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谁的帽子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海边一片狼藉,估计老船长被炸死了,他的船员连带着一众俘虏。

    那黑袍一直默默无声的处理伤口,两个副船长躲在一旁,都不敢去触碰他的眼神。

    船长室外,有人急匆匆的跑来,从破门跨过,没去注意。

    “报告船长船长”

    “进来”

    “我在夹板上发现了这个”

    “这是什么像是一个帽子,遮阳帽防风帽”

    “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太奇怪了,恰好落入我们的船上”

    “天上”

    “有船员目睹,说是从云层里嗖的一下”

    “不就是一个被吹飞的帽子吗”

    “不不不我们”

    “别结结巴巴的有屁快放”船长拿着老枪抵在他脑门上,牛眼瞪大。

    这会船员说话利索了。

    “帽子,把船,砸坏了一个大坑那么大一个冰桶那么大”

    “你在逗我”

    船长摸了摸头顶,自己头上普普通通的帽子,只是普通材质做的,对方交给他,这会给他戴在头上。

    “您要去看看吗”船员用手指着,非常焦急。

    房间中一直在角落的人,眼神盯着那一半像老式牛仔的奇怪酒红色帽子,有些失了神。

    咚

    一声剧烈的声音落下,有什么重物砸到了船上一样,让巨大的海盗船微微下沉,一圈白色浪花飞起来,在阳光下晶莹闪烁。

    船内的众人脸色愕然,这一天天的,都发生了什么船长必须得出去看看了。

    眼下这近海边缘没有巨大海浪,没有浮礁,更没有被敌人炮艇命中,这还出哪门子事。

    难道是海底怪物

    “走”

    “去看看”

    两人出去了,而那黑袍一直不吭声,静悄悄的躲在边上,继续处理伤口。

    一个人,安安静静,口中嘀咕:“方才的动静已经吸引到他们注意了吧希望快点赶来再晚就来不及了,唉,阴魂不散。”

    船只甲板上,无数的人围住一个大坑,一个穿着半风衣的家伙从里面爬了出来,松了口气,“安全着陆。”

    他留着长发,背着柳叶形刀鞘的长刀,刀鞘是碎布,双臂肌肉扎着白色绷带,站起来之后,疑惑面对众人。

    “帽子先还我”

    船长听话的把帽子丢过去。

    大刀客礼貌地说:“谢谢,非常抱歉毁了你们的船喂这是什么船真是太好了”

    船长忐忐忑忑回答:“我们是海盗”

    那人慢慢动了。

    “哇哦真幸运,我不用被人诉讼到国际联邦军事法庭了海盗么太好了你逃不了了凯撒莫里,束手就擒吧”

    “你在说什么”

    刀鞘碎布脱落,他自言自语:“人类的基因中埋藏了太多有趣的秘密,这个世界发展到今天,绝非偶然当然,依然跟你们没多大关系。”

    船长身边的大副问,“那什么和我们有关系”

    刀客诡异一笑,“嘿嘿,想办法怎么面对风暴和大海”

    那男子很兴奋,对众人惊恐的表情视若无睹,看样子早就准备怎么做了,他拔出武器的过程根本没人阻挡。

    忽然之间,他双手倒扣刀柄,将那刀插入夹板,披风咧咧摆动,半跪在地,一字一顿道、

    “柳叶”

    “大风

    “刀”

    人们不明所以,这是要摆ose拍照吗还是直接送他一梭子枪子

    海盗左右看看,一个人支支吾吾,身体摇晃起来。

    人群炸窝,纷纷忙碌起来。

    “船似乎动了等等”

    “起风了不好快去转帆”

    “天怎么暗了,好多乌云要下雨了”

    冰冷的空气,寒冷风流把人脸刮的微微生疼,他们留下一半人去看这个怪物,把他堵在着,意图搞明白状况。

    只是

    冷空间气流交错,形成漩涡似的风压,那天生滚滚乌云也随之转动。

    慢慢的,以这人为中心的方圆数十米,一个黑色的风暴龙卷出现了,呼啸之时铺天盖地。

    人们上天了,风刃巨大,割伤了船只,一件件的物体被吹拂到天空,几秒钟之后,船只嘎吱作响,轰然爆碎,四分五裂被切割成碎片,卷上了天空的乌云

    海盗无一生还,十分钟后,只剩下蔚蓝宽敞的海平面,乌云散去了,落雨下来,那是海水和船只的残骸。

    他古井无波,踩在海面上,收起了长刀背在身后。

    “很好没违反国际安全公约,也不用担心被人告状真是太好了凯撒莫里,出来吧你已经无处可逃了”

    他站在海面大吼。

    虚空扭曲,紫黑色的镜面走出了一个人。

    那黑袍冷冷的说:“你以为就凭你能打败我吗真的不要逼我”

    “听到你不打算继续逃下去,我打心眼里高兴虽然我一样追的上你凯撒莫里,你现在是罪犯,接受逮捕吧。”

    “世界政府只派了你一个人”

    “不够吗被诅咒者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我不会回去的如果你们再逼我,我只会选择加入你们的敌对阵营。”

    “那就真遗憾了,我会执行第二方案。”

    “处决行动我真是很不理解,为什么你们非要这么做要么加入世界政府其中效力,要么被清扫追捕诚然,你们会得到超越世界的力量,但是你们的敌人也会越来越多”

    “没有束缚的力量,只能带来混乱我们是新秩序的重铸者”

    “有趣的说辞,希望你们真这么想的”凯撒莫里话外有话,从黑袍伸出了一只手掌。

    “自然如此,对你们这类人,你们还无法认识自我,最后说一句,你需要我们的帮助。”

    “哼我知道自己是什么,不必提醒我”

    “你选择的这条路,将被我终结”

    酒红帽白披风的刀客也是抬起了一只手,抓着刀鞘,海面翻动,百米多长的浪花形成一条靓丽的风景线,随着他抬手而慢慢移动。

    看似慢慢移动,实则每一刻都奔涌万丈,越聚越高。

    “看来,你还不知道自己面对什么”

    万丈巨浪,铺天盖地朝着黑袍碾压而去,而他一只手,张开手掌、

    物质凝固,波浪骤停。

    而刀客踩着蔚蓝色踏浪而行,身后跟来了更多一层接着一层的海水,两人接触,刀客如一个炮弹一样,一刀砸开了十多米的大海,鱼虾惊退。

    那黑袍毫发无损,放下手,慢慢的升空。

    一点身前,面无表情的看着。

    黑色的光点留在空中,慢慢扩大。

    无数浪涛席卷而过,黑袍和黑点在空中被洗涤而过,却没受到什么影响。

    那一幕,不由得让刀客眼皮跳了跳。

    不过,那浪去了又回,带着更大的威视倒卷,而刀客本人也是从天而降,带着一束加速风暴,直冲下来,借着冲势,距离次元光壁零距离的时候拔刀便斩。

    这一次,他切开了黑袍的防御。

    但面对他的,是一具张开双手毫无防备的黑袍,带着诡异的微笑,指了指面前依然在扩大的黑点。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

    “你不值一提”

    风刀把人撕碎了,只是片片碎布从高空落下。

    他一转头,一个黑洞镜面带着莫大的引力拉动他的身形,差点站立不稳

    瞬间回了两道刀气,却宛如泥流入海。

    他急忙又试两次,一样的结果。

    他不服

    全力的展开巨大的弯刀,那水面因为刀气旋转成了一个超级大圈弧,落下之时,毫无动静,差点引起海底漩涡,依然无法毁灭那不断生长的东西、

    他惊了,这怎么可能

    这什么奇怪物质说不通啊

    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

    那海水被隔开,刀客也觉得危险,踏风后退,拿出了通讯设备。

    “快点联系上面负责人,有点奇怪让他们命令西部军区各路海军撤退远离我所在的位置”

    “这里有一个很特别的魔法物质像是黑洞罪犯编号0250制造的次元级魔法黑洞正在扩张目前不具备攻击性帮我汇报。”

    那头传来简单的回应:“明白”

    他不肯离去,因为他知道凯撒莫里可能还没死,毕竟没得到对方的尸体,说不定现在就躲在那个角落看着他。

    可这黑洞物质长大到了两层楼房那般高,居然还在扩大。

    小的时候没那么吓人,但现在无限制的成长

    只看到黑如墨的镜面就让人心里发寒,本能觉得危险,那边或许连接某个危险的异像世界,比如四个次级小世界。

    “这什么东西”

    他再次拿出通讯器,“都安排完了吗”

    “嗯”

    “不行这东西还在扩大我解决不了,帮我呼叫上级支援坐标”

    “飞机上有装备重型导弹吗”

    “镭射高爆弹可以吗”

    “试试把这鬼东西毁掉你在上面应该可以看到这东西,锁定他我先撤开”

    几分钟后,那东西变成一个航母那么大了。

    “刚才是什么我看到一个巨蟒从里面钻出来了一定是古代生物等等他的尾巴出来了快一点发射锁定了吗”

    “已经发射完毕”

    风刀皇在远处目不斜视的盯着,很好,命中了。

    虽然那黑色镜面没破碎,但上面一根巨大虫子似得东西被轰成了粉末掉在水里。

    “等等那是什么”

    “是蟒”

    越来越多的蟒蛇爬了出来

    “为什么那么多天啊那边缘伸出了人的手指他在干什么他要撕开黑洞他的头出来了”

    一个飞机从天驶过。

    两人都看向放在他们眼中的巨蟒是什么了,赫然是巨人的一根头发,如海蛇一样在头顶乱窜的头发,可能也是某种寄生物。

    一栋大楼那么巨大的脑袋,费力的拥挤出黑色镜面,他被卡住了,如石头一样的脸上很努力在挣脱空间,双手把黑色撑大,想要钻出来。

    战机滑翔,一排排子弹落到摩天大楼一样巨人身上,拉出一道弧线,他上半身是粗糙的深紫色皮肤,下半身和海面连在一起,此刻子弹扫过连一点波浪也没掀起来,可巨人怒了,伸出一个胳膊,想要打开裂缝。

    “红色警报,定义s级别,局面失控,请求支援附近有更高级别的战斗人员吗”

    巨人抓起了海水下的一块巨石,扔向了天空。

    如陨石倒置,化为流星命中了战机,瞬息之间,高空的战机化为火焰飞向遥远的大海。

    驾驶员仓促的说:“我很安全已经脱离战机,逃生舱正在前往标记点五秒钟后断开通讯。”

    背着大刀的人咽了口唾沫,场面失控无法解决,要不是方才那驾驶员第一时间用逃生舱,说不定已经跟战机一起下海了。

    事已至此,也不归他管了,撤吧

    明明就是个战级能力者这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