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四章 喜事

作品:《大明春色

    正月十五过后,各衙陆续开印,云南三司都恢复了办公。这时都司要派遣使者、去孟养宣慰使司,朱高煦立刻派长史钱巽等人随行;沈府也安排了个姓徐的管事,带着人马同往。

    阁臣胡广、以及京师来的官员宦官到达大理府之后,户部给事中胡濙便于二月初先回到了昆明,并到汉王府求见。

    胡濙和朱高煦一到来云南,虽然来时一路同行,但到了云南就各办各事,胡濙从没来过汉王府。今天他却主动上门,确实算是个稀客。

    朱高煦听说胡濙独自前来,马上派长史李默去端礼门迎接。

    见面的地方是前殿一侧的书房。承运殿大殿是很正式的地方,不适合在那里见客;偶尔朱高煦会在那里私见一些人,但并不合礼数。

    胡濙走进书房的木门,见礼寒暄后,他很快就说道:“下官今日前来,是向汉王殿下道别来的。”

    “胡科官要走了?”朱高煦脱口问了一句,马上又恍然道,“胡科官办好了我父皇的差事,是得回京了。”

    胡濙抱拳道:“是,下官要回京述职。”

    “椅子上坐,坐下说话。”朱高煦做了个手势,笑道,“祝贺胡科官,这番回到朝廷,你定能被我父皇委以重任了。”

    胡濙忙道:“下官正想感谢汉王殿下。大理之事,若无殿下倾力相助,下官必不能成事!这份情谊,下官没齿难忘。”

    “都是为我父皇办差,我哪能不尽心尽力呢?”朱高煦说罢,又不动声色道,“不过我对胡科官一向有亲近之感,或因咱们是一起从京师来云南的罢。”

    “汉王抬举,多谢了。”胡濙道。

    朱高煦用玩笑般的口气道:“胡科官这回是要升侍郎还是尚书?彼时给我道一声喜才好。”

    “眼下哪能知道啊?”胡濙欠了欠身道,“下官不敢有此奢望。下官未入仕时,本来只想当过郎中,后来步入科途,才当上了官,有个一官半职已是知足了。”

    “原来胡科官还会医术?”朱高煦道。

    胡濙道:“略通一二罢了。”

    朱高煦沉吟道:“王妃似乎在云南有点水土不服,年过之后,她又说身体不适。我正想叫人去请那个陈神医把脉……”

    胡濙接过话,拱手道:“下官在云南近两年,倒是遍访江湖打听了不少事。汉王殿下请那个徒有虚名的神医,还不如请城中世代行医的张家哩。”

    朱高煦听到这里,愕然道:“我刚到云南时,陈神医要千年老参,不过总算是治好了王妃的病……”

    胡濙改口道:“能治好就成!”

    朱高煦站了起来,道:“既然今天胡科官到王府了,不如你去给王妃把把脉?”

    胡濙摆手谦虚了几句,可是朱高煦执意要他先看看,他只好同意了。虽然只是请胡濙把脉,但在这个时代,能让家眷见客,那私交已是非同寻常。

    二人从书房里走出来,朱高煦发现长史李默居然还在书房门口!长史是汉王府最高级别的文官之一,他又不是奴婢,等在门口作甚么?朱高煦不禁又想起了姚芳给他的名单,奸谍名单里就有李默。

    朱高煦却完全没有诧异的意思,十分自然地招呼李默道,“胡科官来道别,说着说着,我才知道胡科官竟然精通医术。王妃这阵子不太舒坦,我要请胡科官去诊病,李长史去叫人安排一辆辇车过来。”

    李默作揖道:“下官遵命。”

    于是朱高煦和胡濙同乘一车,过承运门,第一座宫殿便是王妃的寝宫所在。

    宦官宫女们准备了一番,在隔扇旁边拉了一道帘子,放上桌子和椅子。王妃郭薇坐在帘子后面,把手伸出来放在桌子上的垫子上。本来是要拿一根丝线系着手腕来诊脉的,但朱高煦认为那种法子恐怕不准,于是宫女们便拿手帕盖上郭薇的手腕。

    胡濙看了一眼那手帕里露出的手指,便作揖道:“王妃乃有福之人,必无大虞,王爷不必太过忧心。”接着他便小心翼翼地切脉。

    这胡濙诊脉非常快,刚切着脉门一小会儿就收回了手,起身拜道:“恭喜汉王、王妃,此乃喜脉。王妃有喜了,身体有点不适应属寻常。”

    “啊?”朱高煦感到有点意外。

    胡濙便道:“下官只是略通医术,不过喜脉太容易瞧出来了,必定没错!恭喜贺喜。”

    “哈哈哈……多谢胡科官。”朱高煦很快就大笑出声,又转头对身边的宦官宫女道,“你们好生服侍王妃。”

    奴婢们也跟着道贺,前宫里就热闹起来。

    朱高煦从来没当过爹,他的王妃忽然被确诊怀孕,一时间的感觉是十分新奇。

    过了一会儿,朱高煦送胡濙出了前宫。胡濙道:“没想到,下官将要离开云南时,还能碰见一桩喜事。不虚此行矣。”

    朱高煦笑了笑,说道:“可能过不了几天,右春芳右庶子胡广也要回京了。胡科官何不等他一路?”

    胡濙点头道:“正是要同行回京的,下官这是提前来向汉王殿下道别。”

    “胡广是胡科官的宗亲?”朱高煦随口问道。

    胡濙立刻摇头,一本正经道:“只是同姓,我与他一点关系也无!”

    看来胡广在士林的名声并不是那么好,胡濙好像迫不及待要撇清关系似的。

    朱高煦点头道:“西南山多,驿道上有些地方人烟稀少。彼时本王会派一队侍卫,护送你们回京。今日一别,只待以后京师再会了。”

    胡濙躬身拜道:“汉王殿下,后会有期!”

    ……汉王府派兵护送京官,护卫将领是朱高煦亲卫武将陈大锤。

    临行之前,朱高煦亲自陪着姚姬,在那座空酒楼里与她的哥哥姚芳道别。姚芳是锦衣卫百户,也会跟着胡濙回京。

    姚姬兄妹俩从小没有在一起长大,后来同在叔公姚广孝门下,相处的日子也不多。但这时她哥哥要走了,姚姬仍然隐隐有点伤感。

    或是血浓于水,或是离别总是与伤感相关。又可能是想到云南离京师太远,几千里之遥,任何人一旦分别,要再见面真是不容易了。

    朱高煦坐在上位,转头看着姚姬道:“汉王妃怀孕了,如果生了儿子,我便上书请旨封你为汉王次妃。因为长兄皇太子当年也是有了嫡长子,才又娶的郭次妃;咱们现在照着常例来办,更容易得到父皇的恩准。”

    姚姬站起身来,款款执礼道:“妾身多谢王爷。”

    朱高煦道:“迟早是要给名分的。”

    不过他挑今天在姚芳面前提起此事,应该也是想说给姚芳听罢?毕竟姚芳马上就要离开汉王府的势力范围了。

    果然姚芳也站起身抱拳道:“末将谢王爷恩典,今后必唯王爷马首是瞻!”

    朱高煦端起了一只酒杯,说道:“我与你妹妹,在此便祝愿姚百户一路顺风。”

    姚姬和她哥哥也一齐端起了桌子上的酒杯,谢过之后,两个汉子一饮而尽。姚姬拿袖子轻轻遮住酒杯,慢慢地喝完了酒,最后才把杯子放在桌面上。

    这时朱高煦沉吟片刻,又道:“聚宝门那边的秦淮河附近,有一条专门卖玉器的街面。其中有一间铺面,只有那一间的大门开在楼上,是我买的铺子。以后姚百户若想与我的人联络,玉器铺是一个地方。”

    姚芳抱拳道:“末将记住了。”

    朱高煦点头道:“如今咱们关系隐秘,彼时我便不会亲自相送了。”

    “不敢不敢。”姚芳忙道,“王爷不必如此。”

    ……汉王拉拢姚姬哥哥的手段,姚姬并不计较。她反而觉得,大丈夫欲成事,做一些这样的事是应该的。

    总比她的叔公道衍好多了!分明是道衍害得姚姬家破人亡,却要借着养育之恩,继续利用他们兄妹二人。其权谋手段,还顾得上黑白对错么?

    姚姬与哥哥道别之后,便又与朱高煦一道乘坐马车回汉王府了。

    她回到了自己的小院里,那只长肥了的“小黄猫”马上就叫唤着过来了。姚姬爱怜地抱起它,抚摸着它光滑的毛皮,小黄猫不再叫唤了,却发出了“呜呜呜”像打鼾一样的声音,似乎非常舒服。姚姬那美艳的脸上,渐渐也露出惬意的微笑。

    姚姬在这幽静而漂亮的院落里住的很安生,她好像是一个恬静而与世无争的女子。但她从朱高煦口中得知、自己能封亲王次妃时,心里却仍是暗自喜悦。

    有时候姚姬也觉得自己的性子很奇怪,她能静得下来,但是完全谈不上清心寡欲。亲王次妃也可以穿礼服,到那时她穿上尊贵的礼服,受万众瞩目仰视……眼下即便只是想一下,她也感到十分期待。

    甚至还没封为次妃,她已觉得,自己并不会满足于一个亲王次妃,却想要更尊贵的地位。

    在她明亮的笑吟吟的眼睛里,尊贵的身份、昂贵闪亮的珠宝、漂亮的衣裳,甚至亲王的宠爱和心,她都想要。她想到这里,连自己也感到分外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