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别想抢我的玩具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俗话说得好,饱暖思那啥。

    李雪梅也早有准备,看样子他连晚上打算干什么都准备好了。

    十分人性化的酒店,就抽屉就能翻找到一些一次性不可言喻的用品。

    听着方才那耳边的轻声细语,沐小白在客厅坐着,就等待着她口中说的什么惊喜。

    虽然早有准备,可仍然心猿意马。

    甚至想着自己这么做算不算不遵纪守法,行为恶劣。

    以及对得起夏冰咳咳,虽然只是一厢情愿。

    小白啊小白你是脑子得有多蠢,那女人对你动刀子抢你的钱,遇到两次基本没好事,就是个大灾星啊

    不、他只是找夏冰要账的根本不是什么情种之类的。

    就在他胡思乱想,房门开了。

    沐小白知道自己可以进去了。

    他咽了口唾沫,有点心虚的摸着门。

    李雪梅当然还在,而且精心打扮,擦了妆,涂了粉,摸了浅色眼影,性感的口红

    而且装备换了,上半身跟树洞漏影黑色贴身上衫,衣服包裹出身材,诱惑的露出一块块的椭圆的裁空,下面更是简单只有一个黑色猫纹底裤,而且后面露了一小半。

    沐小白捂着心脏,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喜欢吗我有所准备哦”

    小白目光闪烁,她已经靠了过来,抱着他的上半身,抱得很紧。

    “”

    “今晚不要钱的。”

    “那算什么你”小白不打算和她这么一直纠缠,所以账还是清楚的好,虽然眼下他马上无法克制了。

    “算今天你陪我的报答”

    “是你来照顾我了好吗医生是你叫的,房间你收拾的,水果你买的”

    “但花的都是你的钱”

    “多少再拿一点。”

    “如果我不要呢”李雪梅目光挑逗,“是不是你就不打算那个了我倒是很期待你会不会主动。”

    随着最后两个字说完,她的小舌忽然探出,露出一个可爱的小东西。

    小白抹着眼睛,根本看不清。

    不过李雪梅的动作却越来越过分了。

    他只是紧张的等待着,直到她慢慢跪伏,把脸埋在那里,声音都不真切。

    “我是不会收钱的,如果你现在说不答应,我会马上停下来哦”

    “都这样了我能放你跑我不就是傻瓜吗”

    沐小白呼出口气,红着脸,推着她倒在床上,捏着她微微肥嘟嘟的脸蛋道。

    其实这女人也还不错的,身材也好,脸蛋也好,怪不得人家要跟她签那种合同,只怪她太诱人了。

    一番努力,李雪梅终于勾起了小白的浴火,几乎无法自控的撕开两个人身上的衣物,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小白这么粗鲁。

    李雪梅脖子以上微微泛红,看着生涩的小白,微微推开。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你不准动。”

    “我来”

    “看你能忍多久。”

    小白的目光诧异的片刻,看着她的动作,“你在玩火”

    李雪梅已经扭着身体翻了过来,把小白压在身下,不敢正视。

    都怪她穿的太别致了,小白受不了,推着那露着肉花的位置往前挪动,这才好受了一点。

    不过他的手也拿不下来了,很软,很舒服

    甚至,只要勾勾手指就能彻底卸下她的武装

    不过这样的话游戏就提前结束了。

    等一等也不急。

    关键时刻,小白表现出超乎常人的耐力。

    翌日清早,老黄牛一夜耕种精神萎靡,不过依然搂着的娇躯享受温存,望着从地上到浴室的狼藉,他有些记不清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生之年,不需要靠着珍藏的宝贝过日子了,有一个人就在边上,那么的真实。

    正在两人想着怎么不曝光去把外面一地的衣服捡回来,酒店迎来了两个高大的彪形大汉。

    正是当初给小白引路两个壮硕的俄罗斯白人,虎背熊腰。

    不过他们的心情不是很好,闯入酒店前台,就开始找那个住宿者签名的单子,翻找一通,终于找到了,直接撕下来。

    酒店保安过来,却被一个虎背熊腰粗眉宽额的男人拦住了。

    “我们经理刚和你们打过招呼,马上你们就收到电话了我们只是来办点私事,不影响你们”

    “你们是”

    “弥赛夜场的。”

    “哦”

    两个俄罗斯人吐着带方言的口音。

    那保安和前台顿时松了口气,要不是这两人没带面罩,那凶恶的样子说是劫匪都有人信。

    随着两人大步上楼,他们竟也是好没拦着。

    看来两家老板的确有过联系。

    沐小白这才套了件小背心,眼神依然忍不住偷瞄那女人。

    这个时候他不是再想那些龌龊的事了,虽然也没多龌龊,只是觉得分开之后有点惋惜。

    如果她不是那种该多好。

    可惜,没有如果。

    小白叹了口气,看了看时间,而这个时候,房门被忽然打开了,有服务生开门让两个人闯了进来。

    他们低着头跨过门槛,露出身形,竟然是熟悉的人。

    沐小白一眼就看到让他魂飞天外吓人的一幕。

    房门被关上了。

    那两个保镖看着靠在沙发的小白,怪笑一声。

    “你们干什么”

    “跟你没关系”

    “那就好等等你们找李雪梅”小白没松懈下来。

    “没错”

    卫生间的门被粗鲁的打开了,小白把先洗漱的权力让给了她,只是现在,那女人被耗着头发揪了出来,一脸水质。

    李雪梅看到他们,脸上带着惊恐,如同犯了错误别揪到小辫子。

    一个高大的俄罗斯人抓着她。

    “真的在这,我给老板打个电话”

    “等下”

    “你要干嘛”

    “这婊子出来接私活穿的这么骚气”

    同伴似乎懂了,意味深长的放下手机,迈着高大的身子过来。

    “你回避一下”

    “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我的房间”

    李雪梅细胳膊细腿也挣扎不开,被扇了两巴掌然后按在窗户下的阳台下,十分不雅的躬着身体,侧着头抿着唇,那眼神让小白看了都感受到绝望。

    女人叫嚷着:“我会告诉经理你会被开除的”

    高大的人听不进去,“如果你害我丢了工作我保证你下半辈子比我惨一万倍乖一点,等回去之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大黑熊毫不在乎,威胁着,直接单手把她的防御一下到底,手指不怀好意。

    “喂住手。”

    沐小白叫着,却被拦住了。

    “滚回你的房间,或者你可以不回避不过你最好安静一点”

    小白很不安分,威胁的说。

    “我要报警”

    “就你还报警哈哈自投罗网吗”他扫了眼桌子上一沓沓的钞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沐小白谨慎地从沙发绕了过去,一把摔碎了杯子,剧烈的声响让两人扭着眉头。

    两人慢慢怒了:“别不识时务。”

    “我给你们一人一万让她陪我再玩一天”

    两个家伙一听到钱,顿时停手了,古怪的互望一眼。

    “富二代,虽然我们很喜欢钱,不过这是由不得你,你去找我们经理说吧”

    “敬酒不吃别怪我了。”

    小白已经抓过了手机,毫不犹豫的打了报警电话。

    那接通的一头,小白开了免提,当着两个保镖的面径直说道:“林业学院生态公园路,第二街道口,福瑞达酒店二层左楼梯包间3980,有人涉嫌抢劫,强奸,俄罗斯人。”

    “好的先生,附近的警察已经在路上,预计五分钟左右到达现场。”

    两个保镖的脸色难看,都纷纷停下了手。

    李雪梅跪在地上,缩在角落,颤抖地抱着衣服,没人去管她。

    小白虽然害怕,可内心一样的愤怒,他强自冷静着点了口烟,吸了一口,吐了个烟圈,这才舒了口气,不屑的冷冷看着两人。

    对方说:“你在玩火”

    小白浑不在意的往墙上一靠,不屑摇着头,忽然霸气无比的道:“要么你现在弄死我,然后在监狱呆一辈子,要不趁着警察来滚出去,不过滚出去的话,我劝你们最好什么都不要动。”

    足足十多秒,那双如野兽般的凶恶的眼神就这么看着他,不说话。

    而小白顾自吸着烟,丝毫不鸟二人。

    “你够狠走”

    两个人捡起外套,蹬蹬蹬的快步离开原地,拉着李雪梅一并离开。

    小白抬起手机,“不好意思,我录像了人留下,否则我肯定你们吃官司蹲局子,要么同归于尽,我陪你们玩到下半辈子。要么,人留下,当我报了假警。”

    “呵呵,你很好小子我会都告诉我们经理的。”

    高大保镖攥着拳头,恶狠狠的道。

    小白撕破脸皮,用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反驳道:“很遗憾,我没陪陌生人喝茶的习惯,狗屁经理呵呵,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请客的话,只能说声抱歉了。”

    等他们走了,小白这才蹭蹭背后一片的冷汗,把哭泣的李雪梅拉回了房间,丢给她一件外套。

    “哭个什么”

    “对不起”

    如果不是因为小白在,李雪梅就算屈辱,估计忍忍就过去了,但她实在不想让小白看到那样的一幕。

    这样一闹,事情反而不好处理了。

    可她一个自顾无暇女孩还能做什么除了哭,只是给人添麻烦罢了。

    看着她只是低头啜泣。

    沐小白走了几步,靠在沙发,冷笑说:“我发现,总给人送钱也未必管用,而且,未必能解决问题。”

    他又点了一支烟,眼神冰冷。

    李雪梅好了一点,抹了抹眼泪,穿上衣服走了过来:“对不起。”

    “不关你事。我窝囊了小半辈子,受够了各种鸟气,我只是不想再这样了别误会,你最多只算一个不错的玩具,我最恨有人抢我的玩具了”

    “玩具”

    那雪梅抿着唇,也不知道什么感受,算不得难受。

    一支烟结束了,楼下警铃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