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搬动大象的腿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士兵再次出现了,就在小白和神秘女人所在的房间,笔挺的站着。

    只是才刚刚经历一番战斗,气息絮乱,衣服上下都是划痕,不过他面无表情,身姿挺拔,看样子没受到什么重伤。

    沐小白转头跑到窗下,却看到地表破裂,石柱坍塌,一派狼藉中有三个人。准确说是一堆血肉粉末黏在地上的烂泥,一个身体扭曲变形的女剑士,还有一个人没死透满身伤痕的在地上爬动。

    看了一眼,那惨绝人寰的一幕就让他头皮炸裂。

    此刻,士兵没想到这房间怎么出现了一个奇怪女人。

    他目光看向了窗口躲着的小白,又看向这太妹,大步冲了上来,虎背熊腰跟一个杀戮机器般,气势逼人。

    “愚蠢”

    结果,那女子不动声色,不急不躁,当手指变了颜色后,对着士兵锤来的拳头轻盈一戳

    看起来轻描淡写,毫无力道,一个虚影的爪子一闪而过。

    下一刻,士兵就受到一股奇怪的力量,身后强大的引力把他拉扯回去,来得快去得更快。

    身后的墙壁和士兵巨大的身躯接触。

    只听到轰隆一声,墙倒屋塌。

    那干干净净的一扇墙壁被士兵撞开了大洞,滑到了走廊对面,又把那一侧墙壁撞的皲裂,差点没从三层直接摔下去。

    女子忽然朝着小白招了招手:“提醒你一声,别和这群疯子走得太近,我走了。”

    小白看了看粉碎大洞的墙壁,再看看她的脸,眼球左右撒动。

    僵硬的说:“慢走”

    结果,这家伙打开窗户,直接跳了下去。

    士兵又站了起来,脸上流血,却是那副板板整整的脸,看到女人跳下去也不追,凝望着哪个方向,带着心有余悸。

    他转过头问小白。

    “东西呢”

    “第二层左面倒数第一个储物柜里面”

    士兵转头离开。

    他还有很多疑惑,为什么自己的行踪暴露,敌人怎么找到他的,怎么识破他的

    如果有全球系统的魔网在,说不定任何人都将无所遁形,但现在不是那个时代,他们的身份哪怕在内部网络中也是绝对保密的虽然想不通,不过早点拿着东西回去是最紧迫的。

    士兵走出了房间,停了下来,转头问:“你不跟我走”

    沐小白点了点头,“你不需要我了”

    “也好”

    士兵没什么考虑,大步走了。

    这让他暗自了口气,没想到会这么简单。

    几分钟后,沐小白从大楼悄悄下来,捡了一部手机,听着警铃行驶来的方向往身后狂奔。

    一边拨通了手机,一阵盲音之后,夏冰接通了电话。

    小白急切的问:“你现在安全了吧”

    “托你的福,一切顺利”

    “他已经回去了你尽量远离原地小心别和他走一个方向撞到”

    “需要你废话”

    小白听着夏冰的声音,一边跑了很久,气喘吁吁,他有点少见的露出焦虑,捂着心脏问道:“你是不是给不该通电话的人打了电话”

    “这什么意思”

    “我们遇到了袭击”

    “额”夏冰也想不明白,实话实说:“我只是打了报警电话,然后说清楚那士兵的特征并且发过去几张照片你们遇到了袭击你怎么样”

    “没事”沐小白心中一动,不过强压下许许多多的猜疑,现在没有那个时间,他拧着眉头,边走边看,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钻到哪去了,那边很安静,他再次喘息的说:“你马上把手机毁掉,然后变换位置小心警察的人和不明身份的第三方,小心无人机监视,小心飞机侦查马上和这件事断开所有联系,三天后早九点商业街冷色咖啡店汇合”

    夏冰沉默半晌,这才说道。

    “什么吗有这么严重吗”

    “谁知道这些鬼玩意哪里冒出来的我可不想被他们人道毁灭。”

    “那好”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老板”

    “你从特工学院毕业,擅长反侦察吧到时候别让人跟踪到你就行马上挂电话吧千万要毁了手机”

    “喂这可是xo新款市场价七千多,里面还有你的那些恶心存货呢你不心疼吗”

    沐小白咬咬牙,身后大远处警方封锁现场,愠怒的低吼:“这个时候你跟我开玩笑你故意的哼我才不会忘记我的损失,终有一天我要都从你那找回来麻烦女人要是你当初冷静冷静,不去挑衅,我们根本不会惹上这些麻烦”

    终于,小白掐断了电话。

    也不知道这一段录音能不能被截住,最好官方没心思去管他们这些小人物。

    他的那句麻烦女人说的并不过分。

    挑衅的事她干了,报警的事她干了,麻烦都惹上了。

    这件事泄密者只可能有小白和夏冰,小白一路上跟着士兵,几乎被监察毫无死角,那么只剩下夏冰

    当士兵回头发现夏冰跑了,肯定知道谁惹的麻烦,如果那是个记仇的人脱离今日劫难,往后说不定惦记上她的小命。

    沐小白的确对夏冰很有好感,也觉得自己和她直接断开联系很不人道,不过要和她一起面对危险他也心里打鼓,万分不情愿。

    他忽然掉头

    往反方向冲了会去。

    夏冰在逃亡的路上很是恼火,穿着一身货真价实的乞丐装,乱糟糟头发没个人样,现在受到小白的讽刺她的心情不是很好,表现在外面就更糟糕了。

    小白把包裹和物资都收藏好,又把手机丢进了下水道里面。

    然后举起手对着警卫冲了过去。

    大老远处,他就被人拦住了,连一条街都没进去呢

    警察穿着制服拦住了他,“不准靠近”

    “我要报案”

    “报案”

    “我是目击者我有重要的线索”

    “线索”

    “对对对我有那杀人犯的线索而且在商场碰到他,他说给我报酬让我帮他拿包裹虽然我不在乎那点钱,但助人为乐是好事我这种优秀的少先队员党的好同志”

    警察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我去叫队长你跟我走。”

    “我建议马上做口供或许我们能追到那个杀人犯的线索他个子很高很大,很强壮一定跑的非常快”

    最后,沐小白还是如愿以偿做到了审讯室。

    问完了一大堆该问不该问的。

    “是这样的,警察先生那家伙很奇怪我问他买这些东西干什么他和我说修什么飞船他还没收了我的手机说这些事不能和外人提”

    “我本来就是买点零食的工夫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和人打了起来,当时我慌了,因为他们都拿着刀子我把东西丢下去转头就跑”

    “跑了很长一段路,我思来想去我可是一个好公民”

    “我觉得这事还得报警,不过我没报警你们就来了感谢那个打了报警电话的市民”

    “后来我碰到了他,看到那家伙一身是血吓死了我,我想肯定是出人命了然后就拼命往回跑果不其然,你们封锁了那个大楼而且尸检员运送走了遇难者”

    “作为目击者,我必须把真相说出来这是每一个政府公民必须具备的责任。”

    沐小白满腔正义,把知道的都吐了出来,添油加醋,胡说了一阵。

    连带着他的“猜测”。

    “作为一个无辜市民,你的表现很好,这些你的嘉奖”

    “谢谢警察叔叔这是多少哇三千多块”

    “再问一次你确定那个方向吗”

    沐小白连忙点头,“我确认我确认他有提过来时候的位置,我猜测那是一个无人的郊区而且他最后离开的方向也是那边他看起来并不是很熟悉这里的地形”

    警察对视一眼,急忙相互点了点头。

    出去打电话了。

    “上面让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实话实说不管你看到了多少不该看到的那根本没关系,那个人离开的方向是不是对的”

    :“是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调出监控”

    “会的,但不是现在我们现在只想知道,关于那个怪人的位置,你是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如果因为抓捕过程出现基础性的问题,情报不符,你要付出一定的责任如果你确定这一点,我们可以现在放你出去。”

    “我怎么可能骗人”

    另一个警察,“看样子你很诚实,确认的话,在这份无罪证明签上你的名字。”

    “好”沐小白扫了一眼就签了,然后又拿到了三千奖金,披着衣服出门来。

    一个人心情茫然的走了很远,他挠了挠头,摊手自言自语:“从一个普通人的立场,第一反应也是报警吧毕竟遭遇了非法拘禁这没理由来报复我吧”

    小白这么做的有自己的考虑,他觉得让士兵跑了,还不如让他被抓起来,这样夏冰就安全了,否则,小白真担心他发现报信者然后恼怒,想着回头干掉他们。

    虽然不人道了点,可一切为了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