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别打蛋(bdd型号逃生舱)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沐小白累了一天一夜,可谓是睡了个浑天黑地,一早一起来背脊仍然隐隐发酸,一想到昨天,哎呀,别提了。

    看了看手机,才刚刚早餐六点多的样子,感觉这辈子都没起的这么早。

    “好香啊~”

    沐小白从自己的狗窝出来,跟着味道走进厨房。

    “早上好夏冰”

    “四菜一汤,面包片牛排配超级辣酱,可以吧”

    看着餐桌上摆放好,用纱罩子盖上的味美佳肴,沐小白反而踌躇的看向她,此刻的夏冰一身薄薄宽松的长裤长衣,像睡服也像运动装。

    “喂你该不会让我吃饱了走人吧”

    “为什么这么问”夏冰没回头,拨弄长发,美丽动人心弦,小白被迷住了。

    对小白这种货,单身久了,看到个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别说女人。

    “看到你这么照顾我,心理有点紧张这种架势,从书中一般都是吃饱走人的意思”

    “那你是宁愿吃糠咽菜嚼馒头喽”夏冰笑着,然后从身后推着他坐下。

    “也不是”

    “快点做下尝尝我的手艺算是我昨天给你道歉的一部分口说无凭,这么做更能表现我的诚意”

    “呼”沐小白松了口气,这才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外表老实心理不老实。

    只是看着美味佳肴,他异想天开,弄不好这妞给自己下毒呢

    夏冰转头回到房间,然后拿了一摞子钞票和一张纸条过来。

    “你要干什么”

    “这是我现在所有的存款了,不到两万另外给你写一张九万的欠条谢谢你昨天陪着我,我会努力工作把钱都还给你的”夏冰一副大姐派头,很坦荡很大度。

    “喂不至于吧都说我请客,你这让我怎么说呢不行”

    “一码归一码我还得从你要房租呢你这样客气我还怎么和你算账一天一百块,我准备你的餐食住宿,日常生活所需,或者别的难题拿着吧我会还清的”

    “夏冰”着两个字,眼神诚恳。

    “我知道你很有钱不过我依然重复一点,你就算想要追求我暂时没这个机会,我不会接受的不管你在我身上付出多少”

    “我明白”沐心底话,我知道自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让任何一个女人跟着我,都会没有安全感我知道自己有多么没用,多么难以让人接受,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努力成为你喜欢,那种理想的样子其实,只要你没有直接给我一巴掌扇的远远的,我都很知足了,真的而且昨天和你在一起,我也很开心从小到大,从没有这样的一个女孩愿意这么陪着我,愿意对我笑,笑的那么开心”

    “不收就不收反正你是土豪哼”夏冰一改颜色,“还有你不要跟我说这么肉麻的话我是不会上当的”

    “这是我心底话看到你为我精心做这么多菜,很幸福的感觉呢”

    “呸说话真甜,不像你性格谁知道你是不是在网上扒下来的记住下来念给我听”

    “才不是这叫情至深处”

    “闭嘴了”

    夏冰把东西收起来,放在自己的化妆袋。

    然后给他拿准备好的餐具,悉心的照顾他,沐小白在她身上第一次嗅到了香水的味道,很迷醉,他偷偷多吸了两口,感觉明天不用刷牙了,好吧,反正也不刷,隔三差五洗个脸都不错了。

    夏冰一边说,“反正你是大土豪,不缺这点钱那我就帮你保管好了我今天就去找工作用不了多久”

    “什么找工作”

    “嗯”

    “你该不会是去找那个姓李的吧”一提敏感词汇,小白的抵触心理爆棚,十二分的不接受。

    “不是”

    “喂别去找工作了”小白拉着夏冰,对方一点也不买账。

    “那怎么行我有手有脚,难不成让你养我我才没那么脸皮厚”

    “真的别去了,你这样的大美女,出门在哪都容易让人惦记我不放心你”

    “我知道你是不放心我哪天被人拐跑了哈哈,我只是去找一个工作。”

    夏冰也是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

    “不是不管找什么工作你这样一个女人没有靠山,容易被人欺负你受委屈了我心疼”

    “心疼”

    “是啊”

    “小白,你分清楚点情况好不好我根本不是你女人我受委屈跟你没多大关系吧反正工作不就那个样子我想拿别人钱,该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喽就算偶尔露一点,我也没跟人上床好吧至于吗”

    “还是”小白不敢抬头,依然不同意,态度很坚定。

    “给你面前露就行别人就不行啊”

    她说完,笑意盈盈的把目光对准小白。

    “哼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是故意的”

    沐小白抓着食物跑了,直接上楼来到二层,吹着风,坐在边上。

    夏冰也空着手上来,慢悠悠的抓着自己的早餐。

    “大色狼以前你调戏别人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啊害羞了无法接受了”

    沐小白吃这东西,喝了几口饮料,被她调侃的,心脏怦怦乱跳,不过有更多窃喜。

    “昨天说了送你辆车”

    他选择岔开了话题。

    “我不敢要”

    “胆小鬼”

    “喂这可是我的钱唉我都没怕你怕什么”

    “拿别人手短,吃别人嘴短”

    “那你帮我买好吧我也不会开车,到时候钥匙放在你那就行了偶尔出去玩让我坐一会儿就行你不也要找个工作么”

    “当你的司机切这算什么工作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没有你我一样能找到好工作赚大笔大笔的钱”

    小白看她真是铁了心,也不知道怎么劝了。

    的确,自己的方法太笨拙了,简直就是同情人而设定的简单生存模式,夏冰有手有脚,也不许这样有伤自尊的帮助。

    但小白实在不想着她和自己分开。

    “那”

    “什么啊”

    “我想买块地盖房子,然后开公司,发展企业就在咱么这市里。”

    “你是认真的吗就算有钱,你这么搞也会风险很大的吧你开过公司吗”

    “没有不过可以试试。”

    这么语气,简直让夏冰无语了。

    “试试我怕你到时候赔的把内裤搭在里面”

    “我沐小白从来不需要内裤你别用这么粗鲁的词汇形容我”

    “我怕你欠一屁股债跳楼、”

    “才不会”

    夏冰看着他置气的模样,太有趣了,“好吧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不过现在别冲动,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钱再多,早晚也会花光”

    沐小白想到很好的理由,“所以趁着花光之前投资企业把钱再捞回来哈哈我觉得可行性挺高的”

    “赚回来”夏冰质疑的问。

    “对以钱生钱,到时候就有更多的钱了花也花不完”

    夏冰觉得他想的太简单了,“你做梦呢吧白痴唉你说谁来赚是你还是我好吧我对经济对市场一窍不通,顶天给你当个保镖而你呢一天天脑子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公司开了,不用几天你就得破产”

    “才不会我会赚到钱”

    “你破产了千万别来求我我可没钱帮你还债”

    “都说了能赚钱”

    夏冰越用这种丧气语气说,沐小白心理就越不服气,虽然他的确不懂赚钱,不带这样不看好人的

    “那行咱们去买一块地高楼房注册公司,然后我当董事长”

    夏冰以为他在痴人说梦,奉承的笑:“你慢慢策划,我下午出去找工作”

    “不准你找工作我要你当我的保镖不要当我的秘书”

    “行你让我给你当厕所清洁工都行,反正注册公司法人别写我的名字”

    “啥意思”

    夏冰好笑的拍了拍小白肩膀。

    “你破产坐牢的话我还能在外面抽空去探望你”

    二人说说闹闹。

    天上一个流星出现了,赤红色的尾焰划着长长的痕迹烧灼空气,留下淡淡的红色划痕,而那颗流星朝着二人眼皮底下慢慢飞来。

    场面很美,至少小白这么觉得,是不是该许个愿

    “吃着肉喝着汤,唠着闲话还能看流星”

    “喂她朝我们这边飞来了”

    “好像是的”

    “喂喂喂”

    “快躲起来下来了,越来越近了”

    “糟糕”

    两人这不知道老天爷开什么玩笑,好好看流星,怎么就酿成事故了。

    “流星”坠落,那根本不是什么天边的陨石,而是一颗冒着火星的巨大银弹,像是抛射的导弹。

    两个人没等下楼,那玩意就划着头顶飞过去了,没把他们砸死,只有一阵热风,暖呼呼的。

    大老远处传来一声爆响。

    “碰”

    整个地面都颤动一下,沐小白和夏冰站在二层阳台看去,大老远处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土坑,流星尾焰掉在了地上,把附件东西都点着了燃烧起来。

    万幸的是,没把他们砸死,酿成年度躺枪系列的事故。

    庆幸中,没等缓过神,来得及高兴。

    两人觉得什么东西在隐隐颤动

    “那是”

    “等等,什么声音地震”

    “是不是房子在动”

    “快跳下去”

    夏冰眨了眨眼睛,忽然抱起了小白一个纵跃,香风满怀,沐小白嘟起嘴啃在夏冰的侧颈上。

    簌簌啦啦的一片坍塌的声音,砖头泥块落下,声音连成一片,小白心有余悸的回头,才知是那破烂小楼在这一次事故中坍塌了。

    夏冰如果反应再晚一秒,说不定他们就得随着坍塌一起埋那。

    小白傻眼了。

    夏冰更是目瞪口呆,捂着心脏无法承受,带着哭腔凄惨的大喊。

    “不老娘的别墅老娘的东西都在房间里面呢”

    沐小白扫了眼自己戴在身上的黑卡,松了口气,大手一挥,表现出男人的风度和担当,在这种时候好好表现,“什么都不怕有我呢回头都给你换新的买房买车买别墅”

    夏冰转头用一双泪眼汪汪的眼神看着他,小白肯定,自己只在梦中才见到过她流眼泪,那么地让人心疼,他看的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