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合租间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审讯记录中

    “联邦合法公民”

    “姓名”

    “沐小白”

    “年龄”

    “二十四,实际上是二十三点五。”

    “家庭情况”

    “一个人。”

    “父母呢”

    “估计觉得我不好养活,没影了。”

    警察抬了抬帽子,奇怪的多看了他一眼。

    “出生地”

    沐小白踩了踩地板。

    “居住地。”

    “你们去过那个酒店。”

    “我问的是”

    “你觉得可能有吗”

    “职业。”

    “电子竞技职业选手退役。”

    那制服警官停下笔,故意用目光重新疑问。

    这是假的,但小白为何这么胡编呢。

    因为基本任何职业都能找到工作档案,唯独这件滑稽可笑的事情。

    不是网游滑稽。

    而是对资本市场这些剪不断根须的利益链条,只要能捞钱产生效益,他可以被美化成各种名字,商人逐利,只要舍得砸钱运作。

    让人奔波其中,为其工作,让一群有梦想的人信以为真当成一条路。

    有人光鲜,但更多数人则在人流下黯然离场投入了时间青春精力最后铩羽而归,明白过来为时已晚。

    不过反过来说,经济这么不景气,不开发新产业新模式,人们连工作和投入时间的地方都没有,还不如自己编织一个一劳永逸的大网,淘汰一点头脑简单的傻帽鱼,为社会和谐和国民生产产值做点贡献。

    别的体育项目强身健体,唯独这项运动,年过三十老眼昏花,脑子痴呆手指丧失灵活度。

    “你的意思是这是你的经济来源”

    “重申,以前的经济来源。”

    “哪个俱乐部”

    “黄了”

    “怎么黄了,队员喷子多,老板破产,合同到期没有续约,战队解散”

    沐小白心理暗道,我让你乐意查,乐意问,查出个屁来

    正经是罪犯不抓,他这受害公民还得陪着这些人做笔录,那到时候也得让人当厕纸的玩意。

    “那女人是谁”

    “他叫李雪梅。”

    “干什么的。”

    “卖的。”

    “你们之间”

    “我们是正经交往的女朋友我就好这口不行吗”

    “好了。”

    沐小白冷着脸。

    “为什么不问那两个入室强盗。”

    “没什么强盗,我们怀疑你报假案哼”

    “哦。”沐话了。

    他是个聪明人,这种情况再去多问无异于自讨苦吃。

    第一,警察没工夫关他这破事,反正啥也没发生。

    第二,那个夜总会在上面有关系,已经叮嘱过,如果官僚商沆瀣一气,人都那个德行见怪不怪了。

    也可能是今天赶上国庆长假,没人舍得浪费假期时间。

    小白对警官没客气,对方也没对他客气。

    “交罚单,领人走,没人供你们午饭。”

    沐小白起身,开门,抓出一千块狠狠的丢在房间,扭头就走。

    李雪梅比他先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

    “去哪”

    “你想离开这吗”

    李雪梅神色黯然的低头,“我没办法离开,合同没到期,违约的话,会有法律责任”

    “什么狗屁合同我送你出国”

    走得远点,他们到时候连个影子都捞不着。

    “可以吗”

    “试试呗反正这地方我是一分钟也不愿意呆了我受够了我恨不得一把火把这个城市的人都烧死。”道。

    李雪梅有些不理解,“那好”

    “走之前,去找一个人把酒店房退了,押金拿回来你跟着我”

    “去哪”

    “夏冰留的位置,我得拿回自己的东西”

    “如果那两个保镖找过来我们怎么办”

    这倒是个头疼的问题。

    他踌躇的说:“那女人据说很能打,让她保护我们”

    李雪梅苦笑的摸了摸脸上的淤痕,明显的不信,“是吗”

    “你不敢走”

    “你都不怕死了,我怕什么而且,你说了送我出国你是个很老实的人,我相信你。”

    “可这社会就欺负老实人啊”

    这是一个简陋的老楼,破破烂烂的走廊通道堆满了杂物,沐小白和李雪梅一路找来。

    在一个锁着的房间停下。

    不是那种正常家庭的防盗门,只是木板门把手上着锁。

    小白和小梅对视一眼,直接在地上找了个砖头砸开了。

    房间也没什么人,而且很是杂乱,一地的破烂和衣服,墙面一些老旧的海报,基本没什么精美的装潢。

    沐小白当即就在房间翻找。

    一厅两室,狭窄的卫生间,阳台后的晾衣绳。

    本来是两个人住的,夏冰和一个女学生,只是夏冰不知道去哪了,那个学生也常常夜不归宿。

    这就导致小白只是在卫生间找到一大堆晾晒干的内衣,一无所获。

    “等她回来吧这混蛋”

    李雪梅也帮找了下,虽然不太清楚找什么。“喂,她一次收费多少”

    两人在客厅边上的小沙发坐下,李雪梅坐在扶手,几乎贴在小白的身上,也不怪她,沙发就这么小,而且没别的地方做。

    “一万。”

    “多少”

    小白只是看着她,根本没好气去回答。“”

    “明明脸蛋也不比我强多少么我的身材也保养的不错,胸也不小,我最多的时候才收费一千五凭什么”

    沐小白头疼,透着太阳穴,“我觉得被骗了。”

    “什么”

    “她说他是ii等残疾笑话,一个大活人她要是二等残疾我连废物都不算了好吗”

    科普:二级伤残

    1日常生活需要随时有人帮助;

    2各种活动受限,仅限于床上或椅上的活动;

    3不能工作;

    4社会交往极度困难。

    “是吗”

    “还说是雇佣兵什么~前美国安全局情报特工开什么玩笑我看就是一个大骗子”

    “那怎么办”

    “等一等吧”

    这对小白是十分煎熬的下午。

    他盼着夏冰回来,盼着拿回自己的黑卡,盼着远走高飞

    如果没人回来,他真不敢相信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晚餐时候,李雪梅去订餐,夏冰可算回来了。

    “你来了”

    沐小白一睁开眼睛,盼星星盼月亮,瞬间大喜过望。

    夏冰穿着一身便衣,跟个幽灵一样站在他的面前,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小混蛋”

    “我的卡还给我”

    “都在我身上不过我很累,现在不想谈这个”

    沐小白忽然反应过来。

    “你故意让我来找你为什么”

    “因为你的钱很好赚”

    这话让小白哑口无言。他尽量平淡语气:“银行卡,手机,身份证,钱包,还给我钱可以商量”

    夏冰没说话,指着自己的黑眼圈。

    “你知道你的手机铃声让我多尴尬吗”

    “什么来电铃声”

    “起床的闹铃”

    “额哦谁让你拿我手机的。”

    小白当然知道他那别具一格的闹铃是什么,一段萌妹子的呌床音,那种听来就让人想入非非忍不住的,他花了五块钱从别人手中下载了,为了物尽其用一直设置着。

    夏冰低下头,抬起来的时候黑着一张脸,让小白隐隐觉得很危险。

    “吵醒我没关系可被那个死人脸科学家用那种表情看着那种眼神你让我一个女人出门在外很尴尬而且被提前赶了出来我没坐上高铁,转了十几站的各种交通工具,这是回来这么晚还有我现在很累的原因。”

    “管我什么事”小白不服。

    “还有你下载的那些视频音频你的癖好很别致吗”夏冰恨不得立刻就把他的手机捏碎。

    “谁让你看了”小白的声音越来越低。

    “还有你收藏的图册呼真的,涉猎那么广,你不去当个导演可惜了。”

    话了。

    被盯视好几秒,夏冰叹了口气,把那恶心的手机丢给了他。

    “差点以为你是什么好人”

    “你这样真的好吗”小白松了口气,摸着到手的手机,这下网银基本可以使用了。

    片刻,他耸然一惊,快速翻动手机:“喂,你该不会把我那么多年的收藏都删掉吧那可是我辛辛苦苦累计的资产”

    “有什么不好吗”

    “你怎么这样那是我付出无数年的心血不行,你得陪我。”

    “很遗憾,我没那种资料。”

    “那就陪我再拍一份”

    这话比脑子跑得快。

    忽然之间,沐小白眼前黑影一闪,双眼也是一花,当机半秒,之后愕然地倒在沙发上,流着鼻血。

    这一拳,来的是如此的快捷,突然,毫无征兆,沐小白意识到自己流氓行径已经晚了,他捂着鼻子,可怜兮兮的不说话。

    “我要休息了,如果不介意,你住在右面,不过别把房间弄乱了,她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

    夏冰提着背包回到了左面的卧室。

    小白捂住鼻子,声音含糊不清,看着墙壁的影子。

    “好毒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