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等待

作品:《从零开始的碧蓝航线生活

    “可能是运气不太好吧比起这个,朱诺你难道不关心我们今天的胜负吗”

    独角兽打算先转移下朱诺的注意力,她现在这个样子和刚刚的小天鹅一模一样。

    “哦那个啊怎么样了有赢吗”

    听到这个话题,朱诺的眼里才稍微有了些光彩。

    “差一点就赢了。”

    “诶难道说输了吗”

    “不,是平局。”

    “平局”

    “嗯。情况是这样的”

    独角兽把比赛的情况简单的和朱诺讲了一遍。

    “这样啊真是有点遗憾呢”

    朱诺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

    “那个虽然这个时候打扰你们很不好,不过咱想问下朱诺,交给你的文件有处理好吗”

    小天鹅似乎发现了出门前就堆在桌子上的文件到现在还没有变少的状况。

    “文件抱歉,真的非常抱歉光顾着和竞技神玩了,把工作的事给完全忘记了呢。”

    “啊哈哈,没事反正也不多,稍微加个班就好了。”

    果然,和小天鹅想的一样,朱诺一点也没做,她讪笑着坐上了朱诺让出来的座位。

    “真的很抱歉”

    “没关系的,很快就能做完了。”

    什么,迅速地进入了工作状态。

    “过来坐会儿吧,我们就不要打扰小天鹅工作了。”

    “嗯”

    “啊”

    但有个人比她们还快,早就躺在了沙发上,悠闲地玩着手中的游戏机。

    见独角兽和朱诺坐了过来,瞥了她们一眼,就又专心玩游戏去了。

    “这一半的归属权还是我们的,朱诺放心坐就好了。”

    “好。”

    “今天下午没能和哥哥玩真是遗憾呢。”

    “没关系,下次再找机会就好了。”

    她们也没想到指挥官居然会出去外出采购,之前都没听他提起过的。

    “哼哼,待会指挥官回来,独角兽一定要给他一个惊喜。”

    “是指膝枕吗”

    “没错,上次哥哥可享受了这次一定也要成功。”

    “膝枕么”

    另外一头的卡辛听到后,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这次轮到朱诺了吧朱诺还没有好好感谢指挥官送我的新衣服。”

    “啊你这算是赤裸裸的炫耀吧哼,不要以为收到了指挥官的礼物就可以得意忘形了,看招”

    独角兽的双手悄无声息地伸到了朱诺的腰上,发动了“挠痒痒”技能。

    “呀不要,停下”

    “在朱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前是不会停下的。”

    独角兽反而还加大了攻势,朱诺想要阻止她的进一步行动,但腰上实在是太痒了让她使不上力气。

    “对、对不起独角兽大人求求你放过朱诺吧”

    “知道哪里错了吗”

    “不该太得意忘形。”

    “还有呢”

    “不该向独角兽大人炫耀。”

    “哼哼怎么办呢要不要原谅你呢”

    独角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正掌握着朱诺的“生杀大权”。

    “拜托了”

    “好吧,就放过你一次。”

    “嗯谢看招”

    朱诺趁着独角兽大意的这一刹那,反客为主,对独角兽的腋下发动了攻势。

    “什朱诺你好痒好痒停、停下”

    没反应过来的独角兽发出了娇羞的声音。

    “这可是对你刚刚的所作所为的一点还击。”

    “啊啊真是的不管了”

    独角兽放弃了反抗,转为攻击,打算与朱诺同归于尽。

    “呼呼跟我来这一招啊比比看谁坚持的更久一点吧”

    “哼来啊谁怕谁”

    两人咬着牙坚持住,但眼睛处泛着的泪光表面了她们已经到了极限。

    “我说要不然先停一会”

    朱诺先忍不住了,提出了和谈。

    “呼呼要是朱诺跪在沙发上求独角兽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喔。”

    独角兽故意装出一副游刃有余的表情,但实际上她早就坚持不住了。

    “真敢说呢,明明在指挥官面前装成是乖孩子,在朱诺面前就变成这个样子吗”

    “哼,少乱说了,独角兽一直都是乖孩子。”

    “好了,我看你也坚持不住了不如停战如何再继续下去对我们都没有好处。”

    朱诺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她对独角兽的攻势已经弱了不少。

    “才不要,独角兽才不愿意一天里连输两次。”

    独角兽倔强地摇了摇头。

    “话说不都是平局吗哪里算输了”

    “只要没赢就算输。”

    “你们两个适可而止一点吧,小天鹅还在工作呢。”

    “呜哇”

    “好疼”

    独角兽和朱诺的头被飞来的枕头砸中了,而扔出它们的正是躺在一边玩游戏的卡辛。

    这场挠痒痒“战争”也随着这两个枕头的出现以平局告终。

    “干什么啊,卡辛”

    独角兽非常不满地看向卡辛。

    朱诺倒像是解脱了似的,倒在沙发上休息。

    “你们,吵到小天鹅工作了。”

    “”

    独角兽看了眼一旁还在认真工作的小天鹅,顿时气消了一大半,很抱歉地鞠了一躬,便老实地坐回了沙发上。

    “挺老实的嘛”

    “先说好,这是因为小天鹅才没有和你吵的。”

    “傲娇吗”

    “你说谁是傲娇啊”

    “难道是单纯的笨蛋”

    “你”

    “独角兽,声音太大了啦。”

    朱诺比了个“嘘”的手势,拉住了想冲过去和卡辛一较高下的独角兽。

    “唔唔唔气死独角兽了”

    被朱诺拉住后,独角兽只能把气撒在了优酱上,优酱的脖子快被她的胳膊勒成了一条线,还好优酱没有痛觉。

    “噗噗真有意思。”

    卡辛似乎把逗独角兽当成了一种乐趣。

    “朱诺,我可以去干掉她吗喂,可以的吧”

    “不行、不行的啦指挥官说了大家要好好相处才行。”

    独角兽差点就要扑过去了,还好有朱诺拦住。

    “和她要怎么好好相处啊”

    “这是卡辛要说的。”

    两人敌对的眼神又碰撞出了火花,空气中的炸鱼薯条味都要被火药味盖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