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有话好说,别磨刀啊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由于恶劣的环境。

    两个人都很尴尬,虽然被绑着,他们也一直没放弃逃跑的打算。

    想法是值得鼓励的,现实是悲催的。

    一天下来,沐小白还钓在那里脑袋都大了一圈,除了晃来晃去,唯一的进展就是解决了尿尿问题,怎么解决的就不多说了。

    反正当液体突如其来从头顶滴落下来,小白很尴尬,夏冰更尴尬。

    但总比憋死要好。

    现在,他们恨死了那个把他们抓来的人。

    千刀万剐才解恨

    沐小白很理智的没问夏冰对方是怎么解决的,他觉得绑匪是真的会照顾女人,为什么安安静静坐在那边的不是他

    或许那样他还能去欣赏别人尴尬,并且印象深刻,回头当成一桩用来恶心人的谈资。

    “你个废物在高一点”

    夏冰呵斥着,脸上青肿已经稍微好了一点,依然还有轻伤。

    “别叫我废物小心我吐你一脸口水”

    “那你赶紧使劲”

    小白弯成了一个毛毛虫,腰部发力,一弹一弹的,去努力荡着吊绳。

    可惜,设想这东西在小白身上完美诠释了,那种方法只是理论上行得通,如果他能勾到脚上的绳子,他就不是废物沐小白,至少也是个杂技演员。

    “我的腰不行了”

    沐小白左弯六十度,右弯六十度,晃来晃去就是没卵用,好在他适应了倒立的状态。

    “不行快想下一个办法”

    “这已经是第三个了”夏冰竖着眉头,已经黔驴技穷了。

    “那我想一个”

    “说”

    “我们举手投降我们交赎金,然后让他放了我们”

    “如果他现在过来,你确定他不会回头干掉我们”

    “额不能吧”

    “虽然我不清楚为什么我们还活着但我可真不保证他忽然把我们干掉他实在太强大了”夏冰依然建议用自己的办法逃走。

    “那”沐小白想到了恶魔种子。

    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变了身也就强壮了点,本质上还是那鸟样,要是变完身还是让人用绳子这么吊着,沐小白觉得到时候脸都没地方放。

    的确,变身和解绳子没半毛钱直接关系。

    除非变了身他还能吐火。

    可这真的太难太难了

    他只能吐水,而且还是口水,兴许还能多一两个菜叶子

    两人努力着。

    一个丛林绿军装高大男子身影,默默地端着一柄军用中型手弩进来了,他的身体被重新包扎过,伤再不是当初那么严重,一些地方缠绕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骨折的手臂挂着胸前,裤腿拴着绳子。

    看到那长长的绿色军用手弩,强劲的弓弦,螺旋拉力器,超长弹道,两个人都沉默了,也不挣扎了。

    沐小白很憋屈,感觉自己就跟一头畜生一样,被吊着准备卖猪肉。

    而那人只是简单看了一眼,自顾忙碌,视若无睹。

    他们两个似乎离死不远了。

    那士兵忙碌着,蹲在门口,拿了两支箭,开始用刀削尖,然后在地面磨来磨去。

    俨然一副要杀猪的架势。

    小白甚至感受到木箭刺入身体好可怕。

    两个人那小心肝都提在嗓子眼。

    一根箭十分钟。

    两根箭二十分钟。

    三根箭三十分钟。

    十根箭一百分钟。

    他就跟个机器一样,不说话,不抬头,认认真真去做箭头箭尾。

    偶尔抬起高倍目镜测试下。

    大家都是文化人,有啥事好好说,别动不动就磨刀啊。

    小白急了,乱叫:“你个疯子快放人不然我变大恶魔咬死你、”

    那士兵好像才发现有人,错愕抬头,看到小白一副英勇赴死的表情,凶神恶煞。

    几秒钟。

    士兵道:“叫什么叫”

    夏冰叹了口气,“行了,我承认你足够强,现在要什么直说吧我们想出去”

    士兵摇头:“出去不行”

    夏冰呼了口气:“你要什么只要你说”

    士兵奇怪的看着夏冰,想了想。

    夏冰误会了,如是说:“要人,我可以,要钱,他有不少”

    沐小白这个时候还斤斤计较:“要人喂什么要人妞你是我的~”

    虽然夏冰努力给他使眼色,可小白不愧为小白,纯种二哈那种小白,“爷还没玩呢死也不能先让给别人”

    夏冰对这头有着人形外观的白痴打败了,一半羞涩,一半恼怒,叹息一声也不吭声了。

    士兵从思绪中出来,恼怒地打断他们:“我想应该需要一些修理材料我要和总部建立通讯,还需要一张地图,一点机械工程技术上的支持”

    夏冰睁开了眼睛,“或许我可以帮你”

    但士兵扫向了小白,“你很危险,我还是觉得他更可信”

    夏冰纠正:“他是个白痴。”

    士兵摇头,“不、他看起来很聪明。”

    这话让夏冰忍不住看向小白,想不通这逻辑何在。

    只有小白洋洋自得,咧嘴傻笑,很是点头。

    士兵给手弩上了一发,招呼小白,“你晃一下”

    看到那弩箭对准自己,沐小白浑身毛炸成了刺猬。

    小白恶狠狠瞪着士兵。

    夏冰劝住:“别杀他了,他是毫无用处的废物,放他走吧我什么都答应你。”

    “我才不是废物”小白努力反驳。

    士兵冷漠上前,二话不说在夏冰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堵住了夏冰的嘴,看样子嫌她啰嗦。

    然后转头对着小白道:“快动一下”

    “不动”

    “让你动你就动随便往一个方向用力晃一下”

    “我才不动我要是动了你就开枪了”

    小白非常老实,一动不动,虽然白忙了一上午他的腰很疼。

    夏冰也发现什么了,但此刻恨不得锤爆自己的头。

    终于,士兵不耐烦了。

    他用手弩对准了夏冰的太阳穴。

    “等等等等有话好说我这就给你来个鲤鱼跃龙门嘿呀”

    士兵抬手一箭,轻描淡写,羽箭划出漂亮弧线,割断了绳子。

    小白横着摔在了地上。

    摔得很惨。

    但是避免了脑袋开花。

    他开始豪言壮语。

    “当你割断绳子的那一刻,我的双脚回到地面,智商重新占领了高地这意味着我得救了,谢谢你。”

    “饿了吗”

    士兵上前,很快他身上的绳子就开了。

    小白起身,目瞪口呆,上下细细抚摸自己的身体,难以置信说:“难以想象,我现在这么强的吗刀枪不入”

    士兵没好气问:“饿了吗”

    “饿死了”

    “跟我去吃东西吧”

    “好”

    沐小白就这么出去了,看了看夏冰,这家伙用看傻帽一样看着他,还摇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然后想也想不明白,还是先跟人走了,毕竟有吃的。

    他的确很饿,吃了一顿烧烤大餐,你别说,手艺还行。

    他吃的一脸油花,满足极了。

    那士兵就在废墟边找到工具。

    他的力气简直非人类,身体恢复好了,几百斤的钢铁水泥,巨石残骸,他一只手就能抬起来。

    所以,他们当初没法收集出来的东西,被士兵轻而易举的都搬出来,甚至冰箱里的食物,医药箱。

    他偷看了下这人脖子,没有纹身,所以不是绿巨人那种。

    是啥玩意

    世界政府军的超级士兵吗

    沐小白挎着书包,吃饱了摸了摸嘴边的油。

    “她还没吃你去喂她点”

    “这也可以吗”

    “只要你不放她出去随便”

    “你到底是干啥的不是杀人狂魔啊”

    士兵多看了他一眼,脑子中闪过几缕混乱,片刻才说:“我只需要在我离开之前所有的事情尽量保密,等我把救生舱修好,联系到上级,他们把我接走你们小两口就可以该干嘛干嘛了跟我没关系”

    “哦”沐小白这才明白了。

    用手上的油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士兵军绿色的装备,在对面一脸嫌弃的表情下说:“那你还当我们面磨刀你差点吓死我那小妞也让你吓坏了,我得回头安慰安慰她。”

    “你不会放她走对吧”士兵语气危险的问。

    “肯定不会”他信誓旦旦的说。

    在原地停留片刻,沐小白忽然想到,自己曾经也让这个女人绑在椅子上收拾一通呢似乎,他有了报复回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