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正经人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红蝎,组建于联邦雏形初建98年,北欧联盟挪威、瑞典、丹麦、芬兰和冰岛内部矛盾激化处于解体边缘,资本主义国大哥级别冰岛内部的议员就提出议案,关于重组新政权与委员会参选。

    实际上,在接下来的五年面对世界局势动荡,经济不稳定压力,世界战争流民,以及各种世界级别头等问题,联盟逐渐解体。

    没了制约和保护的北欧地区在归属世界联邦之前,与世界政府沟通谈话请求支援,妄想充足西方五国联盟的政权。

    那就像一块即将熟透的肥肉,世界不少组织雇佣军私人武装军团,恐怖主义,以及各种武装都妄想借着混乱局势参上一脚,捞一杯羹,甚至建立新的起义基地。

    当海洋领土军事基地大洋防线彻底失手,无数明里暗里的组织蜂拥而至,而联盟处于崩塌雏形无力挽回局面。

    尴尬的是,鉴于世界第三次战争下诞生的和平公约,世界政府有心也无力,无法在未征得同意私自派遣武装来抵抗危机,而五国也不出面发表讲话,可能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心思谋着后路勾选阵营,以至于所有人错过大好的防御局面。

    各种不法分子在境内、海域、陆地、各大场所肆意爆发动乱,五国恐慌的人民的压力下。

    代号为红蝎的行动正式启动。

    提出者为最后一任五盟委员长兼任内阁十府要员的波利娜,一个带着金发欧美血统纯正的女性白人。

    由一批身手不错的正式编制军人,特工,民间武装,拿钱卖命的雇佣兵,世界各地无名无姓的支援者以及许许多多的人组成。

    他们妄图在战乱真正爆发之前结束危机。

    初衷很美好,但实际很无奈。

    波利娜所属阵营的政党前期还能给予他们资金上的援助,但后来党派分歧,一部分导向了其他阵线,可能不看好目前的局势,甚至被党收买,反正提案被草率的丢在一旁。

    就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波利娜遇刺,死在家中卧室,遇刺身亡,身首异处。

    这样一来,又她掌控的红蝎就彻底脱离掌控。

    不过它没有死亡,而是在战乱中异化成长,成为一个不受控制的自由组织,一部分人仍然为这初始目的而战,扫荡入侵者。

    那一年,大大小小武装战争爆发六百余次,几乎每一天都得出现一场到两场的恶件,五盟人民岌岌可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种情况延续到联盟真正解体之后,新政府的武装军队踏上了这片土地,把原本政党官员以及一切上层组织取而代之,才慢慢缓解。

    对联邦新政府来说,只是扩张之路的一小步,而对旧日的资本阶级统治者,已经没人在乎了不是吗

    当然,没了任何官方背景的红蝎也无法生存在这片新的土地。

    在参与战争之后,一部分散兵游勇的人或是生存在新的土地下,也有一部分人选择退役,遣返,跟随人群回到自己的祖国生活。

    红蝎这批老人可能还在,扛着这面大旗,但它已经发生了内部结构的转变,不再效力政府,不在效力私人,任何党派组织,甚至他本身的存在也变得不合法、

    到最后,某一天,世界政府提出议案,把曾经对抗武装组织,这个四不像的民间杀手团定义成了威胁。

    哪怕红蝎不断裁员,不断在世界各地转移基地,不断隐秘变换身份,依然无法脱离联邦政府的追杀。

    最后,名义上,他们被迫解散,这些曾经为故土而征战的人,但实际上,他们或许投靠了某个世界财团,地下首脑,在世界某个不为人知的阴暗处挣扎求存,继续自己的工作。

    红蝎,真就成了地下生物那一群,最恶毒,最狡猾,最致命的一群令人为之色变的人。

    时至今日,化整为零,世界各地都能听到这个崭新而古老的名字。

    雇佣兵中,地下暗网,情报党派

    虽然未必是一个意思。

    沐小白靠在沙发上用手机查询着各种各样关于红蝎的历史。

    只是,在新世界政府主导的信息网络下,他不可能知道这些密辛。

    当然,小白可以看万能的佰度词条啊。

    “身材幼小,多数含有剧毒,恶毒,狡猾,致命一种生存在非寒带极具危险的生物。”

    “标注,由于多数蝎具备红色毒囊,不可食用”

    他把图片掉了过来,的确和某种纹身上的形状很类似。

    酒店的餐车推到了门口,但沐小白已经困倦了,开了门,接过来两份丰富的餐盘,还有饮料,给夏冰送过去一份,就回到沙发躺下睡觉。

    “我理解”

    “不就是缺乏安全感么纹个小东西虽然看上去有点吓人,但我不会嫌弃的。”

    “不过拿刀子可不是好习惯。”

    嘟囔着,他慢慢睡着了。

    那餐盘里面的牛肉粉条鸡翅冰镇雪花三色麻薯,以及各种新鲜食材都放凉了。

    反倒是房间的夏冰,一个人毫不客气的吃了个干净。

    准确来说,两个人都饿了一天了。

    如果不是酒后脑壳阵痛,跑了一上午的疲惫,小白这会也得先吃饱在休息。

    只是

    夏冰终于离开了床榻,虽然脸色虚弱,不过身体行动已经没有大碍了。

    “电击枪的滋味还真不好受不过你以为只有你能弄到违禁品吗洗脖子等死吧哼”

    她取出了藏起的水果刀,看起来的确白准备了,走出卧室,里面看到小白那极具恶趣味的躺在沙发上,她的目光十分奇怪。

    小白的疲惫被看在眼里,衣服领子很脏都没来得及的收拾。

    看着,安静了半分钟,摇了摇头。

    “让我怎么说好呢”

    “感谢款待吧”

    “借我两万块钱我会还的,和上次一起。”

    夏冰上前,在茶几上抓了一把钞票塞进了塑料袋。

    然后看了看他身上的衣物。

    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三点式,开口道:

    “冒昧了。”

    沐小白被人剥了个精光,穿着个平角裤拖到了房间的浴室。

    然后,他上午买来的针头细管也有了用武这地,夏冰把他的手捆在手龙头,栓的死死的。

    这才抖了抖还算合身的衣服,把东西塞入口袋离开。

    房门口,她回头,想了想又走回来了。

    不是她良心发现,而是看到了沐小白的手机放在茶几上,反正钱包钥匙银行卡都拿了,这手机不拿也不太好,万一小白报警呢

    “帮你保存着先”

    抓过手机,“还好,没密码锁不过这壁纸什么意思”

    “呼好吧死宅都喜欢这个”

    也不知道哪个小电影截下来的一个画面,十分羞耻,夏冰看了一眼都忍不住耳根泛红,她还是属于那种不害羞的。

    沐小白醒来的时候,简直吓的尿了裤子。

    可能由于睡觉不老实,他手扣动了水管开关,这会一盆凉水把他淹的透透的,在高一点都能堵住他的呼吸。

    虽然浴缸也没那么大,他根本享受不到水刑的滋味。

    房间爆发如杀猪一样的哭嚎,“救命啊杀人啦快来救我啊”

    “有人要杀我”

    “救命啊”

    “我要死了”

    虽然房间的隔音很好,不过隔壁嘎吱嘎吱摇床的动静还是安静的片刻,似乎被吓到了,不过几秒钟又十分有节奏打起了拍子。

    他是电视剧看多了,而自己也是个写书的,这脑子有时候就不太正常,不过当水哗啦哗啦留在地上,没到脖颈,然后淌出浴盆,房间外面没人听清楚水流声,或者根本没理会他。

    他才吸了吸鼻子,眨了眨眼睛,放个屁,看着那飘上来的气泡就冷静下来。

    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想到了那个歹毒的女人。

    “毛事没有啊夏冰”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哥可是正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