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乖乖举起小手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博士你不会把我的身体做切片吧”小白趴着窗口,紧张的问。

    “已经有了。”

    “啥”

    “这六天时间我一直没闲着我在搞清楚你的身体发生了何种异变。”

    “只需要再来几项测试记得当年爱尔兰都柏林圣三一学院图书馆有过这类型的研究课题,真是可惜没借阅过。”乌索尔佳莫挠着头顶的几根老毛,看样子遇到了什么难处。

    半天后,他的饿的发昏,眼冒金星。

    乌索尔佳莫忙来忙去,“机体抗饥饿指数,优等抗辐射抗毒”

    “神经系统强度”

    “恢复速度”

    接下来,沐小白受到一次次非人的对待。

    什么风火雷电啊冰块冷气啊全都招呼他。

    博士简直是个想置人于死地的老混蛋。

    一直到坚持不住了,感觉自己在这么下去要死翘翘,嗅着那不知道是一氧化氮和二氧化硫的结合物,他本能的动用了自己的恶魔种子的力量。

    刹那之间,急速生长,身体涨了一小圈,一块烤坏的荞面饽饽出现了,裂开的皮肤是灰白色的骨骼,背后一个小小的骨刺,看起来像驼背一样。

    “咋这么丑不应该啊”

    他就像破壳之后的小雏鸡,看着自己的模样吓了一跳,成长不全的身体。

    小白看着玻璃的倒影,忍不住咽了口苦水,这根当初有点不像啊

    乌索尔佳莫后退几步,“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你当初”

    他还不知道自己大祸临头,兴奋的指着。

    沐小白感受恶魔之力慢慢消耗,也不耽误时间,他要趁着自己倒下之前拼命逃出去

    金属离子加固的玻璃下,沐小白挥舞着拳头,毒气的排放量越来越大了。

    看着玻璃上的裂纹,沐小白一拳拳的砸在同一个位置,那白色的裂痕越来越大。

    “可恶尽管这样都打不穿吗”

    他后退,重锤冲撞,再后退,继续来。

    烟雾让里面一切都看不清了,唯有可怕的巨响传来,乌索尔佳莫飞快的做着笔记,一边慌乱的拿出工具箱的药剂。

    几秒钟之后,重拳一闪而逝,玻璃墙壁被一拳砸飞老远,蛛网般裂痕躺在地上,藕断丝连。

    乌索尔佳莫:“力量指数暴涨,生命体特质再次进化,预估体质强级达到四a。”

    沐小白差点摔倒,趁着被毒死之前爬了出来,目光落在乌索尔佳莫身上。

    这个时候,他想也不想的转头就跑。

    沐小白抬腿就追。

    死人脸的加纳博士看也不看的书写,乌索尔佳莫:“速度指数,四a玩脱了。”

    他一把丢开笔记,被沐小白一脚踹倒了。

    还等他继续把人制服,这家伙掏出一个银光针剂就往他身上扎去。

    虽然身体很强韧,但小白还是笨笨的。

    针头落在身上,里面冒着光的液体慢慢流入身体。

    乌索尔佳莫睁眼睛看。

    可却没意向的事情发生:“这细胞组织裂变,抗体活性升级,剧毒抗性,四a。”

    小白拔出的针头,掉头看看他,这会又掏出一个玩意,还想扎他,好在被一巴掌打碎了。

    他还不死心,又动手给了自己一针。

    由于没朝着自己身上扎,沐小白没反应过来,更没拦住。

    然后,那张死人脸就这么慢慢没气了,心脏停止倒在地上。

    沐小白撒手,然后举手道:“我根本没打算杀你你这是干什么,讹人啊不关我事你是自杀的”

    难道这就是碰瓷界第三十八代传人这一身绝技哪来的。

    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诡异的人,疯起来连自己都杀,简直太可怕了。

    “我沐小白这双手,一个人都没杀过我是清白的、非常干净的一个人”

    沐小白呼了口气,不开玩笑,他双手从未沾满了鲜血,不曾杀人。

    房间留了几分种,地上的人死的透透的,沐小白还是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找点吃的”

    小白抓了个苹果,然后上称量了量:“一百八这是多少我的妈呀,我长胖了吗”

    吃了个苹果,非常酸,感觉吃了个恶魔果实一样,虽然他觉得自己也算能力者了。

    他非常非常饿,这才想吃东西的。

    博士饿了他大概六天半,只吃了点营养剂,还是他昏迷的时候,自己要不变身,就算不被毒气毒死,也要把他饿死。

    不大会儿,恶魔之躯没了恶魔力量的支撑消失了,小白回到了原本的样子,很虚弱,大战一场的后遗症。

    再次上称量了量。

    摸了摸脸,庆幸道:“还好,标准体重,一百挂零。”

    杀了人,还有心在这量体重,乌索尔佳莫是真心不知道这人搞什么鬼,简直无法理解。

    接下来,沐小白的举动可让躺在角落里的乌索尔佳莫目眦欲裂,心在滴血。

    他依旧在装死,默默的看着沐小白把房间的一切东西砸个稀巴烂。

    最后拿着他的实验日志翻来看去。

    一共十多页的样子,写满了他身体零零碎碎的测试数据,还有运算公式,以及未填装的表格,今天刚刚测试的结论。

    “四a级别”

    “s级别是突破人类极限四个a什么鬼哥们只了解对a。”

    “果然是老变态写这种看不懂的东西”

    沐小白找到自己的背包,在里面发现了那本黑皮书,想到什么不好的事,叹息一声,又在房间装了把手枪和玩具枪,趁乱逃逸了。

    夏冰这几天很开心。

    买着高档的名牌化妆品,各种各样的新衣服,随身电子设备,还有一冰箱能维持一个月生活的食材,美好生活,以前都想象不到。

    每一刻都那么舒心,简直把某个苦难中的人忘了。

    放着音乐,去了浴室。

    虽然这里没有自动烧开的热水,不过凉水也习惯了。

    躺在浴池,搓泡泡,哼小曲,等待着一会送到家门口的口水鸡,xj大盘鸡。

    由于浴室隔音的,而且音乐动静很大,还有她很轻松的哼着小曲,完全没注意到破烂别墅的窗户护栏被砸开了,龇牙咧嘴爬上来一个人。

    沐小白闯了进来,背着书包,“找到这还真是费了不少力气混蛋夏冰”

    他从自己的卧室,朝着房间乱糟糟的客厅大步走去,气势汹汹。

    直到发现二楼洗浴间有哗啦啦的水声,他这才闻声而去,在门口的衣架看到一片整齐的内衣外套。

    而且隔着折射的花纹,依稀可见到里面女子的身材轮廓。

    沐小白擦了擦鼻血,抓着手枪,站在原地,没忍心去打搅她的好事,话说他从来都是这么为别人着想的。

    “自己的事再急,也得等人家洗完澡再说吧不然多不礼貌”

    他咽了口唾沫,眼巴巴的看着门,虽然需要脑补的画面太多,可他想象力丰富啊还有足够的经验呸

    再次咽了口唾沫,喉咙很紧,他搬来一个沙发,大摇大摆的坐在门口。

    被那老畜生折磨一通,几天没吃东西,而且伴随恶魔力量褪去身体的衰弱,他一路过来感觉要累死了。

    不过这些都不会阻挡他为别人着想的决心,那种不礼貌有失分寸的事他干不出来,等一等怎么了

    沐小白奄奄一息的躺在沙发,头仰着,似乎担心流出鼻血,不过眼神一直盯着那浴室的大门,看着只依稀看得出轮廓的影子。

    冲掉了泡沫,她关上了淋雨喷头,用毛巾擦去水渍,在镜子面前摆弄半天,然后依稀的看到玻璃后面有一个影子,吓了她心脏怦怦乱跳。

    从玻璃上方取下浴巾,还没完全裹上,就拉开了玻璃隔间的门。

    “中午好你唱歌真的很难听”

    这个时候,夏冰的表情说不出的精彩。

    直到小白举起了枪,把她吓的大脑空白。

    “我说过,我会记得你的我差点被那个疯子毒死你日子过得不错啊”

    “喂你冷静冷静”

    这个时候,她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没时间去理会他的流氓行径,忙着解释。

    “我很冷静而且很饿”

    话说两者为什么平台并论呢重要程度大概一样吧在他的思维里。

    “你放下枪,这东西不是闹着玩的只要你的手轻轻一抖,我的小命可能就玩完了,你不是真的要杀我对吗”

    这话还真的没错,小白觉得自己是个干净的人。

    “反正你最好举起手来别跟我说什么转过身去让你穿衣服”

    “好吧”夏冰踌躇的举起一只手,另一只手抓着浴巾。

    这样的举动,当时让小白失策了,这妞脑子还真的灵光。

    忽然之间,她又把手放下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顿了顿:

    “作为一个前情报特工,你这种家伙在我眼里没任何而且我还看到了你手机的小秘密所以我很确信你现在对我有某种怪诞的企图,是不是希望把我控制住,让我乖乖听话最好弄一个几斤重的项圈给我带上”

    “我才不是那种人”

    夏冰抱着双臂,盯着他和枪口,用一种充满诱惑的口吻说:“床就在那边你可以试试,你有枪不是吗兴许我不会反抗呢”

    不得不说,小白真是被人摸得透透的,从一开始抬起枪的那一刻。

    之前什么心态,拿枪时候什么心态,现在什么心态。

    面对刚刚洗的干干净净的小美人,沐小白可没机会当什么圣人,不过他现在清楚这妞多厉害,玩不起,也不敢玩那么嗨。

    “我可不想让你一脚给我废了。”

    他看向对方的一条腿,又白皙又长,细皮嫩肉的,看上去很美味。

    这还是乌索尔佳莫告诉他的秘密。

    夏冰听出了那种语气,眼神挪移:“你怎么能确定”

    沐错了,祸从口出,还好他反应机灵,想也不想开了一个玩笑蒙混过关,“我下半生还指望它过日子呢”

    夏冰释然了。

    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沐小白有点尴尬。

    他看向夏冰。

    “混蛋,你该不是让我去吧”

    沐真的,他现在饿的眼冒金星,“我走不动了”

    “就这样子去开门我保证那要是个男的,说不定脑子一热做出点不冷静的事,跟你现在一样。”

    沐小白看着她那魔鬼身材,看着洁白的浴巾,有气无力道:“也可能是女的呢她会朝你吐口水的反正你去”

    夏冰知道是外卖到了,只是多看自己身上一眼,看了小白一眼,再看了房门一眼,还是不情不愿。

    “要是闹出什么事你也给我等着沐小白”

    沐小白手臂搭在扶手,玩弄着手枪,根本没理会她的威胁。

    房门开了。

    xj大盘鸡和口水鸡被包装好送了过来。

    只是

    片刻,他站在门口没离开,裸的盯着夏冰的身躯。

    “小姐,我可以进来喝一口水吗”

    “这里没有水”夏冰哼笑一声,裹紧了浴巾。

    “我只是想喝口水”

    “真的没有”假的不能再假的话,可对方的借口也够烂的。

    房门被撑开了,夏冰后退,那男人反手关上了房门,目光发直。

    “喂喂喂,你就不会注意点别的地方”夏冰拎着袋子,忍不住好笑,对着小白的方向。

    他举着枪,无精打采的看向这边。

    夏冰对他道:“打准一点,不然午餐没你的份”

    这话,这种时候吓死个人。

    沐小白抬起了枪,看起来在努力瞄准,然后用口腔音模拟了两下枪声,“ia~ia~碰纽~咚菲尔德后咚咚咚”

    “大大大大哥”那人带着面罩,吓懵了的样子。

    小白呵斥一声:“叫啥叫打劫没见过么这妞我的你来晚了”

    那人反应过来,半蹲着举手投降,一步步后退:“误会误会大哥,都是误会我马上走”

    房门开了,他转头溜了。

    夏冰这才好笑的关上门,丢下午餐,然后摇摆着身躯去拿衣服。

    她也看出来了,小白没想杀人的意思,完全的放心下来。

    不过为了避免小白的警惕心,她只是在浴室里把衣服穿好,没有故意找借口来到他的身后。

    小拖鞋,黑色短裤,白背心,夏冰穿好衣服,诱惑力少了几分,却仍然让小白眼前一亮。

    然后,他的枪被没收了。

    这回轮到小白举手投降,他想到什么,把枪放下,“枪里没子弹。”

    为了避免夏冰当真或者误会,小白很机灵的一开始没去装那玩意,虽然他也不太会。

    “这可是你说的”

    “什么意思”

    “当然是开枪了。”

    夏冰冷冷扣动扳机,虽然只发出一声脆响,仍然吓了小白一头汗,他擦了擦汗。

    夏冰把手枪丢在一边,脸色忽然笑了。

    “我真不敢相信我刚才要是骗你我会怎么样”。

    夏冰去抓午餐袋子,“脑袋开花,不过幸好你没撒谎”

    “是啊心肠歹毒的话也很坦荡呢,真迷人”小白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