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9章 白沐凡的底牌!

作品:《我真不当小白脸

    雷阵清、卿凤宁以及何水琼这三人前一刻还站在同一阵线上,共同对付大夏的学士们,彼此之间配合无比默契,犹如亲姐妹一般,但此刻竟是突然变脸,向身边的自己人下狠手,恨不得直接将对方当场斩杀一样!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虽然有些惊讶,但又感觉这是情理之中,并不是很意外。

    因为此刻宝物已经近在咫尺,谁先拿到手,谁便有主动权,所以这个时候再不动手的话就晚了!

    除了三大门派突然各自翻脸以外,与此同时,魔族一方也变得无比混乱,效忠不同魔王和魔君的魔族年轻强者们彼此厮杀在了一起,都想要阻拦对方的步伐,让自己得以第一个冲到前面去,场面比三大门派之间的争斗还要混乱不少!

    姬紫檀精神一振,果然被她料中了!

    就在这时,厥浊世趁机越过众人,直奔白若璃所在的位置而去,心中冷笑不已:“你们就继续打吧,三个蠢蛋。”

    可她还没有高兴多久,上一秒还打得难解难分的雷阵清、卿凤宁以及何水琼三人突然齐齐将矛头对准了她,三人一起出手,雷锤、子母剑以及罗盘同时朝着她袭来,即便强如厥浊世也难以同时对抗这三人全力出手,被逼得停了下来,抵挡三人的攻势。

    这时,姬紫檀也赶了过来,催动六龙御天决对厥浊世痛下狠手,场面顿时变成了这四人联合一起围攻厥浊世。

    厥浊世只觉得压力巨大,身上很快便添加了几道伤口,不由大怒:“你们到底和谁一伙的?!”

    不过这种围攻的局势也没有持续多久,雷阵清、卿凤宁以及何水琼三人看出姬紫檀是想要借助她们的力量先一步除掉厥浊世,当即又联手一起对付姬紫檀。

    姬紫檀也没坚持多久便受创后退,随后这三人之间又开始向彼此下黑手,而这时厥浊世调整好状态,悄悄地想要再次绕过她们冲向白若璃,却第一时间就被发现,又一次受到了四个人的围攻,厥浊世心中恼怒不已,这简直没完没了了!

    远处,目睹这一幕的白沐凡不由深吸一口气,他望着乘载朱雀背上赶来的白若雁,伸手抓住了白若雁探出的纤纤玉手,一个翻身便坐在了她的背后,将身后那些追杀自己的人甩开,忽然道:“姐,带我去那边!”

    他抬手指了指高台的方向。

    白若雁面色惊讶,忍不住道:“小凡,高台上太危险了,现在还留在那边的,基本上都是元神境中的精英,以姐姐我的力量,很难保护好你。你便坐在我的朱雀武魂背上,留在这边,我会去那边支援大姐的!”

    “我明白,但是我也必须要去,大夏的学士们已经守不住了!”

    白沐凡面色严肃的看了她一眼,缓缓道:“我身上还有最后一张底牌,或许可以扭转乾坤。”

    白若雁看着他的脸色,换做其他人听到一名毫无修为的男子说出这种大话,多半会啼笑皆非,但她却没来由的对自家弟弟产生了一股信心,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白沐凡将藏在怀中的一张略微有些皱巴巴的画纸取出,略一沉思,道:“大约五成以上。”

    白若雁迟疑了一下,最终猛地咬了咬银牙,驱使着朱雀朝着高台飞去,道:“小凡,姐姐相信你!不过若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你什么都不要管,我会让朱雀载着你第一时间逃离战场,知道了吗?”

    白沐凡点了点头,他取出了练习笔,将手里的画纸缓缓铺开,开始下笔。即便朱雀的背上十分颠簸,但他握住画笔的手却非常的稳,将画中的最后细节给一点一点的补全。

    这张画,正是当初白沐凡在大夏的楼船上,花费了数天的精力和心神,画出来的那张金翅大鹏鸟、魔猿以及巨掌共存的画面,灌注了他的全力。

    刚才在躲避追杀者时使用的那些画,基本都是他在进入历练圣地后临时赶出来的。他当时是抱着以数量制胜的念头,所以质量稍有不如。

    唯有手里这张画,是他耗费了最多精力和时间的。白沐凡也不确定这张画的威力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所以刚才白若雁询问的时候,他也不敢说有十成的把握。

    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那就是它的威力,将会是所有画作当中最大的一个!

    朱雀展翅翱翔,很快便来到了高台上方,途中遇到了不少阻拦,不过都被朱雀灵活的躲开了。

    最终,朱雀来到了最前方的战场,这个时候战况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刻,厥浊世眼见互相之间的下绊子根本没完没了,终于不耐烦了,她抬手挡住了来自雷阵清、卿凤宁以及何水琼的联手合击之后,大喝道:“够了!现在还不是我们自己打起来的时候,先把东西拿到手,我们再来争夺它们的分配权也不迟,现在根本就是在给大夏的人机会,你们好好抬头看看,那个白若璃快要把传承给吸收完毕了!”

    雷阵清、卿凤宁以及何水琼三人其实也斗得有些累了,这段时间除了给彼此身上增添了不少伤势以外,完全没能接近坐在高台上的白若璃,使得白若璃又消化吸收了不少传承,那玉简上的光芒已经极为暗淡。

    这一幕让三人心生警惕,明白再这么没完没了的互相斗下去,最终只会让大夏得利。

    若是让白若璃顺利将玉简上的传承全都吸收完毕,到时候她们再想要夺到那门疑似成神的功法,就必须从白若璃口中逼问,这个难度直线上升,可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雷阵清、卿凤宁以及何水琼和厥浊世再次达成一致,四人一起出手,逼退了前来阻拦的姬紫檀和几位学士,接着又将其他数位想要暗中下手的魔族强者给轰得吐血飞出,而后这四人一齐冲向了白若璃,或是朝着白若璃头顶的玉简探出手,或是冲着她怀里的宝剑抓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耀眼的火光亮起,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头威武不凡的朱雀趁着这四人合力将周围的威胁全都扫除干净的空档,趁机展翅飞来,来到了众人的头顶上方!

    在朱雀的背上,白沐凡正好最后一笔落下,将那只巨掌的掌纹纹路补全完毕,这名少年长长吸一口气,低头看向底下的战场,轻描淡写的将手中的画纸给丢了出去。

    画纸在空中飘飘荡荡,刚好挡在了厥浊世、雷阵清、卿凤宁以及何水琼这四人的前面,卿凤宁随手一剑刺出,那张薄薄的画纸却没有被刺穿,这令她微微一怔。

    但下一刻,那画纸突然发出咔嚓一声轻响,自动裂开了,一股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心悸的恐怖波动,猛地爆发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