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潜藏的扭曲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柳琴背着书包,“我回家了你今天吓到了我下回不许这样”

    “我送你”

    沐小白欠儿欠儿的跟在屁后。

    “对了这个报纸你帮我看下”

    “好可怕你为什么留着这样的报纸哇一整版的案情报道,你疯了,快扔掉”

    “别撕别撕”

    沐小白把东西抢回来,开玩笑,这要撕了他玩完怎么办。

    “哼小白,你听我的不要胡闹了好吗这些东西好吓人的”

    “那你告诉我这三个是不是都是没结果的案件就两年而已,你不会记不得吧”

    柳琴脸色煞白,紧张的呼吸,看着小白认真,慢慢点头。

    “和我想的一样啊就知道准没好事。”沐小白舒了口气。

    “我回家了。”

    “让我亲下等等,刚才都没亲到不行等等我”

    “可恶”

    两人一路小跑、

    直到,他拉住了柳琴的手,两人一路停在一个教室。

    “嘘”

    “有女孩在哭”

    “我听到了”

    沐小白和柳琴吓了一跳,这才刚放学,这教室的门怎么就被人反锁了,而且有个女孩在叫,嘴巴被堵上了那种呜呜声。

    他爬上墙壁中间的窗台,终于看到了,还是两个熟人。

    “可恶这帮家伙你躲起来”

    “什么”

    “让你躲起来就躲起来”沐小白恶狠狠的捏了小琴的脸蛋一下,推着她到旁边的教室门。

    这才回过头,怒气冲冲的一脚上去,把房门踹个稀烂。

    哥们今天要当超级英雄了。

    只见教室内,两个小混混趁着放学堵住了一个没来得及回家的学生,也可能是被抓回来的。

    这时候拿着刀子给她开料呢,还准备了绳子绑着人的手臂双脚和脖子。

    那校服被撕的一条条丢在地上,只剩被摘了一半的内衣,一些特征地方若隐若现,两个家伙掏手机正乐着拍照片呢。

    这一脚可是使出了看家本领,颇有武松打虎的威势。

    沐小白的出现,吓了他们一跳,陷入安静。连哭泣声都消失了。

    “你们是恶魔吗”

    这话问的,真奇怪,但是小白还是问了一声。

    “不管你是谁最好滚远点”

    一人拿着刀子。

    “等等分你两成,你就当什么没发生过一会人也可以给你玩别告诉别人”

    对面两人,一个主战一个主和,而后者提出的条件差点让小白这个人渣心动了。

    虽然女同学不能随便欺负,而且他还有宝贝小琴。

    只见沐小白怒目巍峨,义正言辞,“你们玩完了,来吧试试我绝技苍龙海啸,大风刀。”

    战争突如其来的爆发了。

    疯子小白轮着桌子腿和两人大战到了一起。

    刀子又不是子弹,而且估计还是没开封的。

    小白怕个鸟把做梦能使的招数都一连施展了一边,他可是骁勇善战,对着两个小屁孩,三个打了一阵,可算是威风赫赫,虽然双方连个衣角都没碰着就瞎轮。

    最后,三个累趴了。

    掎角之势坐在地上对峙。

    沐小白眼神凶恶如狼,把两人打怕了,这时候又抓起来个椅子腿。

    “我承认你的本事今天就算给你个面子走”

    两家伙屁滚尿流的爬了,沐小白心理一阵舒坦。

    真当了回大英雄,人都把腰板挺得笔直。

    看着乱糟糟的房间,所在角落抱头的女同学。

    唉这都啥社会了,人都这样太恶毒了。

    沐小白这才捡起了地上的书包,擦了擦汗,小心翼翼的过去,“没事了,那个用我帮你穿衣服吗”

    身边的小琴出现了,她看了半天吓的小心肝乱跳,还好小白没受伤,这家伙就跟条比特犬一样又疯又凶。

    “你看什么看转过去这群人真是可恶”

    “我看看怎么啦你还要收费啊”

    瞬间,错话了。

    大英雄的形象被毁的体无完肤,气的他的直拍自己额头。

    “你还要干什么”

    “那个最起码奖励个吻啥的,不以身相许没关系小琴,刚才你答应我了,算是欠我的”

    “你让开啊我送同学回家”

    “不行我不当英雄了我要当坏蛋,我就要亲你”小白堵在门口。

    小女生哭的厉害,穿好了破破烂烂的校服,可怜兮兮的看着小白。

    而小琴怒气冲冲。

    “好吧我只是想问问怎么处理”

    “当然得告诉老师去明天一早就去找老师”

    “好主意不过还是我来吧”小白觉得这是个危险的事,决不能让小琴去。

    “不需要你流氓”

    沐,虽然他也相信老师能给出头。

    没听么,那学生家长本市市高官什么的啊

    关键还是借读生,就是来玩的。

    还是那种花钱玩的

    校领导应该收钱了吧

    “我送你们”

    沐小白和她们背着书包走了,留下狼藉的卧室。

    校门口。

    “宝贝明天见”

    “明天见”

    “对了”

    “什么”

    “你家住址在哪”

    “流氓”

    一个人回到图书室,沐小白翻看报纸。

    清洁工在附近垃圾场发现一具女孩尸体,生前被堵住口鼻绑住手脚,据悉为卢江中学学生,事件正在调查

    “好熟悉的做派呢”

    他抱着臂,盯着窗外的夜。

    “凌虐致死,校园暴力,背后政要高管管不得无疾而终”

    “能查出个屁”

    “哼应该有机会验证”

    “只需要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

    他把第一张报纸夹在书里,看着自己的十指。

    “可能我还需要几件东西。”

    “安全起见”

    校园餐厅大楼。

    余老师在食堂就听到有人动静,奇怪,明明锁门了的难道是忘记了吗

    他从休息室出来,拎着手电筒。

    一个学生在后厨鬼鬼祟祟,端着什么。

    “你在找什么”

    沐小白端着餐盘,出现在厨房内,“夜宵。”

    “住宿的学生吗”

    学校有的老师是外地来的,还有学生,为了这些人方便,学校有个简易的住宿楼,平时方便人们,偶尔也有老师和学生不愿意回家就去蹭地方住。

    黑暗中,那个胖子出现了,沐小白笑了。

    “在下沐小白”

    “原来是小白师弟啊”

    “余师兄”沐小白记得这胖子名字。

    “不知师弟今日何事来此”

    “小事一桩,行走江湖,无器傍身啊借一把厨刀用用可好”

    那胖子明显的白了他一眼,“江湖侠客用具岂有外传的道理你还是请回吧”

    沐小白拱手道:“那师弟告辞”

    “来日方长,客不远送。”

    “告辞”

    沐小白鄙夷的在餐厅门口撒了泡尿,这才溜走。

    书桌上,两件武器已经到手了。

    那只是一个金属餐叉,还有一个餐刀。

    口袋还有一袋子面粉。

    一个饭卡,夹在书里。

    塞到书包以防万一。

    翌日,那个被欺凌的哭泣的她请假了,柳琴一个人也没办法告御状。

    却是小白奇怪的一点了。

    晌午时分。

    “今天我请客”

    “你这饭卡哪里来的”

    “捡的”

    “捡的”

    “那你应该还给同学至少放到教导主任寄存处那”

    “喂喂喂你管那么多干嘛别人送的可以了吧”

    那卡里面剩了一千多快呢

    也不知道那个傻子存这么多,当然,在学校计算机数据库只是一点数字,可不像银行卡那么随意置换。

    午餐结束,课余的时间,沐小白和小琴去操场散步,又坐在凉亭下看着风景,虽然没了午休时间。

    可小白很享受和小美人在一起的时间,哪怕只是看着、

    咳咳,反正睡觉时间多得是,上课就睡也是一样的。

    “对了,这个给你”

    沐小白把饭卡丢给柳琴。

    “干什么”

    “以后你请我”

    “还是你自己拿着吧”

    “还是给你吧我以后说不定要走,你要多吃一点,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别错过了发育期”

    “你要走”

    “我只是说可能那个,你也知道,学校的高中对我来说没指望了。”小白话语很苍白,可只有自己能懂。

    “哦。”柳琴觉得倒也是,虽然这才初一就考虑这个有点早了。

    “别那么丧气了,说不定我找到工作奋斗几年就成了个大老板到时候你们辛辛苦苦读书还不是要给我工作对吧”

    “去你的”

    时间,这对于小白而言快乐而匆匆,带着无人理解的惆怅。

    一下午,他都战在教室外,有些失神。

    谁教他天天不写作业和老师对着干的。

    而临近放学,一群高年级的学生把沐小白给堵住了。

    “立哥要训个话,你站好”

    看着十来号人,沐小白充满了不屑,恨不得一把鼻涕甩他们脸上。

    “咋跟你话呢没大没小没教养我打你们屁股”

    小白悄悄关上了房门。

    把书包丢在地上。

    就那么的把一帮子人说愣了。

    “咋地欺负人习惯了啊哥们也在道上混过别玩这一套,不服就弄”

    人群一个飞机头一个杀马特从后面站了出来。

    “弄他”

    “嗨”沐小白扬手一记面粉烟雾弹,转头比兔子溜的还快,“有种来啊”

    沐小白狂奔,张开手臂呼啸穿过走廊,兴奋的叫昂着:“我是火车王”

    那是一个充满神奇而自带bg的男人。

    “追啊傻站着干什么”

    “他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先追”

    沐小白跑到了操场上,飞快活跃,连蹦带跳,不时还说着台词。

    “风啊带我一程吧”

    后面一票子人不紧不慢的追着,似乎有些畏惧。

    “大哥,他脑子真有问题算了吧”

    “算什么算追”

    足足绕着操场跑了两圈,沐小白体力耗尽,连呼带喘的弯腰站住。

    忽然,沐小白双手掐腰,换了种严肃的口吻:“噔噔噔噔噔第一绝对不意气用事

    第二绝对不漏判任何一件坏事

    第三绝对裁判的公正漂亮

    裁判机器人小白队长前来进见”

    “这场比赛的项目是,拳击擂台赛”

    “各就各位”

    “看我绝技橡胶百裂弹”

    沐小白掉头抡起膀子冲了上去。

    那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人群四散而开。

    “哥,我得回家了,晚上作业很多昨天还得补齐”

    “我妈给我做了烧鲤鱼的,明天见”

    “我也是”

    “再见了大哥。”

    人群纷纷告别,把立哥气的直骂娘。

    “给我小爷的磕一个,今天放你两个一马在我的世界里,哥们是无敌的”

    “草”

    一个杀马特轮着棒子给小白后脑开了瓢,人软在地上了。

    “大哥,我看这人真的脑子有问题”

    “我就不信了坏我们好事”

    阴暗的地下室内,房间的灯光亮了,小灯泡赤黄的光投射过灰尘,把小白弄醒了。

    有点晕,失血后遗症。

    小白睁开眼睛,摸了摸后脑,昏昏沉沉,喘气都难受。

    好吧摸不到,他的手被绑在椅子上了。

    狭窄的房间内,发出一个人的轻笑声。

    沐小白抬眼一瞧,顿时大脑空白了几秒。

    这地方从没来过。

    像一个小仓库。

    除了房间四处的杂物,自己做着的学生椅,一个浑身伤痕的尸体被挂在他的面前,晃动着一身白肉。

    女性,个子不高,像个学生,被人捆住手脚吊死在房梁上,沐小白看看那张青紫色的脸,赫然发现这就是那个请假没来的人搞什么怎么死了

    平息了几秒,他控制住情绪。

    回头,看到了一个飞机头的男生。

    “哇哦你棒棒哦”小白的眼睛在黑暗中发亮,那已经算不得愤怒了,有点狰狞。

    “别跟我阴阳怪气这报纸你拿着干什么”那人从杂物上一跃而下,手中多了三张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