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我宣布,你被捕了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世界政府打破国界后第十五个年头,也就是新纪元开创世界历2218年十月,在汪洋彼岸,神秘而庞大的东方古国,数之不尽的城市群中,有一个被现代化抛弃了的末流小城,地区工业和科技维持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前。

    十几平方米凌乱的蜗居内,破旧的电脑椅下裹着被单和乱糟糟的衣服,一个人伸着脖子弯着脊椎坐在电脑前面,他带着黑框老眼睛,头发凌乱如鸡窝,一身过时了的潮流打扮,品牌知名度大概追溯的年前。

    他看起来可能是高度近视,也可能是脊椎变形,略微不合尺寸的身体比例让他看起来像个外星人,尤其是不知多久没洗干净的花脸,常年被不良食物影响的肤色。

    没错,他就是从巴拿马星球做飞船过来的,他来了地球二十年,就是为了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地球人听。

    事实并不是如此如果你信了,别灰心,在努力猜猜就知道他的工作职业了,以及为何他脑子中也是这么想的,觉得自己来自遥远的地外文明,作为殖民者来到地球。

    没错,他就是一个现代职业码农,那种三流小站没人要,为了本破书求爷爷告奶奶最后被骂的狗血淋头饭也吃不上的废物。

    至亲离世被人抛弃,社会绝缘体,走入歧路,是生活在城市最怪诞那种人,尽管这样,也得活下去,把悲伤化为力量,把伤痛化为快乐。

    “可算码完了,这一天今天伙食费算是够了,累死我了。”

    “嗯,这破网让人快得脑血栓了。”

    “嘿嘿,得找点刺激的提提神。”

    “咦”

    “上回花钱买的磁链怎么又打不开了该死的片商没职业素养,没良心,坑害广大穷困苦宅,我要投诉你骗子”

    “还是找点纸片人吧”

    “我这腰”

    他点着鼠标,人跟个面条一样软在笔记本前,直接用脖子搭在键盘上,这也多亏了他那囧与常人的身体结构才能做出这种国际难度xn的标准动作。

    “咚咚咚咚咚咚”

    网页还在加载,就在他考虑是不是这个月又没网费的时候,亦或楼外的流浪狗把劣质线路咬断了,身后的房门被急促的敲响了。

    事到节骨眼上,还这样。

    “谁啊真是够了,难受。”

    他不情不愿的点击收藏,然后关掉网页,删除浏览记录,刷新几次电脑屏幕,一通熟练的操作后万无一失

    “来了来了马上来谁啊”

    扪心自问,他平时可没什么朋友,自从小学毕业就孤家寡人一个,好几年维持现状,一个月出一次门,剩余见的最多就是外卖小哥。

    他看了看时间,这午饭时间没到,怎么就有人敲门。

    难道是外卖有事情提前给他送过来。

    行吧总比没人送饿的慌要强。

    他穿着大拖鞋,从破烂书本中的抽屉里取出几个硬币,打算辛苦外卖小哥帮去楼下买瓶水。

    “咚咚咚咚咚咚”

    “来了来了轻点,你想拆家啊”他抓着硬币,越开房间杂乱散发怪味的物体去开门。

    那下一刻,房门一声嘭的巨响,被定时炸弹引爆一样,被炸开了

    “我这发生了什么”

    沐小白发誓,他只在故事书中想到过这样的场景,对了还有场面特效的电影。

    清一色黑制服警员闯了进来,手持枪械,带着防弹盔,身穿黑色标志的英文制服,摆好了架势一窝蜂闯了进来,个个目光炯炯,一看很唬人,干练老辣的眼神。

    在他还楞在那的时候,小小的房间挤进来六名持枪警察,一个人拿枪指着他,一个人过来打算制服他,剩下的四个人展开对“十平米”的蜗居搜索,翻箱倒柜,最重要的电脑被插上了硬盘,守护在四周。

    “不许动”

    “我以联邦a级调查员以及特种军人的身份宣布,你被逮捕了,现在,蹲在地上,双手扣头,距离电脑远一点另外马上把你身下那个瓶子踢过来对就是那个”

    随着队长一声令下,所有人都用极度谨慎和小心的目光盯着自己。

    他们再次目光聚集在小白身上。

    眼睛无神,蓬头垢面,身体异形,服饰落后

    种种迹象表明这就是常年跟电脑和垃圾食品打交道的人,是那个联邦用了四年动用中情局特工国防安全部门及各个级别组织领导以及今天特战士兵,无数个日日夜夜辛辛苦苦才抓到的。

    他的小心肝抖啊抖,要是肾功能健在说不定尿了裤。

    他发誓,自己守法公民,二十来岁没干过任何亏心事。

    除了每天在中意淫下,看点私人空间的小电影,偶尔下载一点特色视频,点一点神秘域名,访问个别u主。

    如果这也犯法的话

    在房间没发现任何危险的情况下。

    队长接通了对讲机,中气十足,带着兴奋:“一切顺利,目标已经控制。”

    那边的声音很大,很兴奋,“很好接应小组正在路上,五分钟后赶到,你们小心行事如情况脱离控制就地击毙,另外时间允许的话从他那搜集点高级情报,别太过火。”

    沐小白的眼珠子差点掉了起来,当他听到就地击毙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膝盖骨已经化了。不只膝盖,是全身的骨头都软了,眼泪也差点流出来。

    老天,他到底干了啥伤天害理的事

    “明白”

    队长挂断了对讲机。

    “哥要喝茶不我给你们倒水”

    忽然之间,那队长放下了枪,盯着沐小白半晌,黑色战术手套忽然鼓掌起来,这动作把他吓的一毛一毛的,差点晕过去了。

    “大黑客演得不错么就这表演能力,奥斯卡大金人都得给你,世界人民亏待你了”

    “大哥。”

    “瞧这个这个标志认得吗”队长玻璃后的眼睛带着嗤笑。

    沐小白摇头。

    “我们从不抓错人自联邦中情局下属机构建立以来,一次误抓的记录都没有三十五年了。”

    沐小白又哭又笑,用肩膀擦着鼻涕。

    今天,算是开了先河

    “可我是良民啊老哥,你们真抓错了,能不能给我支烟让我冷静冷静,这太他妈吓人了,我长这么大,从没玩的这么过瘾你们不是万圣节故意来吓唬我的吧这不是美国”

    “高真是高这演技值得给你点支烟。”

    “我那个电脑桌最上面的抽屉里”

    那里有不少u盘,复刻品,笔记记载的链接,还有烟和火。

    这些东西已经都被翻了出来,而且放在一个透明塑料袋里,这个时候应他要求,烟被取出来了,还有火。

    不过,他们没到自己嘴里。

    第一个人打开烟盒,粗略扫了一眼,把烟全都控了出来,反复检查。“1号报告,安全。”

    第二个人试探了下打火机。“安全”

    第三个捏出了几只香烟,纷纷折断,看到里面正常,丢给第四人。

    第四人在烟盒嗅了半天,“安全。”

    第五人拿出了一支烟,点燃,看了看,“安全。”

    交给队长,队长也是检查了一遍,可还是什么也没检查出来,他对着烟嘴呷了一口,砸了咂嘴,“安全”

    香烟终于落到沐小白的嘴中,叼着的时候已经燃了一半了。

    这时候他才提心吊胆猛吸两口。

    果然,吐了一大口浊气,他稍微好了点,膝盖有知觉了。

    “说吧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个的。”

    “你不承认自己有犯罪吗大黑客”队长拿着一系列袋子,u盘,纸条链接,录像光盘,磁带,老式相片。

    “我但凡有点勇气,我都不干这活”

    “怎么赚的少”队长根本没信他,扯淡的问。

    沐小白由心的叹口了气浑身无力,“嗯一天脑力工作十几个小时,一半时间对着电脑,每小时一千字,一天五千到八千,修改传上去读者订阅,我这种小作家平均三百多,我每个月全勤工作月薪八百左右我问了,门口扫大街大爷一个月一千五,养老金两千五,大街女清洁工一个月最低一千二,月奖金两百五。”

    “大黑客就是大黑客随口编的故事都像真的一样,了不起,不愧智商三百的高级罪犯你要狡辩我这手里东西还在呢,一眼便知。”队长抖了抖手里的东西。

    沐小白低着头,小声道:“那个大哥,你要验就验吧其实,最好让大家回避一下”

    “你以为我会那么傻吗正巧这有电脑来吧看看你这个月背地干了多少件大事,让我开开眼”

    两分钟,电脑的几个u盘被快速阅览完了。

    这些士兵有点小尴尬,倒是队长赞赏的对沐小白竖起了大拇指。

    “别急这还有存档,u盘,你电脑的记录也有不少对了,最近删除的数据恢复了吗”

    士兵回答:“弄好了。”

    沐小白扑哧一声,一个机灵。

    “怕了”队长,说着又点开一个视频文件。

    几秒钟后,把声音关了,他没有移开目光,坚信这些黄色视频中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快进的扫完了。

    他又点开几个,很快把手里东西,还有电脑存档验证完了。

    还有点标明奇怪的文档,标题四不像很诡异,比如少x马桶,教室心灵窗口,风俗店的诱惑,阿猫女仆

    不过队长看了沐小白一眼,然后用软件打开了他一个月的浏览记录。

    沐小白几分钟前打开的网页被拉了出来。

    他只能低着头,不发一语。

    浏览记录被检阅,几个人围在一起细细观察。

    从一天前的,一星期前的,一个月前的

    然后是三个月的。

    半年的。

    一年的。

    沐小白的被暴露的分毫不剩。

    忽然之间,队长转身,对着沐小白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高真是高啊不愧是智商两百五十的天才罪犯滴水不透啊高实在是高学到了大黑客,这些文件藏着什么”

    “那是我写的稿子,吃饭用的。”

    “别演了,我是问这东西是不是有什么暗码,解读器把翻译软件给我一份我们上头大人物对你的情报很感兴趣呢你要是识趣就给我留点。”

    “大哥,我要是有肯定给你”

    “还挺嘴硬,行,也算你有骨气”

    队长试着点开几个文档,的确都是满满的长篇文字,而且句子很通顺,一时间他都没办法找到暗含的翻译方式,亏他还学过几年计算机类别的编程语言,编码文件。

    “真是高大黑客就跟正常不一样,好好想想,告诉我点什么,时间不多了。”

    “我”

    “别想着我们会放你一马最多在上车之前给你买个汉堡,嗯鉴于你伟大的事迹,你会被送到一个永远无法脱身的监狱,在那里过完剩余半辈子,大黑客,你的辉煌结束了,这是世界联邦政府的时代。”

    “我”沐小白的脑子一片空白。

    熬了好几年,好不容易混口饭吃,虽然一天一餐,现在警察要把他关一辈子他要是知道有今天,去大街上要饭也不干这差事了。

    有的时候,他非常自卑,月薪八百党,他觉得自己活的连个人都不算,以前的豪情壮志已经被现实打压的支离破碎,带着梦想的人疲惫而喘不上气来,他自诩才华过人,聪慧机敏,可硬是被工作逼的无法翻身,或许这个城市大多数人和小白一样,但小白绝对是最底层的那一批。

    现在,身体已经垮了,梦想丢了,前进的动力没有了,只想着每天用破稿子换点饭吃,忽悠忽悠那些比他还弱智傻缺的读者,可惜就连这样的日子也结束了。

    有那么一刻,他笑了,那么的洒脱,烟也没了,内心的固执松动了,有什么要破体而出。

    “行了爱咋咋地吧我不藏了,我也不干了,你们弄死我吧”

    “第四代监察者的眼睛在哪还有黑网模块的设计原型”

    “这个啊我擅长啊”

    沐小白仿佛神经质一样,类似出现科幻的名词,他竟然能听的懂。

    “在哪”

    “汉堡”

    “给你我们在这里潜伏了三个月,每天早上都吃这个,吃吧以后到监狱就没了。”一个士兵解开了一个食品袋子。

    这会沐小白想哭都哭不出来。

    队长问:“我要的情报在哪”

    蹲在垃圾堆中,沐小白伸手一指,指向自己的文件,电脑稿件,一改风骚的说。

    “想要我的财宝吗想要的话可以全部给你,去找吧我把一切财宝都放在那里,一切的一切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