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我会记住你的

作品:《超维恶魔指南

    三天内,沐小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除了在电视上看到根本不实娱乐大众的报道,城市犹如一个充满澡泽和鳄鱼的泥潭,到处是陷阱和危险而总有一股无形的漩涡让一切发生的事都沉沦下去,销声匿迹,在平淡中,一切仿佛未发生一样。

    这其中,就和当初夜总会一把火被烧了是一样的。

    旧的消失,新的人接盘,一切一如既往的经营延续。

    但这些小白知道就好,不是他能关心的。

    三天时间,他过着和普通人一模一样的生活。

    直到抱着忐忑的心情从宾馆出来,比见面约定时间提前了点,不过可以顺便做做发型。

    他来了一个比较高档的理发店,一个年轻的发型师在身后问,“请问您需要一个什么发型”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小白觉得有点小帅,但现在不是帅的时候,需要掩盖自己的锋芒才行,否则会被人找上门来。

    “简单点低调点我要去见朋友”

    “女朋友吗”

    小白心底暗自开心,不过还是如实说道:

    “嗯不完全算是,我需要一个很普通的发型最好不让她发现我的秘密”

    理发师随口问:“什么秘密”

    小白傻笑着半开玩笑,“嗯让她觉得我是个低调的人”他加了一句,“丝毫看不出我是个千亿富豪那个级别的富翁。”

    身后的人惊了,暗忖:“其实现在这鸡窝头也一点看不出来,哥们吹牛逼也得有个限度吧唉,现在这年头,脑子长包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小白看到他迟疑,问:“是不是有点难度”

    那人支支吾吾,到头来还得想办法满足客户需要,没办法,赚钱的机会不是很多,日子难过。

    “没什么好吧这的确是一个考验人的工作,不过我相信自己的能力,让我想想”

    十几分钟后,沐小白睁开眼睛,围布扯了下去,他的黑发如同一朵朵黑色的小花瓣掉在地上,头上干净轻松了不少

    可镜子中的那个人咋看起来不太对劲呢

    “喂你给我剪了个平头吗”

    “如您要求,这是最展现一个男人魅力的发型而且也很低调”

    “看起来一般般呢”

    “先生”对方很无辜的说。

    “好啦我不是挑刺的人,会付账的别说,还挺干净的”

    头发都没了还说啥

    摸了摸短短的小毛茬,似乎和从前在小理发店里面一样呢

    他验证了一点,有时候大店做的发型也不比普通店铺做得好多少,在用卡尺秃噜小平头上。

    小白还坐在座位上,虽然付完了钱。

    理发师也很满意。

    “你说,我这种人染个发会不会好点”

    “额”理发师觉得,现在想是已经晚了,那头发太短,木已成舟无力回天。

    “师傅你看过死神吗你觉得我留一点棕红色短长发怎么样”

    “死神看过,可是”

    “我知道下回长出来可以试试”小白玩笑着摸了摸头,又道:“你们这卖帽子吗”

    “有的先生”

    商业外街,转角一个二层小咖啡店。

    沐小白在预定的靠窗二层注视着楼下,带着个小红帽。

    马上就到了九点了。

    夏冰不知道会不会出现。

    沐小白有点为她担心,该不会又被人掳走了吧这个傻女人

    咖啡厅的生意还不错,而且早高峰人们都会来定制一点饮料,一些学生也会在这里或是约会,或是早点,或是占地方补作业,充满朝气。

    他喝了第五杯能苦出胆汁的黑咖啡,真是提神的好玩意,让他片刻不停的盯着门口的客人。

    希望找到那个身影。

    八点四十五

    那妞该不会真让人抓走了吧

    他捧着杯子,感受那温度,慢慢有种不祥的预感,也有着说不清的紧张。

    九点到了。

    沐小白抬头看了看钟表,内心一片空荡。

    少了点什么

    他抬头看了看窗外,人烟已经稀少了很多,回过头的时候已经是双眼赤红。

    不对啊他明明当初已经逃离了而且还跟他确认过电话

    难道是被警察抓了还是什么狗屁的守和会

    侍者过来,“先生,您”

    “别来烦我啊”

    小白这一刻焦急暴躁的想要跳墙,看着那人心烦意乱,强忍着没去掀桌子砸杯子。

    那人被吓跑了。

    沐小白看着过了几分钟的时候,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坐在原地。

    脑子却是慢慢变得混乱,不知所措。

    如果夏冰被抓了

    他会怎么办

    去救人还是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当这一切什么都没发生过

    抛弃一个人,沐小白只能感受到心脏有点裂痛,不敢去接受。

    说实话,他挺喜欢那妞的。

    尤其是这段时间。

    与夏冰相处的的记忆浮现脑海,她的音容笑貌,会冷酷会温柔,以及偶尔调皮的语气,念念难忘,怎么也挪不开。

    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会怎么样对于喜欢的女孩

    他仿佛看到了夏冰对他的失望。

    可救人他算哪根葱拿什么去救人不说面对那些人,就算当地一个小商小贩,小地头蛇都能把他欺负的体无完肤。

    随着时间流逝,半个小时过去了,他希望对方出现的幻想慢慢破灭,他还是坐在这里,摸了摸自己的帽檐。

    “看来真不是迟到”

    “看在你给我做饭的份上”

    沐小白深呼口气,自嘲的笑了一声,根本没说什么有骨气的话,苍白无力的感觉烙印在骨子里,打消了冲动。

    “我会记住你的”

    他不再犹豫,站起身结了账,奔着门外走。

    小白不是胆小,而是很现实的人,他不是高官政要,不是商业大亨,不是军事领袖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一点小能力,勉勉强强够吃饱一口饭的,自身难保他能救谁呢

    现实,这就是现实多少年,把小白压垮,再也站不起来的现实。

    这个世界,每天每夜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糟糕的事。

    人们还能怎么办去咬老天爷一口想活下去,就得如一只柴犬,受伤了老老实实舔舐疤痕,别被伤疟致死,无法承受的话,只会让糟糕的处境变得更糟糕,以至于酿成悲剧。

    那么,就当是一次不该出现的缘分,结束了。

    他这么告诉自己

    另外一部分,心乱如麻,肆虐着不存在理智的疯狂。

    面对这个他再也不想忍受的世界,不想再唯唯诺诺,唯命是从,随波逐流。