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分道扬镳

作品:《吾乃游戏神

    “感谢先生您的援手,如果不是您的帮助,那这次我们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贵妇努力不让自己脸上露出端倪,向着那位打扮得有些邋里邋遢的中年男子行了个标准的贵族礼。

    两位女仆护卫则在看到对方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紧张的神色,她们的额头沁出了些许冷汗,持剑的手也在微不可查地颤抖,身体下意识地挡在自己主人前面。

    和因为猜到穆法沙身份的贵妇不同,她们两人并不知晓穆法沙杀害了一位男爵,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表现,纯粹是因为穆法沙给她们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气势这种东西虚无缥缈不可捉摸,但至少在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这种情况在这个世界普通的强者身上会比较常见。

    玩家们虽然在自己没有自觉的情况下,通过不断重复着打败敌人,提升等级的过程,也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气势,可因为力量提升的比较简单,所以气势的打磨非常粗糙,难以察觉。

    再加上玩家们基本都是兼修数个路线的技能,所以气势也不纯粹,最多只会让人感到‘这些人都有一种奇妙的气质’这样而已。

    因此这个世界很多强者们在看到真实实力和自己相近的玩家时的第一反应,都会觉得他们好像挺菜的,自己气势这么强完全可以打十个,直到真的开干时才会猛然醒悟‘卧槽,中计了!这种没什么气势的家伙居然这么强!’然后被玩家们车翻在地变成经验值……

    唯独穆法沙这类玩家不同。

    因为职业缺陷或是自身性格的缘故,导致他们放弃其他路线的技能,专精一条路线。

    在没有其他路线技能进行补充的情况下,需要面对环境和条件完全不同的战斗,因此不断磨练和提升着自己的技艺,最终导致了他们宛如过去的剑术大师那样,对于剑术和技能都有着自己独到理解的同时,那种在生死之间千锤百炼而成,比起其他玩家要凝实得多的强大气势,让与之走上同一条道路的非游戏之神信徒也能够感觉得到。

    就像此时此刻,那两个女仆护卫因为在剑术方面也有一定程度的造诣,因此敏锐地察觉到了穆法沙身上的气势。头皮发麻,身体如坠冰窟般开始迟钝起来,那是一种类似于动物被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所盯上时产生的危机感,是来自生物本能的警告。

    她们甚至觉得在面对穆法沙时所感受到的压力,要远强于被那条人面鱼怪注视的时候。

    事实也是如此。

    在面对人面鱼怪的时候,即便对方攻击再快,她们都有自信反应过来,至少不会和那些猎场驻兵一样被莫名其妙的吃掉。

    但在面对穆法沙的时候,她们多年修习剑术所积累下来的经验却告诉她们,一旦真的作为敌人开始战斗的话,在自己拔出剑刺向对方的那个瞬间,就是她们死亡的时候。

    当然穆法沙并不知道这回事,他甚至连自己的气势有多强都不清楚,只是觉得贵族身边的女仆太胆小了,明明人面鱼都已经被他们清理掉了,居然还怕成这个样子。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

    穆法沙心说:而且这些人面鱼的经验意外的高。

    “不知道先生接下去是什么打算?”贵妇试着套话。

    而穆法沙则以为对方被人面鱼给吓到了,所以变着法想要打听能不能让自己一行人把她们送回去。

    “你们是哪里人?”于是他便开口问道,想要看看顺不顺路。

    难道是打算根据我们的家在什么地方来回答接下去要去哪里吗?贵妇立刻觉得要是透露出自己这边的真实身份,对方怕不是要挟持自己一行人去要挟兰凯斯特城主考林夫。

    毕竟是敢在兰凯斯特城内刺杀男爵,最后还全身而退的人,再怎么胆大妄为都不过分。

    “我是可多波士拉郡城米娥尔家族的。”

    贵妇思忖了片刻就做出决定,报出了自己的娘家。

    这样一来自己并没有说谎,对方就算持有侦测谎言的神术物品也不会发现端倪,而且就算想要劫持自己这边前往可多波士拉换取一点赎金也不是不能接受,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就算被贼人糟蹋也无所谓,只要自己的女儿格温多琳没事就好。

    “可多波士拉?……不太顺路啊。”穆法沙挠了挠头。

    从猎场前往可多波士拉和星罗沼泽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根据穆法沙曾经的经验,要是自己先把她们送去可多波士拉,怕是还没来得及掉头,星罗沼泽那边的野生boss就凉了……

    毕竟野生boss和游戏之神准备的能够不断刷新的副本boss不同,一般情况下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打完就没了,同时野生boss也是玩家们公认掉落最丰厚的怪物,目前唯一的传奇武器‘巨人的脚趾’就是玩家们打败了野生boss荒岭巨人之后掉落的。

    “那……我们自己走?”贵妇压抑住自己心里的兴奋,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过那副不断变换着的表情却令穆法沙误会她其实很害怕。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沼泽鱼人还在周围肆虐,此外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面鱼也有可能继续出现。

    在考虑了半晌之后,穆法沙做出了决定。

    “辛巴,你们三个将她们送回可多波士拉郡城,我一个人去星罗沼泽。”

    毕竟刚才的战斗中他也察觉到了辛巴三人因为刚刚成为玩家没多久,实力还很弱。

    在有自己掠阵的情况下三个人单挑一条人面鱼都差点翻车,要是去了星罗沼泽说不定会被boss虐杀上几遍,要是有不知情的圣职者玩家在他们经验值不够的情况下把他们拉起来,那再死一次就真的死掉了……

    考虑到这一点,他才决定让三人陪着这个贵族女子前往可多波士拉,也算是变相的保护他们了。

    “诶?大叔你行不行啊……”辛巴不由担心地问道:“没有群攻技能的话,碰到沼泽鱼人群你会很吃亏的吧?”

    在成为玩家之后,他们对于剑极也有了些许的了解,知道剑极的技能大部分都是单挑的,只有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你不行了我都没问题!你以为我这么久以来没人组队只能一直单刷副本都是在玩吗,我早就习惯一个打几十个了!”

    “为什么明明是炫耀的话,听起来却那么悲伤呢……”

    话虽如此,辛巴他们最后还是答应了穆法沙的要求,在围猎场和穆法沙分道扬镳,带着有心想要拒绝但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贵妇一行人,前往了可多波士拉郡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