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寻访九州

作品:《诸天集邮狂

    文士见此,口中微张,周身灵气汇于嘴尖,然后吸动着酒水。杨殊击出的气劲,随着白衣文士的吸动,逐渐被瓦解,最后消失不见,只留那道水柱默默注入嘴中。

    随着最后一道水柱注入,白衣文士轻轻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然后笑道“多谢阁下赐酒,自古以来礼不可废,有去有回,在下也该回礼才是”言毕瞬间夹了一块肉食,往杨殊嘴边递去。

    这一招之间,手中的筷子犹如疾风骤雨一般,猛地击向杨殊,似乎不给杨殊一点抵挡机会

    “好礼”杨殊叹道,随即二指相交,直接夹住了送来的肉食,然后往嘴中扔去肉食至嘴不烂,杨殊轻运灵气,汇于边齿,猛地一咀嚼,肉食方才咽下

    “兄台是哪里人士,来此何为”杨殊已然不再继续试探,一手提起酒坛,给文士慢慢斟了一杯,然后看向那个男子,也信手斟了一杯,其中酒水,却比白衣文士少了一点,此间寓意,却是早已知晓

    白衣文士见此,没有说什么,只是抬起筷子,夹了一块肉,然后轻轻说道“剑域中的风云,谁人不知此间落有重宝,在下虽然修行,却也不免俗世之心,自然要争上一争”说到这里白衣文士反问杨殊道“那阁下来此处,又有何打算啊”

    杨殊默默喝着手中的酒水,直至饮尽方才开口道“或许如此吧但是我更需要的却是提高实力,不论是极西之地,还是仙魔边界,我都想闯上一闯,也好踏尽不平路”话音到此,杨殊径直站起身来,然后看向白衣文士。

    却见对方安坐凳上,丝毫没有半点挪动,然后轻声说道“不管兄台所求为何,我已然不想再碰见什么对手了,此剑本应镇妖邪,不该沾染上一些平凡之人的鲜血”话音落下,杨殊已然大步走出,不再管男子的话语

    看着杨殊走出客栈,白衣文士身旁的男子放下酒杯,轻声问道“宗主,我等还跟着他吗”

    白衣文士轻轻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然后笑道“既然人家不是求宝的,我们又何必做恶人呢你难道还嫌刚才不够狼狈吗”话音落地,白衣文士已然将手中的酒杯猛地击下,溅起的酒水四溢出来,泛起丝丝水雾凝结空中,给人以飘渺之感

    “天下间人物如此之多,我血魔宗却是难以再进啊”白衣文士感慨道,“血魔剑不出,江湖难以有我等的容身之地”

    杨殊大步而出,径直向着一处方向疾奔而去,带起道道扬尘悬于空中,和那天色汇于一团

    看着手中的镇妖剑,杨殊不由得感慨道“神界圣剑,到了我的手中却成了宰鸡屠狗之剑,倒是辱没了你”说着不由得轻抚剑身,叹息起来。

    剑身得了杨殊抚摸,猛然亮出一道绿光,随即一股冲天的剑势刺破长空,带起一种无上的威势。杨殊仰首望天,仿佛有一个银甲神将手持长剑,立于空中,一股无上的威严从中发出,给杨殊不同的感觉

    良久,这股感觉方才从杨殊心头落去,随即带起一阵感慨从他心头发出,一种无法触碰到的界限在他心里渐渐明了,给了他一些触动

    “或许我的路还在前方吧”杨殊凌空招出镇妖剑,然后默念御剑术,镇妖剑剑身迅速扩大,杨殊一个健步,踏上长剑,凌空而出,瞬间消失在天色中

    杨殊的目标不在这里,他要寻求更多的突破,或许那群魔乱舞的极西之地更加适合他,而魔界,或许是杨殊需要开拓自己的接下一步

    镇妖剑向西飞了数百里,终于在一处密林上空停下了脚步,杨殊飞身下剑,站在了密林之外,看着前方郁郁葱葱的树林,体会着其中所蕴涵的灵气,杨殊大步走了进去。

    一入树林,杨殊顿觉的自身的修为被化解了许多,自身的能力无法全部发挥出来,当即运转余下的灵气,激起所有的煞气,向着四周推动而去。

    煞气犹如一道罩子一般,从杨殊身体上向外面扩散,很快激起道道血煞气息,将封印杨殊修为的那道力量给冲散,一股灵气从外围顺着煞气开拓的道路,向着杨殊涌去

    杨殊感受着身上灵气的涌动,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前行。密林之中,杨殊感受着不一样的思绪,浑身所承受的力量是截然不同的。周围涌动的妖气,在镇妖剑的映衬之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