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陪伴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躺在卧室,沐小白休息了小半日好了不少。

    “晚上吃什么”

    “我不知道”

    “请我大餐怎么样”

    沐小白看着李雪梅那兴奋的模样,也不太忍心拒绝,反正自己也得吃饭。

    “行,不过我现在手里现金有限,一千元以内”

    虽然一千元以内,不过在这地方也够奢侈了,一顿饭而已。

    “太棒了我就知道你很大方五百就够反正就我们两个人”

    “看在你为我省钱的份上,加五百上限。”

    沐小白费力的起身,拔掉了针管,又吃了几片药,这才下床。

    “额你得去客厅帮我把包拿一下,我没衣服了。”

    李雪梅手脚麻利,回来的时候抓着包裹,一边撕开包装。

    “你喜欢这个牌子吗”

    李雪梅没直接递给他,而是拆开了精美的包装后去检查那个艺术字的标记,一个奢侈品的品牌。

    “不喜欢。”

    “不喜欢你怎么都买这个牌子,这一件够我一年工资了”

    沐小白也不认识什么,当时只觉得花钱很爽,每个毛孔都爽而已,“随便穿穿。”

    “小白哥,你家有矿是吗在哪边我不介意移民的,非洲也没关系”

    李雪梅正因为前两天的事缠着他,虽然沐小白也不算讨厌,不过他已经不考虑这样的女人了。

    “没矿。”

    他穿好了衣服,回答了句,显得有些冷淡,反正李雪梅也不会在意。

    “走吧”

    “去哪”

    “你说了算。”

    “你喜欢中餐还是西餐,或者什么菜系”

    “我从来不挑吃的。”

    “那太好了。”

    出了酒店,两人手挽手坐上了个小车,最后停在一家装修很阔气的地方,白色字牌,英文字母与汉字结合,bobana美食坊。

    反正以沐小白小学毕业,外加社会阅历也不认识。

    沐小白瞧了瞧,打了个手势,“一千五”

    “好啦这里中餐西餐都有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我好久就想来这里了可惜没人请”

    “呵呵呵你真有趣。”

    由于不清楚这地方的消费水准,沐小白虽然有钱,可也显得比较拘谨。

    好在没有大众客房,所有的服务都再单间里面。

    侍者非常礼貌的引领二位选了一个房间,然后等待点餐。

    房间的装修很棒,乳白色典雅的娄花壁纸,古香古色的充满艺术的摆件,灯光略微清冷的色调,烛台燃着袅袅烟雾,散发醉人的香气

    主题间,花鸟月色,不失一处晚餐的好地方。

    “好像也不贵啊”

    沐小白翻看大菜单,也就一百到四百不等,就算一样一份才多少钱,上百样才万八块钱的,可以放开吃了。

    “你以为是国宴吗还有其实也没那么便宜”李雪梅偷偷笑道。

    侍者一直都保持良好的素质,见两人闹来闹去也不恼,不催促,带着微笑还攀谈起来。

    “先生如果需要贵的,我们有特制料理大厨会为您亲自操刀量身定做美食。”

    “不必麻烦了,我们就是简单的吃一点”沐小白摸摸鼻子,自己何德何能让人这么伺候,有点不习惯,他把菜目丢给李雪梅,暖暖一笑:“我收回方才的话,你喜欢的随便点”

    “哇哦真的吗”

    “真的,只要桌子摆得下”

    李雪梅是个很机灵的人,虽然她和小白在一起表现的小心翼翼,可当得到许诺表现的也很大胆,开心而活泼。

    对头疼的点餐,她只用了三十秒钟。

    “先生您要喝点什么吗我们这里酒水应有尽有”他又递过来一个小本子,那简直比菜谱的数量还要多,导致小白根本没去看。

    “我需要一杯冰的苹果醋”

    “我喝可乐、”

    “请稍等”

    超大号的大杯果醋和可乐先上来了,带着新加的冰块和吸管。

    沐小白抓过大杯子,需要双手才捧得动,这像一个沙漏,而且里面还有漂亮彩色的花瓣,里面还冒泡泡呢

    虽然土了点,可他就适合这个口味。

    什么酒庄葡萄香槟白兰地,他根本不懂。

    沐小白吸了一大口,冰冰的感觉爽极了。

    “我从前真想不到杯子能做的这么漂亮”

    李雪梅躲在饮料之后,此刻又可爱又俏皮,“感觉好满足、”

    她拿出手机开始拍照,选了好几个角度才弄好一张照片,挑挑拣拣。

    “你干什么”

    “我说我碰到了大款她们还不信背地笑话我我不得照个照片当证据吗我可以发到朋友圈吗”

    “你的自由。”沐小白眼皮跳了跳,忍不住笑。

    自己以前要是有机会,估计也这德行,虚荣是人之常情,尤其是那种充满攀比和嫉妒的行业。

    “忽然感觉好幸福。”

    “是啊唉”

    “喂,叹息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不配坐你对面”

    沐小白当然没有瞧不起人的意思,说实话,他自己就是个渣他一路过来,穷酸惯了,只有别人瞧不起他的份。

    面对这样的质疑,虽然有那么一点猜中了,但小白不会承认的。

    “什么叫不配坐在对面如果你愿意做我腿上,我也欢迎。”

    “那样会很尴尬的哝”

    这里的厨师烧菜很快。

    这才多久啊四五个小姑娘就一人一个盘子端来了,她们年纪不大,秀色可餐。

    一时间让小白看花了眼,直到离开房门,小白的目光还盯着那边不放。

    虽然那桌子上拼盘五花八门,摆盘更具艺术的美感。

    李雪梅气恼的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带着不满的腔调。

    “喂喂喂大色狼,够了啊”

    “我没有在看。”

    “你这是睁眼睛说瞎话吗”

    “我只是在想。”

    “想什么”李雪梅觉得好笑,这个家伙。

    小白回过神,“有钱真好”后面半句没说,虽然这来的并不公平。

    “废话这个世界从来如此,毫无能力只会溜须拍马的人爬的越来越高,兢兢业业的人死的越来越惨,你可以提出任何设想,不合理的要求,只要有钱哪怕不合法的,比如找那些个看起来甜美可人的小姑娘睡一晚,只要有钱,梦想不在是梦想,都会变成现实,而方法多得是。”

    “这样好吗”沐小白难得的问着。

    “当然不好但没人拒绝不是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形成这样的风气,反正我朋友当初老板欠了四五万的工资,白干了两三年,给人当狗使最后一分钱没拿到,呵呵,想想都惨。”李雪梅端来餐盘,那上面还有花瓣透着清香,让她稳不住低头嗅了嗅,“好奇怪,怎么说着说着就到了这种奇怪的话题,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抱歉。”

    “不必抱歉,我觉得你挺好的”

    “是吗”

    “比别的有钱人好太多了,而且你还挺善良的,至少那些大肚子喜欢睡在女人肚皮上的酒鬼从来不会说谢谢,更不会说抱歉”

    “谢谢夸奖。”

    对,这也是一个幸福的一天。

    鸡蛋卷熏牛肉,玉米虾仁羹,烤的诱人的蜂蜜面包,新鲜的果盘,少量的海鲜青色如花瓣一样

    每一个菜不管好不好吃,反正美到了极致,充满无法拒绝的诱惑。

    美食坊不愧是美食之地。

    反正小白是满意极了。

    毕竟盒饭党不挑食,这里的任何一寸,也比大锅饭里捞出来的粗糙盒饭美好的一万倍。

    买单的时候,也不是很多,才七百多一点点。

    沐小白不需要发票,所以前台赠送了他一束玫瑰花。

    似乎非常有眼力见,可惜沐小白无奈的把花握在手中,看着李雪梅期待的眼神,想着要不要给他。

    前台的服务生看到两个人尴尬,自己也很尴尬,为了避免她给人带来的错误,她很机灵又送给李雪梅一支,这下公平了。

    可惜,沐小白笑着都抢走了。

    两个人夜色下闲逛,李雪梅抓着他手臂,头也靠过来,目光放在他手中的两朵花瓣吗

    “如果我不是一个在那种地方工作的人我是不是也有机会呢”

    “可能吧”沐。

    这种情况说假话不仅能被听出来,也会很伤人的,不管李雪梅再怎么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也不愿意听到假话。

    沐小白不是傻,相反,在多年以前他也狂傲不逊自认天才,如果不是经历这么多年的低谷和打击。

    似乎每个人都有这么一通经历,不管你多有能耐,没那好命的话,像一只被现实打折了腿的老狗,越是清高,越是难容于世。

    “如果好吧你打算把这花送给谁呢找个学生妹还是那个一副冰山脸身材很棒的美妞还是打算再勾搭点什么人”

    沐小白闭眼睛都知道李雪梅说出番话心理什么感受。

    “我不知道。”

    “什么意思”

    “似乎我并不是熏心,我只是需要这种陪伴,这种满足感和幸福感呵呵呵,好可笑,我不算是个烂到掉渣的人吧我不是澄清自己。”

    “任何人都需要这种幸福感另外、你是个很不错的人。”

    “我会当真的。”

    “我心里话,我也没开玩笑”

    沐小白站在原地,李雪梅没想到他停下来,转了过弯,“怎么了”

    只见沐小白动了动牙齿,噗嗤一下笑了,“给你吧。”

    两束花瓣,被送到了她的手里。

    小白这才继续挪动脚步。

    有那么一瞬间,李雪梅没说的出话,轻轻笑着,眼睛却湿了。

    说那么多也没意思。

    两个人都是社会底层打拼过的,都懂。

    “以后换个新工作,别再缠着我了”

    “我也早就想了,可惜对不起”

    “什么难处”

    “我在那里才工作一年半,按照合同规定至少还得三年半”李雪梅这回是真哭了、

    “什么意思”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贷款,欠了他们钱这几年没得还,嗯和你看的新闻差不多,我被逼无奈,才欠了那不平等的合同我当时也没想到会这样,可惜都晚了,也习惯了,只有帮他们把钱赚够到时候,可能就能走了。”

    “你”

    李雪梅笑着,来到桥边:“有的时候,真想跳下去一了百了,可惜我没那个勇气。”

    “后悔吗”

    “后悔啊当初太贪玩了,我活该。”

    小白看着她,一阵难受,或许不是每个人错,只是因为这世界太多人,说他们素质低都是抬举了,活在自己认知中从不自醒的混蛋,自私自利之心胡作非为。

    就像信息时代初期没有实名制酿成的网络暴力,喷子文化,从来不会站在别人角度想问题,从来不会用正常的价值观去思考。

    当好的事物被唾弃到一文不值,英雄在悲悯中死去,无人愿意挺身而出的世界,人们心目中的正义也慢慢开始崩塌了。

    只剩小人作祟,病态的社会文化。

    当然,好死不如赖活。

    谁也没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