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生龙活虎的项墨

作品:《氪命就无敌

    这边丁波面目扭曲,咬牙切齿,正准备一掌劈死袁庆,背后又传来呼呼风声。

    一种莫大的恐惧在他心里浮现。

    背后这一拳下去,他可能会死!

    极不甘心的与袁庆轻轻对了一掌,他侧(身shēn)一转,脱离了战局。

    “呼,呼,呼。”

    连番的搏杀下来,他体力有些支撑不住,(胸xiong)膛处起伏不定,如同风箱一般,不住的吞吐大口空气。

    炙(热rè)的空气中,鲜血的腥味,尸体的焦臭味,还有缕缕黑烟混杂其中,让丁波的(胸xiong)膛仿佛被烈火灼烧般,极为难受。

    当他的目光落在项墨(身shēn)上时,停滞了少许,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滚圆,脸上挂满了震惊的表(情qg)。

    “这……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记得,他在项墨(胸xiong)膛锤出了一个大坑,又废了项墨的右手。

    只需要消耗项墨的精气神,然后一举格杀便是。

    可现在一看,项墨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哪像是受过半点伤的人。

    丁波低下头扫了一眼自己的下腹,下腹处鲜血横流,肚子里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肠子。

    这是他与项墨搏杀,以伤换伤的结果。

    如果不是下腹时时刻刻传过来的疼痛,他都以为自己是不是打傻了?

    唐力脸色狂变,最后化为一片煞白,脚部向后退了两步,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型。

    “不可能,不可能,张德帅怎么可能会有,这个级别的灵丹妙药?!”

    生死人,(肉rou)白骨,这种级别的丹药,他也只听父亲说起过。

    只有宗师级别的高手,才会有这样的丹药,武者手握这样的丹药,就等于是多了一条命!

    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计天河与霍辛狂笑起来,脸色一片灿烂,极为得意。

    如今张德帅拿出了压箱底的宝贝,生龙活虎,而丁波战到现在,实力十不存七,结果一目了然。

    最终笑到最后的,还是他们鲨雕帮与拐子帮。

    见自家帮主狂笑不止,两个帮派成员还以为胜利在望,精神一振,手里的刀挥舞的更加有力。

    成片成片的尸体堆积起来,打到现在,所有人都杀红了眼。

    即便是二流武者,在这疯狂的修罗场内,被对手缠住,也有可能被几个小喽啰一拥而上,乱刀砍死。

    除非练到项武那种程度,外功大成,刀枪不入,举手投足间威力无穷,挨着就伤,擦着就死。

    来多少都是过来送菜的。

    这就是一流武者,对整个战局的统治力。

    “丁波,服下生肌丹!”

    唐力面目扭曲成一片,露出森森白牙,“杀了张德帅,唐家为你再买一颗!”

    “生肌丹?”

    项墨狐疑的看了一眼唐力,莫非丁波手上也有疗伤圣品。

    丁波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瓶,一脸(肉rou)痛的将拇指大小的丹药倒入嘴中,冲着项墨咧嘴一笑。

    “谁能笑到最后,可不一定,不要高兴得太早!”

    听到唐力的话,邬豹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嘲讽一句,九环大砍刀虎虎生风,与霍辛又战在一起。

    另一边,计天河与许州杀的难解难分,有不开眼的小喽啰挨近了他们的战圈,直接飞了出来,死的不能再死。

    “老袁,你去帮其他的兄弟们。”

    项墨对袁庆说了一句,全神贯注的看着眼前的丁波。

    袁庆点点头,转(身shēn)迈入血与火交加的战场。

    鲨雕帮外。

    蒋渠与任泰姗姗来迟。

    熊熊燃烧火焰如同吞噬生灵的巨兽,空气都被烧的隐隐发烫。

    “大人,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这才死了一半不到,看着就是。”

    瞳仁内,倒映着熊熊火光,蒋渠面无表(情qg),看着眼前的修罗地狱。

    他答应了唐老爷子,防止意外发生。

    带人过来就已经是完成了任务,其他的(情qg)况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死的越多越好,以后安阳镇治安还能好点。

    另一边,项武与项尚二人,发足狂奔,正火速赶往这里。

    谋划这么久,躲过了无数的探子,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

    两人目光一片兴奋,久违的血脉偾张的感觉重新回到(身shēn)体上,整个人激动得快要颤栗。

    终于,鲨雕帮近在眼前。

    “大哥!”

    项尚伸手指向被火焰吞噬的鲨雕帮,心急如焚。

    不知道三弟在里面怎么样了。

    “放心,三弟素来机警,经历大难之后,(性xg)格更是沉稳不少,一定没事的。”

    嘴上说着,项武心里也慌了神。

    若是把三弟折了进去,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大人,好像是项武与项尚二人,朝着这边来了。”

    任泰眼神好一点,很远的距离,就看到了奔跑过来的两人。

    “什么?!”

    蒋渠浑(身shēn)一震,眼底露出一抹惊骇,对任泰使了个眼色。

    这个时候,项氏两兄弟过来,绝不可能是打酱油的。

    其他人无所谓,项武可是能够改变战局的人,不能让他进去。

    “属下明白!”

    任泰手一挥,十余位兵丁站在他(身shēn)后,守在鲨雕帮大门前。

    严阵以待。

    项武与项尚二人,看到蒋渠与任泰,两兄弟对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项武,项尚,你们二人怎么来了?”

    蒋渠上前两步,眉头皱起,看着眼前二人。

    “你都能来,我如何来不得。”

    项武斜瞟了他一眼,满脸鄙夷。

    “让路!”

    项尚站在任泰的面前,鼻尖都快顶在一起,斩铁截钉的说道。

    任泰默不作声,眼神闪过一抹嘲笑。

    你项氏再猖狂,还敢正面对抗官兵不成。

    他今天就站在这里,看谁敢弄他?!

    下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一只大手握住,正要反抗,那如铁钳一般的大手微微用力。

    “啊!!!”

    任泰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他的肩膀都快被捏碎了。

    “项武,光天化(日ri)之下,你敢杀朝廷官员,不怕死吗?”

    蒋渠看到这一幕,额头上青筋暴出,上前一步,伸手指着项武,大声喝道。

    他的(身shēn)躯都气愤的颤抖起来,手指不住的颤动。

    项墨悍然出手,让他惊惧,惶恐不安。

    “呼!”

    项武理都不理他,手臂大力的旋转两圈,将任泰掷入火海。

    一声惨叫之后,任泰的(身shēn)躯淹没在火海内。

    “什么朝廷官员,我怎么没有看见?”

    项武冷冽开口,声音如同万载寒冰,(身shēn)体直接撞开配甲的兵丁,闯了进去。

    蒋渠哆哆嗦嗦的指着他,嘴唇张张合合,最终颓然的看着两人闯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