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好奇的朱诺

作品:《从零开始的碧蓝航线生活

    “呀、那个也不是有什么命令,就是你看之前你不是有说过喜欢盆栽吗,我也说过要给你们舰娘一点礼物,所以就买来了盆栽送你。”

    李乐成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真的吗谢谢你,指挥官”

    克利夫兰非常的高兴,迫不及待地从李乐成手中接过了一株盆栽,拿在手中仔细地把玩着。

    “还有一株是独角兽想要送给你的,是吧,独角兽”

    “唔哥哥”

    李乐成把从一开始就躲在他身后的独角兽推到了克利夫兰面前。

    “哦独角兽也送了我一个吗那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呢,也谢谢你喔,独角兽。”

    克利夫兰笑着摸了摸独角兽的头,她们两现在就像是一对姐妹一样。

    “嗯,不用谢”

    独角兽虽然低着头,但她脸上的笑容正诉说着她此时的心情。

    “指挥官的想法我倒是了解了,不过独角兽是为什么要送我礼物呢难道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唔这个嘛”

    “难道说是指挥官欺负你了吗”

    克利夫兰朝着李乐成示威似的挥了挥她的拳头。

    “我可没做过这种事,不要诬陷我”

    李乐成连忙摇头摆手否认,他可没做过什么欺负独角兽的事。

    “没有的,哥哥虽然很笨、很迟钝但他没有做过那种事。”

    “不是这样的话,那是什么事呢”

    “其实、其实独角兽想要和克利夫兰做朋友”

    独角兽鼓起勇气对着克利夫兰喊出了她心中的想法。

    “做朋友吗当然没问题,不过我倒是觉得从第一次的战斗开始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

    “真的吗”

    “嗯,不过我也要批评一下你。”

    “诶批评为什么”

    独角兽没想到克利夫兰居然会批评自己,当然李乐成也没想到,他们俩一时间都愣住了。

    “朋友可不是靠礼物来得到的,而是靠两人之间的真心相待来获得的哦。”

    没想到克利夫兰还会说出如此有哲学气息的话,只能说不愧是克爹。

    “真心相待”

    “是的,独角兽或许还小可能不懂,不过指挥官应该很明白吧”

    “独角兽才不是小孩子独角兽很明白克利夫兰要说的话。”

    独角兽双手抱胸,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反驳道。

    但到底清不清楚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说得不错,克爹”

    李乐成竖起了大指姆。

    “都说了,我是女孩子请不要叫我克爹”

    “好的,克爹。”

    “又叫克爹了真是的,再乱说我可真要生气了。”

    看样子,克利夫兰似乎并不喜欢“克爹”这个称号,不过李乐成倒是觉得挺顺口的。

    “抱歉,抱歉,以后会注意的。盆栽要我帮你搬到后宅去吗”

    “当然了,这可是指挥官乱叫我名字的惩罚还有这个,指挥官也拿上吧。”

    克利夫兰将原本被她拿走的一株盆栽又塞回到了李乐成的手中。

    “对了,独角兽,趁今天休息要不要跟我去海边走一圈”

    “可、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怎么样要去吗”

    “嗯,要去”

    两人的距离缩短了不少,可能她们的距离本来也不远,只是独角兽想得有点太多了。

    “走吧,那就麻烦指挥官帮我放到后宅门口就好了,之后的事就交给我了。”

    等等,她们打算丢下我独自去玩吗不会吧她们应该不会这么残忍吧

    但克利夫兰的动作和表情都没有要带上李乐成的意思。

    “诶你们打算抛弃我吗不是吧克爹克利夫兰”

    “辛苦你了,指挥官。”

    “抱歉了,哥哥。”

    独角兽虽然一脸的抱歉,但她脚上却丝毫没有犹豫,跑到了克利夫兰的身边。

    “连独角兽也”

    叛徒独角兽这个叛徒

    “晚点见了,指挥官。”

    “拜拜,哥哥”

    “”

    李乐成被两人无情地抛弃了,抱着两株盆栽的他可没办法追上去。

    “我也想去海边玩”

    吹着凉快的海风,躺在沙滩椅上喝着椰汁,沙滩上满是身着比基尼的舰娘们正在嬉闹着。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位给自己按摩的舰娘,旁边还有喂自己吃水果的舰娘

    “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能体验到啊”

    李乐成发出了不甘的怒吼,这样的生活他也只能在梦里稍微想想了。

    “指挥官”

    “朱诺”

    刚碰上了克利夫兰,现在又遇到了朱诺,之后会不会再遇到卡辛或者弗莱彻呢。

    “指挥官刚刚是遇到什么事了吗我好像有听到指挥官的惨叫声。”

    “那个啊,不是什么大事。比起这个,朱诺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去帮卡辛买了可乐和零食。”

    朱诺晃了晃她手中的口袋,从上方能看到口袋里装的是一些零食和几瓶可乐。

    “卡辛为什么不自己来”

    “她说到了重要关头走不开,于是就拜托我了。”

    “重要关头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她正在玩的游戏。”

    “这家伙”

    家里蹲、废宅的属性满满啊。

    “指挥官在这里干嘛呢还抱着两个盆栽。”

    “这是送给克爹的一点礼物,其中还有个是独角兽送的。”

    “克爹是指克利夫兰吗”

    “嗯。”

    “为什么要叫克利夫兰克爹呢她不是女孩子吗”

    朱诺在并不重要的地方起了好奇心。

    “这个嘛解释起来有些复杂呢。”

    克爹这个名号的由来可不是三两句就能解释清楚的,而且说了她也不一定能懂。

    “是吗”

    朱诺似乎看起来更感兴趣了,眼神里充满了对答案的渴望。

    “朱诺你很想知道”

    “因为听起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呃你待会有空吗”

    既然朱诺有兴趣的话,稍微和她聊聊也没什么,这样也能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顺便还可以把上次承诺给她的补偿还上。

    “没什么特别的事。”

    “等我把盆栽搬过去,就和你稍微讲讲这个故事吧。”

    “嗯谢谢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