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传奇,刚刚开始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狱警敲了敲舱室,导致沐小白今天起得特别早。

    他叹息一声,说:“因为你的离开,你的朋友昨天以身殉职了,那个城市乱了,有关机关正在处理善后工作,那么大的事,想要瞒天过海还真不容易,还得保密局出手了。”

    “什么你在说什么”

    “不过我猜,过段时间又会有好电影可以看了,不错呢恶魔大战霹雳舞娃,小钢铁an拯救世界。”

    狱警笑着离开了。

    沐小白揉着眼睛,什么跟什么啊

    忽然之间,整个监狱晃动了一下。

    太可怕了。

    跟地震一样。

    对黑海监狱,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二十层每一层有一个监狱长,主要负责管理罪犯。

    黑龙让他们留下。

    一个人叼着雪茄,光膀子披着大衣,坐着电梯出去了。

    两分钟后,他站在大轮胎上,看着天空乌云密布,高歌吟唱。

    “啊大海啊你这是想干嘛”

    恐怖的天色没有让他有一丝惧怕,反而在这种黑洞洞下的美景陶醉了。

    “你想干嘛这里是海神域”

    忽然之间,浪花高高翻涌,一个古神一样的巨大身影渐渐的站起身来,先是武器叉子,再是头发,额头,大脸直到小上半身伏在海面上。

    那巨大的身形下,黑龙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缩影。

    只是他点着雪茄,抬脚系着鞋带,悠闲的在那看着。

    海巨人就像一座山

    如果这脚下真的是海的话

    真不能想象这个怪物有多高,有多大。

    “你攻击我的房子了我可是打算用它养老的”

    “禁止闯入按照协议,马上离开违令者,死”

    明晃晃的叉子,刺破了乌云,庞大的声音比雷声还响,甚至水波下的生物纷纷逃离,出现了一圈圈的波浪。

    “咋跟你说呢瓜娃子。”

    黑龙掏了掏耳朵,有点为难的样子。

    “违令者死”

    海神祭祀把大鱼叉剁在地面,可能是海底的礁石。

    顿时,那方圆数里的海面起飞了。

    高大的海浪,汹涌的翻滚,由于这里是力量的中心,出现了小凹陷,四面的潮水压来,眼看要淹没这大轮胎。

    “阿嚏”

    黑龙有点冷到了,但就在一套喷嚏,那气浪忽然倒退而回,无数的海啸不知退到了多少海里,来得快去的更快。

    “你敢闯入这里”

    海神祭祀的大鱼叉都拎了出来,横举出水面,隐隐对着黑龙。

    “哪能啊别别别你冷静。”

    “去死吧人类”

    那大叉子挥舞着过来了。

    黑龙这会也没招了,他看着过来的叉子这要是把监狱给插出来两个窟窿眼,他做办公室给上面写两个月的文件报告,这事都不一定搞的定。

    那当然不行了。

    黑龙捏着雪茄,咧咧狂风吹开了他的大氅,赫赫飞舞。

    他看着火星子乱飘,把手中的大雪茄屈指一弹。

    世界都安静了。

    雪茄和叉子碰在了一起。

    海神祭祀的叉子崩碎了一个尖,弹飞了,而他整个巨大的身形都慢慢仰头栽倒,就像一个大山即将倾倒。

    他还是倒下了。

    海水砸起无可丈量的高度。

    看起来这海域就跟他家游泳池似得。

    随着海平面下降。

    黑海监狱也露出来了,那就像一个甜甜圈,被穿了一串,一个连着一个的巧克力圈。

    那是监狱整体的布局。

    可惜,虽然海平面降低了,但黑海监狱下方还没真正的显露出来。

    “发生了什么”

    一个红色级别的狱长也出来了,看着惊骇海涛褪去,忐忑的问着黑龙。

    “赶上海灾了,你在这歇会,一会跟他谈谈”

    黑龙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缩了缩脖子,转头回去了。

    “和谁谈”

    “一个大傻帽”

    渐渐地、沐小白在这里生活已经有一个月,那本监狱守则也被他阅读完了,每天按时规律生活真的很好,不过他也慢慢觉得有点闷了。

    除了每个月一次的放风时间,他每天对着舱室和玻璃房子外偶尔出现的几个熟面孔,偶尔能说说话。

    其实,舱室外部的罪犯同僚和位置每天都是随机的。

    蓝色玻璃早晨变得通透,才能看到的自己每一天的新位置,新邻居,最高级别的二十层,似乎有很多分区,随机挪换位置和罪犯编排,就跟每天被整理好顺序的小竹筒一样,里面是一个个可爱竹鼠。

    再就是每天看不见脸的狱警,他们外表一模一样,但每天都轮班换不少批人。

    他们没有编号,没有姓名,做的事情一致,要不是习惯不相同小白也猜不出来。

    除了管理狱警,沐小白还认识了更多的人。

    魔术师,黑人野兽,自称可以操纵原力的无言者,武器专家,半机械改造生物

    或多或少,运气好也能偶尔说上两句话。

    当然,沐小白聊得话题处于犬夜叉火影忍者那个层次,而他们则是真实世界最顶尖的一批人。

    没有这次机会,或许两者一辈子都井水不犯河水,搭不到一起去。

    这一天,第二十层宽敞的大厅内,从来没开过的中央大门第一次打开了。

    一个上身黑色纹身的高大的男人,皮腰带黑色长裤,黑色短发,大黑披风,叼着跟雪茄就进来了,两个随从机械狱警跟在身后。

    他穿过人群,走到沐小白舱室的边上,靠在门前,对着狱警一边用手敲了敲舱室。

    那群人顿时就用张门锁卡打开了沐小白这件牢室。

    沐小白的运气算好了,可能由于体质弱小他没带任何锁链,机械项圈,也没打针。

    他不明所以的站了起来。

    “但丁出来聊聊”

    黑龙说完,那老成粗糙的大脸露出一个吃人一样的微笑,别误会,嘴太大了。

    很快,沐小白轻装上阵,竟然和黑龙从那个独属于监狱长通道出去了。

    这还不算完。

    他以为自己会被带到和上回一样的审讯室,没想到径直坐着一个豪华电梯,半个小时多之后就去了一层的工作大厅。

    看着警员相互忙碌着,黑龙和沐小白还有两个狱警穿过人群,然后

    穿过一个个通道,机械大门,检查通道。

    人们对黑龙一路半个字都没多说。

    任由他们打开最后的门闸,沿着环形楼梯上来了。

    风很大特别的大,沐小白脸上的肉都被吹的变形了。

    “大哥,有啥事咱好好说你是不是打算把我扔海里面”

    沐小白抓着门框不松手,看着波涛汹涌的大海。

    如果没有他们的交通工具,沐小白这一辈子可能都没机会面对大海,可现在不是面对不面对的问题,他觉得一辈子不来才好呢

    那海风,那乌云,那一望无际的浪花奔涌,比恐怖之名更添三分。

    “来吹吹风”

    黑龙那大手一搂,沐小白就被拖走了,他们跳出了环形避风环,然后爬到了黑色轮胎的外轴。

    完了这纹身大哥不像个好说话的人,估计就要打算把他扔海里喂鲨鱼,没看到这都走到边上了吗

    那海风本就随时可能把他吹走,这么一来,他简直随时有种飞上天的感觉,那太可怕了,他估计就算拿钱消费去鬼屋都没这个吓人。

    两人停在大海边上,坐了下来,看着十多米的海浪。

    沐小白浑身僵硬,就等着黑龙一巴掌把他推下去、

    然后,他摸了摸裤头,掏出一个大雪茄,点上,递给了沐小白。

    “哥这太贵重了。”

    “不贵,巴西特产,八百一根来尝尝。”

    沐小白颤颤巍巍,他不敢拒绝。

    八百,正好一个月的工资了,也算消费的起,如果他能不吃不喝不用水电不上网甚至不拉屎的话。

    “最近,吃的挺好吧”

    “好”

    “睡得也挺好吧”

    “很好”

    “那些狱警都挺满意吧”

    “满意满意”

    沐小白脑子空白,这看起来贼吓人的大哥对他寒暄个什么劲。

    “其实你也别难为他们,都是吃这口饭的,家里老婆孩几年看不到一次,也不容易,你说是吧”

    “是是是”

    “兄弟这个”黑龙摸出一个便携式笔记本,那灯管闪烁,上面的牌子沐小白没见过。

    “宇航局超算限量版我四个月工资,昨天给我送来的”

    “大哥”

    黑龙把两个巴掌大的计算机推了过来。

    “玩玩要不你试试性能,十五分钟能不能把这黑海监狱的智能系统黑了,放心就玩个游戏拿着。”

    沐小白摸着小电脑,那屏幕展开,正扫对着他的虹膜,指纹,然后绑定用户身份。

    上面的图案也很高档,总之,他一个写的,没见过。

    黑了黑海监狱的智能ai算了,他就会敲个键盘写点小黄书,沐小白咽了口唾沫。

    “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碰电脑了”

    “哦我理解”

    黑龙若有所思的点头。

    一阵大风吹来,沐小白那小手根本没抓住计算机,就这么让他飞上天了。

    沐小白脸是真的白白的了,他觉得自己完蛋了,要死了,而且会死的很惨很惨,说不定要喂鲨鱼。

    黑龙回过神,抬头看着小本子,那光线还在闪烁。

    “也是,一般货看不上正常。”

    黑龙看着沐小白的雪茄熄灭了,连着帮他点上。

    “大哥”

    “毕竟咱也相处一个月了,你叫我一声老哥也不过分,那现在哥求你个事”

    沐话了。

    “出去了以后千万别惦记我,也别惦记这边的监狱,行不”

    沐小白再次点头,虽然听不懂啥意思。

    他还惦记着家伙,别做噩梦都知足了

    等等

    惦记噩梦

    该不会是黑龙怕他找自己麻烦吧

    一时间,沐小白的冷汗又下来了,要是他方才说个不字,说不定这社会老大哥就一把推他下地狱了。

    “行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沐小白觉得头顶有什么东西在响,越来越近了。

    一抬头,是一个银白色的大家伙在飞,漂浮在云层间的不明飞行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