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但丁与小白的痛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小白,你想去下一层看看吗”

    “下一层”

    “别紧张,他下一步的故事,你不好奇吗”

    “我很好奇他会做什么”

    “缅怀与告别,我带你去吧你一定会感触颇深的。”

    “你先告诉我没什么危险是吧”

    “只是一个过场放心吧集中你的精神,闭上眼睛”

    时光就如同一个匆匆行驶的列车,每一个人都不得不去学会告别。

    景色井然一变。

    沐小白来到一个家中。

    小小的人就这么坐在椅子上,成为其乐融融的家庭中的一份子。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

    年迈的奶奶给他添饭了,“再多吃点”

    沐小白双手颤抖着,看向主座上的老人。

    那一脸黑色橘子皮一样的脸咧嘴笑着,满是沟壑。

    他的眼泪止不住的下流,鼻子哽咽,哪怕对方老人一句话不说。

    只有记忆最深处的童年,沐小白才能找到他们,找到这一群反复根本不存在的幻影。

    那触动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无法自拔。

    父亲严厉的话带着训斥,“别哭了你上了大学,也算为家里争口气三辈子人就你有点出息别哭哭啼啼的,吃吧”

    小白吸了吸鼻子。

    “多吃点,出了门以后也不容易尝到家乡的味道了、”

    沐小白眼泪哗啦哗啦的流,自从多少年前,他就失去了家乡,别说家乡的味道了。

    “慢点慢点”

    奶奶在一边劝道。

    家的感觉,只有背井离乡的人,那么那么偶尔的一瞬,才会懂。

    思念的沉重,超越了所有的分量。

    沐小白甚至不敢抬头,只能听到爷爷的笑声,透着欣慰,还有不舍。

    没有劝说,没有叮咛,只是那么一笑,就足以说明他多么的放心。

    母亲说着:“咱们家小白,肯定出人头地”

    沐小白不知饱饿,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直到最后一个下桌,眼睛通红。

    房间内,爷爷奶奶出去散步,父亲上夜班,母亲看电视。

    他躲在这里,竟然不敢去碰任何一个人。

    只有恬静的画面印入脑海。

    “我错了。”

    沐,站在原地,眼泪吧嗒吧嗒的坠落下来。

    年少不知父母滋味,随着叛逆期充满了不满,长大才知他们的艰辛,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满足。

    他们日日夜夜工作,完整了这个家,小白仅有的一个家。

    而他从不为别人着想,只顾自己的感受。抱怨,责怪,嗔恨觉得一切都是他们不好。

    长大成人,走入社会,才知生活多么艰辛。

    那些你看不上一眼的,却是他们拼了命努力的结果。

    沐小白一直有一根刺,掐在心口,这一刻,他对着虚幻,恐怕再也见不到的人,说着这句遗憾的如此多年的话。

    再无一丝力气。

    “等以后,一个人,照顾好自己”

    沙发上的人,听到小白的哭泣。

    带着双关的话,响在耳边。

    沐小白用尽一切力气,“当然会的”

    她放心了,继续看着电视,也不回头。

    他呼吸着,窒息感越来越重,想要看看爷爷奶奶一眼。

    他只记得小的时候,爷爷陪他玩,喜欢抱着他,看着他。

    小白只记得那样的眼神,一想起来就心里酸楚。

    这么比较一下吧

    在他的世界。

    命很重,而钱比命重要,而爱人比钱重要,而家庭的温暖,超过了这一切。

    他宁可失去拥有的一切,换来自己和他们一起的生活,重新开始。

    影子出现,拍了拍他的肩膀。

    “坚强点。”

    “心好痛啊。”

    “再去看看你的同学吧”

    “你要让我心痛而死吗”

    可笑,说出这番话的人,竟然是恶魔

    可能,小白已经明白了但丁的感受。

    明白的彻彻底底。

    他伸手,无助痛心,根本无法阻挡。

    记忆支离破碎。

    新的世界,天空暗了。

    第二幅画面。

    稀稀拉拉的雨,染上了小白的热泪,他看着那一幕幕的情景,再也忍受不住的失声痛哭。

    这是从未出现的童年,却真实的比他的存在还要真实。

    张小噗从餐厅穿过,穿着正装:“今个同学聚会一场,难得高兴,我先敬大家一杯。”

    小琴拉着小惜,“小白你干嘛呢那边那边。”

    门外,他被拉着闯入宴会。

    一位位的校友老同学好不热闹。

    雨水把他淋透了,无人看到他的热泪,在那笑容之后。

    好多人啊大家都在呢

    温情,柔软,美好的氛围,沐小白害怕下一刻就如泡沫一样粉碎。

    一群人围上了他:

    :“我只是来告别的。”

    “对了,你要出国是吧几点的飞机”

    “十分钟之后”

    “别走好吗”

    几个人劝道。

    沐小白无法回答,他身不由己,无权选择。

    “行了,人家大好前程都废话什么废话捣乱家伙大伙送送他对了,该表白表白,以后人就没影了,那谁呢”

    “小琴去洗手间了。”

    “那行吧留个电话,回头联系。”

    “小白我们送你”

    沐小白拦住大伙,摇着头,一步步后退,身体在颤抖,他怕这里的一切,害怕到了心底。

    “不用我自己走”

    “那行”

    用情越深,越无法承受告别。

    人走不送,但回来的时候,不管多大风雨,他们都会去接他。

    这不送也是送了。

    或许一个人走是最好的结果,免得大家都难堪,搞砸了一场宴会。

    沐小白也没勇气眼睁睁的看他们破碎。

    真的没有

    只是。

    那雨中,一个人在前面静静的等着他。

    这时候的柳琴也是二十多岁,不像当初那个肥嘟嘟的小女生,而是亭亭玉立秀色可餐的女孩。

    原先的短发变的更长了,带着小卷披散,尾部染上了灿灿金黄,虽然成熟了不少,在雨中凌乱也依稀可见当年的影子。

    “为什么在这出现了你是干嘛啊”小白失去了力气,差点倒在地上。

    “当然要陪着你。”

    “你是成心让我不舒服是吗”

    “你不愿意吗”

    的出口,只是摇头。

    “我只是怕一碰到你,这一切都消失了,就像泡沫一样”

    “那我也想一直陪着你”

    “呵呵呵呵为什么说这话”

    “因为我喜欢你胆小鬼”

    惊雷,落雨,不及内心的苍白无助,痛的无法呼吸。

    随着话音刚落,那微笑的小脸已经开始融化了。

    沐小白的心,被撕裂般的痛,眼睛朦胧,斗志全无。

    “你这是见不得我好受吗呵呵呵呵呵”

    咬牙切齿,低沉的咆哮,在漫天的暴雨下愤怒狂野生长。

    走着走着,就散了,

    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就累了,

    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就醒了,

    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你不见了,

    突然我乱了。摘录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