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你感受过绝望吗?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沐小白发誓,这是他这么多年睡的最好的一觉。

    很舒服。

    不用考虑生计,花费。

    不用考虑自己的存稿。

    不用构思任何哄骗读者订阅的剧情。

    也不用面对看盗版书读者的责骂和指点。

    甚至不用操心自己新推荐位到底给了没,以及新增用手指数的过来的各位收藏数。

    他很庆幸,在自己进来之前花光了所有存款。

    这要是稿费过了八百,他还要去上税,那可就是损失大了。

    所谓无事一身轻,正是他眼下状态最好的解读。

    接下来的一天。

    他拥有了好几年梦寐以求的生活,从前想都不敢想。

    早餐洗脸,吃饭,散步,午睡,下午读书,晚上按时吃饭,天黑睡觉。

    洗脸洗头洗澡,毛巾梳洗用品都是准备好的。

    吃饭餐盘也是人给端进来,有菜有肉,米饭都是高级的香米,热腾腾的,四菜一汤,两份自选主食。

    读书的时候除了那本监狱守则这里的人会送来他想到的任何一本书,从窗口推下来。

    睡觉的时候,可以换睡衣,床很大,比他的旧床大了三四倍,还有干干净净散发着清香的床单,枕套。

    甚至他还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享受音乐。

    那简直太舒服了。

    沐小白很激动,很想哭。

    他觉得是老天开眼,觉得他活的太苦了,派这些人来拯救他。

    他的嘴僵硬了一天,感受到自由的味道。

    眼下终于有了好日子过。

    仅仅是一天,他就喜欢上了这里。

    “就这心理状态牛啊我当初进来的时候难受了半个月,闹了三天遭了不少罪才懂规矩”

    身边一个玻璃房子的人对着他说。

    沐小白神色好了很多,人都神清气爽,这睡的踏实呢就有人夸他。

    他起身和人打了个招呼,“大哥好”

    “别客气那什么问个问题,现在外面联邦政府的总统是谁现在是几几年”

    “额”

    忽然,沐小白意识到一个很恐怖的问题。

    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黑海监狱虽然提供了相对舒服的生活环境,可就是让这些曾经叱咤风云的罪犯安乐死啊

    他们在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消弭了斗志,失去了勇气,甚至忘记了过去,不再想回到以前自己的生活。

    每一天,他们的意志被磨损下降,直到慢慢和一个普通人无异,在监狱混吃等死。

    沐小白想了想,似乎那也不错呢。

    反正就算要跑

    开什么玩笑

    给他八个脑袋八条腿,他连自己的舱室都出不去,别说这里是监狱最深处的第二十层,出去了外面也有联邦一票超级武装战士等着他呢起码也是美队那个级别的,他是出去找死啊

    “呼还好我没想跑”

    “这几天真好休息的舒服,感觉自信都回来了似乎,我又长高了呢”

    “没了压力”沐小白看啥啥顺眼,这会笑的开花一样。

    洗漱房内,几个人一组被推了进去。

    数个高大的机甲战士守在门口,手持武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一个罪犯洗了洗脸,照着镜子,一边说:“小子三年前那事干得漂亮。”

    “啊三年啥事”

    “炸了总统大楼和四座连同的大厦,炸死了两百多个高级官员,解放了一百多架武装直升机,破解了超级导弹的指令,逼的国防航空部重新编程密码系统。”

    “四座大厦我我我”沐小白听着就一顿腿软。

    这大厦动不动就百亿,这一炸就是四座,还有什么总统大楼

    如果以他收入来算,一个小作家每个月的日常收入,如果能全都攒下来的话,算他能活一百岁,干的几万光年都未必赔得起。

    “干得漂亮的。”

    那人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沐小白摸着头,笑的直哆嗦。

    “时间到了”

    很快,这一组三个人被押送回了舱室。

    淡蓝色的玻璃一暗,他们什么也看不到了。

    沐小白躺在床上,眨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早餐新的一天开始了。

    机械警卫敲了敲他的舱室,沐小白睡饱了个大懒觉,盖着被子就出去了。

    一个欧亚白人带着点种族基因内的亚红,也可能是拉美裔的血统,个子高大。

    “嗨,伙计,你听说过原力吗”

    “什么原力。”

    “就是星球大战那部剧里面的”

    “知道知道”

    “瞧那个脖子带红色警报器的人他就使用原力白人,威尔士人。”

    沐小白望着,那人的牌子上写着,“原来那些都是真的啊我以为只有电视电脑里面才有”

    “你以为普通人类那么匮乏毫无创造的思维能想的到那种力量你可能不信,大黑客其实那些都是真的,比如说蜘蛛人,诺克战士,寒冬,外骨骼机甲士兵死侍,金刚狼,万磁王,牌皇,蝙蝠人好像古一和灭霸那级别的人也存在。”

    “难道”

    那人敲了个指响,“真实绝对真实真实无比”

    沐小白看到了一扇新世纪的大门被打开了。

    “那恶魔果实和超神学院也存在吗还有某超科学的电磁炮。”

    “什么那是什么东西我没听过”这大个子白人搅动脑汁,也想不出来那是么鬼玩意。

    “我忽然觉得很开心,活在真实世界的感觉如果我也能开着蝙蝠车活在普通人中,哪怕只找一份普通工作,比如说送外卖”沐小白觉得舒服多了。

    但是身边的大个子曲解了他的意思,“天才总是异于常人,有趣的想法,开着蝙蝠车去送外卖可惜不现实,我建议你开着幻影4000两栖坦克去。”

    “呵呵呵,你真搞笑。”

    “你才是最搞笑的。”

    “喂,你会啥绝活”

    “魔术师曾经是东亚战争的记者,当然,也是幸存者。”他指着自己的胸牌,上面写着魔术师三个字。

    “你会变魔术”

    “对的伪装和欺骗观众的眼睛让他们相信自己看到的,你知道魔术的秘诀是什么吗”

    “秘诀么道具同伴的配合不,我想想”

    “哈哈,就是让人相信一种合理性。相信魔术真的存在,相信自己的质疑,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这是假的这样我就赢了哈哈这个世界,不属于这的一切,只要披上了马甲,就可以以另外一种行事出现。魔术也一样,当它被冠以魔术之名,就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人们视野。”

    忽然之间,他捏着一个水珠,在双指间变化着形状,一个小水滴慢慢长大,一只小娃娃鱼出来了。

    “好有趣,让人们用自己的劣根性,自以为是地去欺骗自己。”

    “有趣是吧我也觉得呢”

    “当当当时间到了,都出去”

    “你很不错”

    魔术师擦着脸回头,沐小白照照镜子,看着那似乎崭新一样的人,也收拾收拾回去了,他可不想被电棍来那么一下,然后躺在医务室一个星期,接受各种处罚后才能回来。

    他吃着早饭,心理却想着这位魔术师的话。

    不得不说,他的思想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震撼。

    “我才想通怪不得自己活的那么挫,真是活该。”

    他猛地站起身,摔烂了盘子,脖子上的警报响了。

    狱警跑来了两个人,带着电棍,呵斥到:“坐下”

    “我是不小心弄的我马上收拾马上收拾”

    沐小白举起手,忙着去扒拉地上的饭粒,也不嫌脏。

    狱警这才面色古怪的走开。

    其实,他们没必要那么严苛,因为这玻璃舱室的材质坚硬,就算用国防东风系列超远程导弹也未必能一次性损毁,关在里面谁也出不来,哪怕外星人,能力者,改造人。

    “一部分人在日复一日辛苦工作,努力付出另一部分却开挂了。”

    “我们都是被欺骗者在别人给制定的大好前程中碌碌无为,就像捞鱼一样现实,等于陷阱。”

    他身边舱室的玻璃后的魔术师端着盘子过来了,他刚才听到了什么,“所以有些人愿意从假象中出来,活在更大的世界,现实等于陷阱呵呵,你把他们想的太美好了。”

    “额”

    小白:“魔术师先生”

    “现实世界不就是垃圾堆吗而我们都活在垃圾上面,我们一边妄想着美好的生活,一边把机会拱手相让,送给那些压榨我们的人,让寥寥无几少之又少的人站在世界的巅峰,享受主宰的快感。”

    小白:“你怎么知道”

    “别忘了,我是个记者,这个世界我见得够多了,战争,不过是这个世界主宰者的游戏当然,他们也是某位角色游戏的一部分,所谓世界就是如此,混乱无边,没有人可以让他停下来。”魔术师摊手,一副嘲弄的神色,说完就转头吃饭去了。

    沐小白现在有两种感觉。

    第一,魔术师的话是真的,他们本就活在垃圾之上,他愤世嫉俗说出这样违背人类的话。

    第二,魔术师说的是假的,而沐小白被引发了这么多年压抑的种子,产生同感,很认同。也就是他有点被洗脑了,这和一开始的话题:世界是虚假的一模一样。

    “好吧我看起来不该参与到这里来,一群怪物,我只是个小作家。”沐小白头疼的倒下了,也没心思吃饭了。

    不管真的假的,这里的监狱可是真的,而他也是被人抓来的,不问青红皂白,他也是受害者。

    至于发生什么具体过程,他不是没想过,根本也想不明白,就像一个生物宅,忽然被抓到另外一个世界,什么都没见过,整个人逻辑都开始混乱起来。

    摸着胸口的标签,可能和上面的名字有直接关系。

    就算是他所为。

    自己算不上怨恨,对于未曾谋面的但丁,一种奇怪的感觉,心里复杂

    无尽外海,世界联邦政府旗下,某个隐秘的情报机构中心,最深处的指挥室,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女人踩着高跟鞋站在大屏幕前,俏丽的脸色此刻极度难看,寒霜密布,双眼如刀。

    “我和我的人看了一星期的垃圾文件一无所获,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联邦政府那群老家伙不会给我们中情局第二分局任何补偿是吗”

    一个西装男子面无表情的站着,也没理会这位高级长官的语气,可能,他根本不理解为什么她今天为什么这么愤怒,就算来了月事也不至于,分明不按常理出牌嘛这坏脾气。

    “我想是的,再给你半天时间,这些文件和原件我要拿到国防部去,由我们保管”

    女子冷嘲热讽,“中将,你亲自过来就为了这事这些有趣的东西你们男人会很喜欢吧是不是那群牲口急不可耐了拿着吧,回去好好看还有这就滚有多远滚多远”

    “军人保家卫国任何关于国家安全的大事必义不容辞,哼。”西装男子扣了扣帽子,声音冷厉,那健壮的身体把军装撑得几乎炸裂,也不知是忌惮对方还是严苛值守军令,这就走了。

    第二分局的总指挥是一个年仅三十的小姐,亚裔,长相吗大概就是一张可以在演艺圈靠脸吃饭的那种,还是顿顿山珍海味,龙虾鲍鱼,满汉全席。

    “您要去哪关小姐”

    联邦政府情报机构第二情报局总指挥官,关小姐,全名关云海,十岁政法大学毕业的少年天才,后在国家私密机构培训,三年前坐上了情报工作人员,一年半坐在总指挥官的位置上。

    除了她特别具备情报天赋外,也就可能“她爸是李刚”了,这是世界政府内部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我要去黑海监狱找那几个监狱长谈谈,还有但丁。”

    助理今天问的有点多了。“谈什么”

    关云海锁着眉头,足足几秒钟,助理没等跑路呢。

    她才冷哼一声,气的用口气吹偏了空气刘海,“我三十多岁了,一个人,我去谈婚论嫁行吗”

    助理磨了磨牙齿,“好的小姐,马上为您准备专机,请您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