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小金库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小破车上,车门摇摇晃晃,座椅吱嘎作响,引擎的声音让人牙酸。

    除了这些安全隐患,很多礼物包裹堆的满满的。

    他的手已经放了回去。

    小白露出一个脑袋,脑门冒着冷汗。

    可是,夏冰还在瞪着他。

    不出来,自己的小命是不是报销了,这荒山野岭的多合适啊杀人埋骨这么方便,女魔头说不定把他怎么样了

    然后,夏冰看着小白那惊恐,语气慢慢软了下来。

    “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是和我生气了吗”

    “没没没真的没我哪敢啊”小白捏着没销毁的证据,说话都哆嗦。

    “那你为什么这么做报复我我知道你生气了”

    “真的没”

    “虽然我是过分了点你对我这么好,我却对你很不客气不过,我是真忍不了你那张动不动就耍贱的嘴如果你要是在生气,我给你道歉好吧”

    “道道道道道歉”

    “对不起行了吧”

    “不不不是我的错不是你想的那样”

    “行了,走了”

    车子开动。

    额

    这妞回心转意了

    不仅仅是好话两句而已,不会真正的放过他,要是看到他买的东西,以她的品行肯定会杀了自己。

    自己还有机会

    把另外两件情趣装销毁。

    还来得及

    沐小白目视前方,一动不动,还想找机会销毁证据。

    三十分钟的路程,他有打算把手捏着的袋子丢出车外。哪知刚袋子落地发出一点动静,车就停下了。

    夏冰二话不说下车把东西捡了回来,然后扯着小白的衣领。

    “喂我都说对不起了,你干嘛还扔我东西”

    “不”沐小白几乎要哭了。

    “你还生我气是吗我真的只是吓唬你的喂咱们是好朋友拉拉勾不哭不闹不上吊”

    沐小白抓着那个小手,看着夏冰露出讨好她的笑容。

    “我我我不是夏冰”

    “怎么了回头给你做龙虾饭不准在这样了这些都是花钱买的,你不心疼我心疼”

    “夏冰其实你把袋子打开就什么都明白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夏冰带着疑惑,还是拆开了袋子。

    看出拉出来的丝带,夏冰想不到什么时候挑选的这件衣服,费脑筋的想着。

    沐小白的脸色一片惨白,做好了随时逃跑的打算。

    看到她正常往自己身上比划,尝试,足足用了半分钟,终于发现了

    她捂着脸,仰着头,终于知道为何他一路古古怪怪了。

    感情自己道歉是多余的,她应该把这个贱人勒死才对。

    “啊啊啊啊啊混蛋我真是拿你无语了我连找你算账的力气都没有了好吧小白少爷,我认输你放小女子我一马”

    。

    夏冰把东西收起来,瞪了小白一眼,丢回车上。

    “好歹也是买来的留着吧别说了,再晚我们今天就回不去了这破车随时可能停火”

    沐小白心虚的看着那破袋子一样的设计,老老实实的做好。

    鉴于方才的话,夏冰还真言中了。

    这破车跑跑停停,最后熄火了。

    夏冰踹了两下,“难道是超载了”

    “姐,我们两个加起来才能算一个人吧”

    “别废话下去推车”

    “好”

    小白和夏冰忙了一阵,最后车子又走了十来米,彻底熄火了,油箱还啪等一下,也不知道啥毛病。

    “你会修车吗”

    夏冰靠在前玻璃上,“三年前我就修过,没修上”

    “那车子很难修”

    “没法修了不过放了三年它又好使了”

    “现在它又坏了”

    “嗯”

    沐小白点了支烟,生气的敲了敲车盖,然后接着说:“我们再等三年,说不定他又好使了”

    “有这种可能”

    “我早应该送你辆车”

    “少爷慷慨”

    小白看了看夜空,吹了个烟圈:“咱们现在怎么办呢”

    “在车里过也呗”

    “我们”

    “不是我们有你在身边我睡不着,你可以睡在外面”

    靠小白还不如不问

    “可是地下有虫子我帮你赶蚊子行吧我不睡了”

    夏冰没回答。

    沐小白又生气的砸了砸前盖,顿时,车收不住力量哐当一下散架了,一桩坍塌事故。

    夏冰顿了顿,爬上了车子。

    “你再弄,小心他爆炸”

    小白后怕不已,“我以为用力敲敲能修好”

    “没人懂他的脾气兴许咱们休息一晚它又能开了”

    小白上车,压在包装袋和小盒子上面,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她:“你睡觉吧我帮你看着”

    “我尽量,你在我身边可能我也睡不着”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还记得当初在楼道那个合租间,你可是有前科的。”

    “我当初是想拿东西你偷走我的卡不是吗”

    “不用解释”

    “谢谢。”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醒来之后发现哪里不对,我就把你拆成零件和这个破车丢在这里”

    “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说醒来之后”他的眼睛很诚恳,也很精明。

    沐小白真就老老实实趴在边上,仰望着星空。

    他觉得在一个人身边生活很幸福。

    一直以来,他没跟任何一件逾越的事情。

    就当初送到嘴边的鸭子,把她堵在浴室门口,他都没去搞什么突然袭击的把戏。

    “星星真多呢”

    “难道是地球的环境卫生好转了吗”

    “不可能”

    “一定是我今天足够幸运”

    “小白啊小白今天这女人跟你道歉了呢”

    “她很在乎你的感受呢”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而且”

    “似乎她看着你为她吃醋,还有点小开心,小满足正常女人可是不会这样的”

    “不仅如此”

    “她还敢让你晚上睡在她旁边”

    “这是信任”

    “这一切都是真的”

    小白觉得自己的判断不会出错,夏冰对他越来越好了。

    打从写书的第一天开始,他一直在学习怎么换位思考,站在别人的立场想问题看问题,所以他想象自己判断不会出错的。

    “虽然有点小瑕疵”

    “可美女是货真价实。”

    “这要是能走到一起,也很不错呢”

    小白觉得自己真有福分,忍不住去看夏冰微微熟睡的脸,弱不可闻的喘息声,恬静无暇的面孔,片刻又微微羞涩的转回头。

    “以后别对我下手太黑就可以了,我可是个软骨头。”

    四个时辰之后,天色亮了。

    夏冰动了动,然后醒了,打了个哈欠爬了起来,这才检查自己的身上。

    那小白的米黄色外套还盖着,她抬头看到小白正抱着书。

    她挪动脖子,推开书,小白顶着个黑眼圈耷拉在书本上。

    “喂你干嘛呢”

    “读书使我快乐我沉浸在快乐之中”

    “你怎么没睡觉啊”

    “我也可以睡觉吗”

    “你说什么呢”

    “我以为我要睡在你旁边你会杀了我的其实昨晚上星星很多,要是你早点醒,说不定能看到”

    夏冰看了小白好几秒,沉默着,这家伙耷拉这头根本抬不起来了。

    “我们现在出发还是”

    “好出发”

    “你歇一会吧不着急。”

    “回去在休息”

    “纵然累一点,但不到万不得已,怎么能让美女久等呢”沐小白顺手捡起了一句台词,看着夏冰那掺着质疑的神态,“是一个黄毛说的。”

    “哪个黄毛”

    “眉毛长成心形,一天摆着个自以为是的臭屁造型,看到女人就走不到路大言不惭说什么骑士精神的人渣说的”

    “你朋友”

    “他是我人生的标杆”

    小白跳下来,收拾东西。

    恶魔种子的力量在飞快驱散疲劳治愈身体的创伤。

    这一天,不仅仅小白眼睛黑了。

    博士也带着黑眼圈,坐在破楼外的椅子上等着他们,手里拿着他的破烂发明,液化滋水枪。

    两人彻夜未归,差点没把乌索尔佳莫急死,在外面冻了一宿,还顶着黑眼圈。

    不过见到了人回来,他很嘴硬,硬是不承认自己着急过或者有什么不好的打算。

    “车报废了晚上没能回得来”

    小白把背包丢在他身上,正打算上楼睡觉。

    “真的报废了吗你们两个干了什么”

    乌索尔佳莫点了点数目,多了十多万,笑的合不拢嘴,这下实验室的事情有着落了,那一堆破烂换一堆新的器材,虽然耽误了时间,可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好事,看就越来越旧的设备他每次都发愁,就是没资金筹备,哪怕买原材料自己制作实验器材,那也是他根本花不起的一大笔开销,这下好了全都有着落了。

    “博士你觉得自己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夏冰往房间运送包裹,抽空回了一句。

    “额抱歉”

    “别抱歉我们现在的关系好到可以睡在一起了跟你想的一样,可以了吧现在,立刻,穿上你那电视机里面打僵尸的防护服立刻滚出我的别墅”

    “好我马上走”

    乌索尔佳莫在外面睡是有原因的,那烂尾楼破房子,他担心头顶的砖墙塌了把他埋里面。

    虽然一把年纪,可坚持坚持再活个十来年也不成问题,万一失误报销在这可就真么地方说理去。

    就算夏冰不赶他走,他也不想在这里呆了。

    抱着背包出了门。

    “对了,你老板他需不需要我的研究很有趣的一些小玩意”

    “如果你敢拿着那些破烂来坑他嗯你完蛋了”夏冰掏了掏耳朵,随口说。

    “额你为他说话”

    “我只是要对我的钱负责你知道这么多礼品花了多少吗足足十多万现在,那傻帽的钱就是我的钱我还指望他帮我过上好日子呢昨天晚上,他还说送我一辆新车”

    “这”

    “所以你现在最好别打我小金库的注意我的小金库要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