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溺水

作品:《从零开始的碧蓝航线生活

    “金坷垃,我们两个水枪尺寸的差距是不是有点”

    滋滋滋

    李乐成的面部再次遭受重创。

    “哈哈哈”

    回答他的是圣地亚哥的水枪和活泼的笑声。

    “喂我说啊”

    滋滋滋

    “指挥官在说什么呢我完全听不到哦”

    滋滋滋

    滋滋滋

    滋滋滋

    “啊啊啊啊我要和你拼了”

    奋起反抗的李乐成打算拉近两人的距离伺机反击,但对方猛烈的攻势只能让他闭着眼睛艰难前进。

    “嘿嘿指挥官想要赢我可是痴人说梦哦”

    滋滋滋

    滋滋滋

    滋滋滋

    一连串的水柱被射了出来。

    圣地亚哥一边大笑着,一边毫不留情地扣动着扳机。

    她手中45姐的火力甚至要比机枪还要猛烈,枪内的水就像是无底洞一样,永无停歇地朝李乐成射去。

    “”

    真的假的,这家伙都不用换弹的嘛

    “咦没子弹了”

    看来我今天的运气真是有够好了,想什么来什么。

    “哈哈哈,终于要轮到我了吗”

    李乐成听到了可以翻身做主人的信号。

    退膛、装水、上膛、拉保险和瞄准一气呵成

    “受死吧,金坷垃”

    话还没说完,李乐成就看见了恐怖的一幕。

    二话不说,转头扔掉手中的水枪,连滚带刨地向远处逃跑。

    “唔不过我还有这个哦”

    只见身后的圣地亚哥一脸坏笑地举起一把酷似加特林的水枪向李乐成靠来。

    水枪的威力差距直接扩大到了最大。

    超大号的水枪打在身上的滋味,不管是谁都不会想体验的。

    “对不起,圣地亚哥大人饶了小的吧”

    泥马,这绝对比冲锋枪还要犯规吧怎么可能扛得住它的伤害啊

    “呼呼呼指挥官这么快就打算投降了吗”

    “投降我投降”

    李乐成浮在水面上举起双手双脚投降道。

    “唔指挥官是打算做俘虏吗”

    “俘虏也好,什么也好,只要别开枪,我什么都可以答应。”

    为了不挨打,李乐成放弃了自己的尊严。

    “那我枪毙俘虏,指挥官也答应吗”

    圣地亚哥调皮地把手摁在了扳机上。

    从李乐成的视线里可以看到水枪里的水开始了明显地震动。

    “喂喂,那可是违法国际公约的”

    “圣地亚哥才不知道什么国际公约,所以fire”

    嗒嗒嗒

    “子弹”从水枪里喷涌而出,一道道水柱向李乐成冲袭来。

    “噗”

    水枪的威力堪比高压水冲。

    几下就把李乐成冲出了几米外。

    “哇哈哈太好玩了,指挥官快来和我一决高下啊”

    此时的圣地亚哥就像一名暴走的喷射战士,对着四周胡乱的开火。

    “别开玩笑了再来几下我真的要死掉了。”

    李乐成一边向后游,一边躲避着四射而出的水柱。

    “别担心、别担心,这些水枪只是玩具,不会射出真的子弹的”

    “不管能不能射出子弹,我都坚持不住了”

    “指挥官这么快就累了吗”

    “谁经得起你这么折腾啊”

    这家伙还好意思问

    “既然指挥官累了的话,那就以圣地亚哥的胜利告终吧。”

    “嘛,这都无所谓了”

    李乐成才不在乎谁输谁赢,只要能从死亡水枪大战中结束,干什么都行。

    “说起来,指挥官是不是很厉害的人啊”

    “为什么这么说”

    “居然能游到那么远的地方,我要游去那么远的地方都必须要展开舰装才行。”

    “哈你在说什么呢,我可不会游泳的哦”

    李乐成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游出离浅水区很远的地方,而他脚下早就踩不着任何东西了。

    之前没注意到还好,这下一注意到就慌了神,一慌神就开始乱扑腾。

    扑腾着,扑腾着,就把所剩无几的力气全部用光了。

    对不起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学会游泳

    “果然指挥官是个厉害的人呢”

    圣地亚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厉害个咕噜咕噜快来救咕噜咕噜救”

    “大破”的“李乐成号”在海洋上慢慢沉没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嗯指挥官你是在表演潜水特技吗”

    过了十秒都没见李乐成起来的圣地亚哥对着他淹没的地方大喊道。

    又过了十秒,李乐成还是没有浮起来的迹象,绕是圣地亚哥也觉得出了点问题。

    飞快地展开舰装朝李乐成的位置冲去。

    “坚持住啊,指挥官,圣地亚哥马上就来救你”

    扑通

    圣地亚哥收起舰装钻进了水里,拼命地向在水里缓缓下降的身影游去。

    “坚持住啊,指挥官”

    此时水中的李乐成视野变得十分模糊,完全看不清楚水下的状况,但他知道自己正在向海底沉去。

    圣地亚哥小姐,你应该注意到我是溺水了吧

    但几十秒后都没有看到那红色的头发,李乐成便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救了。

    圣地亚哥小姐,你不会是以为我在表演潜水秀吧嘛,也不指望你能来救我了谁叫你是个笨蛋呢。

    唔,耳朵好痛

    水越来越深,水压也越来越强,带给他耳朵的伤害可不是一点、两点的,说不定再继续沉下去就真的什么都听不到了。

    啊,这就是被水淹没的感觉吗真是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不过我似乎没有体验第二次的机会了

    随着离海平面越来越远,全身上下开始感受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这就是死亡前的感觉吗说不定死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大家,或许就要这样说再见了很抱歉没有和你们打声招呼。

    生前是指挥官的话,死后回归大海或许是最好的归属,虽然也没当多少天的指挥官,而且还不能让我自己来选择就是了。

    李乐成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

    意识也渐渐离去

    在他就要失去所有知觉的时候,似乎有人触碰到了他的身体。

    是谁

    想要睁眼去看,但身体早已不受他的控制,即使是用尽全力去睁眼,也只瞟见了一道光影鲜艳的红色。

    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