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荒象族

作品:《斩天魔祖

    皇甫云离开楚曦后,找了一处安静隐秘的地方栖(身shēn),他取出被斩杀的金刚猿、火鸟尸体,右(胸xiong)口人形印记一闪,两具开元境妖兽尸体瞬间消失,化作一股能量滋润他的(身shēn)体。

    “这”

    皇甫云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他原本想取出血妖灵花,交给它来吞噬,炼化血丹,自己再服下血丹,萃取能量,没想到(胸xiong)口这个人形印记帮了大忙。

    “师傅,您知道为何最近这人形印记活跃程度越来越频繁吗?”皇甫云好奇的问了一句天魔。

    “那是因为你变强了,随着你境界的提升,上苍道体会渐渐苏醒,你(胸xiong)前的人形印记会开始感到饥饿,你的强大,让它接触到了更多不同种类,强大的生命能量,它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去主动触发吸收,来完成真正的觉醒。”

    天魔沧桑的声音落入他耳中,皇甫云陷入了思考,过了片刻,他对识海里的天魔郑重道“师傅,请您告诉我附近哪里有强大的妖兽可以猎杀,我想要快速地晋升,如果可以,把那头玄龙龟的位置告诉我,我去斩了他,应该足够晋升炼气五重!”

    “傻小子,这时妖族都聚集在一起,有一个妖族很强,(肉rou)(身shēn)甚至超越那只玄龙龟,境界倒是只有开元境五重,你要试试吗?”

    “没问题,徒儿愿意一试!”

    一缕金光从他的识海(射shè)出,空气中,皇甫云似乎闻到了浓浓的妖气,他调动真气,运转天鹏(身shēn)法,追寻妖气的源头之地。

    枯寂的丛林深处,一头七丈高的巨象,沐浴着光辉,一株充斥着浓郁生命力的老藤安静躺在它脚下。

    巨象用长鼻一把卷起老藤,塞入嘴里,翠绿的生命能量涌动,轰隆一声,巨象双膝跪地,宽阔的后背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正在不停往外淌血,那伤口足有数米长,伤口不宽,犹如一条细丝,笔直垂下,整道伤口从巨象的后脑勺一直延伸到脊梁。

    “吼!”

    巨象发出咆哮,老藤化为精纯的生命能量驱散了它后背伤口上的一小部分煞气,剩下大部分煞气,还需要它接着寻找含有生命精华的灵药服用才能完全驱除。

    “卑鄙的人族,竟敢使手段暗算我!等我驱除体内煞气,再遇之时定要杀你!”

    象霸化作人形,他的(身shēn)体,从脖颈到腰下都缠上了一种含有淡淡生命气息的丝绸,用来止血,他的状况很糟糕,不宜战斗,一旦全力出手,后背的伤口就会崩开,让他痛不(欲yu)生。

    皇甫云翱翔在天,看见这一幕,他取出黄金长枪,紧握在手,散发出排山倒海之势,从空中落下,刺向那位人形青年。

    象霸反应敏锐侧(身shēn)躲过,皇甫云(身shēn)法极速,犹如鬼魅从他(身shēn)后再次进攻。

    黄金长枪狠狠地刺入象霸的手臂,一股霸道彪悍的力量从枪尖传递过来。

    “滚开!鼠辈!胆敢偷袭我!”

    粗犷的声音像是一道惊雷在皇甫云耳边炸开,他想拔出黄金长枪,却发现竟然拔不动分毫,刹那间,象霸那比人头还大的拳头迎了过来。

    皇甫云惊的倒退,险些被擦中(身shēn)体,他从对方的拳头上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压,四周空气在刚刚那一秒都凝固了。

    如果说玄龙龟的(肉rou)(身shēn)给他的感觉是一座大山,那么眼前的这个妖族青年,就像是数座大山叠加在一起,他(肉rou)(身shēn)产生的压力远在玄戟之上。

    “卑鄙的蝼蚁,炼气境就敢袭击我,你真是活腻歪了!”

    象霸开口,他看了一眼没入一半左臂的黄金长枪,眼神轻蔑,右手握拳,爆发出荒芜的气息,一击轰出。

    “咔嚓”

    黄金长枪发出清脆的声音,枪(身shēn)断为两截,象霸面无表(情qg),右手用力地从左臂拔出剩下半根黄金长枪,随手扔在了一旁。

    皇甫云有些心疼,那毕竟是开元境巅峰法宝,连玄龙龟都可以打伤,现在居然被轻易打断,这妖族究竟是什么本体,(肉rou)(身shēn)也太霸道了。

    “滴答滴答”

    鲜红的血液从象霸后背滴落,他表(情qg)狰狞,强忍着疼痛,调动妖气,想去暂时封住背上的伤口。

    皇甫云借此机会仔细打量了象霸,他(身shēn)材魁梧,容貌粗犷,(身shēn)高有一米九,虽然不及玄戟三米的高度,但他(身shēn)上那种特殊的气息,是玄戟不具备的。

    象霸(身shēn)上缠绕了很多的银白色绸布,在他两腿后侧,一滴滴殷红的血液从脖颈沿着脊梁一路淌过,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血水洼。

    “原来你(身shēn)上有伤,这次,我看你还敢不敢和我打!”

    皇甫云大喝,满头黑发无风自动,狂乱的霸气从他体表喷薄,他双手握爪,符光密布,(身shēn)后腾起一只金色鹏鸟,那鹏鸟眸光冰冷,带着一股睥睨众生的威严,笼罩住了象霸。

    “弱小的蝼蚁,你竟然掌握金翅大鹏族神通,今(日ri)我必须得把你擒下,审个明白!”

    象霸吃痛,后背上伤口的煞气正在摧毁他的血(肉rou),他咬了咬牙,两只蒲扇大手化成深灰色,带着一缕荒凉枯寂的气息,迎了上去,与皇甫云正面硬碰。

    “轰隆隆!”

    爪与掌对在一起,发出震耳(欲yu)聋的声音,皇甫云横飞出去十几米才勉强停下,他的手掌已经骨裂,对方纯(肉rou)(身shēn)的力量实在是太强悍了,至少比自己还要多出几万斤的力量,这还是在受伤的(情qg)况下,如果象霸变回本体,力量还会增长数倍。

    突然,一阵刺痛袭来,他看向自己两条手臂,发现手臂上的皮肤都变得干枯皱褶,轻轻抖动,居然掉下一层薄薄的血(肉rou)。

    (胸xiong)前的人形印记释放出一道绿色光源,滋润着皇甫云两条手臂,数息过后,他手臂上坏死的血(肉rou)又重新长好,手掌的骨骼也都尽数愈全,他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很快又镇定下来。

    “奇怪,这妖族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没有打回来?”皇甫云疑惑。

    刚才他被一掌扇入一旁的丛林,对方脱离了他的视线,如今一点动静都没有,实在是令人怀疑。

    他(身shēn)法加速,出现在刚才战斗的原地,地面上只有一滩鲜红的血液,象霸已不知去向。

    “逃了?!”

    皇甫云有些焦急,如果对方脱(身shēn),下次出现很有可能会带着帮手,那时候他就是再勇猛,也得调头跑路。

    淡淡的妖气从某个角落飘出,皇甫云刚想动(身shēn)赶往,识海里,天魔叫住了他。

    “不必立即前往,那只荒象跑不了,它快死了。”

    皇甫云听着这奇怪的话,反问道“师傅,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还有,那妖族青年是荒象族?”

    “大变化要来了,你先听我的,别问那么多,调头往西,二十里,那里有你一桩机缘,等你得到之后,再来取这荒象(性xg)命。”

    皇甫云连番询问,天魔都不再出声,他只能摇了摇头,催动真气,运转天鹏(身shēn)法,朝着西面赶去。

    吴清带领着众人在丛林里寻找皇甫云的(身shēn)影,不料却遭遇了几只妖兽的围攻。

    “砰!”

    一双带着火焰的拳头将一头五米长的紫狮击毙,吴清在几只妖兽(身shēn)后来回穿梭,他(身shēn)法飘逸,眼神清澈,没有表现出一点慌乱。

    其余五六位师兄师姐表(情qg)轻松,在一旁环抱着双手,并不打算出手帮助。

    “许师妹,你看,大师兄的曜(日ri)拳又有进步了!”

    “是啊!上次师兄对阵南域四妖木枯时,都没有如今这般威势,看来师兄从那次战斗里领悟到了新的奥妙。”

    几位师兄师姐纷纷给吴清加油鼓励,楚曦呆呆的站在原地眺望着远方一角,一条(阴y)冷的小蛇从灌木里悄悄游出,想要偷袭她。

    炽(热rè)的拳头绽放出灼(热rè)的高温,土石顷刻变成了熔岩,吴清一人轻松收拾了几头开元境七重妖兽,他回头望去,一条黝黑的小蛇爬上了楚曦的小腿,而她却毫无察觉。

    “小心!”吴清冲着楚曦大喊道。

    黑色小蛇瞳孔幽幽,张开毒牙,(欲yu)势作咬,一缕霸道的气息化作细针,穿透黑色小蛇脑袋,缠绕在楚曦腿上的小蛇顿时生机断绝。

    皇甫云背生金色翅膀,从天空缓缓降落,他凝视着楚曦(身shēn)旁几人,怒道“你们几个大活人,不帮忙斩杀妖兽,连(身shēn)边发生危险都不清楚,你们是蠢材吗?!”

    吴清快步上前,一把将黑色小蛇尸体从楚曦腿上拽下,楚曦瞬间清醒。

    “我怎么了?咦,黄铁牛,你怎么来了?!”

    楚曦表(情qg)兴奋,露出甜甜的笑容,不过很快她又收起了笑容,转变为愤怒,“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告而别?你不是说打算和我一起去其他几块药田寻找宝药吗?!”

    皇甫云干咳一声,尴尬道“我是突然发现了一只受伤的妖兽,想去击毙它,所以迅速离开了,现在它已濒死,无力回天,我才过来找你。”

    吴清看着眼前俊俏的少年,微笑道“小兄弟实力强劲,居然能以真气击毙开元境四重妖兽,实在是让我钦佩!这小蛇含有剧毒,还会使用精神催眠,若不是你眼疾手快,楚曦就得要吃点苦头了。”

    皇甫云看了看吴清,刚才他出言让楚曦小心,让他心里好感倍增,“阁下客气了,我只是不愿意见到认识的朋友无辜受伤。”

    说着,他朝那几位楚曦的师兄师姐瞪了一眼,霸道的威压席卷众人。

    几位师兄师姐体若筛糠,惶恐的看着皇甫云,吴清叹了口气,“小兄弟,你不必生气,回去以后,我自会和长老禀告,严加惩治,让他们下次不敢再犯!”

    皇甫云收敛霸气,不再针,几位师兄师姐如释重负,生怕皇甫云再为难他们。文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