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可怜的萨福克

作品:《从零开始的碧蓝航线生活

    “才不是无聊的骑士道,这是信仰”

    “是是是吾之仆从,带我参观下你的港区吧,顺便再献上今日份的鲜血。”

    吸血鬼极其敷衍的点了点头,完全没有把声望的话听进去。

    “你”

    “到此为止了,大家以后都是共同作战的伙伴了,不要把关系弄的那么僵。”

    李乐成还是不希望两人因为一些小事而吵起来的,连忙制止住两人。

    “是,谨遵您的命令。”

    “呵呵。”

    “不过吸血鬼那个,葡萄酒的话”

    “是鲜血,才不是什么葡萄酒呢。”

    看来,吸血鬼在某些地方意外的像小孩子。

    “嗯嗯,对,是鲜血,可能暂时没有。”

    “诶为什么没有啊我要鲜血我要鲜血”

    “茗好像没有进货。”

    记得不管是茗的商店还是不知火的商店,都没有卖葡萄酒的,上次和茗一起去采购的时候也没见到过她有买葡萄酒。

    “鲜血鲜血鲜血”

    眼前的吸血鬼就像是得不到大人给自己买玩具的小孩子,只能靠大喊大叫来逼迫大人退步。

    不过不得不说这种方法还蛮有效果的。

    三秒都没有到,李乐成就妥协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去想办法的。”

    “哼哼,不愧是我的仆人,作为奖励,可以特别告诉你人家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anci哦。”

    “”

    不都已经被我看到了吗话说你这样的穿着想不被看到都难。

    “吸血鬼,你还是那样的不知廉耻。”

    “呵呵,总比某些木鱼脑袋好。”

    “木鱼脑袋你是说谁”

    “呵呵,会是说谁呢”

    “侮辱指挥官可不是能轻易饶恕的罪过。”

    “噗哈哈仆人,你有听到吗”

    声望的迟钝和笨拙,李乐成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不过这样也蛮可爱的。

    “好了,好了,两位,我先带你们参观下港区,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好吗”

    “随意咯”

    “非常感谢指挥官。”

    茗的商店处。

    “利安德小姐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啊还有茗小姐到底是干什么工作去了也没影了。”

    坐在床头上的小天鹅一个人待在屋子里足足等待了两个小时也没见利安德醒过来。

    “唉,茗小姐的东西总是充满了危险呢该不会咱吃的炸鱼薯条也有问题吧难怪咱觉得自己最近变胖了点呜。”

    砰

    房间的门被人突然地打开了。

    “呜咱、咱什么都没说,茗小姐的料理天下第一”

    小天鹅下意识地为自己辩解道。

    但进来的人并不是茗,而是出击归来的舰娘们。

    “”

    “什么呢”

    “小天鹅,还有利安德也在这里。”

    “啊你们不会是躲在这里偷懒吧”

    六、七名舰娘同时挤进了房间,顿时令整个房间显得非常的拥挤。

    “呜哇竟然不是茗小姐”

    “小天鹅,有看到茗吗”

    “呜茗小姐出去工作了,咱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

    “运气真不好”

    “利安德怎么睡着了是指挥官安排给她太多任务累坏了吗”

    “秘书舰的工作真辛苦。”

    某位女仆小姐此时正在庆辛自己没有去当什么秘书舰,不然现在累倒在床上的就是她了。

    “呃、那个其实”

    “小天鹅,要是指挥官让你们过度工作就来告诉卡辛,卡辛会帮你们伸张正义的。”

    热心舰娘卡辛挥舞了下她的小拳头。

    看起来非常的可靠。

    “啊,没有,指挥官不会那么做的。”

    不过,她们好像还是把李乐成当作是黑心厂商的老板了只知道压榨员工。

    “咳咳,既然茗小姐不在的话,我们就先出去等她吧,不要打扰到利安德休息了。”

    克利夫兰的话,大家还是很愿意听从的。

    “是”

    众人也不想打扰到利安德休息,很知趣地走出了房间。

    “再见了,小天鹅。”

    “待会见咯”

    “嗯”

    等舰娘们都出门后。

    “呼”

    小天鹅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还好没被她们发现利安德的异样。

    等等咦,这个想法怎么感觉我才是害利安德小姐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明明不是咱的说

    呜呜呜茗小姐你到底是在蛋糕里加了什么啊

    而此时的房门外。

    “萨福克,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诶,现在么可是我还没有维修”

    “没关系,待会等我们打扫完港区,萨福克想怎么修理就怎么修理。”

    “没错,赶快走吧,独角兽才不想工作到半夜,晚上”

    卡辛和独角兽难得的达成了统一。

    “诶可是啊,等姐姐,救我”

    仍萨福克怎样挣扎,还是被卡辛和独角兽两人强行地拖走了。

    “肯特,萨福克我们就借走了。”

    “啊,那个抱歉,暂时还不能把她借给你们。”

    听到妹妹的“求救”,肯特便一溜烟地挡住了卡辛和独角兽的去路。

    “肯特小姐,我们真的真的非常需要萨福克的指导才能完成今天的工作,你难道忍心我们在你们睡觉的时候还在打扫港区吗”

    朱诺走上前承担起了说服肯特的任务。

    “这”

    一招感情牌就让肯特被搞定了一大半。

    “拜托了,肯特待会我们会把她送到茗这里来的。”

    “唔好吧。那萨福克就交给你们好了,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她好了。别看她那样,她作为女仆还是很优秀的。”

    结果,肯特还是把自己的妹妹“卖”了。

    “姐姐”

    “工作辛苦了。”

    肯特挥着手送别了欲哭无泪的萨福克。

    “呜为什么出击完还要继续工作啊指挥官这个大骗子”

    “待会卡辛会请你喝可乐的,如果想吃薯片的话也有哦,游戏更不用说了。”

    “唔,我可没有那么好”

    萨福克似乎很好贿赂,但

    “哼,萨福克才不会喜欢你这种宅女喜欢的东西的。”

    “诶啊,那个,嗯”

    萨福克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张着嘴巴直愣愣的看着独角兽。

    “少自以为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