秦少游也是很少惹是生非,然而这一次回家,为了姐姐的一句话,居然可以如此做,看来他阿姐对于他却真是非常重要。

    那几个中年男子见此,不由得呵呵一笑,大声说道“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也敢在这里放肆,小心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你们的言语,想必也是常来,以我阿姐的性子,你们必定是气我的,既然如此,那就做好准备吧”秦少游言语之中透露着一股寒气,紧接着他的身形一动。瞬间向前冲去,单手握拳,向着一名男子击去。

    巨大的冲击力,随着秦少游的气势迸发而出,瞬间便将一名男子击倒在地,余下几个男子见此瞬间,身形一动,他们眼见秦少游已然出手,必然不肯罢休,结成阵势,便向秦少游击去。

    而秦少游早已是在军中练就的身手,此时又岂会怕这几个泼皮无赖,手中的拳头迅速摆开,不断的击打着对面的几人。

    几人迅速加入了战圈,秦少游愧在军中练就的身手,平日里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此番争斗之下,依旧占了上风。几息之后,一个重拳,秦少游将一人击倒在地,紧接上的一脚,瞬间将之踢飞,几人瞬间倒下,战局已然分晓。

    “尔等还敢来欺侮我阿姐,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必定打的你们落花流水”秦少游恶狠狠的说道。

    那几人见此,不由的慢慢爬起道“小子,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你好看。”说完也不等秦少游回应,立即翻身逃遁而去。

    秦少游见此还想慢慢追击,杨殊却出声制止了他,说道“少游,穷寇莫追,不必再去了”

    秦少游见此也是止住了身形,听了杨殊的话,只是回首轻轻向着女子说道“阿姐,他们是不是时常来找你”

    女子闻此,身形明显顿了一顿,随即说道“少游,其实我。”说到这里,她又止住了话语,不再言语了。

    杨殊已然知道了这事的来由,心中一叹,不由的对着秦少游说道“少游,你阿姐也是为了你好,你不必拘泥于此,有些事儿放在心里即可,不必讲出来。”

    “杨大哥,可是。”秦少游欲言又止的说道。

    杨殊见此,轻轻抬了抬手,然后说道,“什么话也不必再讲了,先进去再说吧”

    秦少游见此也只能叹息一声,然后看了看眼女子,随即大步向着门内走去。看他落寞的身影,仿佛心中有着极大的哀愁,不能表露出来,压抑在内心。

    为这些事情,杨殊心中有一万种解决的方法,但是对于秦少游来说,并没有太多用处,毕竟有些事情只能够自己去解决,他人的解决方式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三人慢慢向着房内走去,推开腐朽的门框,杨殊一踏入房中,便觉得一阵潮湿扑面而来,入眼见的尽是一些萧条的局面,屋檐四壁之下尽是一些破碗破罐,没有一处可以称得上是正常的地方。

    饶是杨殊知道秦少游的家庭背景,此时见了这些,也不由得发出声来,他轻声说道,“你家中怎会如此破落”

    秦少游听了杨殊的言语,心中也是一阵苦笑,随即轻声说道,“杨大哥,有些事或许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这大燕国虽然如今在大王的治理下算得上是蒸蒸日上,国力也有了显著的提高,但那只是在军事和内政之上,与我等百姓其实并未有多大益处,像我家这样的人,莫说是别的郡县,就算是这大燕的国都也是不少。”

    “原来如此”杨殊颇有些明白的说道,或许燕国后来的失败也不是没有道理,百姓没有财富国力自然跟不上去,无法持续的发展下来,一旦遇到某些大的战事,消耗之后,不能很好的补充活力,自然就会衰败下去,纵使是贤能的君主,也是难挽乾坤。

    这是先天的不足,除非后天的努力能够补上,然而杨殊看到现在燕昭王只是努力发展国力,对于军事和内政之上,发展颇强,但是对于民生之上,确实不怎么的。

    在房屋中寻了一处地方坐下,杨殊轻轻对着秦少游说道“少游不管如何,你本是男儿,自然要担起家中的重责,如今你已不在从军,不必要拘泥于某些事情不放,这样会阻断你的前程”

    秦少游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抬眼看了看杨殊似懂非懂的点头道,“好的,杨大哥”

    此时杨殊风采,将目光看向那个女子,也就是秦少游的姐姐却见他一身蓝衣素装,虽然洗的发白,眉眼之间仿佛有一股不甘的气势,落在杨殊眼里,心中不由得升起一声赞叹,结合秦少游对他说的话语,以及他们的经历,杨殊心中更是对此女表示赞叹

    “少游,你近几日就先在家中好好呆着,这些银子你们拿先拿去用用,莫要惹些事端,我这几日先去黄金台看一看情况,若是有了机遇,自会来找你”杨殊说到这里,又从怀中掏出一个本子,将之放到了秦少游的前面,再次说道“少游,这是一本剑谱,走的是以指为剑的功夫,你勤学苦练,日后必定有些成就,你好好练习,也好为你后来做打算”

    秦少游见此,轻轻接过了那个本子,却见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剑指”,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声音也有些呜咽了,他低声说道“杨大哥,我。”

    杨殊抬了抬手,口中说道“你我既是军中兄弟,自不必多言语,你先好好练习,我先去了。”言毕踏着步子缓缓离开渐渐消失在二人的视野中。

    杨殊几人早匈奴偏将先行数里,再加上马匹疾奔之下,几乎没有休息,一时间倒也将之甩了开来。

    杨殊不敢慢行,当夜看着已然累的口吐白沫的马匹,拔出长剑将之尽皆杀死,然后带着五人勉力前行。

    几人轻装步行,专走小道,一时之间,竟然将匈奴追兵尽皆甩尽,只余五人在山道上独行。

    “什长,如今我等处在边域,该如何行事才好”霍益看着杨殊说道,此番他跟着杨殊度过艰险,不仅从匈奴人的陷阱里绕了出来,还逃脱了追击,不由得彻底对杨殊信服了。

    “南边便是赵境,有着数十万赵军驻扎,我等换掉军装,完全可以从中绕道而去,只是此番匈奴有备而来,必然有所图谋,我们得让将军知道才行”杨殊想了想说道。

    “什长的意思是我等装作平民绕行,轻装回大燕”霍益仿佛明白了杨殊的打算,复述道。

    “嗯只是我怕来不及啊”杨殊想着匈奴人扎营的情景,以及设下的埋伏,心中却是一阵挣扎。

    一方面匈奴来此不可能只是为了捕杀几个斥候,另一方面那个窃取情报之事又横在面前,倒让杨殊沉吟起来。

    杨殊对于谋略之事,倒还真不是特别擅长,之前他在系统历练之中,很大程度上是倚靠了郭预的谋略,他只是起了一个决策作用。如今很多事情他又要谋划,又要决断,所以一时之间很难把握。

    “那什长打算接下来如何行事”霍益见杨殊沉思,按耐不住道。

    “如今只能先行赵国,寻一下机会,看有没有机会去干些什么”杨殊长吟一声,当即决断道。

    言毕五人埋好铠甲,轻装简行,踏上了前往赵境的道路。

    北地本多风沙,近些年四处征战,动乱频发。许多战火燃烧之处,尽皆荒无人烟。杨殊五人虽然临近赵境,却感觉不到半点的人气,似乎此处已成非地

    默默寻了一个地方,休息了片刻,杨殊突然对着众人道“进了赵境之后,我们要注意一下言行,免得被探子发现,到时候陷入重围就难以脱身了”

    霍益四人闻此,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迅速把干粮嚼碎咽下,抓紧时间休息了起来。

    长河落日,夕阳的余晖终将撒下,夜幕也将降临世间杨殊几人迈着坚实的步伐,轻轻走在林间小道之上,其间不时注意着周围的情景,却也是十分谨慎。

    一阵破空之声传来,杨殊瞬间拔剑击出,巨大的冲击力瞬间把杨殊的剑击飞,杨殊猛地向后退了三步。当即轻声道“敌袭,快走”言毕瞬间向后退去。

    霍益几人见了,知道杨殊的话语,纷纷四散而去,众人本就身着黑衣,在夜幕下只是闪了几下,就再也不见了

    黑暗中出现一张沧桑无比的面孔,他手中拿着一张硬弓,默默平视前方,看着自己那一箭被隔开,轻轻动了动手指,然后口中瞬间发声道“追”

    一声过后,林中瞬间冲出许多黑影,纷纷向着杨殊几人逃窜的方向追去。这几道黑影迅疾如电,似乎是早已受过训练的一般

    杨殊越过几处丛林,猛见前面出现一株大树,心中有了思量,当即一个纵身,迅速冲上树干,几个攀援,到了树干延伸交错的地方,拉下几根带着叶子的树枝,将自己掩盖起来了

    不过一刻,几个黑影便来到杨殊所在的那颗大树下,四下打量了一会,迅速向前冲去。几个纵身之后,消失在了原地。

    杨殊没有动弹,依旧躲藏在树枝之上,果不出他的预料,几息之后那几人又折返回来,四下搜寻了一会,方才继续前进。

    杨殊看着那几人离去的方向,心中默默笑了一下,随即轻轻放开树枝,从那株大树之上向另一处跃去。

    身形轻盈,杨殊虽然修为全失,但是其所修炼的炼体功法还在,身体较之于常人要强健许多。一些基本的动作极其轻易就能做到,这也是为何能够击败霍益几人的原因。

    至于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杨殊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感觉这个世界并没有杨殊之前所在的仙界厉害。

    跃过几株大树,杨殊做下记号,慢慢朝着另一处方向奔去。他行路极其小心,基本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只是在树上穿梭而行,并不下来。

    半个时辰之后,杨殊终于出了密林,来到了一处山坡上,低头俯瞰下去,瞬间让杨殊惊诧在了原地。

    只见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军营,其中人来人往,巡逻守夜的极其频繁。大帐之内的营盘,也都错落有致,似乎暗含某些阵法玄机

    杨殊顺着山坡之上,用余光看了看周围,蓦然发现一些小的营盘也在四周,其中的格局也都能很好驰援大营,整个地方,如同组成了一个大阵一样严密。绕是杨殊之前带兵过,见了此番布置,也情不自禁地惊诧起来。

    “此番布置,暗合五行阴阳,内里的乾坤也如此巧妙,看来此间人物是个高手啊”杨殊叹息道,今日的追击莫名其妙,由不得杨殊不做思虑。

    “看来赵国也知道匈奴的事了,他们是要坐山观虎斗吗”杨殊沉吟了一会默默下了山坡,找了一处隐秘的地方,在来路之上做好了标记,然后等着霍益几人前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霍益几人才堪堪赶来,其中几个还是身上有伤。所幸并无缺失,最让杨殊感到意外的,那秦少游虽然有些狼狈但是身上没有半点伤痕仿佛只是赶路一般,这倒让杨殊刮目相看了

    “没有尾巴吧”杨殊看了看来路轻声问道。

    “没有,兄弟们都是仔细了才来的,绝不可能有尾随的”霍益喘着气道。

    既然如此,那你再好好审查几遍,免得出了差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