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办公室里的小剧场

作品:《从零开始的碧蓝航线生活

    “真奇怪,指挥官居然不在办公室。”

    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沙发上还躺着一只黄色的蛮啾在睡觉。

    “会去哪呢”

    “快来,这儿有张便签纸。”

    本想在办公桌上找找有没有需要处理的文件,结果却看到一张白色的便签纸贴在上面。

    “写的什么啊”

    “今天和茗外出采购了,港区的事务就拜托小天鹅来处理了也就是说指挥官今天不在港区么”

    “什么指挥官竟敢放卡辛鸽子不能原谅”

    卡辛气冲冲地抢过纸条,又重新读了一遍纸条的内容,恨不得把纸条撕个粉碎。

    “冷静点,卡辛,指挥官也很辛苦的,周末还要为了港区去采购商品。”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就是有点不爽而已。”

    卡辛气鼓鼓地跺了跺脚,听了小天鹅的话后让她冷静了不少。

    “没关系的,等指挥官晚上回来,卡辛再邀请他一起玩游戏不就好了吗。”

    “唔知道了,就这么办吧。”

    “嗯,那卡辛接下来要回后宅休”

    桌上还剩着几张还没解决的文件,小天鹅准备在这里工作一会。

    “决定了,卡辛要在这里等着指挥官回来。”

    “诶可这里可没什么玩的”

    办公室里唯一的娱乐项目就只有摆在书柜上的舰娘大富翁了。

    “没关系,卡辛要在这里午休一下。”

    “午休是指”

    “嘿咻”

    卡辛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小天鹅,她直接扑向了沙发上。

    “啾啾啾”

    把处于睡梦中的蛮啾给吓醒了。

    它一脸茫然地看着办公室的情况。

    “抱歉,把你吵醒了呢,要一起再睡个回笼觉吗”

    “啾啾啾。”

    卡辛把蛮啾抱在怀里,一起钻进了被子里。

    “卡辛这样未经指挥官的允许就睡在他的床上是不是不太好”

    “哼,这是对指挥官的惩罚,谁叫他放卡辛鸽子的。”

    “可睡在指挥官床上什么的是不是太”

    越小声。

    “小天鹅也想一起”

    “才不是呢咱、咱还要工作。”

    小天鹅被卡辛的话吓了一跳,作为秘书舰,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不检点的事的。

    “那午安了。”

    “嗯,午安不对卡辛你这样指挥官回来肯定会骂你的。”

    “为什么”

    “你想要是自己的床在未经自己许可的情况下被别人霸占了,肯定会生气的吧”

    小天鹅慌忙解释道。

    “没关系,指挥官不会在意的。午安”

    “诶别睡过去啊”

    “又怎么了卡辛要午睡了。”

    “真的要在这里睡吗”

    “嗯。”

    卡辛很坚持地点了点头。

    “那咱能问下为什么吗”

    “因为这上面有指挥官的味道。”

    “呀太太太太”

    小天鹅因为卡辛大胆的发言被吓到了,整个人就像过度运转的蒸汽炉一样,捂着羞红的脸不敢看卡辛。

    “骗你的。”

    “诶”

    “午安”

    “喂,别睡啊刚刚的回答到底是怎样啊是认真的还是说骗咱的”

    “呼”

    这次卡辛没有理会小天鹅,直接睡了过去。

    “哈真是的,居然真的睡过去了”

    小天鹅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

    一回想起刚刚的对话,小天鹅的脸唰的一下又红了。

    “真是的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就在小天鹅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哥哥,独角兽和朱诺来找你玩了”

    “打扰了,指挥官。”

    进门的是独角兽和朱诺。

    “呜哇”

    “怎么了,小天鹅”

    “没、没什么,比起这个,你们不是在和竞技神玩扑克牌吗怎么来办公室了”

    “咳咳,稍微想了个办法逃了出来。”

    “逃出来”

    “小天鹅就别管那么多了咦怎么没看到哥哥呢”

    独角兽似乎并不愿多提这件事,东张西望地环视着办公室。

    “指挥官的话,已经出门和茗去采购商品了。”

    “诶为什么没听哥哥说过啊”

    “采购商品”

    朱诺和独角兽的表情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好不容易从竞技神那里“脱身”,跑来找指挥官玩,却得到了指挥官不在港区的消息。

    “很抱歉,但咱也是刚刚知道的。”

    小天鹅将那张白色的便签纸拿给了两人看。

    “那哥哥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咱到办公室的时候,指挥官已经不在这里了,所以咱也不知道指挥官什么时候会回来。”

    “这样啊”

    “很抱歉,没能帮什么忙。”

    “没事的,不怪小天鹅。”

    “指挥官真辛苦呢,周末也要工作。”

    “是啊待会奖励哥哥膝枕好了。”

    “膝膝膝膝枕”

    独角兽不经意的发言又吓到了纯情的小天鹅,本就红红的脸变得更红了。

    今天的刺激似乎对她来说太多了。

    两只手象征性地捂住了耳朵,但却留了很小的缝隙,也足够听清楚独角兽和朱诺的交谈了。

    “真狡猾,上次就是独角兽,这次该轮到朱诺了。”

    “哼哼,这是靠实力争取来的,先说好,我可不会主动让给朱诺的。”

    “呜呜独角兽和朱诺难道不是朋友吗这一次不应该让让你的好朋友吗”

    朱诺做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想要博取独角兽的同情。

    “那、那好少装了,这一点独角兽是不可能答应的,今天我一定要抢在朱诺前面”

    “啧朱诺也不会输的”

    “两位能不能安静一点打扰到卡辛的午睡了。”

    被两人的争吵吵醒的卡辛挥了挥手抗议道。

    “卡辛为什么会睡在这里”

    卡辛这一说话,朱诺和独角兽两人这才注意到沙发上还躺了个人。

    “不然睡在地上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朱诺的意思是为什么要睡在哥哥的床上。”

    “嗯嗯。”

    朱诺点头表示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是等指挥官回来和卡辛玩游戏了。”

    “等指挥官也不用睡在指挥官的床上吧”

    “卡辛睡在哪里是卡辛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