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只是见鬼了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大清早的,他就被机器和人的惨叫声音吵醒了。

    那机器隆隆隆跟卡了车带爆了油箱似得,发出不是人叫的动静。

    小白捂着头,还是睡不着了,想了什么这才起来。

    动静已经消失了。

    他从钉子户一样的小平房出来,披着外套,睡眼惺忪。

    只见那仓库笼子破了,还满地的血,不见大斌哥的人影。

    夏冰坐在车上。

    “人呢”

    小白明知故问:“你把人弄哪去了”

    对方指了指,“被车吃了没看到地上血吗”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可小白还是有点腿软,一定是缺钙引起的骨质疏松,回去还得再补点营养。

    就在这时,那车动了,朝着他冲来。

    “我没碰”

    “喂喂喂冷静点”

    夏冰砸着破车,却无法控制方向了,一点点朝着小白撵去,奇怪的咔嚓咔嚓作响。

    “你想杀人灭口啊”

    “这破车不行了我真的没碰你快跑”

    小白也来不及同情谁了,没了睡意,看着那大铁齿轮上的血一阵头皮发憷,转头就跑。

    若是被压倒了,渣都不剩下一个,还好那东西慢悠悠的。

    小白杀猪般叫着:“刹车啊别闹了,会死人的。”

    夏冰乱捶乱打一阵,气喘吁吁,急的头发散乱,手指摆着方向盘,没吊用。

    “不管用车坏了,我不是故意的。”

    不用说,不合格商品起码三无黑车。

    小白躲开了航线,那车径直冲向了仓库一侧墙壁。

    砖头瓦砾横飞,碎物被撵的嘎吱作响,墙壁塌陷,机械齿轮被堵住了,发出牙酸的声音。

    夏冰车内有防护栏,车一停就跳了下来,人也没事。

    虚惊一场。

    小白在一旁古怪的看着他,摸着心脏,一侧仓库差点塌陷了,墙壁都撞了个缺口。

    “你看到了这破东西就这模样”

    “我以为你要对我下手了呢疯女人。”

    “我有比这简单一万倍的方法而且,你上次的钱才给我一半我还指望从你这赚更多的钱。”

    “已经都转给你了你自己查收下”

    夏冰喜笑颜开。“好早餐吃了吗”

    “没”

    “一起吧”

    “你有胃口”小白指着那边,车是废了,仓库也漏了,而且现在不应该是洗脱嫌疑的时间吗怎么有时间吃得下东西

    “怎么没胃口刚定了两份牛肉面,热咖啡。”

    “你这杀人魔”

    小白摸了摸肚子,一阵点头又是摇头。

    饭桌上,小白和夏冰边吃边聊,某人的死让他大松口气,心里沉下来一块巨石一样舒坦。

    “我一直没问,你的钱从拿来的父母做什么生意在国外还是有遗产”

    “这年头,隐形富豪多得是啊”

    “然后呢”

    “我只能告诉你,网络畅销书作家”,吃着面。

    “文化产业的确很好赚钱看你天天也没事,你一个月多少”

    沐小白放下筷子,伸出手指头,“这个数”

    夏冰没着急吃,看着:“八八千八万不对八十万按你这样每个月消费十几万”

    小白故作深沉,没回答。

    夏冰重新打量。

    “看你这模样,还真像干那行的可惜不爱看书,不然就借几本”

    “知识改变命运,多看书是好的。”

    “你改变过命运吗”夏冰忽然问了一句让人沉默的话,她指着外面的破仓库,“命运是我改变的好吗”

    “好吧知识能改变生活,至少填饱肚子”

    “牛肉面也是我订的”

    小白抬头,这家伙也会贫嘴,夏冰笑着,等看他吃瘪。

    “那你说它能干什么”

    “毁掉这个世界、人的差异会让这个世界充满不公平,都是愚弄民众的把戏,政治控制权力,法律偏袒富人,军事发动侵略,一切都是它造成的,人,因为有了所谓的知识脑子中的东西。”夏冰罕见说了句有哲理的话。

    “是吗”

    “这种说辞可以当成书的素材吗太黑暗了。”

    “会有人认同的。我倒是觉得它是一把双刃剑也不是没有毕竟这是知识产能的时代,当年米国高通科技垄断每年给国税带来一万个亿,苦命的都是老百姓么。”

    “是啊专利垄断带来庞大的利益,庞大的利益造成贫富悬殊,还是一样的畸形社会,官僚主义模式,还有各种自欺欺人的混蛋。”

    “说不过你你干什么工作”小白低头吃面。

    “你不是见过吗”

    “职业骗子”

    “你再说一句”

    “哦所以说你每个月月底都出去两天专门钓鱼穿上你的性感套装,然后拿了钱给别人一针就跑路吗”

    “嗯,嘻嘻,每个月够生活费的,不过很少碰到你这样的土豪,有时候辛苦几天就几千块。”

    “那也够拮据的,够房租吧”

    夏冰点头,也不聊了。

    小白吃完了,而对面几乎没吃多少,现在

    “这是什么”

    “好像是虫子”

    小白抓过筷子,“还是好几只呢五个小虫子,放心吧他们死了。”

    夏冰黑着脸,把嘴里的东西吐在地上,自认倒霉。

    “加量不加价呢哈哈,你赚大了”

    “黑心商家”

    “喂,这就是资本掠夺,阶层恶化的结果吧。”

    夏冰站起身,“我出去一趟,下午回来反正咱们交易两清,是走是留随你便。”

    “喂又不吃死人你该不会去找卖家算账吧大度一点。”

    小白拉住她,劝道。

    “你这么想”

    “可能性很大”

    “我才没那么无聊”

    夏冰走了,留下一个人。

    虽然她说好的让自己随意,可这荒山野岭没个人影,小白自认没那本事一个人靠两条腿走出去,而且他也不会开车。

    这是夏冰以前住过的地方,一个老式二层小洋楼,面积还挺宽敞,就是有点破,随时会塌的样子。

    风吹日晒年久失修的钉子户已经千疮百孔岌岌可危,要是不怕坍塌的话是能住人。

    而且最近的超市商城都距离这里十多公里,买点东西实在不方便。

    上回烤肉几乎把报废冰箱里的东西都吃干净了。

    夏冰是去给人送钱,补足尾款,如果他们不准备到时候啃草叶子吃露水蚂蚱的话,顺便也得弄点储备粮食。

    小白很享受这种安静的时光,或许这种无人的旷地也能让他清净安心不少。

    直到

    一个月时间到了。

    他几乎忘记那神出鬼没怪人说的话。

    一张黑色带着古老符号的卡牌落在他身上,让他一觉醒来愕然当场。

    他出门,一个黑影矗立在那里,一开口简直吓死个人。

    “准备好了吗你看起来和以前一模一样有锻炼过身体吗”

    “怎么没有我这段时间每天下午都去遛狗,还吃营养餐保健品你瞧我这粗壮的肱二头肌,能夹死一头牛。”

    可惜,小白这模样瘦不拉几没一点说服力。

    “唉行了。”

    “我该怎么做要不要去收拾行李用带干粮吗”小白问他。

    “什么都不需要你做你死去就好”那人微笑,然后当着小白的面化为一捧沙,风吹即散

    “我的天啊”小白坐在地上,忽然觉得自己的手脚不太好使,他歪着头口吐白沫。

    “喂犯病了啊心脏病”夏冰穿着拖鞋跑了过来,“你以前没这毛病啊你心脏不舒服吗”

    “没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我只是见鬼了”

    异度空间,在主世界与四位面之间,黑暗之中,有人在谈笑风生,身下彷如一个巨大祭坛,面前对着一本漂浮的黑色笔记,上面长满指纹麟甲,纯粹的黑色。

    “生物,是无比复杂的。”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潜藏着无尽的扭曲”

    “仅仅需要一把钥匙,打开这道大门。”

    “放出来,被岁月尘封的自我。”

    “小白就是我们需要的人,他的内心,是一个怪物,与众不同的人,完全被黑暗宇宙的能量同化。”

    “让这样的家伙”

    “就算某一天出大事了,也挺好的,这无药可救的世界,我们已经失败了,毁了,或许更好呵呵呵。”

    “反正但丁,我已经帮助你找到要找的继承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