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守护和平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沐小白要不是士兵拉了他一把,说不定被卷成肉泥,晚上就得进裹尸袋,也说不定是一丢做实验检测的塑料口袋。

    士兵把小白拉倒了大厅里面,和抱头蹲在地上的保安一起,然后随手丢进来自己的包裹,关上了厚重的玻璃门,挡在面前,搓着拳头和几人大战到了一起。

    可能是周末,工作人员翘班一个都不在,剩两个看门的老大爷。

    沐小白见到地上躺着一个,也不知道受啥伤害了。

    过去才发现,估计吓出了心肌梗死,人都硬了。

    暗道晦气,他提着包裹也不去管窗外多大的热闹,快速跑路。

    要是士兵赢了还好,但要是士兵输了,他估计也得完蛋,所以小白觉得还是逃命要紧。

    上了二楼,外面一声炸响。

    一根石柱子被士兵一拳轰碎了,那身上血液触须的人被轰成了肉泥丢在,马路上。

    而双子姐妹提着长剑畏手畏脚,根本不敢和士兵近身。

    沐小白踹了几个房门,可是房门紧锁着,不好开。

    就算能打开,估计敌人一上来也就能发现他。

    为了自己的安全,他跑了一圈,最后把包裹丢在衣帽间。

    然后一个人跑到楼梯继续上楼。

    三楼主任室。

    沐小白开了柜子就藏在里面,把里面一堆文件弄的乱乱糟糟。

    “诸天神魔保佑但哥在上你们打完就散了吧千万都别来找我”

    除了自己安全,他还想到了夏冰。

    她应该已经逃离了

    上午出门前,小白已经给了夏冰一把不定不等他们回去,夏冰自救早就跑远了,她可是一直非常机灵绝对可以逃出来的

    现在最主要的是保证自己的小命。

    沐小白藏了十几分钟,然后,柜子有人轻轻敲了敲。

    很柔和恨礼貌

    不像是敌人。

    他从细缝偷瞄,什么也没看到。

    安静了一会儿,然后悄悄打开了一个角,还是没人。

    办公桌的后面,座位上冒出一个女人的动静,“出来吧”

    沐小白连滚带爬的出来,果然看到一个半截露脐装,超短裤的大美女,正翘着二郎腿歪着头剪指甲呢对他不理不睬。

    不是楼下两方人马,看起来是个正常人。

    “你不是来找我的对吧都是误会误会”

    沐小白炸了眨眼,分不清深浅还是先走为妙。

    他来到门口,身后那女人说着。

    “没让你走”

    沐小白稍安勿躁,不敢出门,哀求的道:“大姐头这是干啥啊我无辜市民啊有理想有抱负,有优秀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良民”

    “我也不知道干嘛怕你乱泼,你先留在这”

    果不其然,对方暴露了她就是坏人

    小白走了回来,隔着办公桌不敢看那大长腿,“你会杀我吗”

    “杀不杀你没想好等我想好了你再问吧”

    这也行吗沐小白愣住了,搞不懂这女人脑子什么逻辑。

    “那你是要干啥”

    “我也不知道要干啥先别打扰我剪指甲”

    沐小白觉得这女人脑子有点直,不过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楼下那边还在打呢

    奇怪为什么警戒力量不来。

    这女人剪来剪去,又修了半天,小白在边上老老实实看着。直到结束,她开始审视自己的十指。

    “喂这回想好了吗是不是要杀我”等了这么久,小白把纠结了半天的问题问了出来。

    “这不重要”

    “怎么不重要”

    “就算我说了不,你会信吗或者不怕我了”女人美丽的眼影扫了他一眼,要不是现在时局紧迫,不定心神荡漾。

    “好像也对”沐小白努力想了想,摸着下巴思索明白了,这才点头。

    “你这人好有趣”女人站起身,手戳了戳小白的新衣服,露出微笑。她继续问:“在你的眼里,我们谁是好人”

    “这我哪清楚啊不过我猜女人变坏的几率大”沐小白感受了下,那还挺大的,他如实说道。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我们双方所属的阵营”

    “我上哪知道去我一个无辜良民充其量就是有点小钱,小英俊,小豁达”

    “打住他是联邦政府国际安全局的作战士兵,我们是守和会的”

    “那不对啊”沐小白忽然问,不解挠了挠头。

    “哪里不对我们暗中控制了这座城市,没什么不对的”女人露出微笑。

    但小白毕竟是小白,想不到那么深,“我是说你们看起来都是好人啊一个是世界政府官方,一个像是慈善组织,守护和平。”

    女子忍不住笑的双肩耸动,摇头。

    “那我们和联邦为敌,算不上什么好人吧”

    “我明白你们这些势力之间,杂枝纷乱,错中复杂莫说地域分歧,恐怕就是同属一派偶尔也得有点小摩擦都是好人都是好人不用跟我解释了我知道”

    女子冷笑:“你还挺懂的吗”

    小白大点其头,一脸讪笑,要皮不要脸,“懂懂懂当然懂”

    “唉世界政府在全世界有着数不清的敌人哪怕本属国也常常有暗中扶持反联盟军,联邦触犯了世界各国的利益侵犯了各国的主权如果不是因为其强大的控制力,恐怕他早就不复存在了”

    的确,联邦带来和平,而和平之下却是一地反抗武装,因为利益纠纷。

    打个比方。

    世界政府是全世界的爸爸世界各国都是儿子儿子之下还有干儿子外孙子还有纯粹的敌人,儿子之间不友好可以理解,而他们不服老爹,既想脱离掌控,又想继承老爹的军事科技遗产,明目上不敢搞大场面,但小动作接连不断,比如给老爹找点不顺心来,扶持点起义军和反抗军针对联盟的力量。

    守和会,可能就是得到资助的一方。

    女子开口了:“对我们来说,给双方都弄个好看的结果而我们拿钱办事用不着太上心。”

    小白明白了,“所以我安全了”

    “聪明等他们闹完了,来点人收拾收拾,我们就可以撤退了”

    “我还以为你跟我说这么多,我会很不安全呢”

    “虽然任务中死几个额外的人员实属正常现象,没人会计较可我今天心情还不错,实在找不到杀你的理由如果你有意寻死,可以试探试探找出点我讨厌或者不愿意见到的事”

    被女人看的慌慌的,既然不死,那小白就知足了

    他还有大好人生呢

    “您说的哪里话我这就给你洗点水果去,你吃零食吗饮料呢”

    “弟弟,你知道变种人吗”

    就当小白还想找借口脱身,那女人忽然搂住了他的脖子,纤细的手臂又软又凉,随后她半个身体都贴了过来。

    这太出乎意料了

    吓得他小心肝乱跳。

    沐小白可不喜欢什么小太妹,他喜欢的是正经女人

    “我知道”

    她露出惊容,不太确定:“你知道”

    虽然被搂抱着,可小白一动不敢乱动,也不敢乱看,“就是吃过那些恶魔果实的能力者”

    “额”

    “或者潜在的外星人基因被泰瑞根水晶引发不过我不喜欢吃鱼油和蛋白粉之类的”

    “你知道的还不少么”

    “我超爱异人族”沐,虽然是大实话。

    看着他超爱的份上,对方就别吃他了。

    “那你怕吗如果在你的面前出现一个异人毕竟,异人和人不是同类哦”女子看起来很喜欢小白的模样。

    “不怕”

    “听过叶公好龙的故事吗”

    她张开嘴,靠近了小白。

    :“真不怕”

    然后,女人的脸变了,变成了黑色,还带着奇怪的斑点,然后微笑的吐出了猩红的舌头,不,是红色透黑的舌头。足足半条手臂一样长,伸出去,缩回来。

    他看着眼睛直直的小白。

    “我们同为人类,本来是一样的,但在进化的方向似乎出现了分歧,现在我这样,你还认同我是人类吗”

    小白比她想象的恢复的要快,他脱口而出:“进化的方向。”

    “你还认同我是人类吗会不会想给我的脑袋来一枪,打死我这个怪物”

    “不不不”小白反应过来,急忙摇头。

    “为什么”

    沐小白认真的想了想。

    “对不理解的事物,我们常常用自己的方式,狭隘的眼光曲解,好比第一次工业革命到来,科技视若洪水猛兽,在摆脱信仰神权的时候爆发了一次次的战争,但这实际上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果而在工业革命后诞生各种变革,科学认知,量子光学,弦理论,超维空间,,时空扭曲,能源裂变很多未知而不可理解的科学带给我们全新的视角,打开了对世界的认知但这不是尽头,从进化论讲,好比人类的下一次进化方向。异人的出现会再次改变世界,带来新时代的浪潮,这和不可阻挡的历史导向一样我们不能因为惧怕,畏惧,猜忌,去考量这些未知,或者抱着毁灭的想法我们要去研究文明进程的下一步所有我们之间,不是敌人。”

    他这么长篇大论,感觉可以去写论文了。

    沐完了,加了一句,“好像正因为我什么都信,觉得什么都存在,所以脑袋怪怪的。”

    “喂你真的觉得我们是一类人”

    女人松开了搂着小白的胳膊,看样子他没有吓的心脏出问题或者晕倒,这有点不可思议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小白后怕的摸了摸胸口,想到了恶魔种子,诚心诚意的点头,“一类人是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