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废废的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这世界上太多的工作人们连见识都没见识过。

    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

    夏冰就是如此,每到月底,她就会合租房里出来,穿上自己特质的一套拉风装备,开着租来的小车去城市的各大街区捞鱼。

    逸市a区902街道,这里不论是白天和晚上都很是游荡的好地方。

    距离园区很近,如果有人对可爱而未入社会的学生妹感兴趣的话,他们可以选择的在这里等待一场邂逅,同时串联起各种暗中交易,为某个富豪大佬老板企业家找点小三什么的。

    同时,这地方距离弥赛夜总会很近,没到天色暗下,生意总是额外的火爆,人流穿梭,也是这个中流城市部分达官显贵或者上层名流会出没的地方。

    来就对了

    好地方

    由于对自己的身材和容貌有着极大的自信,不论是相比那些年轻的小姐还是清纯可人的学生妹,她都不输于任何人。

    混入其中,套取利益,这就是她的工作。

    当然,夏冰不需要榜上什么大款大老板,她只是简单的弄一点零花钱,好改善拮据的生活。

    这种目的下,她自然不会付出什么额外的,最多

    只给她找的男人看看身材,他们不就神魂颠倒地变成傻子了吗而且,看看也不就够了吗难道还要来真的做梦去吧死男人。

    看着在账目本上一项项打钩,累计的数字足足到了一万二,她才停手,一脚把昏迷的沐小白踹下车,留在巷尾的垃圾桶边。

    “一万就一万吧八折不是吗学生党,以后乖乖学习,姐姐是为了你好,嘻嘻”

    夏冰狡黠的搜刮了他身上仅有的一万块,没办法,这是人家自己要求的,在之后钱到手了,人也昏迷了,被一脚踹下了车子。

    夏冰亲吻着钞票,心情飞起来了,开车溜了。

    半天后,沐小白昏昏沉沉的起身,在原地扶着墙站了半天。

    “这是怎么了”

    “妞呢”

    “钱呢”

    “是不是搞的太过火人家生气了不对呢我好像就碰了碰小手”

    “哎我的妈呀摔死我了。”

    “美女怎么不留个联系方式啊”

    口袋里,手机,银行卡,钥匙,他购买的袋子什么的都在,只有最无关紧要的一万块没了。

    一想到那脸蛋,身材,花纹蕾丝,沐小白就一阵阵的口干舌燥,流口水,看他那老年痴呆的表情,估计这种情况在发生一次他也愿意。

    许久,他也想明白了,叹了口气,摇摇头离开了。

    下回玩归玩,必须得小心点了。

    “这不是逼我吗。”

    “逼我去正经的按摩房”

    “我就不信有钱还找不到小姐了”

    “跑跑跑我让你跑夏冰知道我的厉害了没”

    此刻,沐小白在自己单身狗的狗窝抱着一个方便袋子啃呢口水流的满地,撅着屁股,大裤衩子已经破了两个洞,不忍直视。

    他冒着鼻涕泡说着。

    那老天就跟着他过不去,房门被人不客气的duangduang的一阵猛敲。

    里面没动静,那声音又响了起来,也不怕把门敲坏了。

    沐小白满心惆怅的醒了。

    看到美丽的可人儿不见了,也没了那张娇小的红唇,还有挑逗的声音,顿时来了火气。

    “阎王爷催债啊”

    沐小白起身,就要去开门,结果半路上发现裤子湿了,连忙换了下来。

    “谁啊”

    房东大妈凶神恶煞的站在门口,天神下凡,手持拖把、带着头罩,看样子头发刚刚处理过。

    一见开门,当即扯着嗓门喊道。

    “小畜生,行啊都用得起手机了哼,上个月失踪了一个月你以为能躲得过租金两个月,三百五,拿钱滚蛋”

    沐小白好好的情致消散,他压着怒火,面无表情掏掏耳朵:“什么滚蛋”

    不知道是否是错觉,这位房东觉得沐小白一贯来的态度消失了,没有任何低三下四。

    “哼我跟物流公司商量好了,这地方给他们一个月两百当仓库所以你今天就得从这搬走”

    “可我跟你说我租半年的。”

    “嗯,你租半年,钱是一个月一个月给的而且还经常记账你以为我愿意把这租你和你明说,物流公司那边押金我收了。”房东大妈掏出了一沓子钞票,在小白眼前晃了晃,“所以,在明天之前你得滚蛋了,这里不欢迎你。”

    沐小白气愤的含着舌头,也不说话。

    “穷鬼,钱我也不要了,晚上我会再来一次如果”

    沐小白拿出了一万块,手指沾上吐沫了,慢悠悠一张一张地数了四百块钱丢给她,“这破地方我也呆够了,给我五分钟。”

    说着,房门被关上了。

    大妈捏着四百块钱,挠挠头,这家伙哪里搞来那么多钱。

    想也想不明白,可能这呆了好几年的穷鬼说不定是买彩票中了,她挠挠脖子就离开了,说好的五分钟。

    反正现在也不剩下啥了,沐小白早就受够了房东的闷气,但凡有地方他早搬走了。

    “我呸臭不要脸的,要不是赶上这几年房价飞涨你收你麻痹的房租”

    “老子受你好几年窝囊气了”

    沐小白把自己的方便面全都拆开了。

    揉碎了,然后洒在地上。

    一袋接着一袋的东西掉在地上,顿时铺上了一层。

    “你他妈给我等着”

    沐小白气愤摸出打火机,把箱子给点上了。

    这当然没法造成大规模的失火。

    不过

    那黑色的烟灰把房间熏的烟气鼓动,他蹭着灰在墙上一顿乱抹。

    做完,他立马在房间脱下裤子撒尿。

    把地上面渣滓踩得稀碎,提的均匀,甚至面粉一样。

    敲开门缝,看了看这时候楼道没人。

    这才拎着个小包裹飞快的跑了。

    这么多年,这是最解气的一回

    沐小白和房东大妈的积怨已久。

    这说来话长,还得从当初说起。

    那个时候,房租还没有那么高,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学生,那个时候,偶尔还有点零花钱。

    他用为数不多的钱很开心的找到了这里的房子,两人的不解之缘就开始了,翻开前世恩怨。

    第一回,他被迫花了一千块钱修了楼外井口的下水道。

    说好的分摊,可掏钱之后跟人家要钱时候房东反悔了,说了半天毛没捞着,还把他赶走了。

    在之后,他发现房间有问题。

    除了欠了几近半年的水费电费网费。

    房间各种硬件问题也频频爆发,地板潮湿,墙壁脱皮,耗子洞蚂蚁窝,损坏的马桶。

    当时吧他跟人家说过,可人家房东也不听。

    小白也是觉得这位置不错的,好歹也交了半年的预付款,根本拿不回来,那虽然不多,但好歹两千来块。

    起码也得住半年。

    然后,他用不多的存款开始装饰自己的房间。

    他极力缩减开支,但仍然千八百块钱进去了,不过房间收拾完他也挺满意,这事后来就没提,吃了个哑巴亏就当买了个教训。

    体验之后,便宜没好货,这看起来是一句真理。

    不过不便宜的,他身为学生党,买也买不起。

    再后来,房租上涨,有人偷水偷电,偶尔丢钱包

    用了很久,小白终于看清楚这位房东大妈的嘴脸。

    以前小白也是有车一族,不过轮胎被人拆了三次,车子后来报废了,在之后直接不见了。

    小白后来在房东的仓库发现那腐朽变形的玩意,认了好半天才明白过味来。

    那是他失散多年的座驾。

    只是,人家房东大妈不承认啊

    虽然他也的确不需要这破自行车了。

    这些事,当初给他气坏了

    陈年旧事,他一想起来都气人。

    也别问他为什么后来不搬走了。

    那是因为

    搬走难道睡大街吗除了废仓库,放眼整个逸城都未必找得到这么小而便宜还有网的地方。

    “不想了爷有钱了起飞了”

    沐小白看到几个物流制服打扮的人,没心情同情他们接下来遭遇的好日子,一个人横起手臂坐飞机状,飞快的跑出了熟悉的小区。

    路上,他操起一口经典的粤语台词,“从钢钉后,内窝瘾段义绝,耽误八点嘎哥”

    这奇奇怪怪的举动,充满魔性,让人不忍直视。

    那孩子疯了,老大爷躲在门口,伸脖子躲着小白,拉着了老婆。

    “疯了吗”

    “这孩子咋了”

    “别过去依我看,这邪气太重,咱们不是对手,他那房子阴郁森森的,保不准沾染什么怪玩意这得找个行事的大师给他破破”

    “碰上不干净玩意了”

    “多半是了看他现在疯疯癫癫的这孩子弄不好算是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