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终于,我悟了。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沐小白眼泪吧嗒吧嗒了一顿,无助地躺在地上,抱着笔记本,哭着睡着了。

    “好冷啊”

    生活就像便秘,动不动就堵着你,让你难受,尽管这样,你还得顽强的想办法,让它过去,哪怕借助开塞露。

    为了活着,沐小白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

    借钱。

    可是这么多年他没什么朋友,社会小透明,关系绝缘体,唯一认识的就是他的读者朋友,还是那种face friend。

    可是太监了,还想找人借钱,也说不过去吧是个人都开不了这个口。

    但他不怕,他脸皮厚啊

    沐小白鼓起勇气,重新的找到书站中自己的书页。

    翻开了留言,总共也就一百来页的评论,那断更一个月,也才多了可怜的两条,有一条是那么的醒目,切不看后面搞笑的评论。

    “谢谢你,放过我”

    内心的冲动促使他点开继续查看。

    “亲爱的作者你好”

    “作为读者,我一直有一个毛病,就是看什么都必须有始有终,为了让你能把后续的结尾用你那堪称未进化完全的智商表达出来,不会因为收入问题而放弃,让这本书无疾而终。我花了很长时间建了三百多个账号来订阅你的书,为此熬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看到这里,你可能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你的订阅数一直维持在三百多一点,而且编辑也不理你”

    “没错,我可能是这本书唯一的读者。”

    “看到这里,请你先不要灰心”

    “实话实说,你不是一个好作者写的也太难看了,尽管我这样有原则的人,也一而再,再而三的无法坚持下去。”

    “在你提出结束这本书的时候,我一半身体是拒绝,一半身体是欣慰的,那种感觉我至今难忘还给你留言在这。”

    “在百般思考之后,我接受了现实”

    “今天,你今天让我成长了,进步了,甚至对这项唯一的业余爱好失去了兴趣。”

    “终于我悟了”

    “谢谢你”

    “你让我明白,放过别人,就是放过自己。”

    “我摆脱了自己多年来的困扰甚至不再想碰任何书。”

    “你转行了,这是件好事,希望你能满意自己新的生活,我也要回到我自己生活,告别你们的世界。”

    “永别了。”

    沐小白读着读着,眼泪禁不住下来了。

    他为拥有自己得到这样的读者而荣幸,同时,那么的想哭,悲伤无比。

    那句“我悟了”简直让小白心酸心痛,五味杂陈,甚至可以体会到这位受害者的痛苦。

    坐在地上,他抽动的对着手机又哭又笑。

    半晌,沐小白给这位作者留言。

    “我是作者,我遇到了难处,可以借我两百块钱吗。”

    十几分钟。

    “别说了,账号”

    那一刻,沐小白激动的要哭了。

    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这可是关系到钱的头等大事。

    他把支付宝发送了过去。

    几乎三十秒钟,清脆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您的支付宝到账,一万元”

    沐小白一下子丢开了手机,嘴被空气撑开,跟一个咸鱼碰上猫一样,炸毛了。

    打死他也想不到,土豪啊

    这么多年,有这么个土豪而没有狠狠的宰一笔,他活得有愧,对不起列祖列宗。

    “谢谢。”

    “别说了,我都懂,你让我明白的道理,远远不止这点数,权当咱们这么多年交往的分手费吧再见了,谢谢你,放过我,我解脱了。”

    “”

    小白眼巴巴的瞅着。

    接下来,就是拉黑。

    疯了,都疯了。

    沐小白想要还人家钱的机会都没了,甚至把九千八百块先给他退回去。

    盯着手机,他现在一丝力气也没有。

    不过,灰心,也就到程度了。

    毕竟,绝望那么久,早已经习惯了,心死透透的。

    欢声笑语,都只是承受不住的痛。

    “哈哈不管发生什么小白,你得坚持的活下去人活着就得吃饭不是”

    “小白小白你最棒吃嘛嘛香也不胖”

    “小白小白你最棒麻辣火锅不怕烫”

    他用意念驱使着麻木的身体,跟个丧尸一样,一步步的离开了。

    吃饱了,那楼下的包子铺真香,童年的味道,包含美好与回忆,那是人生最美的,最渴望的味道。

    他回来的时候带了好几箱方便面。

    别问他为什么。

    有钱了

    钱怎么花的问题,沐小白认识深刻,早就对此思索了良久,有了充足的准备。

    有钱了,买吃的买多少都没错

    至于把自己再吃回干不拉几那样,没办法,监狱不养他,就得自己想办法,虽然伙食水平下降,好歹能活不是。

    别笑话他,穷人好不容易有钱就这思维,不买方便面买啥

    当然,沐小白还给手机买了块电池,方便蹭网已经长时间下载小电影,以及关键时刻续航,别到关键时刻掉链子。

    这样的话日子就能维持下去了。

    “差一张床,明天可以去楼下捡一点一点啤酒箱子和废纸壳,对了还得买卫生纸。”

    “哈哈,别人都在搞荒野求生,唯我可以玩都市求生啊”

    “这等境界嗯正所谓,破帽遮颜过闹市,大隐于市于无声处听惊雷不相尔尔、”

    “再大的困难只要遇上了我沐小白,统统不算难事”

    “正所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duangduangduang”

    房间之后有人用马桶刷敲墙壁,十分的嚣张,估计拉屎时候被他吵到了。

    “迂腐的蝼蚁,我辈不与你这等一般见识”

    大半夜的。

    沐小白的手机忽然响了。

    小白神经处于未连接状态,开口就搞事:“喂,您好,这是紧急服务中心,请问”

    “沐小白我没时间和你开玩笑”

    “大叔哪位是不是我该还你钱你放心吧就动了两百”

    “但丁死了。”

    “啊”沐小白一声高分贝的尖叫,瞬间把隔壁的人吵醒了,一侧传来一声骂骂咧咧的声音,而另一边毕竟沉默,或许觉得他真疯了,在考虑是否报警。

    “但丁死了,我思来想去,你也算是这件事的参与者,不该错过这个名额”

    “死了但丁死了参与者啥名额”

    “但丁死了,但是他的意志必须存在与其让其他觊觎者享了好处不如给你们,也就是说,我在找五个继承人,而你恰好有这个机会。”

    “不要”

    “你最近不是在找工作”

    “没有”

    “我看到了。”

    “你能给我钱”

    这句话,说到了小白心坎上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可以。”

    他咽了口唾沫,厚颜无耻的说:“我这个人很出色,对自己要求也很高,所以薪资的事我不会马虎的我跟你说,不管是谁什么工作少于八百你就别跟我提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喂喂八百还嫌多你是人贩子吧”

    “但丁生前有一张卡,一百个亿,它是继承人遗物之一。”

    “给给给给给给给给给给我我啥都会给我快给我”

    “只要你有本事,你甚至可以把五件物品都拿了”

    “不要我就要那张银行卡我要钱”

    “那是五件物品价值最低的,那张卡在我手里,你喜欢的话,来吧三十秒钟现在下楼”

    “来了”

    沐小白从窗户看了楼下一眼,可是黑漆漆的。

    这大半夜的,哪有个鬼影子。

    但是沐小白还是为了钱飞快的开门冲出去了。

    不管真的假的,那可是传说中的但丁

    可以让他彻底脱离普通人生活的轨道的另外一个世界。

    “人呢”

    沐小白是飞下来的,他甚至一路都没看楼梯。

    “这里”

    草坪那里,还真有一个鬼影子,一个黑夜行者在地面说道。

    “我来了我就是那个打电话的人。”

    “知道知道。”

    那人有点安静,他看了看焦急的沐小白,打量了他一下,点点头,像个:“但丁的五件遗物,有两件不需要任何考验就能拿到,只要你抽得到,而另外三件,有一定危险,不过只要通过考验,一样能拿到遗物。”

    “好玩”

    “其实,我倒是想让你把五件都拿走”

    “可以吗”

    “可以啊只要你敢一件件继续选泽,不怕碰到雷就是除了两件物品中的另外三件,当然,就算是雷,通过考验一样可以继续选害怕吗”

    “不害怕”

    “你可不像赌徒,也不像那些亡命之徒。”

    “但我就是想要钱”小白现在一根筋了,又粗又大的神经,已经陷入了金钱的陷阱,贪婪将他吞噬。

    “哈哈神会聆听你的召唤愿你好运,加入者。”

    忽然之间,天空暗下,五道暗色光柱爆发,从遥远的天机射入下来,落到沐小白的面前,那是一张张黑色没有任何杂质的卡牌,他们在光圈内悬浮着,旋转着,一丝丝奇异的符号刻印在上面

    “加入者”沐小白眨了眨眼睛,也听不懂,不过看那人安安静静的等待。

    他慢慢向上天做了一个祈祷的动作,幻想之中,仿佛看到幸运女神的大白腿,还有裙子。

    看似虔诚,要是知道内情的人说不定往他脸上吐唾沫。

    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在五张卡片中左看右看。

    “呼有点紧张。”

    他眼看碰到纸牌边上,心中一紧,忽然收回手掌,在裤子上使劲搓着。

    “我忘记洗手了能不能”

    对方无语:“别耽误我时间继承者”

    “欧皇附体出来吧我的光能使者”

    沐小白哄了两嗓子壮胆,直接手在光柱里一抓。

    一张卡片这么被捞了出来,只是

    那一离开光柱的卡牌分散化为黑雾,慢慢消失在手中了。

    “我这是什么不会吧”

    对方皱着眉,看不粗喜怒,然后摇头,一脸便秘。

    小白考虑着要不要现在转头就跑,或许还有活路,跑到警察署找警察叔叔,揭发这个大骗子。

    可是

    “好运的小家伙呵呵,上天垂青于你。”

    “什么”

    “拿着吧”

    一张普普通通的银行卡,从那黑影手中递了过来,沐小白看着他的脸皮在笑。

    来了来了。

    沐小白使劲的在裤子上蹭干净了双手,双手恭敬,小心翼翼的接过银行卡。

    “游戏,还要继续吗提醒你,刚才你只要选错一个,差一点我的左手,就会捏爆你的心脏,或者把你丢入外太空。”

    他伸出自己的左手,顾自欣赏,语气不近人情,那么的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