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打扫卫生

作品:《从零开始的碧蓝航线生活

    “哼,死宅女。”

    “切,装乖女。”

    刚达成共识的两人瞬间又闹掰了。

    不过所幸的是两人没有打起来。

    “呃”

    “啊哈哈”

    朱诺看着萨福克,尴尬的笑了笑。

    “总之,先跟我来换件衣服吧”

    “换衣服”

    在新修建的后宅里,有一个大大的衣柜,专门用来放替换用的女仆装的,基本上所有的尺码都有,但女仆装的款式倒是不多,和肯特、萨福克穿着的女仆装款式很接近。

    “哇好多的女仆装”

    “请选一件你们能穿上的。”

    萨福克拉开衣柜说道。

    “女仆装吗哥哥应该会喜欢的吧”

    独角兽选择了一件偏保守的,没有露出肩膀的女仆装。

    “哼哼,女仆装足够将萌属性提高个三四十分了。”

    卡辛和独角兽选择了同一种款式的女仆装。

    “切,居然跟宅女穿的是同一种衣服”

    “呵,为什么要学卡辛穿衣服”

    “噗噗,恕我难以认同宅女的品味。”

    一场“战争”似乎是在所难免了。

    明明两人穿的是同一种款式的衣服。

    “唔朱诺要选哪一种比较好呢”

    反倒是朱诺选择了露出度比较高的女仆装,肩膀和欧派处都露出了大片白嫩的肌肤,看上去非常的诱惑。

    “嚯嚯没想到朱诺小姐意外的大胆呢。”

    “呜太羞耻了”

    朱诺总感觉穿着这身衣服比想象中的还要羞耻,而且她穿的裙子是超短裙,一不注意就容易被人看到anci。

    “朱诺小姐要是觉得羞耻的话,要不要试试穿上这个”

    萨福克将白色的连裤袜递给了朱诺。

    “嗯”

    “穿上这个就不会那么羞耻了。”

    “嗯嗯女仆装配上裤袜才是女仆的萌点所在妹抖赛高”

    一边的宅女卡辛似乎很清楚女仆的萌点,向朱诺竖了个大指姆。

    不过这样子反倒像个痴汉。

    “哈”

    见萨福克和卡辛都是穿着吊带袜的,朱诺半信半疑地拿起穿上了。

    “哼,宅女的兴趣真是恶心。”

    “真是好笑,你不也穿着的吗”

    五十步笑百步。

    “独角兽穿什么和恶心的宅女有什么关系”

    “那卡辛和朱诺说话,关装乖女什么事”

    卡辛反问道。

    “朱诺、朱诺朱诺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让你教她些奇怪的东西。”

    “少来了,我看你只是想独占指挥官罢了。”

    “这和指挥官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

    “有什么关系”

    “呃很重要的关系。”

    “我看你就是没事找茬。”

    “咳咳女士们,时间不多了哦。”

    在两人的脸贴在一起,双手扣住对方的时候,萨福克拍了拍手提醒道。

    “切,放你一马好了。”

    “啧,算你走运。”

    在萨福克的提醒下、朱诺的劝阻下,两人才勉强“休战”。

    扫除工作也终于开始。

    “首先,我要说的是扫除工作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总之,先从这间屋子开始打扫起吧。”

    “了解”

    “首先用毛巾将屋子里的灰尘擦干净。”

    “是”

    女仆小姐们认真地擦起了窗户。

    但

    “萨福克小姐,我够不到窗子的最上面”

    卡辛即使踮起脚尖也碰不到窗子的最上面部分,努力地伸着手想要碰到的样子着实让人有些心疼。

    “噗噗”

    身边的独角兽已经笑得捂不住嘴了。

    “这边有备用的梯子。”

    萨福克拿起放在房间角落处的小梯子放到卡辛的脚边。

    “谢啦”

    卡辛道完谢后还不忘狠狠地瞪独角兽一眼。

    不过没过多久。

    “萨福克,能过来下吗”

    “嗯,怎么了,独角兽”

    “呼呼ozz”

    作为“监工”的萨福克,很不负责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刚刚不小心把水桶打翻了”

    独角兽低着头扭扭捏捏的说道。

    “把它擦干净不就好了吗”

    “擦是擦干净了不过”

    “不过”

    “萨福克小姐的床被打湿了”

    独角兽在擦窗户的边框时,不小心打翻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桶。

    说到底还是因为她刚开始打扫的时候就撞翻了放在地上的水桶,为了防止再次被打翻才放在床头柜上的,结果没想到还是打翻了,不过这次可不是简简单单地擦干净就能解决的。

    “哈”

    “嘘小声点不要让卡辛听到了”

    独角兽把朱诺拉到了一边。

    所幸卡辛正认真地擦着靠外边的窗户,没有注意到背后的独角兽和朱诺两人的动作。

    “就算不让她听到,迟早也会被她看见的吧”

    “只要不让她看见就好了。”

    独角兽可不想被卡辛笑话,况且现在还是在自己先嘲笑了她的情况下。

    “不让她看见要怎么做”

    “这样、这样”

    独角兽贴在朱诺的耳边轻轻说道。

    “唔好累啊为什么卡辛非得做这种事不可”

    卡辛非常想靠在墙上就这么一直瘫着。

    都是指挥官的错,居然罚我们做这种事

    宅女的体力可是有限的诶

    “哈萨福克都睡着了那卡辛是不是也可以”

    趴在桌子上的萨福克睡的很香,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那个卡辛小姐”

    “啊啊啊卡卡卡辛才才才没有想着要偷懒哦绝对没有,请放心”

    突然的搭话声把卡辛吓了一跳,差点就从梯子上摔下来了,还好被朱诺扶了一下。

    “你没事吧”

    “嗯、嗯,没事,我很好。找卡辛有什么事吗”

    卡辛故作镇定的问道。

    “嗯,是这样的萨福克小姐刚刚收到了指挥官的消息让你去打扫办公室。”

    “可萨福克不是在那里趴着睡觉吗”

    一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人怎么可能收到指挥官发来的信息呢

    好可疑

    “啊、那个是在她睡觉前就收到了,没错,就是这样。”

    朱诺差点忘记独角兽告诉她的说辞。

    “那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是独角兽让我不要告诉你的。”

    “那个家伙”

    听到是独角兽指使的,卡辛一下就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