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关海云急忙收拾地上乱糟糟的东西走了,一件浮想联翩的东西也没给他留。

    除了一瓶子的毒药。

    沐小白伸着脖子,想着这么大的官该不会给自己喝耗子药这么低级的毒药吧。

    上面几个小字,他实在看的不轻。

    他念叨:“竹珍牌深度护理漱口水,让你的牙龈清新每一天”

    关云海气的肺都要炸了,额头漆黑。

    “我不用辞职他没事这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助理那头:“我怕你冲动,那瓶毒药我换成了你自己平时用的漱口水,还好没酿成么严重后果。”

    一想到她恶狠狠的把漱口水给那个变态灌进去,还用那种口吻。

    “我用过的呵呵。”

    她埋着头,用手挡着,没人看到她的表情:“你知道么你这样让我很尴尬老娘以后的面子往哪放”

    要么在跟上级审批一次去监狱

    现在小白关心不了那么多了。

    有人打开了房门,用棍子敲在桌面上、

    沐小白这会比谁都老实,缩着鼻子,大气不敢出。

    “愣着干嘛出去”

    “警察叔叔,我想洗个胃”

    狱警看了看,“怎么了”

    :“那女人给我喝了点不知道什么东西”

    “这个”

    很快,那空瓶子让人拿起来。

    但是,狱警的脸色越来越奇怪了,看着他擦拭鼻血,实在是好奇。

    “你们在房间干什么了那姑娘是谁你前女友”

    忽然之间,狱警朝着他竖了个大拇指,“我知道了牛逼啊什么叫牛逼这才叫牛逼你是我大哥”

    “什么啊”

    反正他是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那女人是谁,又被带回到了舱室之内。

    魔术师看到沐小白回来了,隔着玻璃跟他聊着。

    “喂干嘛去了。”

    “见了一个女人,流鼻血”

    “女人见你兄弟,你知道这是很么地方吗”

    “唉”

    “漂亮吗”

    “很漂亮她还吓唬我要不是我机智识破了,不然真就被吓死了。”

    “吓唬你她和你什么关系真的是你的女人”

    “才不是”单身狗有单身狗的尊严,沐假话,不是就是不是

    忽然,狱警插了句嘴,事情闹得更大了。

    “那女人关闭了一切通讯装置,我觉得一定和他做了点什么两人用光了一瓶漱口水,十五分钟”

    舱室中沐小白嘴巴颤抖。

    魔术师若有所思。

    “原来有不是你女仔等等,那是哇哦你知道的,小三就是这样明知没地位,坚信有机会”

    “你是认真地吗让我去死吧”沐小白又擦了擦鼻血。

    世界的天空一片阴郁,这是个沉重的一天。

    一栋直入天际的高耸大厦内,但丁的助理是一个黑款眼睛男,他手中拿着一张银行卡,不属于任何国家,只接受世界政府级别授权签改,是一张璀璨的黑金卡。

    当然,真正的迁改者,是凌驾于世界卫星网络层的独立魔网,出自某位魔王之手。

    那是一张后缀有无数个零,哪怕给非洲土豪花几辈子都挥霍不完的数字,话说,这张卡的金额永远无法减少,也无法被人查到i。

    助理甚至可以用这张卡,去扰动这个世界庞大的资本社会,透支商品价值,让任何一种货币贬值,甚至让整个世界的资本帝国崩塌。

    而它怎么来的,当然就是大黑客敲敲手指头的事。

    但是眼下,有一件更值得瞩目的事,那这事相比,他手中那废卡屁都不算。

    他在后退,一边慢慢的写着什么,很认真。

    但丁写好了自己最后的笔记,这是他人生中每每拿来翻阅并记载的,唯一一件视为比生命更重要的物品,此刻丢给了他的助手。

    “你知道我要干什么,我也一直想干什么。”

    “可惜,我太高估了自己我们都太高估了自己”

    “算了吧”

    “呵呵,改变这个世界,我放弃了。”

    “从一开始,就没有人可以他就要完蛋了”

    “可笑的名字。”

    “你知道他含义的意义吧但丁我本想着当救赎的主来着,呵呵呵太可笑了。”

    传说中的但丁,在大厦边后退着,助理站在原地。

    他一步步的,边走边哭。

    “我不玩了再也不玩了我退出”

    “我可以做到任何人做不到的事可我无法解决我内心的痛苦”

    “真的我很痛苦,真的非常非常痛苦,我真无能为力了,我坚持不住了,再也坚持不住了。”

    每一个天才都是别致的,他们绝顶无双,可人类异变,往往从痛苦开始。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抑郁症,那么你算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

    如果你稍微有点狂躁加自闭,无法自控,外加一点抑郁,那你至少也是个头脑过人,而心思细腻的人。

    如果,你再聪明一点,从一出生就被送到精神病院,或者达到萨克小丑那种,你可能会是一个天才。

    对于但丁,没人猜的出他作为一个智商有望超过300的亚裔人种,活的是不是普通人所在的三维世界。

    痛苦的级别,等同于天才指数。

    就像电磁炮制造公式:破坏力质量x速度x能量

    天下存在一杆无形之秤,衡量万物,人能发现质量守恒定律,却仅此而已。

    没有任何一种天赋是平白而来的。

    但丁的脑子也是一样,那是超越神威太湖之光顶尖处理系统,甚至身体的生理结构不容许他大脑的存在,矛盾而不该存在的个体。

    但丁仍然在后退,到了边缘,对着他的朋友。

    “我可以死但丁必须还在呵呵呵呵”

    “再见了”

    但丁从大厦的边缘后仰,张开双臂,倒了下去。

    这时候,他包里的通讯器响了。

    男人叹息一声。

    “他们到了,你有一分钟的时间离开”

    他仰望天际。

    一个重装机甲带着滑翔翼化为一个光点急速赶来,至少另外几个人,他没发现。

    “阴魂不散”

    “但丁,让我为你献上最后一场,死亡礼祭,世界将冠冕你的荣耀”

    他撕去了衣服,丢掉了皮包,双手十指忽然插入自己的心脏,一丝丝极度血红与黑暗被从身体强行抽取出来。

    如恶魔生物一样的残忍笑声,他的身体慢慢变大。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他的眼镜掉在地上,身体开始变化,急速生长。

    大厦的四角尘土被无形的力量吞噬,升起,一处处位置开始坍塌,陷落。

    一只怪物从烟尘中出来。

    那是一只怎样的怪物啊

    小号巨人,比神盾局博士变身的鞭笞要大一个型号,黑一个色系,骨骼长在外面的那种异形、

    粗壮的黑色长发,外骨骼黑色的双角,狰狞的黑红面孔,他身上长满麟甲的皮肤,只有人形的轮廓和方才类似,但扩大了十数倍。

    “世界早该知道,我们是存在的”

    “早该知道了”

    他的背后骨刺生长出来,黑色的双翼变得巨大,慢慢张开,他的眼睛变得赤红,指甲生长

    “早该知道了。”

    这时候的声音,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类了。

    金属音,变声器,音域调整,只有在小电影才能出壮观的一幕。

    “哈哈哈哈哈”

    声音扩大,撕裂般的巨大

    整个城市都被这样的声音笼罩了。

    大厦的边缘爬上了几个黑夜行者,身穿劲服,双臂带着奇怪工具,背后背着东西。

    嗖

    音爆的声音出现,一个女人从空气里钻出来。

    天边的黑色钢铁机甲也踩着降落伞下来,巨大的身影踏在大厦上。

    一个白色睡袍,伸着懒腰的人从楼梯走上来,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

    随着慢慢出现的人。

    这个大厦塌陷的更快了,都是惨叫和惊慌的人,但大厦依然在塌陷,轰隆隆的巨响越来越大,随时可能把这些人淹没。

    恶魔的爪子从地面扫起了一栋狂风,双臂展开,双翅挥舞,慢慢的在烟尘中起飞,狂风肆虐,雷蛇窜破天空。

    那笼罩天地的气息,带着罪恶来自地狱的声音,一字一顿,响彻城市的天空。

    “这一天,人们将永恒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