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soldiers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你的任务,对死人说一句让他们满意的话,坦然接受自己的死亡,你也可以选择再次杀死他们。”

    沐小白终于再次开始了他的选择题。

    “你是说”

    “没错,和死亡面对面交流”

    “会很吓人的”

    “但丁当初把他们丢进石棺就来思考这个问题,他为什么有赋予人死亡的权力,以及死者怎么接受。”

    “我可以过关”

    “如果找到他曾经说的话。”

    “但丁说了什么让死者自愿接受现实,可能吗哥们我可是耍了他们”

    “没事事情会按照但丁的预想来发展,也就是说你的记忆不存在。”

    任务开始了,沐小白跪在雕像前,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跪的是哪根葱,是真主还是耶稣还是玉皇大帝或者猪精。

    一个棺材开了。

    一张脸出现了,冷冰冰的面,像一个镜子,正是飞机头同学。

    沐小白瞅了瞅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上去说:“hi,老兄真巧啊”

    “喂,你的脑袋怎么开花了哇哇哇,脑子烂掉了”

    “不是说按照但丁的剧情来吗”

    “你大爷你吓唬谁啊”

    沐了一通废话,这才回到正题。

    看着那人也不动手,松了口气。

    “咳咳,如果说我是不是故意的,你信吗都是一个死变态逼我这么做的虽然你顽皮了点,好色了点可你仍然是个有钱的小可爱乖乖咱们拍拍手,你回去躺着啊”

    那人不为所动。

    “我说的不对吗”

    “好吧”

    “我换台词”

    沐小白拿出愤怒脸,“人渣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踩回去然后扣上棺材板”

    恶狠狠的说。

    人动了,转头,伸手。

    “等等,等等,都是文明人,不打架我是来劝你的”

    “那什么”

    沐小白抓耳挠腮,蹦来跳去。

    “你干了那么多缺德事,死一死安全解因果来是没报应,还能投胎到好人家。”

    “我没有干缺德事。”

    “你他妈杀人了还没干缺德事草拟大爷”

    “你也杀人了为什么你没死”

    沐小白怒了,“老子为民除害,你罪有应得,这能一样吗”

    “你如果死了,我也可以这么对你说嘛”

    “这问题还真没想过反正我就想干掉你免得你祸害人。”

    沐小白觉得,这事还真得坐下来聊聊。

    “也是,我现在也是恶魔了这要是一出门乱杀人,哪天还不遭报应至少标准还得定定,要求在高一点这问题不想明白也挺危险的嗯怪不得要进入第二层。”

    “我是亡灵,我是死者,马上给我答案。”

    沐小白动脑,化为一个心理医生。

    “你小时候过得不快乐是吗”

    “是的。”

    “你小时候被人歧视是吗所以你欺负人。”

    “是的”

    “你小时候没妈妈”

    “是的”

    “你父亲经常揍你”

    “是的”

    “以前同学欺负你”

    “是的”

    “然后你被开除了”

    “是的”

    “然后你成为插班生”

    “是的”

    沐小白惊了,“这么一想,你也挺可怜的啊这么可怜的人还真不该死好吧罪过不完全在你身上。”

    他一副承认错误的语气。

    他顿了顿,语不惊人死不休,“你老爹也被我干掉了放心吧”

    虽然那时个死人,但小白仍然看出他的脸色不那么好看。

    “我不想死”

    沐小白也想不出好点子,然后挥手一个巴掌,“你他妈要杀我我还不想死呢我不弄死你,你就弄死我你也为我想想,我有的选择吗还你不想死”

    那死人愣了愣,好像想明白了。

    “我明白了,我们都是被逼无奈我不怪你了。”

    误打误撞,一个人躺了回去。

    这也行

    沐小白推理了下逻辑,好像还真是这个理。

    优胜劣汰,他自己总得活下去吧

    第二个人自己打开棺材本,看向小白。

    “张主任啊醒了啊”

    “我一直在等你给我个说法”

    “你知道了吗”

    “我也不想死你为什么杀我”

    “但是你杀无辜者是不对的”

    “但我逼不得已我需要钱看病,我有皮肤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工作,校长还不给发工资。”

    “那你就弄死一个学生”

    “他是个坏学生总偷东西,学习成绩也不好,还辱骂老师,家长,人们都管不了他。”

    “好好好他有万般不是,但你杀人不对你认同吗”

    “不认同。”

    “咳咳那你觉得你做得对喽”

    “不完全对,但是可以接受”

    沐小白拿他无奈了,“我杀你也是,不完全对,但也可以接受你能躺回去了吗你这皮肤病还挺吓人最好别出来了以后。”

    “设身处地可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无法接受。”

    “好吧好吧我不该杀你,行了嘛”

    “但我还是死了。”

    “祝你下辈子做个好人,别得皮肤病,遇到抠门校长。”

    “谢谢。”

    他就这么,真的躺下了。

    沐小白不可置信。

    好像听听但丁当初都说了什么一定很有趣,等一会问问那个家伙。

    “校长你好”

    最后一个老头,哭着起来了。

    沐小白看那老头,摇摇头,“来一根吧”

    口袋还真的有烟和火。

    “好”

    “校长啊你说你还找我算啥账死都死了,啥放不开的。”

    他哭着。

    “行行行,你说啥难处我看看能不能解决。”

    “我无儿无女,年过三十没了老婆第二个媳妇跟人跑了一把年纪,孤零零的没人照顾,没人管,我不该哭吗”

    “咳咳”

    “我都这样了你还弄死我我心里委屈啊”

    “得了,你好歹有过老婆我他妈的一直单身也没跟你似的,老不死的,你还玩女学生”

    “我给钱了”

    “你钱来的也不干净”

    “怎么不干净”

    “你坑来的收人贿赂”

    “人家愿意给我我当校长这么多年,还不能收礼了而且我都按要求给他们方便,照顾他们那些孩子也不惩罚”

    “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还真不是人的。”

    “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人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多管闲事”

    “我又后悔了,我不该杀你是吗行”

    沐小白叹了口气,内心也不大舒服,他能想象的到,当初但丁啥心情。

    “天下所有人都有为自己开拓的理由既然都不该死那谁该死你告诉我”

    “你该死”

    “我该死虽然我也不是啥好鸟但我觉得我活着对世界帮助很大”

    “你是秩序的破坏者。”

    “我就破坏了怎么着你咬我啊”

    三句话暴露本性,小白一张口一股浓重的草莽味

    对方满脸凶恶。“早晚有一天,你会和我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行了老头子,别咒我了看来你给我提供那么多资源的份上,我回头也给你烧点都是同辈中人,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说是吧”

    那棺材板扣上了。

    本应该有第四个,可是那是空的。

    影子出现了、看着惆怅的沐小白,拍了拍他肩膀。

    “我理解”

    “我好想知道但丁对他们说什么”

    “魔王对死者能说什么”

    “别打哑谜,我觉得但丁是一个善良的人。”

    “有的时候我非常认同这一点善良而愚蠢。”

    “他说了什么”

    “他没说什么”

    “没说”

    “他把一切刻在记忆里负重而行,给予死者的承诺,抚慰灵魂。”

    “然后他也死了。”沐小白想到了结果。

    “嗯把一切留在这个水晶球里面,所以你才能看到如果没有这些,他可能还能多活几年,可惜了我的老朋友。”

    “唉”

    “那本书你拿走吧”

    影子丢上黑色卡牌,咒语闪烁。

    小白走上台阶,心不在焉的拿到了那个笔记。

    可能注意力不集中,才一翻开就掉在地上。

    没什么经天纬地的事情发生。

    只有对方一个不满的话,“小心一点”

    等一等,这是一本整体黑亮色的书。

    他捡起来在手中把玩。

    跟语文课本的厚度差不多,书皮很特殊,很坚硬像贴片一样,上面粘着无数个指纹重叠在一起,有种摩擦感。

    “很结实唉”

    “他的封面是用宇宙物质铸造的,所以很结实,如果你喜欢可以用它来当成盾牌什么不过它,真的只是一本书。”

    “啥是宇宙物质。”

    “地球之外可探索区域带回来的,密度比地球密度最高物质坚硬好几十倍,我不记得那个公式,反正不可损坏的特性。”

    “亚德曼金属。”百科:亚德曼金属是种密度极高的人造铁基合金,几乎坚不可摧。足够多的亚德曼金属能从数倍于核爆炸中毫发无损。亚德曼金属刀刃切开物质的能力取决于发出的力道和物质的密度。

    “我知道你再说某人的盾牌不过”

    “我也可以成为那样的超级英雄。”

    “呵呵,超级英雄”

    “别笑啊你回答我我上次做梦都想当蜘蛛侠”

    “小白,我问你那些超级英雄本来的身份是什么”

    “什么本来的身份寒冬战士,美国队长,乱七八糟的特工”

    “行了,他们的身份是ldiers。蝙蝠侠绿豆侠卡特特工钢铁侠,金刚狼x教授都是为政府服务的ldier而你我们不仅仅是士兵,你能明白吗”

    士兵

    沐小白整个人惊了。

    对方再者说:

    “不过他们也算优秀的士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