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作茧自缚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一开始,夏冰还好心好意的试穿几件,照照镜子,随着时间流逝,天色越来越黑,为了早点结束采购,她不得不加快的速度。

    结果就是沐小白的推车从三个变成了五个,夏冰拉着三个,两人好不壮观的一层层往下挪。

    “快点喽再多我们就”

    “嗯”

    夏冰扫了眼店铺,随手捡了两套服饰丢在小车里。

    那些商铺但凡有点眼力见的,都主动送上了折扣或者名片什么的,哪怕沐小白根本没去那边购物。

    虽然辛苦一点,可夏冰高兴,这什么都值了。

    “两位,请慢走等等”

    夏冰提着袋子转头,沐小白也停住脚步。

    “真不好意思,这是两位刚才消费的两千二百元,那件服装以及有人订购了,抱歉真是抱歉这件事是我疏忽了,对不住二位了”

    “什么吗”沐小白看着他这么客气。

    “没有备用的货吗可是我也很喜欢这套运动装呢我觉得很适合周末兜风穿”

    “小姐真是抱歉真是抱歉请您务必原谅我,我的疏忽,这是本店的”

    夏冰没好气的抢过那什么折扣卡直接撕了、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经理一头冷汗,“小姐,这件事的确是我做得不对真是对不住了这钱请你收好。”

    沐小白憋不住了,“可不可以加钱,多一点没关系让她拿着吧”

    “这”经理面色迟疑。

    沐小白看了看觉得有戏,“这样吧虽然你马虎了点,我们也不计较了那一套服装你多收两千块,算是白给你的我们着急回家,不想耽误时间了。”

    夏冰已经把那袋子抢了回来。

    沐小白正在摸着现金。

    然后

    那经理身后一个快步走了上来,一个高大的黑发墨镜男领着一个短袖露腰的萌妹子,“我说怎么这么慢”

    “李先生,只是这位顾客不愿意退还”

    那姓李的男子也不摘下墨镜,扫了小白两人一眼,主动开口。

    “你们好对不住两位只是因为我这女朋友上次来也看上了这套半职业装,正好上班可以用,我们是特意为此而来的,二位通融下不如这样,我请二位吃个饭,算交个朋友。”

    那男子彬彬有礼,而且说话客气,滴水不漏,夏冰看了看那讨好躬身的经理,不情不愿的把东西丢回去。

    “请客不必了不过下回没必要骗人,这位销售经理刚才说你们预定好的”

    “只是我太心急了考虑不周,给二位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不会有下次了”

    “你这语气”沐小白腹诽的问。

    “我是这一层服装a区的业务主管,所以他们对我很优待”

    “原来如此”

    沐小白还想走呢就此作罢。

    但那男子目光落在夏冰有些不寻常,略微迟疑,露出自信的微笑,这会伸手入怀掏出了一个名片,居然还想当他的面套近乎。

    这下他可不乐意了

    他陪这美女辛辛苦苦逛街,居然有人当他面要勾搭自己的妞。

    夏冰也是无语的摊摊手,看着小白不怀好意的笑,那意思分明再说真能怪我喽

    反正名片让小白抢走了,丢在小车里,非常的粗鲁。

    “请问这位是您请来的帮拿东西的吗美丽的小姐。”

    男子扫了小白一眼,露出恰如其分的不屑,算是对他行动的报复。

    夏冰正在看好戏呢,“不,这是我的老板”

    “失敬失敬先生从事什么工作”

    他伸手去和小白握手。

    小白不鸟他,“呸我不跟你这种人交朋友谁知道你哪天会不会上我家贴小广告去”

    “额我不会做那种工作”

    小白更不满意了,这男的明明怀里就有个小美女,这会非要和他耗时间意图不轨,脸皮这么厚。

    不管他是否抱着如此心态,小白本能把他当成坏人,准确是敌人。

    小白很难沟通。

    他再次转向了夏冰,又取出一张名片,“这位美丽的小姐,我看你们带这么多东西也很不方便,不如我叫人帮你们搬运吧平时我手底下那些人也没什么事”

    夏冰故作委婉,美眸扫了小白一眼,笑意盈盈:“这怎么好意思呢”

    “另外,看起来你的老板脾气不是很好如果想换一份工作的话,我在这百货大楼这么些年也认识不少人物,多多少少能帮得到你如果你有兴趣我提供的工作能保证你,一个月至少能拿到这个数”

    那是几根手指,沐小白也忍不住数了数。

    一根两根,八根

    “呸才”沐小白转头小声道、这人阴魂不散当他面挖人,太不把人放眼里的。

    “真是感谢您的好意”

    “应该的毕竟给你添了麻烦”

    “您是一位绅士。”

    “我这就打电话叫他们出来十分钟就能帮你们运到楼下”

    “呸狗屁的绅士我看就是对你图谋不轨这种人一肚子坏水,吃着碗里的惦记锅里的没脸没皮”小白和他下楼,嘴里很不安分,他对别的男人非常有成见。

    “呵呵,你这么对他评价有失公允哦”夏冰单手勾着小白,自然清楚他的愠怒从和而来。

    “是又如何我就是看他不惯”

    他们再次和一帮人汇合。

    不得不说,那男人的一句话帮两人省了好大力气。

    虽然小白怎么都不会接这么人情。

    反正人家也根本没搭理他。

    “我们老板说帮你们把东西送到车上”

    “车上”

    小白和夏冰互望一眼,“这么能行呢我们自己来就好”

    虽然有车,可那车破烂的要命,拿出来丢人现眼不太好,还是自己费点劲搬回去吧

    “没关系李总管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好人对待他的朋友也必须要周到”

    沐小白气囊囊的打断,“什么时候就朋友了那个畜生告诉他,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这回就算原谅他了,下回别借着破事套近乎恶心”

    “你话”那人方才笑容可掬的脸在对面沐小白之后顿时冷了下来。

    “这么说话怎么了”

    “如果不是夏小姐,我们今天非得给你个教训年轻人别不知道天高地厚,这社会深一脚浅一脚,小心哪天栽了里面爬不出来”

    恶魔种子蠢蠢欲动,它嗅到了憎恨的味道。

    别人的,还有自己的。

    小白也没想和人一般见识,说说狠话一般都过去了,可是这次。

    “你说得对受教了,请你带着你的人马上滚”

    他撕破脸皮,抢走夏冰手中把玩的名牌,撕得粉碎。

    那人扫了夏冰一眼,看到这女人什么话没说,也明白什么意思,识趣的带人就走。

    “你就不怕他们揍你”

    “你还好意思说你那么厉害就站在这看我笑话啊让我一个战五渣让人这么欺负”小白无语。

    “喂要不是我,他们早就动手揍你了好吗”

    “还不都是因为你惹出来的”

    两人走走停停,费事的搬东西。

    “喂明明是你看不惯人家他就是跟我随便聊几句”

    “明明你也知道他不是好人你就是故意的”

    “是又怎么样”夏冰没想到被识破了小白竟然这么聪明大出她的意料

    “不怎么样你是我的祖宗你开心就好。”

    “其实看着两个人为了我打起来,感觉还不错呢虽然差一点”

    “变态而扭曲的快感,来找到你童年缺失的爱吗”

    “用词真贴切可惜,差一点”

    “差点我被人揍了你没看到那几个人都撸袖子亮纹身了根本不是好人,我算是理解那姓李的说他手下人都闲着是什么意思了这就是一群打手么,偶尔充当帮工”

    “你看到的还不少呢所以你最后认怂了啊”

    “难道我还因为头脑一热惹火烧身自掘坟墓吗”

    “我只以为你是那种精虫上脑时而智商掉线,时而短路低能的变态色情狂呢”

    空气一阵沉默,两人都有点精彩的表情。

    “呸胡说我承认我有很多缺点,而且最大的缺点就是贱不过我绝不是傻子、只是我们看问题的方式不太一样,所以你不理解我。”

    “还真说的像那么回事”

    两人来到河边。

    沐小白来到桥栏伸直了腰杆,怪笑一声,耸了耸肩,忽然取出了一个钥匙。

    “瞧瞧这是什么”

    “是钥匙谁的钥匙”

    “还能是谁的我从那人脚下捡的不得不说,打架提裤子真是一个好习惯哈哈夏冰,现在知道谁才是胜者了吧”

    “你打算怎么处理”

    “反正不会交给警察局”

    “那交给谁”

    “哝给河神。”

    “呵呵”

    沐小白把钥匙丢给夏冰,“你来。”

    “为什么”

    “你来就知道了朝着河里扔”

    小白拿出手机,给她拍两个相片、

    “什么叫扔了就知道”

    夏冰照着做了,看着一串钥匙落到河里,转头看向小白。

    小白眨了眨眼睛,答非所问。

    “兴许我们和那个姓李还有见面的机会要是他在惹我”

    “哦所以”夏冰不傻,也想到了:“混蛋你是故意把我拖下水”

    “怎么叫拖下水我们可是一辆战车上的盟友啊来上战车”

    “小鬼看看这是什么”

    夏冰从口袋掏出一串新钥匙。

    “额明明扔下去了啊”

    “你以为我那么傻哼我现在就要去找李总管投诉你”

    夏冰一脸开心。

    “我的姑奶奶咱们回家好不好”小白软了。

    “跟我玩你还嫩一点”夏冰很得意。

    沐小白张了张嘴,看样子不服气却又把话咽了回去,这让夏冰没想明白。

    不过真话不能说,假话却是可以编的。

    “你辜负了我的信任那是我的钥匙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小白做出了惋惜壮,痛心疾首的假装抹眼泪。

    “你骗谁呢信不信我现在就扔了好吧等我扔了你又得说钥匙还是李总管的”

    “我有一个好主意喂,快给我”

    沐小白抢走了钥匙,然后来到路边,拦住了一个路人甲。

    “兄弟这是我的车钥匙,车停在万达商业区百货大厦的地下车库里,我现在着急去医院麻烦你去把车开到医院停车场,钥匙给我丢窗户后面就行我赶时间摆脱了这五百块钱算是给你的酬谢你快去加速”

    沐小白焦急的催促,一边推着他的后背。

    看着那人信以为真,也不问什么车的款式颜色车牌号。

    夏冰走了过来,目瞪口呆。

    他的车会不会到时候停在医院我希望会哈哈。”

    “如果找不到,我觉得他会报警”

    “然后呢”

    “如果倒霉一点,拿不到任何线索和证据,而他也不去医院那边,可能这辈子就告别那个座驾了,你可真毒”

    “别嘛细心找找监控多搜查几个月说不定能找到,虽然我的确希望那车子丢在一个无人的角落直到报废掉”

    “如果是无人的角落,为什么你自己不去把车开走好吧你不会开车。”

    “这样更安全吧只是一个小游戏罢了,我乱掺和冒什么险”

    夏冰拍了拍小白肩膀,“喂我全都知道了你担不担心我回头曝光你”

    “不担心”

    “那谢谢你信任我”

    “你要是敢那样我也就不跟你们遵守什么游戏规则了你也没资格让我继续追求了。”小白双手掐腰,一副大佬无所不能派头,在夏冰眼里就是欠扁。

    “哇哦说来听听我不是很懂”

    “你别明知故问”

    “你要买凶杀人还是找某个官老爷收拾我们我想知道你到时候怎么对我含恨杀了我”夏冰看着小白,眨动的魅惑的眼睛,追问道。

    沐小白尴尬的咳了咳,转过头,“把我手机十个多g的种子按顺序从头来一边,我一直想要当一个伟大的研究员,可惜没实验对象。”

    夏冰搂住了小白的肩膀,“喂,你说这河水深不深人被丢下去会不会被淹死”

    迷人的气息让小白沉醉,但他没机会意乱神迷,只是后背发凉,身子被一只手慢慢抬起来:“我真不会游泳,姐。”

    “没关系”

    小白没等松口气,连人被提到了半空中。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如果你学会了回头可以叫我一声老师,也不用感谢我”

    夏冰就这么拎着小白的衣领,把他身体一半都悬在桥栏。

    “喂我真不会游泳会沉下去的到时候你捞人都捞不着这河水很深,起码十米真的你别闹我投降”

    夏冰感受到小白真的慌了,微微拽回了一点距离。

    “为什么故意和我说这种话”

    “是你问的好吗”

    小白又前进了一点。

    “我错了我错了我是个变态,我就想故意逗你好吗我心理扭曲思想不正,你快放我下来”

    “哦那以前呢”

    “都是我的错我故意的”

    “知道错了就好,我帮你改正么”

    “那什么你抓稳点我感觉身体在下坠”

    “你把腰带解下来”

    “你要什么”

    “把你拴在这边上,我明天再来救你为了改正你思想上的错误,有必要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我错了夏冰姐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好汉饶命,放我一马想想你那么多包裹需要拿”

    “也是啊”

    “放我下来我能干活”

    “可是那么多车子也不好装,如果你不坐车就正好腾出地方了”

    小白歇斯底里,这个女魔头。

    “靠不我根本不需要坐车,我就在后面跑就行万一你买的东西掉了下来我还能帮你捡回去”

    “这样真可以吗”夏冰语气假惺惺的,但这个时候小白可不敢继续玩了。

    “可以可以我跑的很快而且眼睛很好使,只要把我四百多度的眼镜戴上”

    “好吧最后给你个机会”

    “谢陛下”

    “如果以后再让我听到什么污言秽语你知道的”

    “知道知道”

    小白终于被安全释放了,看着夏冰隐隐带着后怕。

    他是真的怕自己栽到河里。

    然后,所有的美好,包括明天都和他无缘了。

    死亡的威胁。

    足够让人有一份老实的觉悟。

    夏冰看着他的表情,仔细品味,心想这下他能老实了,至少能老实一阵子了。

    车子不远了。

    小白跟在夏冰身后,老老实实的。

    不过,他眼珠子乱转,正在寻找这大包裹袋子里面的东西。

    这关系到他的小命。

    所以他求生欲很强。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

    为了夏冰着想,沐小白主动挑了几件他自己喜欢的

    就是那种不可描述的三点式羞耻玩具还有给摩罗异域偷着拿出来的稀罕服饰,只需要想想他都能留鼻血的那种。

    谁叫某些品牌服装店不正经的,不然小白也不会有可乘之机。

    如果这些东西落入到夏冰眼皮底下,按照今天这危险程度,那后果不堪设想,小白前途堪忧。

    他找到了一件,一挥手顺着桥面丢了下去。

    轻飘飘的东西落入水中,夏冰疑惑的回头,小白若无其事的干活。

    一分钟,小白又找到一件。

    然后

    他正要丢呢动作僵在那。

    夏冰猛然转头双目圆圆瞪,嘴角露出两颗虎牙,恶狠狠的说。

    “让我逮到了你个家伙你丢了什么这些可都是我喜欢的衣服”

    偷鸡不成,作茧自缚。

    他、

    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