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不死之身

作品:《女神的超级赘婿

    “老先生,你的力气似乎不够大啊!”林阳轻笑说道,脸上闪烁着一抹癫狂。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南宫统神(qg)震惊,(shēn)躯都在哆嗦。

    刚才那一拳的威力究竟怎样恐怖,他是心知肚明的。

    哪怕林阳有先天罡躯,在八门齐开的破坏力下也不足以抵挡!

    按理来讲,林阳的心脏早就破裂而亡,可为何他还能活?

    不可能!

    一定是哪出了问题!

    南宫统的老眼里闪露着癫狂,人是低吼一声,立刻再度提拳,朝林阳的(xiong)口狠狠砸杀过来。

    “给我死!!”

    他咆哮着。

    这回拳锋上的力量竟是携带着暴戾的火气。

    仿佛拳头燃烧了一样!

    林阳淡淡望着,没有半点挣扎的迹象。

    砰!

    拳头再度降临于(shēn)躯。

    闷雷般的声音乍起。

    澎湃的力量直接灌输于林阳的全(shēn)上下,最后从双足处崩开,化为罡风吹向四方。

    “哇!”

    四周围观的人当场被这罡风掀翻在地,狼狈不堪。

    这一拳,简直好似陨石撞击,地动山摇啊!

    噗嗤!

    林阳再是吐出一口鲜血,(shēn)躯猛颤,眼睛也瞪大了几分。

    可是他还没有死。

    依然看着南宫统,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似乎这一拳完全被他无视了!

    “老先生还不够你还得多用点力!!”

    “你”

    南宫统眼睛骤然瞪得巨大,咆哮一声,再是一拳。

    噗嗤!

    林阳再吐一口鲜血。

    可人依然睁着眼,气息尚在。

    “啊!!!”

    南宫统像是疯了一般,接连怒吼,拳头宛如雨点般朝林阳的(shēn)上猛砸。

    他不信!

    不信这个林阳真的是不死之(shēn)!

    砰!

    砰!

    砰!

    砰

    “给我死!死!死!死!死”

    南宫统宛如野兽一般,彻底癫狂了。

    拳头一遍又一遍的锤击着。

    每一拳下去,仿佛都要将面前一切撕碎,仿佛要将这天地打穿。

    四周的人看的是头皮发麻,浑(shēn)不住的哆嗦。

    人们只觉自己的耳膜都快被那拳击声给震拦了,一圈又一圈的罡风从林阳的(shēn)上炸开。

    这些都是来自于南宫统拳头上的力量。

    四周南宫世家的建筑全部被震烂。

    地面的裂痕数之不尽,大地千疮百孔,满目疮痍。

    没人敢靠近那边。

    甚至很多人都不敢再看。

    这景象太过震撼。

    “好!打的好!!”

    南宫梦兴奋的鼓着掌。

    这种景象他太喜欢看了,他也太想看了。

    他不惧罡风,站在人群的最前面,激动的望着。

    只是这沉闷的拳击声响着响着,便慢慢羸弱了下去。

    那南宫统挥拳的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

    力气仿佛跟不上了。

    南宫统的呼吸也逐渐急促。

    “叔父??”南宫梦一怔。

    “半个小时快到了!”

    这边的金世明发出了声音。

    南宫族人心脏齐跳。

    半个小时一到南宫统,命不久矣!!

    果不其然,他停下了攻击。

    此刻的他已经挥不动拳了。

    头上的黑发开始剥落,那精壮的手臂也开始萎缩,手臂上恐怖的血管全部干瘪下去。

    他的生命燃烧到了尽头。

    而他面前抓着的林阳,已是不成人形。

    这个样子的人怎样都是活不了。

    可南宫统紧紧的望着林阳,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

    然而片刻后,他长叹了口气。

    “我输了”

    世人皆震。

    “叔父,您怎么会输了?他已经死了!林神医已经死了啊!”南宫梦急切呼道。

    但南宫统摇了摇头,松开了手。

    林阳双足落地,(shēn)躯踉跄了下,却没有倒下。

    他打开眼,望着南宫统“我没有死!他又怎算赢?”

    一言出,现场的所有人,全部停止了呼吸

    南宫梦更是如遭雷击。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南宫统呼吸愈发急促,面容也愈发老态。

    他知晓自己命不久矣,说话的语速也快了不少“能告诉我,你为何怎样都不死?你难道真的是不死之(shēn)?”

    “我非不死之(shēn)!而是因为,我的命脉被我封住了!”

    林阳艰难的抬起断臂,用胳膊将腰间的一枚银针拨开。

    “命脉?”

    南宫统瞳孔紧缩。

    “医武者,自知命,自知脉,你不破我命脉,即便把我的血(rou)打的支离破碎,我也能有一口气在老先生,我不必败你,我只需撑过这半个小时,我就是赢家!”林阳沙哑道。

    南宫统闻声,连连后退,最后一(i)股坐在一块大石上,脸上全是落寂。

    “天要亡我南宫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