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渊源之瞳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你猜啊喂,你就因为这个找我弄我”

    “我猜什么你别跟我贫嘴知道吗小子你死定了”

    “可能吧不过你也算承认了吧”

    “承认什么”

    “承认那报纸跟你有关呀”沐小白对着尸体努了努嘴,“起码有一份和你有关吧”

    到了现在,这家伙还不承认。

    小白问:“喂,你这么搞你老爹也能摆得平啊这可不是小事”

    “弄不着你管”

    “还真是手眼通天啊”

    “是又如何你死定了,逃不出去了”男孩得意而嘲讽的看着小白。

    可是,一点后悔也没发现,甚至没一点害怕的觉悟喂,这难道真是个疯子吗

    一想到昨天和跟狗一样的人,好像也不是没可能啊

    小白低下头,想了想,“我想知道一件事”

    “知道什么”

    他平淡的说:“你的结果,或者说我应该怎么做”

    “你在说什么”

    “我觉得你会死”沐小白细细思索,考虑着,毕竟任务都摆在那了。

    既然有关,也承认了,那报纸恶魔多半与他有关,小白有很大把握。

    也挺好的,但丁从小是个正人君子了,挺正派的人物,嗯跟自己小白大虾是一路了。

    忽然,看着那立哥,沐小白露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容。

    “虽然你看起来真是一个疯子。想猜猜看她怎么死的吗”

    “不想。”

    “被我吊死的而且有四个人在临死之前强奸了她,说真的,如果她不乱叫的话兴许不会死。”

    “哦你们都是胆小鬼被”

    “什么胆小鬼”

    “怕事情败露,没能力承担后果不是胆小鬼是什么”

    “你真是个奇葩好吧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会和她一样的下场”

    “咳咳”沐小白尴尬的笑了,“搞错了吧哥们也带把,而且掏出来比你大都,哈哈哈哈。”

    “为什么你的脑子抓不住侧重点呢我是说勒死你。”

    沐小白好像终于听懂了,“那什么咱们有话好商量,请你吃饭咋样去食堂”

    立哥无语。

    他找个木棒,丢下报纸,先是给了他一锤子。

    沐小白的半张脸都带上了紫色的面具,鼻孔嘴角流血,眼睛肿了。

    “喂喂喂,你冷静点”

    “怕了是吗很好我要先把你的手指甲一个个嵌掉,然后割断你的手指在这之前,我会剪短你的舌头。”那拿出了一个大钳子。

    “想象都痛你以前就是这么搞人的吗你还是冷静一点,这很危险”

    “哈哈你已经来不及后悔了嘶”

    “别误会哥们没怕过,我是说,我的小宇宙会爆发的就像砰的一下看过七龙珠吗赛亚人还有圣斗士”

    沐小白努力描述着。

    立哥咽了口唾沫,站在那,有点不敢置信:“你真不应该来学校屈才了。”

    “我该去少年天才兴趣班的”沐小白咧着满口血的嘴笑了,看不出一点痛苦。

    立哥觉得自己得麻利点了,这疯子一点也不好玩,也不会哭。

    他找来了绳子,很粗的麻绳,然后绕道沐小白的后面直接勒住脖子,踩住椅子。

    “咳咳,等等”

    “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真请你吃饭”

    “我一个月两万零花钱”

    “那我装死能蒙混过关吗哥们这几天才恋爱,晚点死行不”

    “恋爱晚点你说什么时候”把绳子松了松。

    “起码得弄个崽儿出来吧喂,你是私生子吗”

    “什么”

    “我说你心理扭曲该不会是真的吧”

    “你去死吧疯子你才心理扭曲”

    沐小白的脖子被勒住了,吐着舌头。

    他看样子还有话没说完。

    三十多秒,忽然椅子倒了。

    沐小白溜了,手里多了一把小刀。

    “什么情况”立哥看着绳子傻眼。

    “给我勒出血了我刚才想说,你个傻帽干嘛让我啰嗦拖时间呢瞧绳子都被我割断了。”

    那家伙还抓着东西发呆。

    沐小白看了看小刀,就近捡起了棒球棍,露出一口鲜血小白牙,大步上前。

    立哥慌了,看着那神经病过来腿发软。

    让他欺负欺负人还行,可打架这事,他看样子不比小白熊。

    那简直是个不怕痛的疯子,半张脸都那样了还笑。

    这是什么鬼啊

    “打死你个龟孙”

    “打死你个混球”

    沐小白一顿棒子就往脑袋上轮,几下人就脑袋开花趴在地上。

    “让你打我让你勒我”

    他猛敲了一阵。

    那棒球棍上的血越来越多。

    沐小白还不解气。

    “弄死你这种人渣就是造福社会”

    “我小白替天行道”

    “锤死你个瓜娃子。”

    小白咆哮着,完全不想什么后果了。

    这种。

    大概五分钟,沐小白一身是血,喘着粗气倒在地上,然后看着那恶心的块状物拼命呕吐。

    那吐的差点让他昏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

    稍微好受些,他抬起头,指着那吊死的女孩尸体,“你别瞪我转过去不然我也揍你”

    一阵阴风呼啸,沐小白打了个哆嗦,那尸体晃晃悠悠转了半圈。

    “你是真是鬼啊”

    “那”

    还好,立哥没能站得起来。

    “鬼地方”

    沐小白脱下了外套摔在地上,抓起了地上的报纸,朝着梯子爬上去。

    这里,赫然是一个封闭的地下室,多年没人来的痕迹,就在大操场的另外一头正对着教学楼。

    大铁盖子开着。

    他出现在一个旧仓库堆满了破烂。

    这边上还有点校服衣服,还有女孩的鞋子书包课本,撒了一地。

    沐小白一瘸一拐的到处走动。

    把东西捡到一起,看到上面斑斑血迹,只由得叹息一声。

    “这不是真的多好呵呵。”

    “这他妈是世界出毛病了,还是我出毛病了草”

    他朝着地面啐了一口。把东西一柄丢在地下室里面,推上盖子。

    “扪心自问,老子就该这么干要是能出学校,老子把你老爹也宰了”

    小白是真的疯了。

    反正杀人看样子没啥心理负担。

    凭啥别人可以无视道德法律,他还得老老实实听话,任人宰割,和现实社会一样,被欺负的像一条狗说狗都寒掺了。

    反正,狗都不如的家伙,老子要活的比你们好。

    从今天开始,爷们不干了。

    那一刻,砸那么想唱歌呢

    比如五星红旗啥的,黄河大合唱

    “老子跟你置什么气啊话说几百年从封闭社会这土地就这逼样了。”

    “你说是不是但哥”

    沐小白来到生物实验室,几乎不用动脑子,就找到一些白布和药水,消毒剂。

    他趁着没人从窗户翻出来。

    路上。

    一个食堂的厨师拎着几个老鼠笼子,装了一窝窝的老鼠。

    沐小白看着那东西直发呆,把东xc到书包跑了过去。

    “这是干嘛我帮你处理”

    “后厨仓库抓到的估计哪个缺德学生放的抓了好几天”

    “我倒在下水道里。”

    “这么晚怎么能麻烦你,我自己去吧,你回去早点睡觉。”

    “放心吧我回头把笼子给你送回去,这么早,我还有作业没写完呢”

    “你真是个好孩子那就辛苦你了。”

    沐小白抓着笼子绕开了视线,跑着溜了。

    然后趁着不注意回去老地方。

    回到了黑暗深处。

    打开地下室盖子。

    笼子丢在地上,

    他强忍着胃酸翻动,把几个小瓶子纷纷打开,看着上面的标识,选了几种倾倒在尸体上。

    他把吊着的人也卸了下来,同样撒上药水,盖上白布。

    然后用微效净化机喷在墙壁角落。

    捏着鼻子等一会儿,松开一闻,果然好了很多。

    沐小白翻到这杂物,丢在尸体上,然后顺着梯子爬出去,坐在洞口。

    “虽然可能存在那么多痕迹。”

    “但这毕竟不是真实世界,没必要做得那么绝吧。”

    “要不查查天气预报哪天下雨看那潮湿的墙壁地面应该渗水”

    沐小白嘀咕着,把一窝窝的老鼠丢进去,有些失神。

    “真他妈的把自己搞成罪犯一样”

    他做起来,书包里用剩下的白布掩住地缝,然后倒上胶水,盖上铁门。

    清扫现场。

    反复检查,没什么痕迹。

    他这才回去把笼子还给食堂,不过丢在了门口,而那些瓶瓶罐罐剩下的也送回到实验室里。

    足足后半夜,才去图书室睡觉。

    那三张报纸,已经消失不见了一张。

    可这一切,都在某个人的注视之中,当然,他是不会揭发,他希望小白的心理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