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我在谈科学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或许是那影子都觉得他可怜,把他从水晶球中放了出去。

    “碰到一个怪物,忽然感觉自己就是个搞推销的。”

    “好吧不管是坑蒙拐骗,赶紧找人把这危险玩意送出去”

    小白放弃了选择,影子也没缠着他的必要了,面色古怪的看着他被人弄到手术台上用绷带固定手脚,忍不住一阵的好笑。

    “小白小白”

    沐小白睁开眼睛,歪着头,嘴里的哈喇子淌了一脸。

    夏冰看着他清醒,意想不到。

    沐小白没发现自己的处境,看到夏冰的脸,但脑中却是方才最后的画面,他看起来失了魂一样。

    过了小会儿,他才开口。

    “额大美女,我到底怎么了”

    “你的身体发生了很吓人的变化七天前,你就昏迷了”

    “昏迷七天变化”

    沐小白重复了三个词。

    很快,他就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不同了,强壮了,不像在记忆位面的那种强悍恶魔之躯,可能那虚幻的力量让他膨胀了。

    就像被缩小了几万倍

    只剩下,恶魔之力的种子。

    是的

    仍然存在的恶魔之力,被小白称为查克拉的力量。

    他可以意识到那小小种子的力量,就在心脏之间,随着心脏跳动散发力量,吸取养分。

    身体强壮归强壮,为什么他被绑起来了

    沐小白瞪大眼睛,看向夏冰。

    “我这是你们在干嘛”

    “因为一点点小小的变化你差点吓死我了我从没看到过那样的身体就像恶魔你不是恶魔对吗别担心,博士会查出原因的,让你好起来你也感受到自己的不同了吧冷静点”夏冰安慰着他,用眼神去观察,这到底还是不是沐小白,还是被外星人抢了脑子的怪物。

    不是小白的话这种怪物还是一枪拍死了安全,夏冰很警惕,得找个机会测试下。

    “不放了我”沐小白还是正常的身体,但他能想到夏冰看到了什么,不过就是恶魔之力下的恶魔之躯么

    他不去动用恶魔之躯,不异化,他外表看去还是个正常人

    夏冰没听他的话。

    “快放了我”

    “乌索尔佳莫是我认识的最好的生物研究者之一我们要相信他,你会好起来的”

    沐小白看到了那张死人脸,那色度,见着这辈子没见到的吓人型号,那家伙也在边上盯着他,手中抓着文件正在做记录。

    “不快放了我这是哪夏冰我生气了”

    “这是乌索尔佳莫博士的地下实验室”

    房间内,杂乱不堪,充满各种堆满了器具的工具台,还有液体导管,各种大小的瓶子,奇形怪状的工具,还有可怕的武器,枪械。盛放骇人器官的模具

    ,也不怪沐小白现在看一眼就觉得紧张。

    这种诡异的地方肯定都是老变态的私人刑场,而他是案板鱼肉。

    “喂大美女别听那个老妖怪的快点放开我这事我自己慢慢解释不要什么研究专家”

    “你还是听我的吧事情弄明白了大家都放心”

    “放心个屁我是个好人而且我又没跟你同居你放了我我该干嘛干嘛去离你远远的行不”

    夏冰打断了他的话,用奇怪的目光和语气问:“小白”

    “什么”

    “我们第一次认识什么时候”夏冰试探的问。

    “我他妈知道什么时候”

    “在哪”

    “车上”

    “你给我具体多少钱”

    “我就看腿了我记得个屁你连个打车钱都没给我留夏冰你什么意思你怀疑个什么不要脑残了行吗那博士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

    “虽然他的确不是亚洲人,而且肤色有点怪,但我们是朋友关系还算不错的那种,这个时候,他比你可信而且你骂我脑残唉,我得去照顾我冰箱剩下的那盘鸡蛋卷了明天来看你”

    “看你大爷快点带我走哇哇哇那老怪物盯着我呢”

    沐小白呱呱乱叫,眼看着乌索尔佳莫磨刀霍霍的过来,而夏冰走的越来越远。

    夏冰站在房间门口:“别怕他不会把你怎么着的明天见,你先冷静冷静我也冷静冷静”

    沐小白憋不住大骂:“夏冰你个畜生”

    夏冰一缕秀发,刮开流海,微笑说:“后天见”

    “夏冰站住我会记住你的”

    她再次眨了眨眼睛,送了小白一个飞吻:“大后天见”

    “你给我等着”

    “下个月见对了,今天九月三号”

    这个妖精美人走了。

    小白心理冰冷,眼看自己要完蛋了。

    “乌索尔佳莫博士,你说你是博士我考考你,今天是九月三号下个月见,还剩几天”

    乌索尔佳莫死人脸踌躇了下,根本没去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题。

    沐小白放声大哭,“我就知道你不是博士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你个伪装学历的疯狂变态你要不放了我”

    沐小白没来得及动用恶魔之力。

    一个注射器落到身上,那疼痛让他差不多叫了出来。

    白眼一翻,就这么歪着脑袋没动静了。

    博士绕了几圈,继续做笔记:“药理反应正常,基础生理机能正常”

    “不对啊这人的脑子脑电波图像怪怪的”

    “抽几管子血再去检查下”

    “我疏忽了哪里”

    “变化未必是可控的”

    乌索尔佳莫和夏冰都见到过小白的恶魔化躯体,在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被吓到了,好在小白一直昏迷,他们虽然被吓到了也非常安全。

    这不查个明白,乌索尔佳莫博士不放心,夏冰也不能乐意这么个怪物睡在自己对门,虽然那破房子也没门。

    她还想找个新雇主当靠山呢这下好,还是自己老老实实找工作去吧。

    也不知道多久。

    沐小白醒了过来,这次不是在手术台上,而是一个封闭的塑钢玻璃内。

    他一阵虚弱,看到手臂的大针头,马上就意识自己被放血了,而且放了不少,怪不得这么虚弱。

    他砸了砸玻璃,“三明治有吗”

    一个背影转过来。

    “没有”

    “给我拿几个水果吃”

    “没有”

    “我要喝可乐”

    “没有”

    “有什么快点给我”

    “面包片,果酱,培根,炼乳。”

    “给我拿来”

    “我不敢进去”

    “我去你大爷”

    他猛砸了一阵玻璃。

    乌索尔佳莫走了过来,“你知道吗在正常状态下,你的身体各种数据都提高了并且缓慢的成长速度远远超过普通人。”

    “嗯”

    “大概提高到普通人一点五倍的水准”

    “一点五倍”

    “相当于一个经过几年训练的特种士兵一点五倍一个成年人的样本数据为一的话,你就是一点五,提高了百分之五十。”

    沐小白也察觉到了,“你误会了”

    “我算错了吗不可能”

    “我以前不能算一那种弱的掉渣的水准,能达到零点五不错了所以现在是一点五我提高了不是零点五倍,而是三倍”

    乌索尔佳莫博士死人脸很半天没说出话来:“为何你总是如此机智”

    “你是担心我抢了你的饭碗吗很遗憾,我对这些学科不感兴趣,你很安全”

    乌索尔佳莫又花了好长时间说一句话。

    “你平时都这样吗”

    “什么意思”

    “你有点不太正常”

    沐小白摸摸头,“有吗”

    “据说你是个家”

    “所以说剧情需要吗”

    “也是脑子正常的人写什么书”

    “你终于说了句人话”

    乌索尔佳莫又去忙了,看到他动着刀刀片片,针针孔孔的,沐小白越看心里越毛,越发慌。

    夏冰也不来救他。

    弄不好,这家伙正打算给他切片呢还有大脑留存下来做样本。

    “喂博士,你懂得解剖学吗”

    乌索尔佳莫抽空亮出了一个解剖图解,“为什么这么问呢我可是个解剖学专家,从北欧解放战争到现在,活人解剖四十五例,死人解剖423例,以前还给国家生物学院做过导师,研究过很多种病毒。”

    他很诚实,不过没搞懂沐小白这么问的寓意。

    “我的个妈呀”

    沐小白恨不得立马砸开玻璃逃出去,他手搭在玻璃上,非常无助的看着死人脸的背影。

    那家伙自言自语,“你在之前做过噩梦你又哭又笑的,还很痛苦。”

    “是的。”

    “哦那可能刺激了你的隐性基因,帮助身体完成进化了,这也不是没有先例的我见过很多士兵的能力来的莫名其妙,不过我不是基因学方面的专家,我只擅长医药生物。”

    “比如病体”

    “很多很多种,比如机体遇到合成剂的反应,异体研究,生物武器我也擅长给人做手术,那女人的腿就是我给治好的”

    “腿夏冰的腿治好的。”沐小白听到大新闻,吓了一跳。

    “是的,当初被榴弹刮伤,后来又被炮弹砸断,在来东方之前,我给她做的手术。”

    “她那是假腿”

    “也算是吧连接的神经纤维,生物人造的金属骨骼,在培养基里面泡了一个多月我在她身上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还好当时她有钱买这些材料不然我们都完蛋了。”

    “什么啊”

    “我帮她治疗,她想办法带我脱离交战核心区,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喜欢躲在地下的科学家,没有人保护的话,非常危险根本不可能逃出来,面对那些杀人如麻的伪君子。我还是喜欢现在的生活,充满自由的空气。”

    “好吧好吧话说平时也看不出来那是假腿啊”沐小白还在想那假腿的事。

    “看不出来什么意思”

    “我看她挺好的啊能跑能跳还能飞”

    “年轻人别小瞧我的医学技术可以吗她现在是一个正常人”

    沐小白只是在电影听过这种理论,丢手丢脚还能接回来,哦不这家伙弄新材料做了一个真的,“恢复如初”

    “千真万确。其实你们国内顶级的医疗水平也能轻松做的,只是需要很麻烦的程序而且要有一定地位,有足够的财富。”

    “好吧好吧这个我能理解,但我想问问假设我偷偷摸她的腿她会有感觉吗”

    “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乌索尔佳莫提醒,想到了什么糟糕的事,继续说:“别看那女人平时表现的温顺可爱,她骨子里是个杀人魔。”

    话说哪里温顺可爱了一直都是杀人变态啊

    “你没回答重点啊”沐小白搬回了话题。

    “你可以试试,但我建议你穿好防爆服,头盔,防弹背心她一腿全力的力量能达到一千公斤。”

    “一千公斤你为什么不说一吨”

    “数字很大,这么形容的话听起来很可怕”

    “一千公斤什么概念”小白睁着无辜的大眼睛。

    乌索尔佳莫敲了敲玻璃,“你这个样板怪物,一点五倍体质,身体机能,匹配的内部生理结构,全力发挥下最高力量不超过三百公斤。”

    “三百公斤哇哦我能一拳打飞两个胖子是吗”

    “理论上,你现在能打飞一个,如果对方没有反作用力的话正常情况下你的力量级别才两百公斤左右,和她差一点”

    “想不到大美女那么恐怖连我都瞒过了要不是你告诉我,我可能一辈子都发现不了呢话说,我从没见过她真正的动用那种实力。”

    “一个前cia的特工,最擅长的是什么而且那条腿也成了她的杀手锏了应该。”

    沐小白蹲在墙角,忽然想到什么,咳了两下,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喂老哥,你说你给她做过手术当时有没有什么不可描述的照片什么的你跟我说,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乌索尔佳莫的脸色变了,“如果你再谈这个话题而且我什么都告诉你的话她会把我们都弄死就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样”

    “透露一点啊”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在大培养基里是什么样子我要负责她一切的饮食,消化系统,给她随时处理肢体,还有排泄物,补充身体营养”

    沐小白眼睛发亮,“不穿衣服,上面一根管子,下面两根管子,绑住小手躺在那”

    “混蛋就此打住,我明明在跟你谈科学。”

    乌索尔佳莫取出一个黑洞洞的枪管,擦了擦额头的虚汗,哆哆嗦嗦的指向了小白,他才发现,自己研究的是这样一个变态偷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