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辞职信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正常人在失踪七十二小时,是不会报案的。

    尤其对一个校园内的纨绔公子哥。

    而且

    今天很安静。

    如以往一样平常。

    沐小白走在教学楼梯,竟然有几个同学闪避的躲着他。

    尤其是一个黄毛杀马特。

    沐小白用屁股想都知道,或许他们知道最后立哥和他在哪,也参与过女学生的死亡过程,甚至犹有过之。

    如果事情暴露对大家都没好处,都是参与者。

    但这几个人闭口不言,这让小白很开心。

    那地方现在没人能打开,就算他们知道结果,也没勇气去调查。

    等有时间去了。

    兴许老鼠都把骨头啃没了。

    如果不是他们非常怕,沐小白都想过去和这群明事理的人称兄道弟了。

    小白脸上贴着创可贴,懒洋洋的腻在小琴身边。

    “我知道你又没写作业我不会帮你写的,下午还得帮老师收钱。”

    “校服钱吗明明身上的还能穿那死老头还想吃回扣这不是坑人吗”

    “你管么多这是人家的学校,人家说的算。”

    “那我也看不懂一人一百五,全校加起来就二十多万我保证校长能拿起码十万操了”

    “不许说脏话。”

    “允许他堂而皇之的坑人还不允许我偷偷骂人了老不死玩意把我们当什么了,这比独裁者亚历山大还牛呢别人动手他动口,好吧还得别人送到他手里”

    “嘻嘻你心理太黑暗了怎么可能”

    “是你把人想的太好了”

    “你快补作业吧不然上课老师又要”

    “我帮你把钱送校长室去。”

    “喂”

    小手被拉住了,“你该不会不相信我吧我是不会捐款潜逃的。”

    小琴愤愤的道:“我才不会帮你写作业”

    “那我蹲校长门口避一避到时候老师问我就说等人了,稳了。”

    “噗”

    小白跑了,身后的小琴笑出了声。

    他来了二楼,就停下脚步,慢悠悠的逛着。

    到了三楼,四楼。

    “万恶的金钱啊腐朽了人类辛辛苦苦建设的文明结晶,极端利己主义,害群之马”

    “好吧其实我也有钱了。”

    “但哥,谢谢你优待我你是我的上帝,让我在金钱的攻势下沉沦吧我永远爱你”

    他站在四楼的窗口,等了十几分钟。特意等到校长出去了才进校长室,校长是去卫生间了。

    “来都来了,看在给你送钱的份上,抽根烟不过分吧”

    沐小白坐在座子上,看着办公桌上的烟盒,烟瘾犯了,给自己点了一根,吞云吐雾起来。

    “坐办公室就是不一样这烟都没见过啧啧。”

    校长磨磨蹭蹭的,沐小白坐了半天也没看他回来,捏着烟头擦着烟灰缸里,顺手又给自己点了一根。

    他也闲不住,就在房间捣鼓起来。

    动动这动动那,看啥都新鲜。

    “这么多不伦不类的手办小可爱,同辈中人啊哪天说不定能交流交流这小人腿真长”

    沐小白笑意盈盈,他可以肯定这校长是个那方面爱好者,和他一样,起码是追番的那种,当然不是正经番。

    马上,他又在柜子抽屉找到了点不可描述的画册。

    “虽然旧了点,可当收藏绝对保值啊”

    “还有真人版的啊”

    “哇这是限制级,我的眼睛受到了伤害”

    “咦这不是”

    沐小白翻着翻着,手指哆嗦了。

    不仅仅是激动的。

    而是,好可怕。

    他赶紧把东西放回去,整理好。

    回想着。

    那照片越翻越不对劲。

    起初还是干净的。

    然后就脏了。

    然后越来越脏了。

    那是老司机。

    这还不算。

    脏了到变态。

    还有那一类的情趣照。

    羞耻照。

    以及

    学校女老师女同学的偷拍。

    虽然沐小白很想一睹为快,可如果被发现就会出事了。

    “啊你在干什么”

    沐小白把烟捏断,也不紧张,放下手中的玩具,从桌子上起身。

    “等你半天了,这不送钱吗”

    “你抽烟你一个学生,成何体统你要知道,这是违反纪律的,通报批评”

    批评你大爷,还纪律,你天天坐这抽,老子抽一两根怎么了。

    沐小白只是用那种眼神盯着他,校长说着说着语气就软了下来,被盯的毛毛的。

    说了半天,最后吐出四个。

    “下不为例,不要有损学校颜面,钱我看到了,你出去吧。”

    小白敲了敲纸包裹的钱,“不点点”

    “没事,少了我补”

    校长显得很大气。

    小白却是想,你补个屁,到时候钱都捞你手里,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行少了别找我。”

    他不留痕迹的抽出两张毛爷爷,塞入袖口,然后双手插兜转头就走。

    “对了,以后进校长室要敲门学生要懂礼貌”

    沐小白顿住,歪着头笑了,然后攥着拳头锤了三下房门,那动静敲的玻璃嗡嗡作响。

    “这样吗我知道了,对了,你拉链没拉。”

    小白指了指,校长黑着脸,差点没忍住脾气。

    人一走,他骂骂咧咧坐下,这才注意到裤裆。

    “这年头,学生真是越来越难管了放假的造反的还有玩失踪的~这他妈上面一查,老子得提前三年退休”

    他收起钱塞进抽屉,打开电脑,调出桌面底下藏着的不明生物链接,把声音调低。

    沐小白还没走远呢这会上课老师还在,他得把时间想办法拖过去,总不能这么回去直接站着。

    为了避免人来人往,避人耳目,已经到时候有借口脱身。

    他再次用出了屎遁。

    毕竟人生有三急,老师会宽容的。

    只是

    沐小白在厕所吸烟,那隔壁女厕就有人在小声的哭。

    是个女人。

    不是男变态钻进去哭,虽然没看到,不排除那种可能。

    那声音很细,哭的沐小白直闹心。

    他也不带厕所了,味也不好,出门等着,看看谁这么不识好歹影响他蹲坑。

    五分钟,一个女老师冲冲撞撞出来了,不过眼泪抹干净了,也不理会为什么这有个吸烟的学生,匆匆就走。

    “东西掉了。”

    是一张辞职信,小白只是扫了一眼,就开口了。

    那长发女人转头捡起东西,走得更快了。

    沐小白露出越来越深的疑惑。

    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另外两个恶魔,然后干掉,进入下一级别,他在这也生活很长一阵子了,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会迷失的。

    想到报纸上的线索。

    他打开窗户,去看楼顶。

    有一个人是坠楼而亡。

    八百年前的事,估计也没个线索能找,小白也不是专业的,能根据直觉判断个大概他就能动手了。

    “谁没事会跑到楼顶上呢另外真是谋杀怎么看都是自杀好吧”

    从窗户下丢下烟头。

    忽然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

    他来到一个教室集体办公室,找到方才那个女老师,径直坐在对面的椅子。

    “我是来自fbi的特工,有什么需要帮您的吗包括买一个甜筒冰淇淋,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fbi的话恕我无法准确回答,因为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从某个电视上看到这觉得不错的台词。”

    搭讪女老师,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

    那女老师眼睛还红着,年纪不大,看起来像跟他班主任一批来的毕业生,“呵呵,滚回去上课”

    “为什么这么说呢你干嘛命令我”

    “因为我是老师”

    “哦把那个辞职信给我看看要不你撕了,我还当你是个老师,兴许可以听听你的命令”沐小白无法无天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唉”

    小白叹了口气,从书本缝里一抓,那张纸就出来了。

    “辞职”

    “个人原因无法胜任”

    “退出工作岗位”

    “哇”

    女老师抢着,还是把东西抢走了。

    小白摊手,又点了支烟,“是不是谁逼你的”

    “我是真没见到过你这样的学生你还当自己是学生吗”

    “回避我的问题,看来是不想回答让我猜猜”

    “我回去找你的班主任马上走”

    沐小白想了想,“你这么着急不好等于告诉我答案了你最好客气点,我很容易猜中的喂是校长吗”

    “不是”

    “可现在这里老师没几个啊我就看到校长那老头子在应该是就近的人没错吧”

    “我说了不是”

    “那我就去问问他吧对了你叫什么”

    小白被拉住了,女老师怒视着。

    “你怎么什么都管”

    “我不是fbi的么,专业操心闲事好吧这么说有歧视联邦政府的嫌疑你最好多和我聊聊。”

    “是我自己愿意辞职的我不想干了”

    女老师被逼的无可奈何,红着眼睛走了。

    唯独小白默默的吸完一支烟。

    “看来我的再去翻翻那一沓照片了啊”

    “会不会有惊喜呢”

    “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