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寄生梦魇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沐小白脑子昏昏沉沉的,就像刚遭遇闷棍一样,从黑暗中苏醒

    却是坐在一个小小的黄色学生椅,双手趴在小书桌,几本崭新的书垫在下巴上。

    沐小白一下就注意到自己眼皮底下的那张卡片、

    他以为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没想到,似乎也没那么恐怖啊

    只是

    课堂

    有老师正在讲课,沐小白直直的望着,耳中回荡着声音。

    一些小字映入眼前。

    卢江一零五中学

    可他压根没去过中学啊,只有小学。

    可能是沐小白有点太二了,这呆呆坐着的模样被老师看到了,他拿着尺子指了两个学生,其中就有沐小白一个。

    “特困生,你醒了啊来出来做道题。”

    “叫你呢”

    沐小白身后有人推了他一下,他转头,看模样是小学同学的面孔,成熟了几分。

    他抬头看看老实,也是小学时候的男老师,一个刚任教的年轻毕业生,十分严厉的一个人,而且有狂躁症的那种。

    “快点出来”

    一个学生从书桌出去走到讲台,拿着粉笔开始做题,沐小白此刻也出来,他在教室末尾最左靠窗,这平时就是给人睡觉的地方。

    那老师去倒水去了,沐小白木然的走上讲台,拿着粉笔发呆。

    左看看又看看。

    他脑子还无法接受,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回到过去穿越,也不能这样吧怎么也得从小学开始这小学同学变成中学同学了是怎么回事。

    这段日子怪事多,沐小白咽了口唾沫也想不明白。

    但粉笔的触感却是真实的

    不过做题。

    那是开玩笑吗

    黑板上一个函数图像,二维坐标轴,几条实线虚线

    他们认得小白,小白却不认得他们。

    身边那个唰唰动笔做题的学生瞟了小白一眼。

    “算了吧老师就是想找个借口让你出去罚站”

    “我不是在做梦吗张小璞”

    沐小白去捏那人的脸,这人怎么就大了好几岁啊

    “喂你别跟我动手,我又没招惹你”

    “哦”

    小白哦了一声,歪着鼻子。

    目光放回在那个图像,是要计算出一个轴的长度,圆心到切线垂直高度。

    他撸起袖子,“哥们给你们今天开开眼”

    “你要干嘛”

    “我要用哲学证明数学,结论是这条轴线是无限长的”

    “你又发什么神经老师会找你家长的你冷静点”

    “可我不会数学啊他大爷的这是要逼死我”

    老师回来了,“你们两个闭嘴不准告诉他答案”

    沐小白回头瞪了老师一眼,暗道:“你还真以为我不会去他大爷的今天我就给你证明”

    十几分钟,沐小白在图像上拆拆开开,左看右看。

    全班同学都在看他这奇怪举动。

    他不像是做题的,像一个虚拟世界构图师,又像一个物理学家,正在攻克世纪难题,那么的认真。

    小白忘我的程度,吩咐着旁边喝茶水的老师:“给我那一个尺子”

    “自己拿”

    “那边给我擦了,地方不够用”

    要不是现在老师想偷个懒歇一会,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讲台,再来一手梨花暴雨针

    几分钟后。

    沐小白得意的拍了拍手,掸去灰尘,看着自己的杰作:“完事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带着不解,惊疑,还有看傻子的目光。

    “这画的什么”

    “我的新书不是,这是新的宇宙定理这个二维坐标为基点扩散的宇宙。”

    “这个所知圆你当他是一个立体的球我们脚下生存的土地”

    “这个计算公式”

    “我们宏观来看”

    “比作火箭发射时候在地球表面找到的起始点进入第一轨道之前。”

    “不谈空气阻力,燃料动力,环境因素只计算理想状态的结果”

    “第一轨道,二次变速,这里是一条虚线”

    “由于地球,宇宙天体之间的运动,火箭失去可燃动力装置,具备本身的惯力势能,等同于万物的速度”

    “他们沿着这一条引力线,以恒定不变的速度继续运动”

    “这个时候,会出现理论上需要计算的这条线就是这一条”

    “看起来它只是地面到第一折点切线的垂直距离而实际上,因为所有的量都是变动的这其中,我们的位置也在变,不能只看相对距离初始的线要计算银河引力,宏观宇宙的运动速度,还有相对位置的距离变量加在一起,就是他真正移动的距离”

    全场鸦雀无声。

    “懂了吗”

    “就好比两个杯子杯子距离变大,而杯子随着地球自转而转,我们要计算的数值,就是杯子的差量加上地球自转在这段距离,速度x时间加上相对距离把这个概念扩散到宇宙计算火箭与地球”

    这个时候,老师开口了:“你算出来了吗”

    “借用天体物理学的知识,弗里曼戴森在1960年就提出的一种人造天体理论,托勒密定理,还有这几年实际测算的结果,我估算的结果”沐小白花了一条重点线,“三百亿万光年”

    小白很装逼的捂着头:“要不是睡觉的时候大脑特别发达,我都不相信自己能算得出来,哈哈。”

    年轻老师放下茶杯,来到黑板看了半天。

    然后挥动着黑板擦擦掉了。

    沐小白大惊:“你毁掉了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晶”

    “我承认你真是个数学鬼才,别拿这种东西糊弄我了,下午到两点半之前在门口站着,体育课也别去了。”

    全班同学传出了哄堂大笑。

    后排几个特困生也醒了,不明所以。

    同学之间相互打闹。

    “发生了什么”

    “管什么呢笑就对了。”

    “小白又被老师罚站了啊”

    沐小白带着满腔委屈,出了教室,站在门口。

    他拿着手中的卡牌,那么的迷茫。

    “都是真的怎么可能好真实”

    下午的三堂课与他无缘了,包括一趟体育课。

    很长时间,他站的腿发酸了。

    同学们该去上体育课了。

    沐小白拉住一个人,“张小噗”

    “我们去玩了啊”

    他脱开了小白的手,高兴的跑了。

    一个美丽的女同学过来,抱着书本戴着眼镜,瘦瘦弱弱的:“这都多少回了下回别上课睡觉了。”

    就这幅样子,小白已经张大了嘴,不敢置信。

    “你是”

    “我也是劝你你别闹了老师都生气了,晚上作业我放在老地方,别忘了写不然老师还要罚你。”

    那关心的语气消失了,女孩腼腆的留下一个背影。

    沐小白声音僵硬,表情凝住:“那个女生柳琴不不要这样”

    老师也出来了。

    “下次数学考试,要是再不过两位数我就找你家长了唉真拖班级后腿,那个转校生都比你多考两分你就不能自己争口气”

    沐小白眼泪都流出来了,“老师。”

    “累了吧”

    小白摇头,“我心里好难受啊这难道都是真的吗”

    “唉你也别难受这样吧这会期末考试题我参与了一半,去我办公室,我给你补习补习别告诉别人别的课我管不了,数学你必须给我考到及格线。”

    沐小白一下子扑到老师的怀里,哇哇大哭。

    年轻老师无语了,揉着小白的头。

    “呼哭什么我就想要你及格而已,有那么难吗因为你,我已经两三个月没拿到奖金了,另外半年的职业考核这涉及到我的资格证成绩,你这样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